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四十章 金仙议事
    数年后的一日。

    烛龙道某处,一座位于云雾缭绕的万丈峰顶的巍峨大殿中。

    殿堂极高,殿内很是空旷,耸立了八根粗大柱子,支撑穹顶。每根柱子上都雕刻一条巨龙浮雕,形态各异,或仰天而吼,或腾云驾雾,或怒目搏杀。

    每一个浮雕栩栩如生,极为逼真,仿佛只需轻轻一点,便能立刻活过来。

    大殿之上悬挂了一面巨大匾额,上面写着‘龙神殿’三个大字。

    匾额之下,赫然站立了一尊巨大雕像,也是一头巨龙,仰天而吼。

    若说那八个柱子上的巨龙浮雕手艺精巧,栩栩如生,这个巨龙浮雕却粗糙的多,拙而不工,甚至身上的很多鳞片都没有雕刻出来,好像是一个初习雕刻技艺的外行人之作。

    只是这个雕像虽然粗糙,却有种说不出的神韵,巨龙模糊的眼珠中隐约另有一双瞳孔,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世间的蝼蚁,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龙神。

    巨大雕像耸立于大殿之内,投射下一大片阴影,让人望而生畏。

    一个巨大香案摆放在雕像前,上面摆满了香烛和供奉的果品,袅袅烟气缓缓升起。

    此刻,三个身影正站在在大殿之上。

    居中一人是个中年男子,一袭紫袍,五官平常,方面细眉,不怒而威,赫然正是欧阳奎山。

    另一人是个白袍少妇,容貌绝美,妩媚醉人,却是白素媛的师尊,云道主。

    还有一人,一身金袍,身材矮胖,却是熊山副道主,一脸恭谨的站在丈许外,。

    三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什么。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从传来,三个身影走了进来。

    当先一人是个灰发红鼻的老者,若是韩立在此,当可诧异的发现,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那呼言老头。

    老者身旁是一个黑裙女子,脸上蒙着一块黑纱,只露出一双冷漠眼睛,看不到容貌。不过从其眼睛体态看来,倒是颇为年轻,不过其指甲呈现出诡异的深紫色,表面隐约浮现出一层幽幽光芒。

    另一人是个黑衣男子,看着极为年轻,只有二十几岁,容貌颇为英俊,一头披散的金发,面色也呈现出淡金,背后背着一面金轮。

    “呼言道友,秦道友,垣道友,你们来了。这下总算凑齐五人了。”欧阳奎山脸上露出笑容,迎了上去。

    白袍少妇脸上也露出浅笑,自从三人出现,她便没有看其他两人,一双美眸一直盯着呼言老道,眼中似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幽怨。

    “熊山参见三位道主。”熊山面上恭敬之色更重,朝着三人行了一礼。

    进来的三人没有理会熊山,先是神色郑重的朝那巨龙雕像行了一礼,这才看向欧阳奎山三人。

    呼言老道似面对白袍少妇的直视有些尴尬,目不斜视的看向欧阳奎山,道:“欧阳道友,既然宗门如今是你执掌,宗内事务你看着处理便是。有什么事情,竟需要召开道主会议?”

    黑裙女子和金发青年没有开口,似乎在等着欧阳奎山的回答。

    “打扰三位清修,是非情不得已。前些日子在玄冰山脉内进行的核心弟子考核,出了些变故。此事可大可小,故而须和几位讨论一二。”欧阳奎山神情肃然起来,徐徐说道。

    呼言老道对于此事早已知道,并没有露出什么异色。

    他身后的两人,金发青年轻哼了一声,似乎也已经知道,那黑裙女子看来是首次听说此事,但也只是面露一丝疑惑。

    欧阳奎山顿了一下,将在玄冰山脉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所幸主持试炼的两名长老及时出手,将那宵小肉身击毁,只有元婴逃脱了,试炼的弟子也无人陨落,并无大碍。”欧阳奎山如此说道。

    “并无大碍?此事来之前我已经听人说了,有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那四人都是内门翘楚,天资原本极高,此番肉身被毁,即便能寻找新的身体夺舍,也会潜力大减。这两个长老护卫不利,理当重处!”金发青年的声音响起,冷冷说道。

    烛龙道十三道主,因为出身,也分为本土,散修两派。

    金发青年正是本土派系道主,这次试炼中四名失去肉身的内门弟子,也尽数是本土弟子,散修弟子一个没有受伤。

    四人的长辈得知此事后大怒,认为是两个护卫长老偏袒那些散修弟子。

    即便没有欧阳奎山召集,金发青年也打算出来兴师问罪。

    “垣道友此言差矣,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查清楚,罪不在那二位长老。那真仙外敌极为狡猾,实力也强横,更是连番布下疑阵,那二位长老能击杀外敌,同时护住试炼弟子已属不易,我反倒觉得应该奖赏一下他们。”云道主目光一转的看向金发青年,理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反驳道。

    云道主乃是散修出身,旁边的欧阳奎山也是如此。

    “云道友何出此言,他们既然承担了护卫任务,便应对所有突发情况负责。如今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难道不是他们护卫不利!”金发青年义正辞严的说道。

