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撒旦?

    忧伤君主有些搞不懂大亮为什么有这样的建议,他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尽快的同撒旦确立盟友关系吗?”

    大亮回答道:“君主,我认为我们现在与撒旦确立盟友关系,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改善。对我们来说,利用现在死亡国度逐渐复杂的局势,整合我们的力量才是最关键的,而不是插手地狱的内部争端。”

    忧伤君主立即明白大亮指的是什么?

    即将爆发的永夜城会战,是现在整个死亡国度最重要的事情。无垢教廷的主要力量都在向永夜城集中,死亡君主们对其他地方的干涉能力达到了最低点。

    这个时候无疑是叹息城公开宣布建立终极信仰新无垢教廷的最佳时机。

    而如果忧伤君主见撒旦势必引发地狱的抵制,在新教建立的时候,难保地狱不会为了拉拢其他死亡君主横加阻止。

    忧伤君主点点头,现在外部压力已经达到最低,实在不需要节外生枝,一切以建立新教为主。

    大亮的到来和永夜城愈发紧张的局势,让忧伤君主终于放下犹豫,准备为建立新教放手一搏。

    “现在终极信仰已经传遍了叹息城,让很多教士顿悟成为了死神真正虔诚的信徒。不过支持旧教的议会把新教斥为异端,正在全力的镇压新教的信徒们,

    我的孩子真在被屠杀,是时候揭露那些伪信徒的嘴脸,让终极信仰照耀整个叹息城了。

    你回去准备一下,我要在这几天召开叹息城最高议员会议,作为终极信仰的提出者,我授予你推开这座盛典大门的荣誉。”

    终于要开始了……

    死亡国度是揭开新的篇章,还是新教昙花一现,就看最高议员会议的结果了。

    大亮郑重的向忧伤君主行礼:“君主,我一定会让终极信仰在死亡国度被公开的传颂。”

    忧伤君主摆摆手让大亮自行离去,然后继续拿起新编无垢教义细读。

    大亮离开忧伤君主的房间,就看到威尔等在外面,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见忧伤君主。

    大亮随口说道:“君主现在正在考虑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非常紧急的事情,请暂且不要打搅他。”

    威尔和大亮的已经非常熟悉,知道他是除自己之外最被忧伤君主信赖的人。至于自己要汇报的事情重不重要,他觉得还是听一下大亮的意见为妙,省的因为小事打搅忧伤君主的思考而被训斥。

    威尔对大亮说道:“又一位接受终极信仰的高级教士被查了出来,他所属的教堂已经对这名高级教士处以极刑。现在各个教堂都非常的动荡,不断有接受终极信仰的教士被发现。

    议会想要君主授权议会彻查终极信仰的来源。”

    大亮笑道:“彻查终极信仰的来源,不就是查我和君主吗?这件事你也来禀报,除了挨一顿训斥,你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如果还有谁来问这件事,你就说君主在考虑如何应对青色联军围攻永夜城的事,没时间管那些异端。”

    威尔是忧伤君主的死忠,当然已经被发展为新教的教徒。听大亮如此一说,他觉得非常有道理。跑到忧伤君主面前,说议会要求查你,真的是除了挨骂没什么好下场。

    能在这里遇到剔骨教宗真的太走运了。

    不过……

    威尔为难的说道:“这次是议会议长亚尔古主教亲自前来,如果没有君主亲自答复,恐怕不能让他满意。”

    威尔是叹息城教廷骑士团团长,属于忧伤君主的禁军统领,而叹息城无垢教廷议会的议长就类似于宰相。威尔可以不把普通的主教放在眼里,但是面对亚尔古议长还需要毕恭毕敬的。

    亚尔古议长恐怕不会满意这种敷衍的回复。

    看着左右为难的威尔,大亮说道:“我陪你去见亚尔古议长,看他怎么说……”

    威尔如释重负,感激的对大亮说道:“太感谢剔骨教宗了。”

    威尔带着大亮来到教堂的大殿,亚尔古议长就等在殿中。他看到威尔,本来以为会得到忧伤君主的召见,没想到跟着威尔身后的却是一位穿着教宗神袍的人类。

    亚尔古议长立即想起这位教宗的身份,想想一些传言和自己掌握的一些情报,他的面色非常不好看。

    当然亚尔古议长的面色本来就不好看。

    亚尔古议长是一个尸巫,脸上是泛着青色干瘪的皮肉。等威尔走近以后,他问道:“君主对我有什么答复?又或者是召见我。”

    大亮走上前去,对亚尔古议长行礼,然后说道:“尊敬的议长大人,我刚刚见过君主。撒旦王已经拿到了他的末日之刃,整个世界正在迎来新的变化。现在君主正在考虑云中城、青色联军、地狱和叹息城的未来。此时,实在不是为几个异端而打搅君主思考的时候。”

    撒旦拿到了末日之刃!

    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亚尔古议长和威尔都楞了一下。

    撒旦归来的消息绝对是一个重磅炸弹,面对这样的大事,几个异端看似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亚尔古议长却不这么认为,他坚持道:“剔骨教宗,现在绝对不是几个异端的问题。所谓终极信仰比巫师公会更加的危险,它正在从内部快速的瓦解我们的教廷,我敢说就在我们谈话的这段时间里,就有许多教士在信仰上开始动摇。

    如果我们不尽快的找到传播终极信仰的源头,消灭传播者,并对异端进行全面的镇压,叹息城很快就会迎来一场内乱。”

    大亮非常轻松的说道:“议长大人,你说的太危言耸听了。坚定的信仰不会动摇,而动摇的信仰就不纯净。如果议长大人认为异端在瓦解我们的教廷,只能说明你动摇了对无垢教义的信心,认为它有可能被终极信仰所替代,我认为这恰恰是最危险。

    议长大人,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先自省一下,是不是看多了终极信仰,产生了对无垢信仰的质疑。而不是让这微不足道的事情打搅忧伤君主,这个时候……云中城才是我们最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