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就有点过分了
    匆匆洗了下乱糟糟的头发,站在镜子前,也没有梳子,吹干之后就用手指搓了搓,竟也有几分飘逸的神采,为了表示尊重,甚至系了条休闲领带,顿时整个人精神了不少,拿上车钥匙和手机,飞奔出门,然后朝着唐韵给我的地址而去。

    新区,车子缓缓停在了一家日本料理旁的停车场,校对了一下名字,没错,于是我走了进去,结果刚刚掀开帘子就看到一个美丽身影站在拐角处冲我招手:“这里~~这里~~”

    唐韵今天上身一袭紫色露肩上衣,珠滑玉润的香肩与白皙分明的锁骨,看得人几乎快要移不开眼睛了,而下身则是一条半身短裙,修长笔直的雪腿有点让人眼花缭乱的感觉,身侧挎着一只蓝色小包,整个人显得青春洋溢,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我快步走了过去,她则目光停留在我的胸前领带上。

    “怎么啦?”我问。

    她一双美眸看着我,玩味的一笑:“没事啦,走吧,妈妈已经点好菜式了,你看看自己想吃点什么,随意点,今天妈妈请客。”

    “哦,好!”

    ……

    进了一个包厢,王茹已经在了,依旧一副公司美女老板的装束,她跟唐韵长得很相似,属于风韵犹存的那种。

    “丁牧宸,你来啦?”她笑道。

    我急忙打招呼:“嗯,阿姨好。”

    “坐吧,看看想吃点什么,自己点。”

    “好。”

    结果,王茹坐在一边,唐韵则乖巧的陪着我坐在另一边,否则我一个人坐在她们母女俩面前难免会显得有些尴尬,翻了翻菜单,其实我很少吃日料,主要是因为没有大肘子,但今天……只能委屈一下了,于是点了一些寿司,外加一些三文鱼刺身、海鲜之类的东西。

    点好东西之后,抬头,与王茹四目相对,顿时心头又开始七上八下了。

    她微微一笑:“韵儿已经跟我说了,其实就算是她不说,我也能猜到你肯定不是什么学长,你有学生们没有的气质。”

    “哦,什么气质?”我笑问。

    王茹想了想,说:“干练,虽然你身上也有学生气和年轻人特有的那种气质,不过我能感受得到,你更有一种干练的气质,你……以前不会当过兵吧?”

    “没有。”

    我摇摇头,说:“不过,我是从公安院校里毕业的,当过两年警察。”

    “难怪。”王茹点头一笑:“我就说嘛,你身上有种自律的气质,也是韵儿身上最缺少的气质。”

    我看了一眼身旁俏生生的唐韵,禁不住笑道:“她……她需要什么自律气质,以唐韵的性格,还是让她放飞自我吧。”

    王茹莞尔,说:“嗯,从小到大我也很少管她,基本上就是让她放飞自我,结果养成现在的这个性格,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

    “应该算是好的。”我说。

    “是吗?”

    她蛮有深意的一笑,说:“丁牧宸,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见见你吗?”

    “阿姨,你说。”我正襟危坐。

    她抿了抿红唇,道:“我发现……韵儿似乎很喜欢跟你相处,在跟我聊天的时候经常会提起你,所以……韵儿身边出现的男生,我想稍微了解一下,但又不想通过私人侦查的那种,所以……只能请你吃饭,一起聊聊天了。”

    我低头一笑。

    “笑什么?”王茹问。

    我说:“阿姨,我当初就是做刑侦的,反刑侦的手段自然也很清楚,你要是真的请侦探查我,恐怕我会第一时间察觉,然后反制,没人喜欢自己被监视。”

    王茹轻笑道:“嗯。”

    我正色道:“阿姨,还是说说沈丘白的事情吧。”

    “沈丘白……哦,怎么啦?”她问。

    “沈丘白在追求唐韵,阿姨你知道吗?”

