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829 京城对峙
    剑光如梭,倏忽而来,直接洞穿天河剑派的守山大战,朝着山腰一处平台落去。

    光影消散,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光洁白皙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双眸,似乎绽放着摄人心魂的寒芒,让人无法直视。

    黑衫裹身、白鞋踏地、乌发飞扬,挺拔的身躯笔直而立,让此人就如一根顶天立地、宁折不弯的长剑,冷傲孤清,却又煞气逼人。

    来者正是斩妖剑周逸!

    丹成上品的他,因为元神有缺,终身无法再进一步,但一身直通杀伐至道的七杀剑术,却被他修炼的已到巅峰。

    手中的七杀宝剑,更是杀伐之道的纯阳至宝,可以吞吃万物精华,化为自己的锋锐寒芒,号称无物不可杀!

    靠着这两样利器,周逸更是曾经作出了越阶斩杀妖神的壮举。

    而在这大周境内,有阵法加持,他能够发挥出的能量更是无法估量,甚至被很多人誉为是太一道道主萧宗成之下人族第一人!

    当然,也有人会把这个名号挂在圣宗宗主吕问天的身上。

    “周道友!”

    天河剑派掌门易秋朝着来人拱了拱手,也道明了他的身份。

    李原三人更是好奇的朝对方看去,但入目之处,却是一片锋锐,急忙转首,仍旧是感到眼神干涩,不禁暗呼对方不愧是第一杀神,锋芒不让直视。

    “易道友,张公子。陛下的人还没有过来?”

    周逸的声音如同金铁交击,坚硬而毫无感情波动。

    据说这是因为他修炼的七杀心法原因,虽然威能强大,但杀意侵染元神,让他无时无刻不在与自己的心魔对抗,无法分心他顾。

    也是因此,他才会浑身气息外溢,让人无法逼视,非是有意为之。也是因此,他身边也没有几个朋友。

    “没有来,奇怪!”

    易秋眉头一皱,缓缓摇头,心中甚至开始生出一股不妙之感。

    “掌门,有人过来了!”

    主持阵法的同门突然发声,同时在众人的感应之中,远处的天边也出现了两道遁光。

    “是禁卫军统领莫自牢、孙庆之。”

    斩妖剑周逸最先道出来人的身份,虽然上官无命也看到了,但他却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来历。

    “呼……,陛下竟然把他们两个都派来了,看来路上应该不会出事。”

    易秋闻言,不禁松了口气,把刚刚提起来的心也稍稍放了下去。

    禁卫军有四大统领,其中以莫自牢为首。

    莫自牢、孙庆之都是大周当今皇帝李恒世的贴身心腹,金丹修为,同时也是正一品武将,拥有极大的混元禁法掌控制权,尤其是在禁法最为严苛的京城范围之内。

    言语间,两道人影已经破空而来,落入平台,显出两位披坚执锐的壮硕身影。

    两位禁卫军统领都身披战甲,一脸正容,现出身形后当即就朝着张百忍看去。

    “这位就是张工资吧?大周禁卫统领莫自牢、孙庆之,见过公子。”

    “两位将军客气了。”

    张百忍上前一步,拱手回了一礼。

    其他几人也一一上前,彼此见过。

    “张公子、诸位,我们先不客气了,时间紧迫,请先随我们走。在我们来之前,有大臣涌入中和殿,要求面见皇上。更有保和殿的看守竟然妄图染指印玺,皇宫的情况也有些不妙,我们需要尽快赶过去。”

    莫自牢面带焦躁,陛下前段时间遭小人暗算,身体不适,现在对方又多方发难,情况简直是一触即发,就连他们两个都不敢稍离皇帝身边。

    但张百忍这边也十分重要,关系到人族未来的命运,甚至可以说比李恒社自己还要重要,交给外人的话皇帝也不会放心。

    李原师姐弟三人彼此对视,眼中尽是茫然,现在的他们已经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宗师前辈彻底没了原由的好奇,只有一股紧张、忐忑之情在胸中激荡。

    尤其是苗琥,他此时的面容可谓是十分扭曲。

    ‘他妈的,这个师傅拜的真是值了,一辈子都未必能够见到的金丹宗师现在都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而且好像还参与到皇帝和整个人族存亡的事来,怕是话本乐虎国际国际也没几个敢这么写的吧!’

    “既如此,我们这就走!”

