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母豆发芽
    数年之后的一天。

    古云大陆以北,一片白茫茫的冰封海域上,阴风呼号,漫天飞雪。

    狂暴吹卷的风声,吹得人耳膜生疼,肆意飘洒的飞雪,将整片天地都吞没。

    天上低垂的铅灰色阴云之中,一道身影悬立其间,其身材高大,身着青袍,脸上戴着一张青色的牛头面具,正是韩立。

    “应该就是此处了……”韩立喃喃自语一句,声音却被风雪之声掩盖了下去。

    只见其手掌一挥,便有一道青光急掠而出,化作一柄青色长剑直坠而下,朝着海面上的冰层飞射而去。

    飞剑刚一飞出,韩立的身影也紧随其后,坠落而去。

    只听“铮”的一声锐鸣。

    青色长剑刺入冰面,轻而易举地破开一道口子,继而钻入了水下。

    韩立的身影也随之一个闪动的跃入了海面之下。

    整片海域之上,风雪声都掩不住的“咔咔”之声,不断响起,冰封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道横亘千里的巨大裂隙,并不断蔓延开来。

    却说韩立入了水下,简单施了一个避水咒,便与前方的长剑一道,在一层淡蓝色光罩的庇护下,急速冲向海底。

    约莫一刻钟过后,他的身形才停了下来,落在了海底深处的一座火山口旁,其青色飞剑就插在前方的海底岩石上,正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眼前的火山口一片灰暗,没有散发出半点灼热气息,可能是一座死火山,亦或是已经沉寂了不知多少年没有爆发过了。

    韩立走上前去,将青色长剑“铮”的一声,从地面上拔了起来。

    剑锋带起一道青光,将火山口旁的岩石崩碎了些许,从里面露出一片淡淡的金色华光。

    韩立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长剑一抖,一阵青光荡漾而起,无数密密麻麻细小无比的青光剑影飞掠而出,将火山口周围的岩石尽数劈砍开来。

    随着一层石皮一样裹附在火山口周围岩石全部剥落,一片有些晃眼的金色华光,顿时将漆黑无比的海底照得一片通透明亮。

    只见火山口四周,密集分布着一个个拳头大小,类似兽卵的椭圆形金球。

    此物名为金龙胆,乃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炼丹灵药,其既不属于草木类,又不属于骨兽类,同时也不属于矿石类,而是这三者的结合。

    其原本是一种名为海龙胆的海底生物,在死后遗骸外层会逐渐生出一层苔藓,之后又意外被火山熔浆掩埋,经过至少万年演变才能成为金龙胆。

    此药因兼具三者属性,故而常常被用来调和诸药,在许多丹方中都能见到。

    韩立本不会接取这种普通的采集任务,只因自己即将炼制的地阶丹药中也需要金龙胆,便索性从无常盟中接取了这个任务,既能赚到一笔佣金,又能为自己所用,倒也算一举两得。

    现如今,他不仅要积攒炼制丹药的灵材,同时也要为炼制道丹做准备,所需要的灵石和仙元石数量已经不能用天价形容了,故而只得再次化身为任务狂人,疯狂地在无常盟中接取起任务来。

    当下这个任务,已经是短短数月以来,他完成的第四个任务了。

    采集完成之后,他便马不停蹄地飞身而起,朝着海面上急速而去。

    ……

    十年之后。

    一处不知名的狭长山谷之中,三四名头戴兽首面具的身影,从峡谷两侧的岩壁之上跳落而下,看着躺在谷中奄奄一息的狰狞异兽,和站在一旁的那道高大身影,面面相觑。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次斩杀真仙初期妖兽的任务,居然这么轻易就完成了。

    原本来时的路上,他们还有些瞧不上这个一直沉默寡言,不愿参与他们围捕计划的高大男子,可着实没有料到,此人来到这里之后,就立即爆发了惊人的战力。

    几乎是仅凭一人之力,就将这头妖兽拿下,倒让他们之前在路上的种种计划安排,全部落在了空处,显得有些可笑。

    不过可笑归可笑,在见识了这名代号为蛟十五的成员实力,尤其是看到其出手凌厉杀伐果断之后,这些人的心中就只有敬畏了。

    韩立倒不是真的喜欢出风头做那秀林之木,而是他实在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这次任务交付之后,还要在一个月内赶往东流海域,执行下一个任务。

    ……

    时间一晃,已经是三十年后了。

    这一日,赤霞峰上朝阳初升,映照得山上暖意一片,不过韩立的府邸却显得有些冷清。

    孙不正和梦云归两人在成功破境之后,没过多久就被韩立派出去搜寻灵药种子了。

    而后,梦浅浅也以此名义外出游历,离开了赤霞峰。

    她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念羽,惹得那头守山的双首狮鹰兽,闷闷不乐了很长时间。

    洞府密室之内,一片青光逐渐黯淡下去,现出了韩立的身形,缓缓将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收了起来。

