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潜入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时间法则,法则至尊……嘿嘿,不错不错,我二个徒儿。是你杀的吧”封天都身形停在了韩立身前,双目紧紧盯着韩立,冷笑道。

    “不错。”韩立神色不变,手腕一转,轻握住了青竹蜂云剑,口中淡然说道。

    “不要以为学了点时间法则的皮毛就可以嚣张跋扈,为所欲为。今日,封某就送你进轮回。”封天都阴沉的说道。

    “好小子,真没看出来!就凭杀了封老鬼二个徒弟,就值得我请你喝二杯酒。”一旁的呼言道人忍不住调侃道。

    “二瓶。”韩立闻言,笑道。

    “成交!”呼言道人笑了笑,握紧了几分手中长剑,洒然道。

    这时,欧阳奎山瞥了一眼身后丹炉那边,出言提醒道:“不好!那两枚丹药,也快被那傀儡拿去喂那具活尸了……”

    呼言道人正要说话,就听韩立开口说道:“你们安心破解禁制,夺取丹药。我让这位封大长老见识下,哪怕只是时间法则的皮毛,是如何为所欲为的。”

    说罢,他便一擎手中长剑,身形从呼言道人的火焰灵域中一穿而出,主动朝着封天都迎了上去……

    云霓与欧阳奎山见状,俱是一怔,纷纷看向了呼言道人。

    “我们去夺丹,不用担心他。”呼言道人见状,笑了笑,对云霓两人说道。

    而后,三人当真就不再去管韩立,而是口唇飞快翕动,商议起如何破解火焰禁制来。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位于大殿门口不远处的一座锁链圆塔,忽然一阵歪斜,朝着一侧坍塌了下去,盘旋其上的暗红锁链“哗啦啦”散落开来,里面竟是空无一物。

    原先被捆缚其中的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几乎同时,大殿右侧起伏不定的锁链海洋之上,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蓦然现身,朝着殿内一角直奔而去,观其身形,竟赫然是南黎族那名鹤发老妪。

    此刻,其先前握在手中的那根金杖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块巴掌大小,形状极不规则的蜡黄色令牌。

    那令牌之上,密布着层层密集古怪符文,从中传出阵阵奇异的法则波动。

    老妪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身上笼罩着一层模糊的暗红色光芒,在殿内拉出一道道赤色残影,赶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到了火海禁制前。

    到了近前,其抬手闪电般一抛,那块令牌便立即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落入了火海之中。

    只见令牌方一飞入火焰之中,立即如同蜡烛一般熔化了开来,当中暗红色光芒大作,一枚枚符纹从中飞出,融入了周围火焰之中。

    “这是……”

    呼言道人正欲开始破解火海禁制,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道。

    另一边,半空之中“仓啷”之声大作,一道道暗红色的锁链,如同一杆杆猩红血矛般不断在半空中突刺划过,化为一片密密麻麻的赤影,将韩立身形笼罩其下。

    韩立单手持青竹蜂云剑,体表银灰色光芒流转不停,身形如虚似幻,在半空中来回穿梭躲避,那些密集的暗红色锁链,竟无法触碰到其分毫。

    封天都面色愈发阴沉,身形在锁链之上滑行,紧追其后,双手法诀掐动,笼罩了半座大殿的黑色光幕之中,不断有纵横交错的漆黑锁链朝韩立涌出,将他的活动范围不断压缩。

    “嗖”的一声响。

    封天都蓦然间手指一勾,一道暗红锁链如毒蛇一般,从韩立脚下骤然探出,尖端闪着凛冽寒光,朝着他的脚踝处突刺而去。

    韩立早有所察,手中长剑向下一扫。

    剑锋尚未接触到锁链,一道金色电光从其上迸射而出,化作无数密集的金色电芒,劈打在那道暗红锁链上。

    “滋啦啦”