    张百忍点了点头,当下几人不再罗嗦,各自架起遁光,朝着远处的京城遁去。

    他们都身怀大印官职或与混元禁法的核心法宝关系匪浅,在大周境内修为不仅不会被压制,甚至还会被阵法给予很大程度的增幅。

    也是因此,就连妖族元神高手,也不敢陷入大周境内,此消彼涨,一个妖神甚至可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一品文官给镇压。

    天河剑派往北,跨过明镜湖,就是京城地界,再次前行不足一万里,就到了京城城防的范围内。

    到了这里,也到了混元禁法的核心之地,禁法之力再次增强。就算是他们,实力也会被压制的很低,也不能再继续飞行,只得降下遁光,老老实实的通过关卡,步行前往皇城范围。

    不过,下面有早已备好的灵驹,这种天地奇物,虽然在大周无法施展神通法术,但本体之力却并不会受到限制,因而奔跑起来速度也十分惊人。

    “驾……”

    张百忍几人位于中间,两位禁卫统领打头,斩妖剑周逸、鉴天神卫李凌薇和天河剑派的七位弟子守在身后。骏马一跃百丈,瞬息数里,有特许令牌在手,他们一路畅通无阻,一行人策马狂奔,顶着劲风,直奔皇宫方向而去。

    京城之中,脚下的大道可容十六辆马车并肩而行,路上却空无一人,看来莫自牢他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但来到京城范围内,上官无命就皱起眉头,一股枷锁缠身的不适感让他不自在的扭动身子,多次想张开羽翼,逃离此地,都被他一毅力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眼见远方皇宫城墙已经遥遥在望,众人面上也都开始露出喜色,而上官无命和后方的周逸却陡然脸色一变,急声大喝。

    “小心!”

    声音刚落,就见一道细微的光芒从斜方向穿出,罩向在场所有人。

    “什么人?”

    提前得了警示,身在侧面的孙庆之单手一挥,一股奇异的力道就横空扫过,把那袭来的东西格挡开来。

    “诸位请留步!”

    光影流转,四周气流朝着中心一聚,在众人身前显露出一位武将打扮的男子。

    “闪开!”

    莫自牢脸色冰冷,身下丝毫没有减速的打算,倒是手中陡然一甩,一根金鞭已经破空而出,带着呼啸着劲气朝着前方狠狠抽去。

    “驱神鞭!”

    对面声音一冷,身形陡然在原地滴溜溜成一片幻影,快速打转起来,同时无数道流光也从那幻影之中穿出,不仅挡下了袭来的鞭影,剩余的流光也朝着众人坐下的灵驹攒射而去。

    “大胆,竟敢阻拦禁卫办事!”

    孙庆之大喝一声,同时‘呛啷’一声拔出一柄宝剑,剑身一圈,所有的流光全都被吸纳入那剑圈之中。

    剑影一顿,却见那剑身之上已经多出了无数道细弱毫毛的针形兵刃。

    而众人的脚步,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两位,何必装作不认识老朋友。”

    来人脚步飞退,避开接连而至的长鞭鞭影,直接飞身退到数里之外的一处屋檐之上,定眼看去,却是位四肢修长的浓眉大汉。

    “若是没有军令,在下身为城防守将,岂敢拦截禁卫统领的脚步?”

    “关宁!我们奉的是皇上的圣旨,怎么,什么时候军令也能抗旨了?”

    孙庆之冷冷一笑,双腿用力,就欲驱马前行。

    “且慢!”

    城防将关宁大手一伸,一股无形之力化作一堵直达里许的气墙,再次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陛下的圣旨?不见得吧?銮台部今日可从未下来过什么圣旨?”

    “这是陛下口头传召,乃是私事,不必经过诸位大臣的审议。”

    莫自牢冷声开口,同时握紧手中长剑,做好了在此地来一场大战的准备。

    “口头传召,那就是没有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假传旨意,陛下的病来的奇怪,皇宫戒严,我这段时间可不能让乱七八糟的人进入皇宫。”

    关宁大手一挥,四方轰隆隆脚步也已经响起,看来这附近早已埋伏好了人手。

    “你们要回去可以,但他们,不行!”

    “姓关的,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就是抗旨!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孙庆之气急而吼,满面通红。

    在这京城之中,人数绝对比高手重要!至少,对他来说,是如此。

    “休要胡说,卑职对朝廷、对陛下向来忠心耿耿!”

