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胁迫
    韩立见此情形,将手中的玉匣一合,瞳孔微微一缩。

    以他的神识之力,在对方现身的一瞬间,便已将来人的情况探得清清楚楚。

    飞在最前之人是一名魁梧大汉,身穿雕花白甲,脸上覆盖着一层镂空面具,赫然正是先前交手过的寒丘祖神的地祇化身。

    虽然隔着面具,仍然能感受到其眼中的森然杀意。

    其他五人紧随其后,从栩栩如生容貌上略显呆滞的神情来看,俨然也都是化身。

    除了一名黑甲男子和一名黄须老者外,还有两个容貌一模一样,仿佛双胞胎一般的青袍道士。这些人韩立虽然没见过,但却从洛风处提供的信息,可以大致判断出,也是附近几个岛屿的祖神。

    至于最后一名蓝衫美妇,也是个熟面孔,正是当时与寒丘一起来犯的鹄骨夫人。

    这六人似乎早就以某种高明手段收敛了气息,蛰伏于距韩立所在不过数千里的附近海域,以至于韩立之前竟也没有发现。

    数千里距离,对于真仙而言,不过须臾便至。

    首当其冲的寒丘手臂一动,一道白光从其手中飞射而出,却是一柄闪着白光的镰刀,表面异芒闪动下,便狂涨至了百丈大小,直奔韩立所在狠狠一斩而去。

    此镰刀虽不算不上仙器,但也是一件蕴含庞大威能的异宝,刀光未至,附近海水中已满是森然寒光,翻滚着朝两边一分而开。

    韩立此刻正在祭炼化身分魂的关键时刻,站起来都不行,更别说出手抵挡了。

    不过,他脸上没有丝毫惊慌之色,只是单手一掐诀,冲某处一点指。

    一道蓝光从其指尖飞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周围那层蓝色光幕中。

    嗡!

    蓝色光幕光芒大放,变的凝实无比,表面更是浮现出无数波涛虚影,发出哗啦啦声响。

    这光幕,显然是一种极为高明的阵法禁制。

    几乎是光幕堪堪成型,白色镰刀已斩在了蓝色光幕上。

    “铿”的一声金铁交击般的巨响!

    火星四射迸出下,镰刀却被直接震开,蓝色光幕表面波涛虚影狂涌下,随之剧烈一晃,但并没有被切开。

    与此同时,鹄骨夫人等五人也早已祭出了各自法宝,黑甲男子是一柄乌金色的如意,黄须老者是一方土黄色大印,两个青袍道士是两杆水蓝长戈,鹄骨夫人却是一柄黑色长剑。

    五件法宝绽放出冲天光芒,几乎紧接着镰刀之后,同时轰击在水蓝光幕上。

    一连串轰鸣巨响,引得附近海水一阵翻滚倒卷!

    结果这些法宝也和之前的镰刀一样,被蓝色光幕挡下并震飞了出去。

    蓝色光幕仿佛风中柳树,疯狂震颤,表面再次波涛汹涌,仿佛卷起了一个接一个的巨浪,虽然很快再次稳定下来,但是散发出的蓝色光芒已黯淡了大半。

    虽然从外面仍无法探清光幕中的情形,但已可隐约看到两个相对盘膝而坐的模糊人影了。

    “寒丘道友,你我恩怨上次已了,你这又是何意?”韩立沉声问道。

    “嘿嘿,要怪就怪你小子太过贪心。你若真没有找到洛蒙的那株诞魂花,又岂会开始着手炼制地祇化身?虽然那株灵花距离万年还差些火候,但也勉强够用了。”寒丘嘿嘿一声道。

    “道友成仙已久,对于炼制化身过程果然了解得很。这次不惜等上那么久,在我炼制化身的最后一步时现身,便是吃准了在下此时无法中断吧。”韩立淡淡的说道。

    “阁下果然是聪明人。现在放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交出诞魂花,我等立刻离去,你大可以继续做你的乌蒙岛主,我等也不会干涉。至于第二条路么,我想我不说,你也很清楚。”寒丘冷笑道。

    “鹄骨夫人和诸位道友,柳某和你们并无仇怨,诸位也要与寒丘道友一起,联手置在下于死地吗?”韩立没有回答寒丘,转而向其他人说道。

    “我和柳道友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也勉强算相识一场,奉劝道友还是不要做无畏抵抗了。你既已修炼玄仙之道,成就真极之体,何必再转投地仙一途?只要道友愿意与我等合作,我等自可保你乌蒙岛主之位。”鹄骨夫人缓缓开口道。

    “合作?原来你们是想让柳某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岛主啊。”韩立轻笑一声道。

    “哈哈!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诸位道友,只要诛杀此子,此前的条件寒某绝对说到做到。”寒丘怪笑一声,手中法决一催,那柄镰刀再次化为一道刀光,朝前方劈砍而去。

    其他五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一个个各自催动法宝,再次化为一道道红光齐齐打在了蓝色光幕上。

    轰隆隆!

