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二十九章 美女到访
    杀无赦被挑衅之后,匕首蓄势待发的攻击直接落在我的盾牌上,而林澈在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灌下了一个化瘀丹,恢复700血,整个人快要被吓坏了。

    “刷!”

    青铜剑爆发光辉,普攻诸刃,直接就把杀无赦给秒了,一个脱离的潜行状态与主动攻势的刺客,在重装高攻骑士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脆皮。

    就在这时,身后火焰光辉爆发,就在我们被杀无赦偷袭的时候,远方隐藏在丛林里的人出现了,足足有三四十人之多,一瞬间超过十道箭矢、火枪弹药和灵爆术打了过来,显而易见,杀无赦埋伏我们很久了,不服就干对我们的状况了如指掌!

    荣耀盾甲!

    防御!

    我猛然屈身,顿时盾牌上满是噼噼啪啪的声音,气血一瞬间就掉到了30了,迎面就有十几个近战系的玩家冲了过来,长剑、战矛一一突刺,落在盾牌上,直接把我30的气血打到只有10,这些近战系玩家虽然破不了我的防御,但几十点的掉血加在一起却相当恐怖。

    火焰鼠提着法杖,一脸得意:“灵锥暴击,覆盖战场。”

    不服就干的人疯了!

    林澈、大海飞快反击,我则在队伍频道里大声道:“打他们的灰名玩家,杀灰名玩家是正当防卫,不吃罪恶值,我们是肯定要挂在这里了,千万别红名,尽量减少损失!”

    “嗯!”

    抬手吞下一个化瘀丹,顿时“700”的数字飘起,我趁着荣耀盾甲的时间奋力突进,长剑横扫,普攻诸刃重斩三连击秒掉正前方的一个灰名剑士,身形往前直冲,顶着一连串的攻击接近远程,抬手二连击,秒掉了一个灵术师。

    “找死!”

    火焰鼠一边后退,一边躲避林澈开了七星步的定身诀,脚下猛烈踏出冰霜极地,大大的降低了我的移动速度,但就在这时我的冲锋冷却完毕了,转身就锁定了一名云游仙医,“嗤”一个破空而去,一个撞击伤害加上一次普攻,又秒了。

    转过身来,一名弓箭手还想走,却被我直接挑衅成功,以弓箭一下一下的射击,但他的伤害太低,破不了防御,只有二十多的伤害,事实上,最致命的依旧是灵术师、符箓师的法伤,那是我的致命弱点。

    技能冷却转动,在弓箭手开启丛林突进之前就凭着坐骑的速度赶上,手腕翻飞,普攻破击,又秒了一个!

    周围的远程系玩家都是灰名,随意杀,只可惜我的血量一直都只是丝血,野毛驴发出嚎叫,就跟要被开刀一样,一次突进,顺手普攻重斩,又秒了一个灰名法师,同时驾驭野毛驴转身,把一个闪避不及的灵术师给尥蹶子踹成了一片白光回城了。

    “今夕何夕!”

    火焰鼠怒吼,掌心里藤蔓光辉缭绕,那是灵藤缠绕技能,灵术师20级的禁锢技能,但这个技能不是锁定技能,能不能打中还难说。

    火焰鼠是确实很恨我,以至于名字下面的个性签名居然写着“专杀今夕何夕”,他一抬手之际,一缕灵藤出现在我的脚下,但有半秒前奏,在我策动坐骑横移开的那一刻,大大的miss飞起了,全速突进,一下子拉开距离,使得三名灵术师以及一名符箓师的施法中断了,特别是符箓师,他的第一张定身诀给了张伟,第二张定身诀却被我就此打断了。

    身后,多达五名骑士、游侠、剑士在追杀,我根本不敢回头打,否则一轮诸刃就能秒了我,唯有折线走位,踏出一个个z字躲开大部分的判定攻势,长剑划过一道流光,送入了一名灵术师的腹部,破击光辉爆发,又秒了一个。

    “轰”

    身后,火球光芒越来越浓烈,火焰鼠学聪明了,直接用锁定技能打,虽然攻击伤害差了一点,但却能稳定打掉我最后的血。

    “蓬!”

    “582!”

    大大的数字飘起,此时我的气血已经变成两位数了。

    而远处,张伟第一个倒下了,林澈在符箓砸死三人之后也被一名开了速战的剑士砍杀了,王劲海且战且退,打一枪跑几步,耗死了两个近战之后,被两名弓箭手追上射杀了,转眼间,整个工作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了。

    与其逃着死,不如杀着生!

    骤然间,我身形横行拉开了两名剑士的距离,锁定火焰鼠,“刷”一声冲锋而去,10秒钟cd一到,又可以杀一个了。

    “嗤”

    空气被冲开,当我冲到火焰鼠面前的时候,气血只剩下4点了,身后,三团火、七根箭飞来,但眼前的火焰鼠却也已经被冲锋眩晕了,造成80的伤害同时,我手里的青铜剑浮现出一道湛青真气光芒,普攻诸刃一起落下,任他火焰鼠装备再好、战斗力再强,还是要死!

