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六十二章 上将之殇
    “人会越来越多,不能继续刷怪了。”

    我看着远方的黑暗,甚至已经能听到脚步声了,道:“走,我们直接去七层开boss,不然的话,黄金首杀肯定跟我们无缘了。”

    “直接去七层吗?”苏希然有些讶然。

    “对,直接去七层,走吧,我来开道,你们跟紧我,别吸引到不必要的仇恨值了。”

    “嗯!”

    ……

    五层,一种强弩妖兵,我挺着盾牌走在最前方,“叮叮当当”声中,盾牌上扎满了箭矢,但依旧横冲直闯的过去了,身后苏希然一直给我治疗,有惊无险,以至于我们的队伍很快的就超过了唐韵的小队,进入第六层。

    第六层,出现了一个个身形庞大的守护者,攻击力很高,全程由林澈定身诀定住,一一绕开,找了十分钟,终于在大地图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前往七层的入口,十分不起眼,闪烁淡淡幽光,身后还没有人,必须抓紧。

    手持流金盾,我第一时间闯入了第七层。

    “呼”

    无边阴风扑面而来,“滴”一声,系统提示:请注意,你进入了名将妖殿!

    原来,最后一层还有这样的名字。

    一缕天光从古刹塔楼顶部的罅隙之间投射下来,顿时照出了一个个伟岸身影,赫然是一个个身披战甲,手持战兵的亡者,浑身缭绕着死亡气息,每一个看起来都十分不得了,他们分离两行,而簇拥的尽头则是一方大殿。

    大殿四周一根根刻满铭纹的石柱冲天而起,符文光辉闪烁,同时纵横着一道道锁链,锁链的尽头都系于一人身上,那人一身朽烂战铠,双手被铁链穿透,木然的跪在地上,头盔落在一旁,长发低垂,周围血红色死亡气息旋转,让人不寒而栗。

    妖将,终于出现了。

    但问题是,我们只有一条路,走过眼前的这条走廊才能接近妖将,但沿途至少有十几个妖将的镇守者,目光一瞥,这些镇守者的名字一一浮现:骁将亡魂白银级boss,44级,由一群44级白银级boss守着,这就棘手了。

    “怎么办?”苏希然秀眉轻蹙:“一个个清过去的话,恐怕我们还没杀几个,其余公会的人就已经进来了。”

    “只能把这些骁将亡魂引开了。”

    我查看了一下小地图,沉声道:“通过这条走廊,后面有个广场,我把这群白银级boss引过去,卡在那里再回来,然后一起开boss,现在,我先去买几个橘,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苏希然一脸黑线。

    林澈也沉默了。

    张伟茫然。

    王劲海道:“老大你去吧,小心,别挂了。”

    “放心。”

    这些骁将亡魂没有冲锋、突进技能,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才敢那么做,下一刻直接开了疾驰技能,行走如风,催策野毛驴就冲了出去,沿途,一个个骁将亡魂不断睁开眼睛,眼眸中充满了暴戾气息,挥舞兵刃就追了过来,口中怒吼着:“鼠辈,胆敢擅闯上将军陵,找死!”

    跑!

    发力狂奔,身后带着十几个白银boss,只要我一回头,毫无疑问这群boss绝对有实力把我撕成碎片,但开了疾驰的我偏偏就是他们追不上的,身后剑芒炽盛、剑气呼啸,转眼就带着一群boss离开了走廊,进入一片布满铭纹的广场,广场与走廊之间有一个大大的三角支柱,卡住了角度,当我饶了一个圈返回之后,果然,这些白银级boss失去了对我的视野,一下子就失去了仇恨焦点,一个个目光变得茫然起来,在原地徘徊。

    成功,可以开boss了!

    我去而复返,苏希然飞快给我加满血,道:“时间紧迫,立刻就开boss了?”

    “嗯,还是我先上。”

    “小心!”

    一步步走向了走廊尽头,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传说中的妖将,当我走近四十码内时,他的名字与属性一一浮现在了眼前

    上将之殇天逆黄金级boss

    等级:45

    攻击:7501150

    防御:500

    气血:200000

    技能:不屈之握怒之守羽天逆斩

    介绍:天逆,猎户之子,年少时游历天下,习得一身本领,十八岁从军,建立不朽战功,最终被擢升为大夏王朝的上将军,一手掌握三十万大军,锋芒毕露的他屡屡进言要求西进,从蛮荒一族的手中收复西境的王朝领土,曾立誓一定要收服故土,不负平生,但他的劝谏触怒了朝廷中的上位者,一旦再任其收复西境,则功高盖主,故而夏皇下令,派出数十位圣将,以圣旨为饵,将这位当时帝国战功最为卓著的勋将镇杀,并令妖术师将其灵魂封印,永镇于这座充满死亡气息的古刹之中

    ……

    当我踏进大殿内的时候,脚下铭纹一一浮现光辉,顿时原本木然不动的天逆猛然抬起头,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看着我,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笑容:“小家伙,你想做什么?”

