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师与徒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师父……”韩立听到少年所言,心中一怔。

    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收过这么个徒弟,但对方的容貌不知为何,给其一种熟悉感。

    “师父,我就知道您福泽深厚,不会出事的!我从真大师那里求来了两朵龙胆花,已经熬成了药,我这就去给您端来。”少年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泪水,忙站起身来,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韩立木然的望着少年离开,下意识的低头朝着自己的身体望去。

    但这一看不要紧,他顿时心中一怔,脸上露出了愕然之色。

    他此刻的身体赫然变得枯槁无比,身上穿着一件青色道袍,两只手也干枯黝黑,仿佛两根老树干。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下子苍老了那么多?还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那少年又是谁?”韩立心中顿时闪过一连串疑问。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只得暂时作罢。

    此刻,他体内的痛楚也减轻了很多,单笔撑着床沿,勉强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韩立略一沉吟之下,连忙一催神念,探查起体内的情况来。

    结果一扫过后,他眉头紧蹙起来。

    首先他可以肯定,这具苍老的身体绝不是自己的,只是自己不知为何,似乎附身在了这具身体身上。

    此外,这具身体内的五脏六腑受了极重的内伤,尤其还中了一种剧毒。

    若是韩立以前的修为,这点伤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这具身体内法力极为浅薄,只有筑基后期的程度,根本无法压制内伤和剧毒。

    换句话说,这具身体已经没有多少生机,距离陨落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韩立苦笑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后,屈指一弹,催动起体内残留不多的法力来。

    “嗤啦”一声!

    周围空气中,点点水珠凭空浮现,并汇聚至手指所指的虚空处,凝聚成了一面尺许大小的水镜,里面现出一名花白胡子的老道身影。

    韩立了然一笑,挥手驱散了水镜,皱眉沉吟起来。

    他此刻脑中的痛楚已经平息了大半,先前的事情也已经回想了起来。

    自己施展的时间法则之丝与真言宝轮,以及掌天瓶之间似乎发生了某种共鸣,然后自己的神魂不知怎么被晶壁上的漩涡吸走,之后就到了这里。

    “难道陷入了某种幻术中……”韩立喃喃自语,心中猜测的同时,原本提着的心,倒也放下了几分。

    他抬头朝着周围望去,眼前的一切都真实无比,根本没有丝毫幻境的痕迹。

    “不是幻术,那这究竟是……”

    韩立心念转动下,随即又查看起脑海中多出的那些记忆片段来,尝试将整理了一番。

    很快,他便将这些记忆尽数查看了一遍,眼中浮现出一丝明悟。

    这些记忆片段正是这个花白胡子老道的。

    老道名唤凌云子,刚刚那个黄衣少年则是他唯一的徒儿,名叫李元究。

    凌云子因为发现了一株灵草,而被打成重伤,虽逃了出来,但却由于元气大损而油尽灯枯,并于不久前陨落了。

    而韩立却不知怎么,神魂附在了这具刚死去的尸体上,使之又醒转了过来,并被这李元究误以为“师父”复活了。

    “咦!”

    韩立面色忽的一怔,朝着左前方望去。

    那里的虚空中赫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淡金色圆轮,非常模糊,几乎淡不可见,若不是他恰好抬头看向那里,一时还发现不了。

    那淡金圆轮正是他的真言宝轮,上面三百六十团时间道纹正轻轻闪烁。

    此刻赫然已经有二十几团时间道纹暗淡下去,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每过一个呼吸,宝轮上的时间道纹便暗淡下去一团,和之前施展晶壁神通时情况一样。

    韩立心中念头急转下,似乎隐约间抓住了什么,却又模糊不清。

    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那李元究快步走了进来,双手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瓷碗,里面盛着大半碗黑色药液,散发出一股馨香药味。

    “师父,您先喝了这碗药。”李元究走到床前,将药碗递了过来。

    韩立看着那药液一眼,隐隐蕴含了一股颇为不弱的灵气波动,对于一名筑基修士而言,显然这里面所用的药材价值不菲。

    “放在那里吧,我一会再喝。”韩立冲少年说了一句,随后缓缓站了起来。

    “师父,您身上有伤,还是好好休息。”李元究一惊,急忙说道。

    “我的身体,自己清楚,你不用担心。”韩立一摆手的说道。

    又过了这么一会,他对这具身体又适应了很多,行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韩立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李元究愣在那里,隐隐觉得师父的举止有些奇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放下药碗后,急忙追了出去。