    “584!”

    “692!”

    “1002!”

    ……

    一个灵术师能有1200血就顶天了,但火焰鼠居然顶住了第一、第二次伤害,不过诸刃的狂猛一击,他就算是有2级丹药也得死,何况他没有。

    “嗡”

    一道光芒掠过,火焰鼠挂了,紧接着我后背一阵灼痛,眼前一黑,也挂了。

    “刷!”

    眼前一亮,回到巨鹿城的复活点,巨大的广场上满是被挂掉的玩家,都是残血,林澈、王劲海就在不远处,而火焰鼠距离我只有三步之遥,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算你运气好,不然的话……你绝对不可能杀了我!”

    我淡淡一笑:“三四十个人偷袭,依旧被我们反杀了十几个,丢人吗?”

    “哼,走着瞧,老子迟早打得你们天选组不敢出城!”

    火焰鼠扬长而去。

    我重新组队,问道:“怎么样,有掉东西吗?”

    “只是掉了一些药剂和材料。”林澈皱了皱眉:“宸哥,你的装备最好,有掉装备吗?”

    “没有,白名被杀,掉装备的几率不高,也掉了一些药材和材料。”

    “那就好。”

    王劲海咬牙切齿,道:“刚才老大几乎如入无人之境了,说真的,但凡能有一个云游仙医给老大加血,我怀疑老大能一个人把他们三十多人全部砍光。”

    我舒展了一下手臂,说:“算了,说这些都迟了,既然已经被挂回城了,那就休息一会,吃点东西吧?晚一点再上线。”

    “嗯……”

    ……

    下线,大家都取下了头盔,林澈、大海的脸上有些愤懑,事实上这是我们进入天行之后的首败,虽说虽败犹荣,但结果依旧是我们被不服就干的人灭团了,还爆了不少珍贵的材料,大家都是年轻人,这口气还是有点咽不下去的。

    “怎么了,都沉默了?”我笑道,尽量缓和一下气氛。

    林澈有些无奈,笑道:“其实,刚才的pk里我们都尽力了,真正的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了极致,不过人数和职业分工有差距,如果我们也有云游仙医能一直奶着宸哥冲杀,也有刺客能去刺杀他们的后排,我觉得我们的牌面依旧很大,不需要太多人,七八个人就能灭掉火焰鼠和不服就干了。”

    “慢慢来吧,我们现在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

    “嗯。”

    “下楼,点外卖,喝一点啤酒?”

    “好啊!”

    四个人一起下楼,在楼下大厅里点好了外卖,随后一人一瓶冰啤,对着瓶口吹了,喝完之后整个人倒是冷静了下来,从刚才被灭团的难受中回转过来。

    林澈握着酒瓶,看了眼窗外的月光,禁不住一笑,用酒瓶对了对窗口,说:“一杯酒敬朝阳,一杯酒敬月光,输一次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伟咳了咳:“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现在是照样,还是月光?”

    大海懒洋洋的躺在沙发里,拎着酒瓶:“我们现在……大概是阴雨天吧……”

    大家哈哈一笑,有种心照不宣的落寞感。

    过了一会,我正色道:“兄弟们,虽然灭团了一次,但真的不是事,一次失败罢了,咱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一切都会有,只要我们大家齐心,火焰鼠的人再多又怎么样,就算是他聚个一百人、一千人,我们也照样把这群乌合之众打散!”

    “对,宸哥说得对!”

    林澈举起酒瓶:“妈的,干了!”

    “干了……”

    ……

    咕咚咕咚的一瓶酒喝完,很畅爽,雪花,勇闯天涯,有我们才行!

    “咚咚咚”

    就在此时,忽然,身后传来了敲门声。

    “咦?”

    林澈讶然:“我们这里居然也有人敲门,不是临湖的独栋吗?周围一里内都没什么人烟,难道是房东来收租了?”

    “怎么会,我交了一年了。”

    站起身,我笔直走向了大门,“咔嚓”一声打开门,顿时一抹月光泻落进房间里,而外面站着的却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上身条形衬衫,淡金色长发泻落如水,雪白的脖颈与胸前露在外面,衣襟处的衬衫被撑起,两团挺拔的峰峦呼之欲出,下身则是简练的小热裤,一双修长圆润的雪腿让人浮想联翩,身后背着一个似乎很沉重的背包,背包上挂着一个圆滚滚的游戏头盔,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

    “你果真在这里!”

    ……

    看着她,我直接石化了,整个人呆呆的站着足足三秒钟,这才憋出了一句话

    “希然,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