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大亮当然不会说是其他人干的,功劳一定要往自己身上拉,他对忧伤君主说道:“由于迷雾区教堂是君主成立新教的第一个教堂,我认为它还不能过早的暴露出我们已经有了对死神更高级的信仰。

    终极信仰不是所有教士可以轻易理解的,如果我们一个个对教士进行传教,必定有很多愚笨的教士无法体会到这升华后的教义,如果迷雾区教堂遭到了这些教士的打击,必定会影响新教的传播。

    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用这种撒网式的方法告诉叹息城每一个教士终极信仰的存在,我想肯定有聪慧的教士能体会到君主赋予新教义里的精神,转化为新教的教徒。

    只要新教的教徒达到一定的规模,有能力与旧教抗衡的时候,君主振臂一呼必定能让整个叹息城全部归于新教的门下。”

    听完大亮的解释后,忧伤君主对这个传教的方法非常的认可,先找到足够多的新教教士,扶植他们打压旧教,然后在最佳的时机有他宣布成立新教的无垢教廷,一举让新教在叹息城扎根。

    忧伤君主点点头,说道:“你这个方法非常的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扩大新教的影响力,也让我能分清那些顽固不化完全不能体会终极信仰的伪死神教士。

    你回去后继续用你能想到的所有方式发放新编《无垢教义》,一定要让所有教士都看到它。

    另外,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大亮看来看四周然后小心的问道:“君主,这里说话会不会被其他人听到?”

    新教义正在广泛的传播,忧伤君主的心情非常好,他说道:“你放心,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可以偷听我们谈话的人。”

    大亮装作放心道:“君主……我有一件事情擅自做了主张,请您不要责罚。”

    “什么事情?”

    “我把您交给我那副棺木里的巫师放走了。”

    亡者森木制作的棺木被人强行打开,忧伤君主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信赖的这位教宗竟然把那个重要的巫师放走了。不过剔骨既然放走巫师还敢来大教堂,还如实的向自己禀报,他应该还有下文。

    于是忧伤君主问道:“说说你为什么放他吧,他绝对是巫师公会里的重要人物,很可能是被派来重新建立叹息城分会的长老。放了他再抓他就非常难了,巫师公会会重建叹息城分会,那么我耗费大量物资歼灭叹息城分会就做了无用功。”

    大亮自信的回答忧伤君主:“君主把这个巫师交给我后,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审问他。为了从他口中问出巫师公会的情况,想必君主一定动用的很多刑罚,但依然没有问出东西。

    亡灵对于身体和精神上的攻击都非常高的忍耐力,既然君主无法让他开口,那么我直接审问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于是我就选择了另一种方法……”

    忧伤君主的好奇心被大亮勾了起来,他问道:“是什么方法?”

    “放了他,”大亮恭敬的说道:“我没有打开棺木,而是直接把它转运到极北的雪原埋起来,给他一个将被永久封印的错觉。然后我让地下城的牛头人把他挖出来,地下城的生物善于寻找埋在地下的宝物,装巫师的那副棺木就是不朽的亡者森木做成,是非常珍贵的炼金原料。

    牛头人带走了亡者森木,巫师被重新掩埋。但是牛头人不知道棺木内的亡灵的身份,因此埋的非常随意,到处都是这里埋有东西的痕迹,然后一个人族的冒险者经过了这里。

    想必后面的事情君主已经猜到了。

    没错,我就是那个人族的冒险者,那个巫师绝对不会想到君主会信任一个人类,也想不到我其实的无垢教廷的一名教宗。

    我把他救了出来,并为他解除了封印。

    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永久埋葬的巫师在获救的时候非常的激动,他感激我对他的救命之恩,向我说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忧伤君主不禁暗赞整个欺骗计划,牛头人把巫师挖出来,只带走不朽亡者森木制作的棺木,而把巫师舍下简直就是神来一笔。为了方便审问,忧伤君主只封印了巫师力量,巫师的神志是清醒的,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牛头人这个环节不但为接下来真正施救铺出了道路,而且彻底打消了巫师因突然获救而引发的猜疑。

    看着自己这位教宗的样子,他应该已经获取了那么巫师的信任,对于他能问出什么东西,忧伤君主非常的期待:“你知道那个巫师的名字和他在巫师公会中的地位吗?来叹息城为了什么事情?”

    大亮回答道:“他叫安东尼,是巫师公会会长的副手,职务是长老。来叹息城是为了查看巫师公会叹息城分会的损失情况。由于叹息城分会被君主彻底拔出,他们才恼羞成怒毁掉了迷雾区教堂。”

    当听到安东尼的名字和他在巫师公会的地位、职务的时候,忧伤君主明显变的激动,他知道这个巫师在巫师公会拥有一定的地位,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抓住了这么重要的人物,巫师公会会长卢卡斯的副手,他的价值是弗兰克远远比不上的。

    然而却被面前的这个教宗放走了。

    简直是重大的失误!

    但是忧伤君主很快止住了自己的怒火,安东尼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什么也没有问出来,这个卢卡斯的副手价值就等于零,顶多让巫师公会少一个强大的巫师,没有太多实际的意义。

    而能让安东尼开口,那么有没有抓住他没有什么区别。

    策反了巫师公会叹息城分会的一个副长老,就已经让忧伤君主尝到的甜头,现在自己的亲信教宗救了巫师公会会长的副手,就等于有机会在巫师公会的最高层安插了一个耳目。

    这绝对是同巫师公会斗争中的一个重大胜利,可笑的是安东尼被骗了还茫然不知。

    “哈哈哈哈……”想通后的忧伤君主心情真的大好,新教的敌人有两个,一个是旧教实力、一个是巫师公会。现在终极信仰正在广泛传播,新教很快就会在叹息城打下基础。而对巫师公会……在剿灭叹息城分会后,又即将迎来一次重大的突破。

    而这两个重大的捷报都是自己信任的剔骨教宗为自己带来的,真是太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得力的下属了。威尔虽然忠心,但是太过死板,只能做我让他做的事情,完全没有替我分忧的能力。

    而议会那帮主教们……

    他们是我的终极信仰最大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