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叹息城无垢教廷议会亚尔古议长的接见,德川信长就感觉到自己与游戏登顶之间的道路是一片平坦。

    亚尔古议长得知新编无垢教义是从迷雾区教堂流出后,立即就表示会连同叹息城其他十一座教堂的对迷雾区教堂实施突击搜查,同时要求德川信长的旭阳领对这一行动进行配合。

    “务必找到迷雾区教堂传播终究信仰的证据,否则你们就是诬告一座无垢教堂,你们的下场将会非常的难看……”

    德川信长听出了亚尔古议长的意思,他让玩家参与对迷雾区教堂的搜查,为的就是找不到证据也要制造证据。栽赃这件事肯定不能让教堂骑士团去干,唯利是图的冒险者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即便中间出现失误,亚尔古议长也能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

    这是要借题发挥把迷雾区教宗往死里整呀。

    德川信长体会到叹息城的权利斗争达到了一个什么高度,以亚尔古议长为首的议会保守派和以迷雾区教宗为首的改革派,已经到了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境地。

    亚尔古议长不在乎新编无垢教义是不是来自迷雾区教堂,他要的就是一个借口一举把改革派扳倒。

    而德川信长……

    我恰恰在最关键的时机介入了这次剧情,成功的开启了剧情任务。现在只要配合议会把迷雾区教堂扳倒,那么迷雾区就会陷入混乱,而我旭阳公会就可以依靠这次功劳把迷雾区完全纳入手中。

    于是德川信长离开阴影区教堂回到迷雾区后,立即命令旭阳公会的成员备战。等叹息城的保守派围攻改革派的时候,他正好可以跟着议会军队的后面抢地盘。

    同时德川信长为了防止,叹息城内即将爆发武装冲突的信息被其他公会知道,没有提前告知公会成员备战的目的,只是把公会主力在迷雾区内四处布置,准备在第一时间攻打迷雾区教堂的产业。

    不过这撒网式的布置,给人一种德川信长要围剿什么人的样子。

    旭阳公会进入紧急动员,迷雾区内的战斗人员向自己的位置移动,主世界的旭阳领向死亡国度传送兵力。

    当德川信长认为自己可以在冲突爆发中,有能力在第一时间切蛋糕后,就带着一支亲卫力量耀武扬威的向迷雾区教堂行去。

    然而就在德川信长思考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深入叹息城统治层的时候,一支箭从街道旁边的一处阴影内射出。德川信长没有任何反应,血量直接清零,一道白光冲起,人物死亡。

    “八嘎!”

    德川信长从复活点内走了出来,莫名其妙的遭到刺杀让他愤怒不已:“是谁!是谁干的!”

    德川信长被杀死的同时,他的亲卫们一同招出飞行坐骑向着箭矢飞来的方向冲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群可疑的玩家正在快速的逃离。

    “会长,找到刺客了。似乎是人族和精灵族的玩家,我们正在对他们进行追捕。”

    人族、精灵族?

    他们是谁?为什么刺杀我?目的又是什么?

    德川信长看看系统提示中,杀死自己的那个玩家的名字。

    后羿

    没听说过,但是德川信长知道一名玩家在游戏中可以获得其他的身份,显示的名字未必就是公开的身份。而整个游戏世界,有能力一箭把自己秒掉的玩家真的不多,结合“后羿”这个中国的神话人物。

    德川信长觉得杀自己的极有可能是飞沙走石。

    飞沙走石杀自己的目的,德川信长不知道,但是他既然敢在迷雾区动手,就绝对不能让他活着逃出去。

    德川信长对在迷雾区的公会成员下令道:“所有人员对刺客进行围剿,绝对不能让他们脱离战斗有使用回城技能的机会。”

    “是!”

    石飞没想到刺杀德川信长会这么顺利,对方就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完全没有被攻击的警觉心。而当石飞射出狙杀的一箭把德川信长送回城后,他立即发现自己杀错人了。

    阵营对抗没有任何的系统提示,敌方阵营里面的零号还在。

    c你m!

    石飞大骂一句,带着自己的猎手们,招呼圣堂的盟友转身就逃。旭阳公会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战斗中一些传送技能被限制使用,而在阵营对抗战中,圣堂和猎户座的人离开迷雾区就是承认失败给对手送分。

    因此,面对旭阳公会的围剿,石飞他们只能利用地形的掩护边打边退。好在他们十一个人都是游戏内的顶级玩家,对于普通的公会成员有压倒性的优势,暂时没有被围住消灭的危险。

    圣堂和猎户座的人员不停的战斗变换位置,想要摆脱旭阳公会的纠缠躲起来。但是在迷雾区里面,旭阳公会实力的确强大,这里又是玩家集中地,很多玩家都愿意把他们的行踪告诉旭阳公会赚一些小钱。

    战斗一开始就一直激烈爆发,同时在圣堂下属的玩家支援过来后,战斗还在不断的升级。

    爆炸声不断的在迷雾区里面回荡。

    援兵的抵达减缓了圣堂和猎户座的压力,他们冲进一处废弃的房屋中进行短暂的歇息。

    愚者对石飞说道:“我们判断错了,德川信长不是零号。”

    石飞看看外面闪耀的魔法和听着越来越近的喊叫声,回答道:“我知道杀错人了,可是所有证据都指向德川信长,我们只不过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愚者没有责怪石飞的想法,在得到结果之前,他也认为德川信长就是零号。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在迷雾区我们不是德川信长的对手。”

    石飞想了一下说道:“对零号进行定位,只要杀掉零号,我们就能离开迷雾区。叹息城其他城区没有多少玩家,我们藏起比较轻松,只要能脱离战斗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石飞刚刚说完,天上就有一群旭阳公会的玩家骑乘各式飞行生物掠过,然后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被投放下来。

    曾经在前进要塞大量使用这种东西的石飞大喊道:“是金炸一号,快跑!”

    在密集的爆炸中,浓烟升起,一片房屋倒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