    关宁面色冷峻,同时眼神示意,四周胡同、房屋之中已经鱼贯而出一对对精锐兵丁,他们各个身披甲衣,气势雄浑,与京城大阵融为一体,一出场就锁死四方。

    “别废话了,硬闯吧!”

    身后的斩妖剑周逸却早已等的不耐烦,开口之时,身躯已经窜出,来到众人之前,剑光当空一闪,一道漆黑的印痕已经浮现在众人眼前。

    黑色无光,这是常识。

    但面前的黑色剑光,却似乎在闪烁着一股纯粹的光润色泽,甚至带着股美轮美奂的奇妙之感。

    但同时,还有那股深入神魂的刺骨寒意与凌厉杀机!

    “结阵!”

    关宁的声音嘶哑、愤怒,震动四野,但在面前这道漆黑剑光之下,却仿佛如同背景板一般,毫无存在感!

    “撕拉……”

    前方几十兵丁的身躯陡然从中间撕裂开来,鲜血、五脏,还未来得及朝外宣泄,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道给拉扯如那柄似黑似红的诡异长剑之中。

    音波冲来,那几十道人影瞬间化作漫天飞灰,朝着四方沸沸扬扬而去。

    “禁法!”

    一剑斩杀了几十精锐,周逸却眉头一皱,似乎对此十分意外。在他的感应中,这里的禁法压制之力竟然还在加强。

    “不过一样,我弱你们更弱!”

    冰冷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影已经悄然撞入那连接成阵的兵丁之中。

    同时,一团漆黑之光也轰然炸开,带着深邃的黑暗,淹没了场中的一切。

    四方的兵丁、房屋,还有那剑光,一同汇聚成一张黑白二色的水墨画,其中虽然景色繁多,但人丁与房屋却一点点的被那黑色吞噬,不留一点痕迹。

    最终,只余下死寂与绝望!

    “周逸,你竟敢袭杀朝廷官兵!”

    关宁身上的灵光不停晃动,身躯在那剑光之下飞速狂退,虽然他外表看来并未有什么伤势,但他心中明白,自己的金丹在刚刚接触的一刹那已经受损,十成功力,已经施展不出一半。

    他未曾想到,周逸竟然会这么强,即使是在京城之中,也能强大的如此变态!而且他出手还这么决绝,丝毫不留半分情面!

    “官兵?谁认识?”

    说话间,周逸的眼眸已经变成了彻底的黑暗,幽深不可见底,只有身上浓浓的杀意在不停的朝外弥漫。

    “杀!”

    剑光炸起,即使是受到禁法的重重压制,那道漆黑的剑气仍旧直接延伸数里,带着股震颤人心的锋芒,瞬间出现在关宁的面前。

    “啊……”

    元神被对方的剑意锁死,身躯僵硬的不能动弹,关宁眼眶大睁,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在心中发出悲愤的怒吼,眼睁睁的看着那剑光渐渐临身,死亡一点点的降临。

    绝望,笼罩他的全身,时间,变得缓慢。

    “住手!”

    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空恢复流转。

    下一刻,场中金光大盛,一柄玉如意凭空而出,轻轻敲在那七杀剑剑身之上。

    “叮……”

    清脆之声响彻全场,一道虚空裂缝也在接触点悄然而生。

    “吕问天,你要对我出手?”

    周逸收回剑身,仰首望天,漆黑的双眸看向遥远的某处。

    “非也,我等都是为了人族存亡而来,虽然意见不一,却不必生死相对。”

    吕问天的声音幽幽响起,同时虚空再次洞开,一件玉轴黄绢的圣旨从中轻飘飘的落下。

    “陛下有旨,今日身体有恙,不便见客,因而先让张百忍前往迎仙居暂歇,他日闲暇,再来接见。”

    “嗯?”

    莫自牢上前一步,双手接过圣旨,直接就当场展开。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上面的东西可做不了假。莫非,你们还真的想打起来不成?坐下来,好好商议商议,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吕问天的声音仍在。

    “怎么?你们真的要抗旨不尊?”

    “不敢!”

    莫自牢双膝跪地,手捧圣旨,恭恭敬敬的回道。

    “属下谨遵旨意!”

    “周逸?”

    “哼!”

    周逸剑身一收,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