    蓝色光幕疯狂颤抖,虽然再次挡住了六人的攻击,但是光幕急剧暗淡,只余下薄薄一层。

    蓝色禁制内的韩立却沉默不语起来,也不知其在做些什么。

    寒丘陡然大喝一声,两手一捏法决。

    白色巨镰光芒一闪,周围浮现出八道一模一样的巨镰虚影,围着白色巨镰本体滴溜溜一个旋转,仿佛一朵盛开的雪白莲花一般,发出犀利无比的嗤嗤锐啸,击在了蓝色光幕上。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蓝色光幕终于“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化为无数蓝色流光飘散,露出了里面韩立与化身相对而坐的身影。

    周围五道法宝化为的虹光顿时一起朝着中间的韩立所在席卷而去。

    就在此时,韩立周围再次浮现出点点蓝光,哗啦啦的巨大水响下,一道道半球形的蓝色水幕再次凭空出现,和之前的水幕差不多,不过要略微单薄一些,但却是数十层之多。

    冲天蓝色豪光从层层水幕上绽放而出,看起来极为神秘。

    五道虹光撞在光幕之上,咔嚓一声,最外面的一层蓝色水幕顿时被斩破,不过这些虹光也纷纷宝光一敛的被反震而回。

    就在此时,其他蓝色光幕嗡嗡运转,上面的蓝光水波般涌动,一道道蓝光从周围海水中飞射而出,转眼间,那道碎裂的蓝色水幕再次凝聚起来。

    寒丘目光死死盯着层层蓝色水幕,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其他五人也是一样。

    韩立身处法阵之中,神色丝毫未变。

    祭炼地祇化身的风险,他岂会不知,所以他早从无常盟那里,不惜重金换来了这套“千重溟涛阵”,便为以防万一。

    此阵虽不具有什么攻击手段,但胜在防御力惊人,即便这寒丘带着五名真仙联袂而至,想要破除也要花费些工夫。

    此时的他,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瓶装满淡金色液体的玉瓶,并开始将瓶中液体,朝着对面的地祇化身眉心处浇灌而下。

    蓝色法阵外,寒丘等人并未立刻动手,其余几人目光都落在了寒丘身上。

    “寒丘道友,此人看来可不是普通的玄仙这么简单吧?竟有如此厉害的法阵傍身,想要破除可不太容易。”黄须老者脸色微沉。

    “葛道友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此人既妄想用区区八千年火候的诞魂花来稳固分魂,恐怕没一天一夜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长时间,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破不开这禁制?”鹄骨夫人冷笑道。

    “即便是足万年火候的诞魂花,没有两三个时辰,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其中一名青袍道士点了点头道。

    “两位所言甚是。诸位,我们尽快杀了这小贼,平分乌蒙岛资源!”寒丘一声长啸。

    白色镰刀法宝光华大盛,再次绽放出一朵白色莲花,朝着水幕斩去。

    同时单手虚空一抓,一口晶莹剔透的蓝色小剑浮现而出,并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斩而去。

    噗嗤!

    一道数十丈长的蓝茫茫剑光一卷而出,一股极寒气息夹杂着丝丝法则之力,朝着前面的水蓝水幕斩去。

    第一层光幕光芒狂闪,大半水光被冻结成冰。

    白色莲花趁机旋斩而下,登时将这层蓝色水幕搅碎斩破。

    其他五人也各自施展手段,转眼间又破除了几道水幕。

    寒丘眼见此景,嘴角泛起一丝讥讽,手腕一抖,顿时一片蓝色剑气浮现而出,化为一座剑山般,滚滚斩向蓝色水幕。

    嗤嗤声大起!

    蓝色水幕再次剧烈波动,片刻之后再次轰然碎裂开来。

    片刻之间,六人连续破开了十几层水幕。

    虽然这千重溟涛阵有自动复原的能力,但是六人全力施为下,下手极为迅疾,根本不给其自动恢复的时间。

    只是随着破开的水幕越多,他们赫然发现后面的水幕越来越坚固,想要破开花费的时间越长。

    寒丘等人脸色渐渐凝重,没有了一开始的轻松,一个个施展出压箱底的手段,对着层层水幕狂轰而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一个多时辰。

    数十层水幕已经被破开了大半,还剩下寥寥七八层的样子。

    然而这七八层水幕却是坚固无比,寒丘等人的攻击落在上面,虽然将其打的摇晃不已,水光闪烁,但一时半会没有破碎迹象。

    寒丘眼神有些焦躁,望向光幕中已渐渐清晰的韩立身形,不知怎么,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他忽的停下手,翻手取出一物,却是一颗鸡蛋大小的圆球,通体暗红色,表面隐约能看到道道红丝。

    一股莫名的气息从此圆球上散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