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明末好女婿 > 第857章 狡兔三窟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顺贼和咱们大清有灭国之恨,杀君之仇。如何会襄助咱们?”

    随着勒克德浑的话语,其他八旗将领也纷纷议论起来,大部分人都认为想让顺军和大清合作根本不可能。

    “哪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范文程微笑道:“现在形势非常明显,若是南明击败了我大清,下一个要对付的恐怕便是顺贼,南明朝廷绝对不会允许贼军做大!

    顺贼因为被我军击败把我大清当做大敌,而对南明朝廷来说,最大的敌人恐怕非我大清,而是曾经攻破北京逼得崇祯仓皇难逃的顺贼吧?

    南明朝廷和我大清尚且有和解的可能,只要我大清退出关外。可和顺贼则绝不会和解,必然会倾力把顺贼消灭,再没有第二个可能。

    只要能让顺贼首脑知道这个事实,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存,未必不能为我所用!只要派出合适的说客,未必不能说服顺贼出兵潼关。

    若是顺贼大军兵出潼关,攻略河南甚至江淮,往日之乱军恐怕会再次重演。南明朝廷还能坐得住吗?陈越还能坐的住吗?

    派兵回去围剿顺贼?亦或出兵和我军决战,到时选择权恐怕便不为明军所有。而我大清便可以趁机击败明军。”

    范文程的语气很是平和,却听得众人心潮澎湃,仿佛看到了击败明军收复山东的希望。便是博洛和勒克德浑等将也无话可说。

    “昔日三国时东吴和蜀国示弱,单个都不是曹魏的对手,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和曹魏抗衡。现在我大清,顺贼,南明三方势力,和三国之时何其相像。现在明军占据了上风,便如那曹魏,我大清便如蜀汉,和顺贼暂时联手也是理所当然。”多尔衮一拍椅子扶手,赞同范文程的计策。

    “不过派谁去劝说顺贼,则需要好好思虑一番。范学士,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回王爷,山西介休商人范永斗可堪此任。范永斗常年和我大清贸易,往日为我大清运来重要的粮食铁器火药等物,对我大清忠心耿耿。而范永斗行商多年,对大明形势熟悉无比,更具有别人所不及的与人交往之能。派他前往陕西游说顺贼,必能成功!”范文程不假思索道。

    “范永斗?”多尔衮当然知道这个人,“他现在不是在为我军筹措军需吗?”

    “是的,王爷。范永斗刚刚从蒙古贸易归来,弄到了一大批牛羊运送军前。”范文程笑道。

    ......

    临清城西十里,范永斗和送行的堂侄范天宇道别。

    “叔叔,此去陕西路途上千里,一路又要经过山西叛军的地盘,实在太过危险。您就让小侄跟着您一起,一路也好有个照应。”范天宇眼中含泪道。

    范永斗长叹口气,摇了摇头,“不是我不让你去,你肩上的任务不亚于我啊。八万清军的粮草补给可离不开咱们范家,我去以后,你继续组织人手,把已经采买的粮食妥善运往军中,阿春很快便会从蒙古回来,会带回大量的牛羊,你也要派人接应一下。

    咱们范家现在正是崛起的关键。只有能襄助大清渡过此劫,范家至少能保证一百年的飞黄腾达!”

    范天宇点头应是,然后四下看了一眼,命几个范家的伙计离得更远一些。

    “怎么,你有什么话要说?”范永斗诧异的看着范天宇。

    范天宇又走近了一步,低声道:“叔叔,小侄很不理解,现在明明大清已经日暮西山,咱们范家有必要把宝全压在大清一边吗?若是大清此战战败,咱范家可就真的完了。”

    范永斗静静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范天宇道:“小侄当然知道,咱们范家靠着口外贸易起家,和满清牵扯甚深。可是狡兔尚有三窟,咱范家要想常保富贵,也得多准备些后路才是。

    当年在青石口时,小侄曾为当时的青石口守备也就是现在的齐王陈越办过军需,和他算是有那么一点点交情。

    若是叔叔您同意的话,小侄想和齐王再建立一点联系,为咱范家多备一条后路。”

    范永斗大惊:“混账,你想害死咱范家上百口不成?这个时候你敢去勾连明军!”

    范天宇摇摇头,不以为然道:“叔叔您为大清冒险前往陕西游说顺贼,春哥正从蒙古为大清运来牛羊。我范家对大清忠心耿耿,满清岂会怀疑于我?只要我做的机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小子,我告诉你别乱来,咱们范家已经在大清这条船上太久,下不来了。而且陈越此人,对咱们这些和口外做生意的商贾向来痛恨,他不会对咱们手软的。”范永斗摇摇头,断然道。

    “叔叔,不是小侄非要如此,而是小侄感觉非常不好。”范天宇道,“小侄当初在青石口呆过一段时日,还算了解陈越此人。当初他只有一千多兵力,便敢趁着大雪跨越上千里的雪原清剿蒙古部落。可谓胆大包天至极。现在他手掌数十万大军,恐怕大清真的不是他的对手,哪怕您能劝动顺贼帮忙。

    而且叔叔您前往陕西路途遥远,便是能成功说服顺贼出兵,也得一两个月的时间。若是这一两个月战事起了变故,陈越击败了清军怎么办?咱范家为大清筹措军需,陈越必然会追究,到时可就是抄家灭门的大难啊!”

    “这?”听了范天宇的话,范永斗也犹豫了起来。

    “相反,若是咱们范家能够反戈一击,襄助齐王陈越击败清军,往日的一点过错又算的了什么呢?咱们范家是生意人,往日和清军交往不过是生意罢了,齐王陈越肯定不会追究。而靠着陈越这棵大树,咱们范家说不定比以往更加繁荣。”

    范天宇的一番话让范永斗也动摇了起来,深思一番后点点头,“好吧,狡兔三窟,你可以设法联系齐王陈越。但是要切记,一定不能露出端倪,不能让摄政王起了怀疑!”

    “叔叔放心,事情的利害小侄心里清楚的很!”范天宇保证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