    “垣道友此番是单纯就事论事,还是别有用心,想要借机打压,阁下自己心中清楚。”云道主冷笑一声说道。

    “你说什么!”金发青年面现怒容,正要说话。

    “好了,垣不少,别吵了。现在既然是欧阳道友执掌宗门,如何处理此事,自然是他来决定,相信欧阳道友会让所有人信服。”呼言老道瞪了金发青年一眼,然后深深看着欧阳奎山,说道。

    “这个自然,呼言道友放心。”欧阳奎山含笑说道。

    金发青年神情间有些不服,却没有再说什么。

    白袍少妇冷笑一声,也没有再开口。

    “这是我详细询问了两位护卫长老,还有那些试炼弟子,整合的关于那个真仙的所有资料。论见识,三位都在我之上,请三位过来,就是想一同参详一下,看看能否确认此人的身份。”欧阳奎山说着,取出三枚玉简,递了过去。

    三人接过玉简,放出神识扫视起来。

    “熊副道主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一起参详一下吧。”欧阳奎山看了一眼旁边的熊山,又取出一块玉简,递了过去。

    熊山躬身称谢一声,接过了玉简,也放出神识探入其中。

    玉简中最开头是一段影像,是从那清癯老者和白素媛等人谈话时开始,一直到韩立将那人击败,对方落荒而逃结束。

    听闻那清癯老者提及白奉义,熊山神色微微一动。

    影像后面是一些文字资料和图像虚影,内容是清癯老者身上的物品信息。

    “这影像是何人记录的,倒是详细的很。在激战中能有这份心思更加难能可贵。”半晌后,呼言老道问道。

    “是云道主的徒弟,白素媛。”欧阳奎山答道。

    “原来如此,此女不仅天资不凡,这份心性更加难得。”呼言老道看了白袍少妇一眼,立刻便移开目光。

    “我云霓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收的徒儿自然不凡,不像某些人有眼无珠。”云霓似有深意的说道。

    呼言老道摸了摸鼻子,没有答话。

    “咳!几位看过这资料,对于这人可有什么头绪?”欧阳奎山轻咳一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说道。

    “此人身上的物品都是些寻常之物,没有能确认身份的东西,从其修炼的功法上看,有些像是上阿大陆的修士。”黑裙女子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那金甲傀儡,有些像是冥寒大陆圣傀门的明王傀儡。”金发青年也接着说道。

    “应该没有错,正是明王傀儡,不过圣傀门的明王傀儡虽然珍贵,只要肯付出代价还是可以弄到,单凭这个无法确定此人的身份。”呼言老道点点头道。

    欧阳奎山看向熊山,道:“不知熊副道主有何见解?”

    “不敢,几位道主见识远胜在下,只是我看那人施展的剑阵,有些像当年无生剑宗的七杀剑阵。”熊山谦逊的说道。

    “七杀剑阵!此剑阵的大名我也听过,乃是无生剑宗赫赫有名绝杀剑阵,就只有这么点威力?还不是被那个姓厉的小子三下五除二便击溃,还毁掉了五柄飞剑。”金发青年嗤笑道,显然不相信熊山的话。

    “在下也不敢确定,只是觉得有些相似。”熊山垂首道。

    “熊副道主精通剑道,听说以前还曾经得到过一些无生剑宗的遗藏,应该不会看错。而且那个厉长老能一举击溃剑阵,并非剑阵太弱,而是这个厉长老的手段更高明几分,看样子,此人炼制的真言宝轮中蕴含着一些带有水法则之力的重水,倒也算独辟蹊径,威力不俗。若非此人,此番怕是不止有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那么简单了,欧阳道友,依我之见,应该好好犒赏一下此人。”呼言老道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闻此话,其他几人面色都是一怔。

    从影像中很难准确判断实际情况,只能大致猜想一下,但听到呼言老头的分析头头是道,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呼言道友所言甚是,此事我会安排下去。只是如此说来,这人修为法宝杂七杂八,倒是不好判断其身份了。”欧阳奎山喃喃说道。

    金发青年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了看呼言老头后,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

    云霓看了几人一眼,玉颜有些阴沉。

    此人妄图绑架白素媛,若是不能找到源头,她如何能够心安。

    欧阳奎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还有一点,此人提及白奉义,言谈之间似乎和其有些联系。”

    其他几人听闻此话,神色各异起来。

    “说起此人,当年真是可惜了,若不是因为那件事,以他的资质,我们烛龙道现在或许便是十四位金仙道主了。”呼言老道叹了口气。

    云霓美眸一黯,看起来有些伤感。

    “欧阳道主,关于此人的身份,我们也无能为力。后续的事情,你看着处理就好。”呼言老道说道。

    说完此话,他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呼言道主,为何这般急着离开。”

    白影一花,云霓身影出现在呼言老道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平素不是最喜好美酒嘛,我前些日子得了几坛上好仙酒,不如去我那里品评一下?正好我也有些修炼上的疑惑,想要呼言道友帮着指点一二。”云霓一双美眸中倒映着呼言老道的身影,眼波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