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卡斯会长是米尼亚从总会接来的,也是她陪同大亮送走的。卢卡斯临走时对大亮说了什么,她当然清楚。

    救安东尼长老。

    虽然卢卡斯会长给了大亮这个任务,但是他也不奢求叹息城分会真的能把安东尼长老救出来,毕竟根据卢卡斯的猜测,抓住安东尼的人是忧伤君主,想要从忧伤君主手中救出安东尼真的太难了。

    米尼亚没想到大亮在这里时候,突然提起卢卡斯临走时布置的任务。她问道:“难道长老知道安东尼长老的下落?”

    大亮笑道:“事实上安东尼长老就在我的手中。”

    米尼亚大惊:“长老竟然把安东尼长老救出来了。”

    “可以这么说。和会长预料的一样,安东尼长老的确是被忧伤君主抓住了。不过安东尼长老的意志非常坚强,忧伤君主没有从他口中问出任何事情。最近我获得了忧伤君主的信任,他就把安东尼长老交给我审问。

    现在安东尼长老被忧伤君主封印住了力量,如果你有把握解除封印,就跟我一起把他放了吧。”

    当听说安东尼长老在自己长老手中的时候,米尼亚先是高兴然后又不禁担心起来:“长老,如果我们把安东尼长老放走,你如何对忧伤君主解释?会长临走时说过您的身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如何营救安东尼长老,我们还是再想其他办法吧。”

    “不用想其他办法,你现在跟我去放安东尼长老,以后忧伤君主问起来,我自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

    说罢,大亮带着米尼亚离开命运庄园重新返回雪原。

    白天已经过去,黑夜笼罩着整个山区。

    大亮和米尼亚带着一小队骷髅兵,在月色的照耀下一路走到埋安东尼的地方。

    牛头人在挖掘出棺木后,没有对这里做任何的伪装,松软的土层让骷髅兵们很轻松的把安东尼再次挖了出来。

    封印中的安东尼被包成木乃伊的模样,一层一层的炼金制作的白布条上绘制着复杂的魔法阵。

    “你们到底是谁,这里不是死亡国度,是主位面……你们想干什么?”

    安东尼虽然力量被封印,但是可以说话。这几天他过的非常奇特,他能感觉到自己被装在一个能够吸收死气的容器中被来回的转运,然后他就被埋在了某个地方。

    可是很快就被挖了出来,他被人很暴力的从容器中拉出来礽进坑中,再次被埋。

    现在又被挖了出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死亡国度进入了主位面,奇怪的经历让他猜不透抓自己的那个骷髅法师想怎么处置自己。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两次被挖出来的时候都有非亡灵的生物参与。

    不过对于他的提问,同样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大亮示意骷髅兵把安东尼抬到山洞里面,然后换上上一次见安东尼的衣着,用兜帽遮住样貌。

    洞内洞外的篝火把整个山洞照的透亮,安东尼被平放在一块石台上,米尼亚开始解除封印。

    灰色的死气附在米尼亚的手上,她把自己的魔法能量满满的注入进封印中,一边破坏封印中的法阵,一边慢慢的把布条一层层的解开。

    米尼亚在炼金和法术上有非常好的造诣,加上安东尼自身实力对封印的冲击,让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

    当最后一层布条从安东尼的眼睛上揭开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的竟然的米尼亚,巫师公会叹息城分会的副长老。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是你!米尼亚,难道你也被抓住了吗?”

    完成工作的米尼亚向后退出一步,向安东尼行礼并说道:“安东尼长老,您身上的封印已经被解除,未来的一段时期您会非常的虚弱,不过只要注意修养,您的实力就会完全恢复。

    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袭击你们的是忧伤君主,而现在你已经被我们叹息城分会的长老救出来了。”

    袭击自己的是忧伤君主……

    安东尼也曾有过这个猜测,对方实在的太强了,16级的生物在哪个位面都是极其罕见的。虽然袭击者的样貌是一个骷髅法师,但是也不排除忧伤君主使用了伪装**变换了身份。

    但是让安东尼不能确定是忧伤君主的原因,是对方一直在逼问巫师公会的研究,那些关于成神的方法。

    如果是忧伤君主,他怎么会对成神的事情这么关心?巫师们就因为想要成神才被无垢教廷列为放逐者,并全位面追杀的。

    现在安东尼从米尼亚口中证实抓自己的就是忧伤君主,不说忧伤君主到底是什么目的,仅仅叹息城分会轻松的把自己从忧伤君主手中救出来,安东尼就深深体会到了这个分会所拥有的能量。

    无垢教廷的教堂想炸就炸,死亡君主抓走的人想救就救。

    这还是刚刚被差点覆灭的叹息城分会吗?

    一个神秘的面纱被笼罩在这个涅槃重生的巫师公会分会的身上。

    安东尼面对叹息城分会,已经全无刚来叹息城时的轻视,他站起来问道:“请问,叹息城分会的长老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救了我,我要当面向他表达谢意。”

    “我们的长老就在这里。”

    米尼亚向一旁让开,安东尼在火光的后面看到上次见到过的叹息城分会长老,至今他还不知道这位长老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样子。

    “叹息城分会的长老您好,卢卡斯会长一直没有透露您的名字一定有他的原因,我也绝对不会擅自猜测您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底是谁,但是你救了我。在被抓到之后,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重获自由,你是我的恩人,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大亮说道:“安东尼长老,您是我的导师卢卡斯会长的朋友,就是我的长辈,为您效劳是我应该做的。

    在营救您的过程中,由于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的人在行为上对您有一些冒犯,请您不要介意,那些都是为了营救您而必须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