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洪衍武和陈力泉这次花城之行,可谓成果斐然。

    不但该办的事儿办得挺利索,能准时回归,他们还给亲戚朋友们带了不少礼物。

    这就让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都挺高兴。

    当然,最感到欣喜若狂的还是靠他们吃饭的那些人。

    一知道这两位爷准时回了京城,大家心里立刻就有底了,那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更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暗自庆幸,“还好还好,这次总算没出什么意外!”

    ……不,其实倒也不能完全这么说。

    因为意外确实是出了,不过虽然对大多数人是件坏事,可偏偏对洪衍武个人却是有利的。

    敢情就在洪衍武和陈力泉坐飞机从花城回京的当天,共和国发布了一条影响到全国千家万户的重磅消息。

    国家上层决定从即日起,降低涤棉布的价格,同时提高烟、酒的价格。

    通知上说,近年来,烤烟和酿酒原料多次提价,烟、酒生产成本提高,收购价提高,致使工厂利润下降,国家财政收入减少。

    同时,由于社会购买力增长,全国高中档烟、酒长期供不应求。

    为此适当提高烟酒销售价格,既利于促进生产,供应群众需要,又可以增加财政收入,回笼货币,克服财政经济困难。

    这次调价,据全国统算,甲级烟零售价平均每盒提价0.27 元,乙级烟平均每盒提价0.08 元,丙级烟平均每盒提价0.02 元,丁级戊级烟不提价。

    全国名牌白酒每斤提价2.00 元以上,散装粮食白酒每斤提价0.10 元到0.20 元,散装啤酒标准品每公斤提价0.16 元左右,散装黄酒也适当提价,这些品种的瓶装酒都相应提价,薯干白酒不提价。

    通知还强调,这次调价是人民生店中的一件大事,各级政府要加强领导,加强物价管理,以保持市场物价的基本稳定。

    不用说,在这个我国经济状况刚刚初步焕发出一些生机的年代,在京城居民大部分收入仍主要用以改善和提高日常生活消费,尚无余钱用于金融积累的年代。

    烟和酒这两样东西,恐怕是每个家庭的男性成员最普遍,也是最难以割舍的享受了。

    那么烟酒提价这么高的幅度,一下子就老百姓刚刚因恢复奖金制度稍稍宽裕的钱包再次紧张起来,也就必然引起了人们心理上的不适应。

    因此民间不满的意见很大。当有关部门作摸底调查时,知识分子就愤愤地问,“到底是哪些人向中央提出涨价的?”

    可是呢,大多数人吃亏,少数人获益。这件事具体落实到洪衍武的身上,却是等于从天而降了一笔横财呀。

    千万别忘了,在他和陈力泉离开的这两个星期里,他们手里的烟酒对外销售是停了,可对内的采购却根本没停止。

    甚至因为“小百子”说宋家原先的那套三居室已经没地方放烟酒了,洪衍武还给了“小百子”一套宋家新房的钥匙。

    这下好,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和“大勇”还真没闲着。这俩礼拜几乎把手里的钱都花差不多了。这段时间聚敛的好烟好酒,又堆满了三居室里的一个房间。

    这整个一歪打正着,坐地升值啊。

    别的不提,从12月18日开始,茅台酒的出厂价从过去的六块四调整为八块四元,市场官方零售价也一下从八元飙到了十八元!

    那么仅仅这几天新吃进来的二十八箱茅台,就已经有五千元的升值浮盈了算上折扣,更别提其他了。

    要是加上原有的两千余箱名酒,近一千箱名烟的存货呢?要是按照私下里倒手的价儿算呢?

    可想而知,洪衍武整体获利有多么丰厚了。

    他自己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自己手里全部的烟酒存货,如今的价值应该是过百万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知道这次烟酒涨价仅仅只是个开始。

    尽管很长时间内,官方价格仍旧会在一定程度内被人为控制着,可从此高档烟酒却展开了缓慢但稳定的,一路攀升之路。

    哪怕是这些烟酒厂家产量与日俱增,也没能再让价格有过明显的回落。

    所以说,这背后蕴藏的利益更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大宝库。

    正因为如此,虽然同时涤棉布下降了每尺两毛一。涤卡和条绒也由过去的每米七块五,降到五块五。

    这或许会给服装夜市那一块儿,带来数千元的成本损失。

    但这种副作用,基本上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于是洪衍武回来后归置自己的买卖,所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运输组”实施奖励。

    “小百子”和“大勇”这俩为首的每人奖励一千元整,茅台两瓶,中华烟两条。

    底下干活的十几个人,每人二百元现金,泸州老窖两瓶,牡丹烟两条。

    一时间,欢声雷动。

    这种集体中间的好运气,让整个“运输组”都成了同一杆大旗下,其他各组兄弟们甚为羡慕的对象。

    特别是旅馆里那帮拉生意的主儿,明知人家拿的钱,是自己无作为才造成的,那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不过好在他们的营生又可以开张了,而且赶上了年底走动送礼的大好时机。

    这烟酒一涨价,他们的收入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说到底,这还是件好事。

    当然,还别看“运输队”在年底撞上了大运,似乎成了享受天上掉馅饼这种美事儿的幸运儿。

    可实际上真正最大的幸运儿可不是他们,而是服装夜市上的这帮人。

    12月22日,当洪衍武的第一批港式服装一上市,就立竿见影的火了。

    首先最好卖的是成本最低廉的毛领子。

    虽然在货运过程里足足丢失了三麻包,可连给“大宝”他们仨的提成都加上,均算下来成本也不过四毛钱。

    洪衍武批发给大伙儿是一块钱,每个摊位平均分配了四百条。

    就这玩意,好处就不用多说了,京城又没有同类产品,还真是买两块五都有人要。

    谁要卖两块,那是良心价,立刻就能引发疯抢啊。

    结果刚到月底就卖出去百分之七十了。剩下的货,就是些黑心的小子看风头一个劲地涨价,非三块钱不卖,才压着货呢。

    就这笔买卖,洪衍武毫不费力就赚了一万三四。底下人的分润也至少各有四百块。

    那真是甜到心肝儿里去了。

    开二群了,群号:608640021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