    韩立走出破庙,目光四下一扫,发现这座庙宇建于一处山顶,出去之后,入眼是一片连绵的群山,满山都是苍翠,风景倒是极佳。

    只是此处山脉有些荒野,山中不时响起虎啸猿啼之声,天地灵气也很是稀薄。

    韩立定了定神后,将神识散发开来,探查起周围的情况。

    他这具身体内的法力虽然稀薄,但自己庞大的神识不知为何却似乎继承了不少,很快弥漫了周围方圆数千里范围。

    他眉头略微一皱。

    周围数千里内,到处都是一座座山脉,无法确认此地的位置。

    “师父,您没事吧?”李元究追了出来,站到了身后不远处。

    “元究,此处是什么地方?”韩立微一沉吟,开口问道。

    “师……师父,这里是木兰山脉啊,我们不是一直在这里修炼吗?您怎么会这么问?”李元究疑惑的说道。

    “我现在脑海中记忆有些混乱,可能是受伤所致。”韩立眉梢微挑,说道。

    “啊”少年闻言,脸色一变。

    “不用担心,这并无大碍。我且问你,这木兰山脉是哪块大陆,位于哪处仙域?”韩立继续问道。

    “木兰山脉是木荆大陆,隶属于金源仙域。”李元究闻言,面色一松,说道。

    “金源仙域……”韩立心中一动,这个名字倒是从未听过,不过肯定是在北寒仙域之外。

    他的神魂竟然来到了如此之远的地方。

    韩立心中震动,眼神闪烁不定。

    他抬头朝着左上方望去,刚刚那个真言宝轮的虚影此刻也随着他来到了外面,此刻上面的时间道纹,已经熄灭了近百团。

    “师父,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养好伤,我们日后再找那些贼子报仇!”李元究眼睛微红,咬牙说道。

    他和凌云子老道原本是木兰山脉一个名为铁兽门的宗门修士,凌云子老道还是铁兽门一位长老之子,可惜天赋平庸,这些年也没能结丹,在宗门内便一直被排挤。

    这李元究则是凌云子老道一次外出,在外面捡回来的一名弃婴,便将其养大,收为了弟子。

    凌云子知道自己资质不好,将各种修炼资源都给了李元究,可惜元究天资却也很是平凡,修炼多年,还在炼气期徘徊。

    两人虽然是师徒,情义却和父子没什么区别。

    那位长老在时,他们师徒二人虽然不被人待见,好歹也还过得去,但是数年前,凌云子的父亲和强敌争斗,意外陨落。

    凌云子和李元究在宗门内地位一落千丈,各种修炼资源被收回,最后甚至将他们赶出了宗门。

    两人沦为散修,这些年一直相依为命。

    李元究天赋差劲,修炼却极为刻苦,前些日子终于修炼到练气期巅峰,正要突破筑基期。

    他们师徒二人前往一处险地,寻找一种对突破境界大有帮助的灵草,他们苦苦寻找了月许,终于找到了此物,并且费尽周折,这才斩杀了守护灵草的妖兽。

    凌云子老道还因此受了不轻的伤。

    但是就在此刻,一群铁兽门的修士赶到,领头之人正是另一位长老之子,当年在宗门内便事事和凌云子老道作对。

    那些人二话不说,便抢走了灵药。

    凌云子老道试图阻止,被他们打成重伤,若非他身上带着一张影遁符,二人当场恐怕就已经被斩杀了。

    韩立脑海中残留的凌云子老道的记忆虽然不多,但也大致明白二人的境况,心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我们修士就是如此,强者生,弱者死,你现在修为不够,不要妄图以卵击石。”

    “是。”李元究神色一黯,低头应声。

    韩立看了少年一眼,神识在其体内扫过,眼神微动。

    这少年竟然和他一样,是五行缺金的四灵根,难怪修炼这般慢,不过其神识却颇为强大,倒是和当年的自己很像。

    也不知是否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命运安排?

    “元究,为师这些年没能帮到你太多,连累你跟着我流浪,如今为师已经时日无多,现在我传授你一门秘术,你日后好好修炼,不要辜负为师对你的期望。”韩立心中念头转动下,突然开口道。

    “师傅,您不会有事的,元究不要什么秘术,只要您能好好活着!”李元究闻言大惊,连忙摆手道。

    “元究,我辈修士修行大道,本属逆天之举,如今为师命数已尽,天不可容,无法强求。若你真愿意他日修为有成能助为师扬眉吐气,那就好好听着。”韩立面色一沉,厉声道。

    李元究闻言,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

    韩立却不等其说话,一挥手,一股灵光从他手中飞射而出,一闪而逝的没入了少年脑海之中。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