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王茹邀约
    晚间,上线。

    “滴~~~”

    刚上线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于唐韵:“夕哥哥,有事找你!”

    我马上申请通话,下一刻就接通了,问道:“韵妹妹,什么事啊?”

    她俏脸一红:“靠,这个称呼……容我缓一缓,是这样的,我们唐门打算攻略一个70级紫金阶BOSS,但是缺少一个顶尖骑士,所以来邀请你一起打,有空么?”

    “有,酬劳呢!”

    “哼!”

    她轻哼一声,说:“上次我帮你都没有提什么酬劳,你可真是斤斤计较啊……这样好了,你能用的装备就给你,如果没有爆出你的装备,给1000劳务费,怎么样?”

    我想了想:“劳务费就算了,有我的装备就给我就可以了,一旦掉落行会令牌的需要给分红的哦。”

    “嗯嗯,都听你的。”

    “坐标。”

    “北部荒野(19283,28381),你大概多久能到?”

    我看了看地图,北部荒野地图就在漯河以北,而我现在所在的地方也是漯河以北,很近,于是说道:“十分钟内就能到了,等我,远程组我一下。”

    “好。”

    召唤坐骑,翻身上马,直奔地图上的几个橙色小点而去,结果仅仅疾驰了五分钟就到了,一片荒野之中,唐门的几个人正在踌躇满志的等待开BOSS,一共七个人,加上我就是八个人了,职业比较齐全,唯一的特色是灵术师较多,一共三个,狂轰滥炸起来多半是比较恐怖的。

    至于BOSS,是一头立于荒野中,浑身火光缭绕的深渊恶魔,身份则是炼狱军团的前线督军,身周有十几个小怪,必须先清理掉这些小怪才能打BOSS,而且打的过程中有可能还会再刷新小怪,难度肯定是不小的。

    “夕掌门,你来啦。”王雨主动打招呼。

    我点头一笑:“雨美女好,韵美女好。”

    唐韵俏脸一红:“哼,嘴真甜啊!”

    “还好啦!”

    唐颂则悻悻道:“夕掌门完全无视我们男性玩家了。”

    “没有的事。”我缓缓拔出紫电青霜剑,说:“好了,准备开BOSS吧,谁来指挥?”

    唐韵意味深长的一笑:“你来吧,毕竟,你可是……夕掌门啊!”

    我点点头:“我先上了,雨美女给好治疗,其余灵术师、符箓师按照我的标记,一个个把小怪全部点掉,然后再集火打BOSS好了。”

    “嗯!”

    幽灵战马一声长嘶,化为一道疾风撞击在了BOSS的身上,瞬间牢牢锁定仇恨值,我飞速走位,找准角度就是一次破障五连击,不负所望,两道战争旋风飞梭而去,席卷过一群小怪,紧接着直接开了斗气护体来减伤,同时开始标记其中一个小怪,三大灵术师一起点杀,加上唐韵的龙陨术,几乎就直接瞬秒了,这火力……还真是让我们天选组拍马不及啊!

    进程十分顺利,转眼打掉所有小怪,大家一起集火杀BOSS,这头深渊恶魔虽然强,但仇恨值被我牢牢的锁住了,也只能攻击我,就在BOSS的气血掉到50%左右的时候,这头深渊恶魔怒吼一声,双手高举着战斧,道:“来自于深渊的生灵啊,肆虐吧,打破这世界虚伪的秩序,一起沉沦吧!”

    大地裂开,一个个身影出现,是一种骑士类的怪物,一共五个,并且都是黄金阶准BOSS,一瞬间,大家都慌了。

    “靠,怎么办?”唐颂皱眉。

    “别急!”

    我直接转身冲锋了一个,然后灵性转移,挑衅一个,黄金火刃的灵藤之缚再绑缚一个,同时转身一剑连刺轰出,直接将剩下的两个深渊骑士的身躯刺穿,瞬间就把五个目标的仇恨值全部拉住了,同时标记其中一个,道:“开始点杀!”

    一抬手,盾牌特技发动,冰魄出现在了紫晶冰魄盾上,为我减免了不少伤害,同时连复苏之风也一并用了。

    唐韵看着我的一连串操作,美眸中有些动容,红唇轻启,欲言又止,然后挥着法杖开始砸龙陨术了,输出超群,转眼就轰翻了其中的一个深渊骑士,然后锁定第二个,继续集火,至于我,始终承受着深渊恶魔的输出,不断变换位置,使得自己虽然牵扯着几个准BOSS,但同一时间却只有最多两个目标在攻击自己,最大限度的减少承受伤害,让王雨的治疗压力小一些。

    “雨美女注意控蓝。”

    我远远看了她一眼:“在我70%以下气血的时候用治疗,别用仙灵之握,只用性价比高的小技能治愈就行了,控制你的蓝量在50%以上,不然BOSS一旦暴走就容易断蓝了。”

    王雨一张俏脸满是凝重:“嗯,明白!”

    就这样,堪堪的稳住了形势,接二连三的把五个深渊骑士全部点掉,这才开始打BOSS,而大家也都松了口气,唐门银屏吁了口气,说道:“如果不是今夕何夕,换了别的骑士,可能我们现在应该已经翻车了吧?”

