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间客 >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一章 航行的尽头
    像巨型手鼓般的晶态引擎群束聚装置轻微振动,由无数顶尖科学家设计的溢光转泄阀向舰外散发淡蓝光束,非常美丽。

    先前那瞬间的剧烈震动早已停息,除了泼洒了几杯咖啡外,引擎控制室四周看上去并未遭受什么严重的损失。

    然而那些负责引擎维护的工程师和军人们,此时脸上的表情异常紧张,眼眸里凝着惘然直至恐惧的色彩。

    正中间的引擎调姿控制台已经被强行撬开,他们看着冒着青烟的芯片,看着更远处已经被烧融成一乱粘着芝麻酱青菜的管线,看着那块重达数十吨的应急稳定合金探棒死死楔在转舵轮之间,想到严重的后果,身体不由颤抖起来,绝望的情绪开始弥漫。

    ……

    ……

    战舰第三层的某个房间内。

    许乐艰难抬起颤抖的手臂,抹掉眼睛口鼻间渗出来的鲜血,却把那些血糊的满脸都是。他看着房间角落那个陷入死寂沉默的探头咧嘴一笑,露出满口整齐却因为牙龈严重出血而血红的牙齿。

    这时候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传说中的远古野蛮人,俘虏了敌人然后将其活剥白切生撕人肉咀嚼咽入腹中,然后露出满意的笑容,给人一种残忍恐怖混着天真原始的可怕感觉。

    嗷!

    他朝着那个探头怪叫一声!拖着满身血污伤口的身体,向房间外跑去。听着上方隐隐传来的沉重机甲迈步声,听着那些混着急促呼吸的喊叫声,他一瘸一拐斜肩拖腿狼狈加快了速度,看上去就像一个滑稽可爱的受惊企鹅。

    冲到焦黑色的MXT机甲前,他没有马上进入座舱,而是端起平日觉得极轻此时刻却觉得极重的修理臂,用最快的速度强行开启机甲腰后双引擎系统间的涡轮密闭阀,然而他伸手把那只固定数据线的破军靴从单向阀门里抽出,左手扯住一根线用力一拉!

    喀喀喀喀刺耳的机械磨擦声音,沉重的合金闸门缓缓开启,舰内空间骤然失压,空气呼啸鸣叫着从闸门向外向外面泄露。

    此时许乐已经坐进了小白花座舱中,手指摁下电控开关,机甲双引擎轰鸣却因为超负荷而显得有些撕裂的启动声,从后方传入昏暗座舱内,他没有任何犹豫胆怯,重重一推操作杆!

    合金闸门缓慢开启,才提升到三米左右的高度,焦黑色的MXT机甲便骤然一顿,呼啸向那边冲去,眼看着要撞到门上,却极为奇妙地以机械腿为轴生生躺了下去,就像是一个喝多了酒的醉汉,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在大街一躺,结果竟妙到毫巅地穿行而出!

    通道远处出现几台MX机甲的身影,还有影影绰绰的人影,这些人眼睁睁看着许乐所在的机甲,就这样迅猛飘了出去,知道没有办法追上,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当MXT呼啸穿过合金门时,右机械臂看似无意实际上极为精准地砸向了单向开启阀门。

    正在缓慢向上提升的合金闸门嘎然停止,然后依循遇袭固有程序向地面缓缓降落,将那些正以最快速度赶过来的机甲和戴着单兵头盔悍不畏死的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全部拦在了门后!

    焦黑的小白花机甲破烂不堪,早已无法自动调节平衡,深一脚浅一脚绕过通道地面上堆积的几台机甲残躯,歪歪扭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倒下,然后崩散成数十吨零件。

    然而它偏偏就没有倒下,坚强倔强地走到战舰壁上那个被它砸出来的破洞前,顶着身后依旧呼啸的外泄空气,向洞外那片幽黑无底的宇宙,向着那片灿烂静美的星空跳了下去。

    ……

    ……

    外空间里没有上下左右的概念,所以说焦黑机甲跳下战舰并不准确,当时的情况应该这样描述:

    一台焦黑MXT机甲跳出了战舰,然后开始飘离舰身,只是飘离的速度缓慢到令人头发都要愤怒的竖起来。

    以这种速度推论,或许再过几天时间,那台焦黑机甲会依然停留在战舰下方洞口外,无奈跟着战舰向前飞行。

    庞大的战舰外飘浮着一台焦黑机甲,这个画面很像鲸鲨肚皮下跟着一条小鱼儿。

    如果情况就这样发展下去,焦黑机甲只能徒劳无望跟着那艘被它锁死的战舰,变成大小各异的两坨废铁,向着前方狂奔直至宇宙尽头,变成没有生命的陨石或者是毁于大气层里的流星。

    然而这个故事所要讲的重点便是没有如果。至少对于许乐来说,没有什么如果。

    ——从S1杀至外太空,浴血搏命让李在道和烈阳号战舰无路可走,但一定会不忘记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和选择的道路正确与否无关,纯粹是异常强烈而坚定的渴望及执念:小爷得活下去!

