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信长突然反戈指控亚尔古议长传播终极信仰,让形势迅速向大亮有利的一面发展。

    威尔没有给亚尔古议长任何的面子,他自己看住亚尔古让他无法反抗,教廷骑士团的恐怖骑士们冲入阴影区教堂内。

    鬼龙们攀附在教堂建筑的顶端和四壁上,铁甲摩擦的声音和骑士整齐沉重的脚步声快速传遍教堂每一处地方。

    原阴影区教堂骑士团的骑士们被勒令放下武器,然后集中在一起看管。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亚尔古议长不敢坐实自己叛乱的指控,他没有下令对教廷骑士团进行阻拦,当教堂重新恢复安静的时候,这里被威尔的骑士们完全占领。

    “亚尔古议长,我真的非常希望我的猜测都是错的……对不起了。”

    大亮向亚尔古议长行教士礼,然后走进阴影区教堂的大门,德川信长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

    大亮对德川信长说道:“你去搜查亚尔古主教的房间,仔细的搜,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德川信长赶紧说道:“我明白,教宗大人,您放心好了。”

    一小队恐怖骑士跟着德川信长离开,大亮走向阴影区教堂的大殿。

    沿路,教廷骑士和教堂骑士们都极其安静的站立在那里,一个个仿佛矗立的雕像一般。相比较这些严肃的军事单位,阴影区教堂的教士们则显的有些混乱。

    阴影区教堂所有的教士都集中在教堂大殿内,四周站立的是教廷骑士,那一把把明晃晃的斩马刀,让教士们不敢大声的喧哗,只是偷偷的交头接耳,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亮在一队教廷骑士的护送下进入大殿,然后来到了神台,站在了死神神像的下方。

    “各位阴影区教堂的教士们,我是迷雾区教宗、高级教廷骑士、特别无垢教义顾问、叹息城无垢教廷议会议员,剔骨。现在阴影区教堂有教廷骑士团暂时接管,请诸位不要有任何有敌意的举动,那只会让现在的事情更加的复杂。

    这次教廷骑士团接手阴影区教堂,原因就是信仰终极信仰的异端思想蔓延的非常迅速,甚至阴影区教堂内有高级教士受到了终极信仰的影响,这是亚尔古主教的严重失职。

    我们来阴影区的目的就是彻彻底底的搜查异端,把所有在终极信仰面前动摇的教士带走……”

    这时阴影区内务教宗站出来对大亮说道:“你是迷雾区教宗,无权干涉我们阴影区的教务。主教大人在什么地方?他绝对不允许迷雾区教堂搜查我们的教堂,这是在羞辱我们……”

    大亮说道:“我想你没有听清楚我刚刚说的话,我是忧伤君主亲自册封的特别无垢教义顾问,任何关于无垢教义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管。

    至于亚尔古主教……他正面临传播终极信仰和意图叛乱的指控,有教廷骑士团团长威尔大人亲自对他看押。

    而你……我认为你有可能是亚尔古主教的同伙。

    来人,把这位教宗大人抓起来。”

    在大亮下达命令后,数名恐怖骑士英雄走上前去,面对试图聚集魔能的阴影区教堂内务教宗说道:“教宗大人,威尔团长对我们的命令是,如果遇到反抗就地斩杀,希望你能克制自己的行为。”

    恐怖骑士英雄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斩马刀,刀刃上的流光说明战技蓄势待发。现在阴影区教堂已经完全被教廷骑士控制,反抗无济于事。

    阴影区教堂的内务教宗撤去了聚集的魔能,乖乖的让教廷骑士们戴上封印力量的枷锁,被带出了教堂。

    这时大亮说道:“还有谁对我站着这里……有异议?”

    大殿内安静一片。

    很明显,谁敢说有异议就是叛乱,这个时候与教廷骑士团发生冲突,只会给亚尔古主教带来麻烦。

    在没有反对的声音之后,大亮说道:“现在请所有转信终极信仰的教士们站出来。”

    大殿内依然安静一片,没有一个终极信仰的信徒站出来。

    片刻之后,大亮发出一声冷笑:“信仰源自于坚定的信念,如果连自己的信仰都不敢正视和承认,那么所谓的终极信仰,我看也不过如此。异端就是异端,永远无法和我们的无垢信仰相提并论……”

    大亮扫视着大殿内的教士们,明显的看到一些教士的情绪在逐渐变的亢奋和激动。

    终于一名教士站了出来,他说道:“无垢信仰让我成为死神的奴仆,而终极信仰让我成为死神的追随者。我认为终极信仰并非是对死神的亵渎,如果能够回归死神的怀抱我愿意奉献我的一切,如果能让我见到死神并永远追随他的神光,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追求。

    这是终极信仰,作为一名信徒,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死神面前朝圣,在最近的位置感受他的慈爱。

    我是一名终极信仰的信徒,但我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异端,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加的虔诚。”

    当第一个承认自己是终极信仰信徒的教士走出来了,其他转信终极信仰的教士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大约有三十多个。

    在近千的教士中,这个数量并不算多。

    这大概与在大环境下,终极信仰教士不能对其他教士传教有关。他们只能自己看捡到的新编无垢教义,不敢与其他教士传阅。而大部分教士没有直接阅览过新编无垢教义,他们只知道有异端在教堂内存在,还有所谓的终极信仰,至于具体内容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也就不会转化自己的信仰。

    新教的力量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小很多。

    大亮让教廷骑士们把这三十多个新教教徒带了出去,想着怎么再多抓一些教士,让剩下的教士感受到终极信仰的影响力。

    这个时候,德川信长跑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教廷骑士抬着一个木箱。

    德川信长跑到大亮的身边,大声的说道:“教宗大人,我们对亚尔古主教的房间进行了搜查,在里面发现了大量的新编无垢教义。

    这是亚尔古议长传播终极信仰最确凿的证据。”

    是亚尔古主教在传播终极信仰!

    这个信息在阴影区教堂教士之间掀起了渲染大波,教士们都不敢相信,在教堂内彻查异端的亚尔古主教其实传播终极信仰的主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