    一阵电流涌动之声响起,那道金色电光瞬间光芒大作,一股股狂暴的金色电流,瞬间从其中疯狂涌出,如洪流一般将大片锁链吞没进去,化作了一片金色雷池。

    封天都方一进入雷池范围,就被密集金芒淹没,如遭受火烤油烹,发出一声厉啸。

    这一声引得周围众人,纷纷侧目。

    就连那鹤发老妪,也将目光从火海禁制上暂时移了过来。

    她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看了一眼韩立后,又重新望向火海禁制。

    这时,就见那边火海之中,被熔化令牌融入的那面火墙之中,火焰居然开始急剧收缩,凝聚成了一枚枚拇指大小的赤红火苗。

    鹤发老妪双目一亮,身形一个闪动,就从火苗间的空隙中穿了进去。

    紧接着,四道身影一闪而至,却是那四名苍流宫金仙悄然跟随其后,身形一闪而至,也想要从那处空洞穿过。

    结果,他们刚一靠近,那些收缩在一起的火焰,就“腾”的一下蹿了起来,重新恢复了原状,差一点就将最前方一人吞没了进去。

    这一下动静不小,顿时引起了其余人的注意。

    “那令牌是什么东西……似乎是某种法则之物?”云霓神色微变,疑惑道。

    “难道是火属性法则之物?”欧阳奎山皱眉问道。

    “不,不会……总之决不是火属性法则……无论如何,先行破阵吧。”呼言道人眉头紧皱,摇了摇头,沉吟道。

    却说鹤发老妪方一进入火海禁制,两道白色人影就已经朝着她追赶而来。

    只见其身上土黄色灵纹光芒大作,手中各持有一柄泛着黄色光晕的制式战刀,一左一右包抄而来,朝着鹤发老妪劈砍了过来。

    虚空之中,光芒震荡,一层层空间涟漪荡漾而来,一股沉重无比法则波动从左右挤压而来,就仿佛山壁合拢,将鹤发老妪挤向中央。

    老妪只觉周身空气一紧,但其眼中光芒微闪下,身前一道暗红色光芒飞射而出,瞬间涨大开来,化作了一片方圆十数丈的灵域,刚刚好将这两名灰白傀儡包裹了进去。

    只见其手指轻轻一搓动,一道道暗红色的细线就从虚空各处生出,朝着着灰白傀儡的四肢关节和头颅各处,弹射而去。

    结果本应坚固无匹的灰白傀儡,体表竟像是豆腐一般,轻而易举就被暗红细线贯穿了进去,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两具提线木偶。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它们的动作却并未受到影响,仍是朝着鹤发老妪劈砍了过去,两边虚空的挤压,令老妪身上的衣袍都朝着身体紧贴了上来。

    鹤发老妪皱纹遍布的眼眸微微一眯,双手再一交错,刺入灰白傀儡后颈的两根细线骤然绷直,拖拽得它们的头颅都不由向后一仰。

    “找到了……”她口中轻喃一声,双手随即一阵飞快掐动。

    只见两具傀儡身形顿时一僵,后颈处有股股土黄色的光芒亮起,顺着那两根暗红细线不断向外流去,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而随着这些光芒的流失,灰白傀儡身上的土黄色灵纹,光芒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直至最后彻底消失,老妪周围挤压而来的空间法则波动,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没有了土属性法则之力的庇护,两具灰白傀儡实力大减,已经完全无法妨碍老妪了。

    鹤发老妪身形也未继续与之纠缠,从它们中间一闪而过,直奔丹炉后方而去。

    那两具取送丹药喂食活尸的金色傀儡,似乎感应到了身后来人,同时猛一回头,同时抬手一拳捣了过去。

    其拳端之上无数雷电符文翻滚,彼此之间隐隐呼应,中央生出一个金色漩涡,里面电闪雷鸣,生出一股奇异地吸引之力,撕扯着老妪的身形朝着其中落去。

    与此同时,两边站立的灰白石像,也纷纷亮起土黄光晕,动了起来。

    很快,那道巨大的黄色棋盘虚影也开始浮现而出。

    “死定了……”苍流宫金仙老者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讥笑,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只觉得眼前一花,进接着就看到老妪的身影,已经从两名金色傀儡身旁穿梭而过,出现在了摆放金色大椅的石台下。

    两名金色傀儡之间的金色漩涡早已消失不见,当中只有一道道纤细如发的金色电丝相互纠缠,却已经没有多少威力可言了。

    至于那些灰白傀儡布置出的黄色棋盘虚影,却是根本没来得及发动。

    “怎么可能?”

    苍流宫老者一声惊呼,引得呼言道人等人也忍不住朝这边望了过来。

    另一边,封天都已经从韩立的雷池之中脱出身来,他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眼前之人实力并不简单,并未继续追击,而是与韩立暂时对峙起来。

    两人被那边的动静吸引,也不约而同的偏转视线,看向那边。

    结果令众人十分费解的一幕出现了。

    两名金仙傀儡手中,依旧各自捧着一枚太乙丹,并未被那鹤发老妪夺走。

    而那鹤发老妪,竟是直接走到了石台之上,翻手取出了一枚黑色丹药,上面同样散发着丝丝法则波动。

    “这是……虚元丹!”韩立瞳孔微微一缩,一眼就认出了那枚丹药正是其亲手所炼制的虚元丹,神色复杂地看向那名鹤发老妪。

    “你要做什么?”封天都也神色骤变,大声喝道。

    鹤发老妪闻言,抬头回首看了众人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笑意,直接佝偻着身子,扳过那活尸的头颅,捏着他英俊的脸颊,将那枚虚元丹投了进去。

    “咕噜”

    活尸喉头上下一动,那枚丹药就直接滑入了他的腹中。

    鹤发老妪肃立一旁,双目死死盯着活尸,满眼的期许之色。

    其余众人或惊愕,或疑惑,全都愣在了当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