    我:“……”

    “你想杀我,是吗?”

    天逆冷笑道:“因为他们把我定为叛逆了,是吗?”

    “难道,你不是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空中光辉暴涨,刻写在古殿周围的铭纹一一发光,在空中凝聚为一个身穿白袍,看起来十分慈祥的老者,他的身躯只是一道虚影,但掌心之中符纹密布,道:“三百年了,天逆,就连陛下都已经故去了,你还不愿意遁入轮回吗?”

    “死老鬼!”

    天逆怒吼,猛然挣扎了起来,顿时牵动铁链,铿锵作响起来,他一脸怒意:“你还要镇压我多少年?我又为何要甘心轮回?”

    “你到底想做什么?”老者淡淡道:“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对也好,错也好,都过去了。”

    天逆禁不住笑了起来,浑身颤抖,道:“一句简单的都过去了,就能弥补你们犯下的大错吗?我进言攻打西境有错吗?如果不是你们这些无胆鼠辈担心江山失守,西域都护府会被血洗吗?犯错的人是你们,而我的妻子却被你们活活的封死在了泥俑之中,你让我如何甘心?!你身为国师,一双眼睛难道全都瞎了吗?”

    老者皱眉:“那么多年,还是平息不了你的愤怒吗?你可知一旦开战,又会死多少人?”

    “将者谋战,君主谋国,我有什么错?说到底,你们诬陷我兵谏,不过是惧怕我的三十万铁甲罢了,你难道不承认吗?”

    老者沉默了一会:“如今,你又想如何?”

    “如何?”

    天逆缓缓的站起身,浑身死亡气息密布,穿透身躯的铁链都被拉直了,脚下铭纹更是在死亡气流的冲击下不断破灭,他的脸庞早就干枯,但神情十分狰狞,哈哈大笑道:“世人皆负我,何独我不能负世人?何况,异世界的人已经降临,这片世界将会变得混乱起来,正是我召唤三十万旧部,完成夙愿,一统天下的时候了!”

    老者淡然:“你当初兵谏,是为了护国,如今呢?你召唤三十万亡灵降临凡尘,是为了谋国,还是灭国?”

    天逆双眸充满血色:“多管闲事!”

    老者双手张开,妖术光芒喷薄,一重重场域降临,想要重新镇封天逆。

    但天逆双臂发力,“铿铿”之声不绝,将囚禁自己的铁索纷纷挣断,右手猛然五指一张,低吼道:“老伙计,回来吧!”

    “唰”

    血色缭绕,一柄泛动血红色铭纹的战剑出现在了天逆的手中,当他握住长剑的那一刻,仿佛冰火相容一般,整个人浑身掀起了滔天战意就是一剑劈向了虚空中的老者,低喝道:“斩灭你,是我复仇的第一步,死吧!”

    “哧”一声死亡气息爆发,那被称为国师的老者直接被一剑砍成了一片散碎的云烟,就此破灭了。

    乖乖,这个boss怨气很重啊!

    “杀!”

    队伍频道里,我一声令下,第一时间发动了骑战冲锋,“嗤”一声破开空气撞击在了天逆的身上,使得他浑身一颤,陷入了短暂眩晕中,趁势一轮疯狂输出,破障七连击爆发,噼噼啪啪的打出一道道伤害数字,诸刃的一剑甚至爆发出1700的伤害数字,加上触发了一次战争旋风,瞬间输出高达7000,但黄金boss的总血量太变态了,我一轮输出之后居然没看到血条少多少。

    林澈抬手一道定身诀,接住了冲锋眩晕,随后王劲海捧着火枪开始疯狂输出,甚至就连苏希然也开始用唯一的攻击技能配合输出。

    就在天逆苏醒的那一刻,我抬手一个挑衅,牢牢拉住仇恨值。

    “死!”

    天逆怒吼,夺身一剑落在我的盾牌上,只觉得整个左臂都要被他给震碎了一般,紧接着他张大了左手猛然轰入地底,而地砖下方有死亡气息涌动,下一刻,一道血色幽灵五爪从地底突起,“噗嗤”一声握住了我,剧痛中,连续两个恐怖的伤害数字接连飞起

    “1402!”

    “2412!”

    只是一瞬间,我的血条就只剩下差不多一半了,苏希然全力加血还是显得有些不足,吓得我急忙开启荣耀盾甲,同时把复苏之风也给一起开了。

    星雨剑扬起,输出不能间断。

    “以吾之名,守汝之约!”

    天逆一声低喝,浑身周围澎湃起一道道血色羽毛,凝聚为盾,是怒之守羽技能,12秒钟内减伤50,这下更加让人头疼了,这个boss不但防高血高,还有各种技能加持,想杀太难了,这一战也必然是一场持久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