    ……

    ……

    忽然间,那台悬浮在战舰腹旁的看上去已经放弃的焦黑色机甲动了起来,寂静的空间里听不到任何嗡鸣的声音,却可以清晰地看到破损合金板上反射远处恒星光辉的颤动!

    焦黑色MXT机甲再次强行启机,静农电池里残存的最后能量,被逆推入双引擎Z4容纳室,再进入涡轮增压舱,然后从在舰上被许乐强行破开的密闭阀处化为两蓬火焰喷出!

    仿佛平空而生的推动力,让焦黑色机甲如遭重击,由相对静止获得了初速,因为在港都地面便已经进入超频状态,机甲没有附装飞翼,在空间里无法调姿,于是竟直接翻滚起来。

    焦黑MXT机甲就像一坨被烧了几百年还没有烧化的黑石头般,骨碌碌擦过烈阳号庞大的舰身,滚向漆黑宇宙深处,如果宇宙里有空气,或许能够听到机甲座舱中传出的几声快活怪叫。

    ……

    ……

    李在道看着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模糊的画面,看着那双满是血污却依旧明亮的眼睛,看着许乐转身离开,平静垂在身侧的右手轻微地颤抖起来,手背一阵微麻刺痛。

    “警报,信息传送系统全面关闭。”

    “警报,原始数据资料遭到不可逆删除。”

    “警报,导弹发射系统关闭中,无法重启。”

    “警报,引擎控制系统全面失效。”

    李在道转过身来,望着面色惨淡的下属们,平静说道:“采用人工物理方式关闭引擎,控制系统失效,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做些什么,做为战舰最重要的引擎部分,最高权限向来是在人手中。”

    这句话仿佛一剂强心针,让大厅内的军人们精神为之一振,强行镇定心神,快速向战舰各部门发送命令。

    控制系统严重损坏的引擎系统,果然经由手工物理操作被强行关闭,烈阳号战舰此时完全靠惯性行驶,真空中阻力太少自然不会马上看到速度减缓,但这对战舰上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福音。

    只可惜紧接着出现的全部是令人绝望的消息,经过战舰工程部紧张的分析判断,他们确定信息传送系统和引擎控制系统遭受到了最彻底的损坏,尤其是引擎控制系统,芯片线路全部烧融最关键的是应急合金探棒楔入,根本无法进行修理或者是替换。

    控制台光幕上的蓝屏逐渐变成黑屏,无数存储在控制中心内的机密资料以某种诡异方式被自行删除,舰身四周隐藏在覆盖板下的导弹发射阀冷漠地紧闭无法打开,晶态引擎群已经被手工关闭,为节约能量,维生系统减少输出温度被定在十四度。

    烈阳号战舰上所有人都觉得无比寒冷。

    李在道缓缓皱起双眉,观察窗处漏进的光线照亮其间几根银丝,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发现许乐确实说中了自己的性情禀性。

    他是一个沉稳矛盾保守谨慎的野心家,他总习惯沉默等到事情的最后才掀开自己的底牌,做出雷霆一击。

    他根本不相信许乐靠那种魔术般的手段便能控制一艘战舰,他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所有新出现的问题,从来没有想到过敌人可以只靠雷霆一击便摧毁自己所有获胜的机会。

    归根结底,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

    “继续尝试修复。”他用疲惫的声音低沉命令道。

    那名忠诚的少将下属颤着声音,绝望说道:“将军,修不好了!”

    李在道走到座椅前,极其缓慢地坐下,沉默很长时间后问道:“逃生系统有没有受到破坏?逃生飞船可以送走多少人?”

    “将军……”少将脸色苍白望着他,颤声说道:“当初根据您的命令,为了遮蔽宪章光辉,烈阳号战舰进行了彻底的覆盖改造,取消了所有逃生舱出口,所以……战舰上没有逃生飞船。”

    李在道脸色微变,右手握紧成拳缓缓抬至唇边,强行压抑住胸腹间咳嗽的冲动,沉默片刻后声音嘶哑问道:“如果……无法修复,按照现有航道前行,最终战舰会抵达哪片星域?”

    脸色苍白的少将犹豫很长时间,指向窗外声音低沉绝望说道:“按照现在的航道,烈阳号航行的尽头会在那里。”

    观察窗外远处那颗苍白的S1恒星静静散着光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