    他刚刚将一个任务交付,并得到了一笔不错的仙元石报酬,足有一百多枚。

    只是对于他如今的需求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走出室内后,他身形一转,又来到洞府内的灵药田中。

    只见药田之内,五颜六色的各类灵草几乎已经种满,左侧一片区域里,种植的数棵灵树藤蔓蜿蜒,攀附在架好的木架上,只待年份足够就能挂上灵果,而右边的一片灵田中,紫气弥漫,处处氤氲着芬芳花香,开满了密密麻麻的细碎小花。

    整个灵田里一片生机盎然,充满着勃勃生气,只有西南角那边有些例外。

    那块灵田之中空荡荡的,只能看到灰黑色的土地,却看不到任何灵药,仿佛一直被空置着,从来都未种植过一般。

    韩立每次目光扫过那里,也都只是微做停留一下,很快就挪开了。

    可今天,当他将目光投向那里的时候,却是心中一动,赫然发现,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他眉头微微一挑,沿着田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块灵田边,看了一眼后,又跳进田内,踩着有些松软的土地,来到灵田中央,蹲了下来。

    在他双脚的正前方,一块拳头大小的灰色土块下边,正有一道比豆芽还纤细嫩绿幼芽,从泥土中伸了出来,将那土块撑起一角,倾斜向了旁边。

    其看似孱弱,实际上却充满了旺盛的生命气息,不是他物,正是那枚母豆。

    “这是……发芽了。”韩立有些意外道。

    在最开始种下这枚母豆的百年之内,他还时常会用绿液来浇灌一次,但后来因为炼制晶粒和浇灌其他灵药的缘故,绿液一直十分紧缺,而母豆又始终没有发芽的迹象,他就暂停了对其的浇灌,没想到今日再来看时,它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地发芽了。

    韩立仔细打量了片刻之后,就发现那嫩绿豆芽的两片稚嫩的叶瓣上面,生着一圈圈模糊的暗金色纹路,显得很是奇异。

    他眉头微微一蹙,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就多出一本薄薄的黄纸书册来。

    仔细翻阅了片刻之后,韩立脸上的疑惑之色越来越重,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不对呀……这怎么呼言长老心得笔札上描述的不一样?”

    查看了良久之后,他也没能得出个确切答案,只得将嫩芽上的土块挪开,画下了叶瓣上暗金纹路的全貌,转身出了洞府。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

    一道青光从高空中飞掠而下,朝着下方一座山峰上落了下去。

    青光落处,韩立的身影从中显现而出,在他身前不远处,坐落着一片面积颇大的连绵院落,正中的朱红大门上方悬着匾额,龙飞凤舞地写着“百酒山庄”四个大字。

    韩立瞥了一眼那东倒西歪,显得醉熏熏的四个大字,正欲上前,就看到府邸大门忽然一动,朝内打了开来。

    一名身着雪白纱裙的丰腴少妇从中走了出来,其脸上略施粉黛,一头乌云青丝高高挽起,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令人心折的妩媚韵味。

    此女不是别人,却是白素媛的师傅,十三金仙道主之一的云霓。

    只不过,她此刻的脸上带着几分颇为明显的愠怒之色,步履匆匆朝着外面走了过来。

    身着灰白道袍,腰悬两个葫芦的呼言老头跟在其身后,想要上前说些什么,似乎又有些说不出口,神态显得有些窘迫。

    而当其一眼看到站在前面石阶下的韩立时,神色就变得更加尴尬了,一时间停在了原地,没有再追上去。

    云霓面色不善,从韩立身边经过时,看也未看他一眼,就径直飞掠而起,化作一道虹光,远遁而去了。

    韩立看到站在台阶上的呼言道人,正望着高空中有些失神,便轻轻咳嗽了两声。

    后者随即回过神来,一边转身朝府内走去,一边故作淡定,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自顾解释道:“哎,最近宗门真是公务繁忙……”

    “呵呵,呼言长老日理万机,都是公务往来。”韩立笑着点头道。

    “嗯。那股风把你小子又给吹来了。事先说好了,老夫这最近可没有酒给你蹭喝。”老头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瞥了一眼韩立,又问道。

    “前些时日,晚辈去执行任务时,恰好得到了一坛好酒,据说乃是用六十七味珍稀灵药所调制。这不就想到呼言前辈了吗?”韩立微微一笑,单手一翻之下,手中便多出了一个用红色酒坛,递了过去。

    “噢,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快让老……咳,这里人多口杂,进去说话吧。”呼言老头闻言先是眼睛一亮,但接着左右望了望,有些故作矜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