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

    在大亮阴谋论的灌输下,巫师们都对身边的人升起了戒心。毕竟连弗兰克这种级别的都叛变了,那么还有谁不能叛?

    而在他们这群人中间也只有大亮绝对不是叹息城的人,他完全可以看着这些巫师被杀死,但是他却把人都救了出来。

    至于他是否得到昆丁长老的信任?

    米尼亚对强纳森问道:“强纳森,你一直跟在昆丁长老的身边,对他的炼金术最熟悉。我们刚刚穿过的传送门是昆丁长老制作出来的吗?”

    强纳森看了一眼已经被破坏的传送门,点头说道:“昆丁长老的炼金手法是不可能被仿造的,我非常确定这个传送门是昆丁长老制作的。”

    昆丁长老制作的传送门,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告诉了眼前这位叫“剔骨”的人类,难道他对这个人的信任超过了我们?难道在昆丁长老心中,我们中依然有叛徒存在,只是不知道是谁?

    米尼亚知道如果再有巫师们互相猜忌下去,整个巫师公会叹息城分会就真的完了。她对大亮问道:“我相信我们这些人都是忠诚的,而你认为我们如何才能证明我们各自的忠诚?”

    大亮说道:“杀弗兰克。他背叛了巫师公会,让我们受到无法承受的损失。他还杀了昆丁长老,我的挚友。我和昆丁的友谊已经超脱了种族的局限和年龄的鸿沟,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亡灵,一个纯粹的巫师,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了我最无私的帮助。没有人能体会到昆丁长老死后,我心中的伤痛,他的死对巫师公会是一个损失,对我是一个损失。

    你们知道昆丁长老在被弗兰克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看着所有巫师都期盼的看过来。

    大亮遥望远方无尽的旷野,慢慢的说道:“亡灵终有一死,唯有巫术永恒。”

    众巫师们低下头齐声道:“亡灵终有一死,唯有巫术永恒。”

    成了……

    总算是蒙混过去。

    在巫术们集体缅怀昆丁长老的时候,大亮说道:“你们现在回总部汇报叹息城发生的情况,尤其在弗兰克背叛后造成更大损失之前,做好补救。我现在还有重要是事情要办,就不与各位同行了。”

    说罢以后,大亮就要离开。

    然而他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套上了一个枷锁。

    战争枷锁:组合战争道具。(在战争枷锁被使用后,被枷锁套住的双方之间的距离最大不超过五公里,两个枷锁重新连接在一起后,状态解除。)

    游戏里还有这种阴损的道具吗?

    被战争枷锁套住,真的是谁都跑不了。

    大亮看着自己左手腕处出现的一副银色的手铐,看着它的属性,脸上欲哭无泪。

    而手铐了另一个环套在米尼亚的右手上。

    此时战争枷锁已经分别套在大亮和米尼亚的手上,中间的锁链断开。现在他们两个人谁都不能离开原来对方五公里以外,直到锁链被重新连在一起。

    大亮晃晃手腕上的枷锁问道:“米尼亚,你这是什么意思?”

    米尼亚也晃晃自己手腕上的枷锁:“我不知道你是否有意还是无意,你成功挑起了我们这些巫师之间的猜忌。我敢保证,只要你一走,我们这些人在谁都不相信的情况下,会各自离开。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你的确是我们中唯一绝对不是叹息城的人。

    既然你与昆丁长老的友谊如此之深,我觉得你应该领导我们去刺杀弗兰克。

    在这段日子里面,我们会互相的监视。只要我们能一起杀了弗兰克,就能证明我们所有人的忠诚。

    那个时候我们会选出一位真正的领导者,然后有你单独的讲出你的秘密。”

    此时的大亮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演戏太投入演过了呀!

    现在好了,把自己也给忽悠进去了。

    “我领导你们去刺杀弗兰克?”大亮装作思考的样子,等着看强纳森的态度。这个恐怖骑士应该不会甘于被一个弱小的人类领导吧。

    “我同意米尼亚的说法。”

    大亮惊讶的看着强纳森,作为政敌,米尼亚坚持的不应该是你反对的吗?

    太没有原则了!

    然而强纳森的态度却非常的明确:“叹息城分会就剩我们十几个巫师了,如果我们想要重建分会,就要确定我们之中再也没有叛徒,杀弗兰克是最好的证明自己的方法。

    从现在开始我们任何行动都要保持最低两个人,既能协作也能互相监视。

    直到杀了弗兰克为止,我们的行动都听剔骨的。

    我和米尼亚会始终跟在剔骨的身边……保护他。”

    强纳森看着米尼亚,很明显也有见识米尼亚的意思。

    好吧,这趟贼船,哥是不得不坐了。

    就这样,被战争枷锁禁锢行动的大亮不能使用回城和军团集合旗离开,同时还肩负起领导这一群巫师去刺杀一个不知道有多强的吸血鬼。

    真tm的想吐血呀。

    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理由推脱的大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答应再说。

    “既然大家都推举我领导你们去刺杀弗兰克,我也就当仁不让了。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完善的刺杀计划,而在制定计划之前,我们需要有一个安全的落脚点。

    现在我不知道叹息城附近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你们谁知道一个安全的地点,最好是在叹息城里面。

    这样才方便我们执行刺杀弗兰克的行动。”

    大亮把问题甩给巫师们,他对叹息城是真的一点都不熟悉。

    米尼亚说道:“我知道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可以带你们去。”

    大亮说道:“我当然不完全相信你,这次只有我与强纳森和你一起进城,其他巫师在城外藏起来。

    而藏在什么地方?

    我会和强纳森、米尼亚先离开。其他巫师留在这里,然后它会带着你们去藏身的地方。”

    说罢,大亮招出一个魔灵。

    虽然巫师们对这个奇怪的魔灵非常好奇,但是眼前这个人类身上的秘密本来就多,巫师们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然后这些巫师公会叹息城分部的残余巫师分作两组,一组是大亮、强纳森和米尼亚,他们将会先行进入叹息城准备刺杀弗兰克的计划。

    另一组则在城外隐蔽,等待最后的行动。

    大亮看看地图,原来他们的位置已经离叹息城不远了。

    “我们行动吧……亡灵皆有一死,唯有巫术永恒。”

    “亡灵皆有一死,唯有巫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