    唐韵点头一笑:“嗯,应该是。”

    王雨眯着美眸:“夕哥哥可真是国宝级的骑士啊……有他在,任何一个团队攻略BOSS的难度都降低一半了。”

    不知何时,她居然学着唐韵的样子,一起对我改了称呼了。

    我一边攻击BOSS,一边说:“你们夸我可以,但是这样照死了夸就过分了啊,我又没有说要请你们吃饭。”

    大家哈哈大笑,打BOSS的紧张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些。

    终于,在深渊领主20%气血的时候,再次狂暴了,挥舞手中的战斧,低吼道:“深渊的血浆啊,沸腾吧,让那些虚伪的人止步不前!”

    “噗~~~”

    地底一下子喷发出一大蓬血色熔浆,竟然有75%的减速效果,让我移动速度大打折扣,而且每隔几秒钟就有一次熔浆灼烧效果,灼烧的一瞬间造成沉默攻击,无法使用技能,一下子,整个团队的节奏就被打乱了,仇恨值极速偏移,BOSS提着战斧就狠狠的劈向了唐韵。

    “哇?”

    唐韵冰雪聪明,反应极快,就在战斧落下的瞬间一个空间跳跃走了,一边大声道:“夕哥哥,拉住,快点,不然要灭团了!”

    “嗯!”

    我脖颈间的项链流光转动起来,发动特技——远古意志,一瞬间就免疫掉了所有的负面状态,不再被减速,也不再被灼烧沉默,一个冲锋就把半空中的深渊恶魔给撞晕了,然后一套破障五连击外加一次挑衅,再次牢牢的拉住了BOSS的仇恨值。

    大家心有余悸,一个个脸色铁青。

    “靠,真是要了老命了……”唐颂一边施法,一边脸色铁青。

    王雨则说道:“我开始庆幸我们之前没有冒失的开打了,幸亏是叫了夕哥哥过来才开BOSS,不然的话……已经灭团好几次了。”

    唐颂点头,目光深深的说道:“巨鹿城志上,唯一一个五星个人战力的玩家,确实不是乱评的,居然有两个特技,这一身装备该有多BT啊……”

    我冷静应对BOSS,不管他们说什么了。

    终于,接下来这头实力强大的深渊恶魔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了,气血0%的时候轰然倒塌了下去,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吾将回归深渊,亦将载誉归来!”

    哗啦一声,爆出一地装备和金币。

    我立刻抬手把紫电青霜剑归鞘,然后牵着缰绳自律的后退了几步,毕竟这不是我们天选组的BOSS,不能由我来开装备,一切都还是要遵循规矩的,唐颂、李萍在周围洒下了一大片烈焰火雨,以免刺客来偷装备,唐韵这才提着法杖,灵袍下一双修长的雪腿踏着草地走过去,一一打开战利品的属性,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运气很不错,一个紫金级BOSS居然出了两件紫金器,不枉费我们打得那么困难,第一件紫金器是一件灵袍——

    【深渊女史灵袍】(紫金器)

    种类:布甲

    防御:120

    灵术抗性:+18%

    灵力:+52

    体力:+48

    附加:提升使用者17%的灵术攻击力

    特效:智慧,增加使用者50点灵力

    需要等级:66

    需要性别:女

    ……

    唐颂一脸无奈:“靠……为什么装备还分性别的,简直就是性别歧视。”

    唐韵扑哧一笑:“萍姐,咱们ROLL点。”

    “好。”

    下一刻,灵袍被李萍ROLL走了,她笑吟吟的拿走。

    唐韵露出了落落大方的笑容将灵袍送出,然后给我发了条消息:“靠,气死我了,为什么我只ROLL了17点……”

    我回复:“可能这就是命吧,别斤斤计较啦。”

    “嗯!”

    然后,第二件紫金器,是一件散发着紫色流光,造型威严的铠甲护膝,一看属性就让人心动不已——

    【深渊恶魔护膝】(紫金器)

    种类:铠甲

    防御:240

    灵术抗性:+27%

    力量:+56

    体力:+55

    附加:提升使用者的18%攻击力

    需要等级:66

    ……

    “按照之前的约定,这个就归今夕何夕了。”唐韵将护膝直接送到我面前,大家也纷纷颔首表示同意,如果不是这样的事前约定,我也不会来帮忙打这个BOSS。

    拿到护膝,马上装备上,双腿处顿时有种敦厚的感觉,防御力和攻击力都提升了不少。

    唐韵又翻了一会战利品,失望而归,并没有爆出行会令牌。

    “好了,我去练级了。”我说。

    “嗯!”

    策马疾驰而去,返回远征物资库的方向,看看有没有新的油水,而就在我走出不远之后,“滴”一声,唐韵发来了一条消息:“那个……丁牧宸,我有件事……”

    “怎么了唐韵,有事就说。”

    “有点唐突……”她抿着红唇。

    “没关系,我做好心理准备了,哪怕是你叫我去开房,我也……”

    “想得美。”

    她没好气的一笑,说:“妈妈明天回苏州,说是想请你吃个饭,你明天晚饭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过来一起吃饭?”

    “啊?”

    我有些茫然。

    “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她俏脸微微一红,说:“没关系的。”

    “有空。”

    我立刻说:“我超闲的……何况还有免费晚餐!”

    她似乎松了口气,长长的睫毛眨了眨,说:“那就明天不见不散了,我稍后会给你发地址和时间。”

    “嗯,好。”

    ……

    紧握缰绳,骑乘着幽灵战马走在荒野之中,却在想着,王茹请我吃饭……这是什么意思,她的社会阅历远超过我和唐韵,应该已经猜到我不是唐韵的学长才对啊,莫非是……

    想了想,一头雾水,更乱了。

    脑海里浮现出唐韵绝美的模样,不会的不会的,这种好运怎么会降临到我头上。

    她……应该也看不上我吧?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