这个时候昆丁长老当然能看出吸血鬼弗兰克已经背叛了巫师公会。

    “我一直想不通叹息城的军队为什么这次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大规模的军力调动,我们在叹息城的隐藏的巫师们竟然没有给我们示警。看来我们中间真的出了叛徒,但我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是最早一批加入巫师公会的亡灵,巫师公会在叹息城分会里,除了我有谁还比你的地位更高。”

    处在禁魔球的范围内,任何通过低密度、高魔阻介质释放的魔法都不能使用,包括空气、水、岩石……。

    昆丁长老作为一个极其强大的巫师,战斗力被废去了大半。

    而弗兰克的种族是吸血鬼,一个魔武双修的战斗巫师。

    若比施法能量,一群弗兰克捆起来也打不过昆丁,但是近战,昆丁知道自己绝对布设弗兰克的对手。

    弗兰克一步步的逼近昆丁,并说道:“是的,我是第一批加入巫师公会的亡灵,我见证了我们的公会一步步的强大。在叹息城分部,我的地位仅次于你。但是某一天我发现,我们都是否定死神的放逐者,我们是亡灵拥有永恒的生命,在我们都不会选择彻底死亡后,我的位置永远都是巫师公会叹息城分部的一个副长老。

    在这里我看似非常有地位,但所有人都听你的。

    但是无垢教廷不同,忧伤君主承诺给我一个主教职务。在我的教区内,我拥有对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嗯……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告诉我死灵之门的源头在什么地方,你几次在叹息城召唤亡灵潮让忧伤君主非常的生气。”

    昆丁已经退到石壁下,他轻轻瞟了大亮所在位置一眼,对弗兰克说道:“死灵之门的源头是我亲自布设的,整个巫师公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只要杀了我,忧伤君主自然就不必再担心死灵之门。”

    弗兰克走上一步,剑抵在昆丁的脖子上,威胁道:“死灵之门不应该消失,它会在我的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告诉我,死灵之门的源头在什么地方!”

    昆丁笑道:“你在用死亡威胁我吗?”

    弗兰克也笑了起来:“是呀,巫师们连死神都不再信仰,当然也不畏惧死亡。我杀了你,你的死灵手杖和元素结晶都是我的,我可以慢慢研究如何逆向进入单向传送阵,那个时候我自然知道死灵之门的源头。”

    “亡灵必有一死,唯有巫术永恒。”

    昆丁在低声念叨一句巫师公会的誓言后,就被弗兰克一剑砍下了头颅。

    弗兰克快速的拿起装有元素结晶的手袋,然后把昆丁手中的法杖捡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一声惊呼在弗兰克的背后响起:“弗兰克副长老,你在干什么,你竟然杀了昆丁长老!”

    弗兰克赶紧回身,然后就看到一群亡灵巫师狼狈的跑了进来。

    在他们的身后,巫师公会仅存的一批恐怖骑士拼命的拦截着叹息城军队的进攻。

    “投降吧!放逐者们,我会祈求忧伤君主,在对你们实行火刑的时候,让刽子手先把你们的脑袋砍下来,你们会死的很痛快,向昆丁一样。”

    见到叹息城的军队即将冲进来,弗兰克以胜利者的姿态对着巫师们说道。

    “叛徒去死吧!”

    一个恐怖骑士英雄向着弗兰克冲了过去,手中的斩马刀带着数米长的刀煞对着弗兰克斩了下去。

    对面的石壁和地面被愤怒的恐怖骑士英雄砍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半个洞穴几乎被砍成两半。

    而弗兰克化作一只巨型蝙蝠躲过了这一击,他不敢与近战几乎无敌的恐怖骑士英雄对战,快速的从一个山洞逃走。

    “哈哈哈,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等叹息城的大军冲进来,我再来为你们收尸。”

    弗兰克的声音快速的远去。

    洞穴的巫师们围住了昆丁的尸体。

    “没想到弗兰克竟然背叛了我们,现在昆丁长老已经死了,死灵之门似乎也失去了作用。巫师公会叹息城分部的巫师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强纳森,我们该怎么办?”

    强纳森是砍跑弗兰克的恐怖骑士英雄,他手拿斩马刀站在那里,身上穿着黑亮的全身铠,魁梧强壮。

    被同伴询问的强纳森挥动了一下斩马刀,说道:“反正跑不出去,当然是跟叹息城拼了。”

    “拼?强纳森!今天我们的同伴死的够多了,我们应该想办法逃出去,必须有人通知总会弗兰克背叛的事情。弗兰克是副长老,巫师公会几乎就是他看着建立起来的,如果我们不把消息传出去,公会还会遭到更大的损失。”

    说话的是一个女性吸血鬼,高贵白皙的脸上血红色的嘴唇尤其的显眼。

    强纳森说道:“逃?怎么逃!米尼亚,你听听,叹息城的军队已经全部冲进来,我们的军队即将被消灭。”

    米尼亚说道:“这里是地下,我们的基地是一个迷宫,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叹息城的军队不会轻易的找到我们。我们可以趁这段时间挖掘出一个隐蔽所躲进去,在禁魔球的干扰下,叹息城的魔法师同样不能用探测魔法找我们,只要我们能及时封死我们挖掘的隐蔽所,就可能躲过叹息城的搜查。然后我们一点一点的向地面挖,我们是亡灵,不需要空气,总有一天可以挖出去。”

    相比较强纳森说的拼命,似乎米尼亚说的更加可行。

    然而强纳森冷笑一下说道:“你似乎没有考虑弗兰克的存在,他比我们任何人都了解这里,这里任何细微的变化都会被他察觉。我们逃不出去的,只能战斗。”

    强纳森的话瞬间浇灭了巫师们的逃出去的希望,正如强纳森所说,有弗兰克在,他们谁也逃不出去。

    洞穴安静下来,不远处战斗的声音更加的近了。

    “看来,只能战斗了。”

    包括米尼亚所有的巫师一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在禁魔球的环境下,所有人都只能像战士一样去战斗。

    “那个,我知道有一条出去的密道。”

    一个声音在洞穴的一侧突然响起,巫师们一同看过去,发现一个人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