    “知道一点。”

    一旁,唐韵投来了感激的表情,一双美眸顾盼生辉,并且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让我“继续”,于是,我继续道:“可能阿姨和沈丘白的父亲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沈丘白仗着这一点来接近唐韵,但唐韵相当抵触沈丘白,上次在KTV甚至因为这件事闹出矛盾来,所以……虽然我是一个外人,但我依旧觉得,阿姨做的任何生意合作,都不应该以牺牲唐韵的感受作为代价。”

    一席话说完,我已经等着王茹掀桌子了。

    但她却没有,美眸如水的看着我,缄默了几秒钟后,说:“你说得对,可能是我忽略了这一点,放心吧,我会知会沈丘白的父亲,让沈丘白保持和韵儿的距离,我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只是为了韵儿的未来,自然会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了。”

    “谢谢妈妈!”唐韵甜甜笑道。

    王茹满眼都是宠溺,说:“韵儿,你真的很讨厌沈丘白吗?”

    “嗯。”

    唐韵点头:“那种人……还是不说了,他只是一个虚伪小人,还在游戏里号称什么君子剑呢,与他相比,丁牧宸更像是君子剑。”

    我快飙泪了,低声道:“大姐,君子剑岳不群是自宫过了的人啊~~~”

    王茹扑哧一笑:“那好吧,就是说,沈丘白和丁牧宸放在一起,你更喜欢丁牧宸咯?”

    “嗯。”唐韵重重点头。

    “那么,你喜欢丁牧宸吗?”王茹话锋一转问道。

    套路啊,全是套路!

    我听得浑身直打颤,一旁的唐韵则愣了一下,然后绝美的小脸蛋“腾”一下全红了,说:“妈妈,连你也学会套路人了,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不回答就不回答吧。”

    王茹莞尔,继续道:“韵儿,我看了一些游戏里的事情,你的ID是提拉米苏,丁牧宸的ID是今夕何夕,对不对?”

    “啊?妈妈你怎么也关心游戏里的事情了。”唐韵讶然。

    王茹柔柔一笑:“只有这样,妈妈才能保持跟你的共同话题啊,不然每次发短信总是‘爸、钱、儿’,这样也不太好吧。”

    我禁不住笑出声。

    唐韵则俏脸一红,说:“哪儿有,我现在都已经不需要生活费了,我的生活费已经可以自己从游戏里赚出来了,绰绰有余,而且妈妈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告诉我,我将来赚到钱了给你买!”

    “哟,我家韵儿那么出息啦?”王茹戏谑笑道。

    唐韵抿着红唇:“当然!”

    这时,开始上菜了,刺身、海鲜什么的一大堆,大家停止了聊天,先填饱肚子再说。

    吃饱后,我忍住摸着肚皮打嗝的冲动,依旧正襟危坐,很辛苦。

    王茹则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便说:“晚上还有一个紧急会议,妈妈一会先走了,丁牧宸,你开车了吧?”

    “开了。”

    “那你送韵儿回学校哦。”

    “好,阿姨放心吧!”

    “嗯!”

    ……

    出了门,天边红霞似血。

    十月初的季节,天气微热,我和唐韵走在街边,前往停车场,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有点微妙起来。

    上了车,疾驰飞奔至学校,就在我在路边停了车之后,唐韵笑道:“现在回去是不是太早了,陪我走走吧,我带你参观一下校园,怎么样?”

    “好!”

    我欣然应允:“那我请你吃冷饮。”

    “嗯,好!”

    下了车,就在路边买了两个冰激凌,两个人沿着小路往前走,地上满是梧桐落叶,随着风翻飞而起,小路一侧则是篮球场,传来男生打球的声音,他们挥汗如雨,一次次的投射,一次次的跳跃,挥洒着青春的热情。

    “篮球王子。”唐韵忽地说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给逗笑了。

    我有些郁闷:“其实,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打过篮球,只是不精通罢了。”

    “是吗?要去跟校草较量一下吗,他就在七号球场。”

    “别啦,万一被虐了,让你知道我篮球打得有多烂,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我说。

    “不会啊……嗯,等等……”她霞飞双颊,一双美眸瞪着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啦?”

    我咬了口冰激凌,缄默不语的看着她。

    唐韵清丽可人的站在我面前,冰激凌放在嘴边,忽地不知道该咬还是舔了,顿时又瞪着我:“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悻悻道:“看看你是喜欢咬着吃,还是喜欢别的方式,增加彼此的了解嘛!”

    她顿时俏脸更红了,气得直跺脚,挥舞着小拳头:“你又对着我明目张胆的开车了,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我哈哈一笑:“等等,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是校花,不能动手打人,你敢打我就喊救命。”

    “哼!”

    唐韵亮出牙,“咔咔”咬了两下,凶巴巴的说:“那我就动口好了!”

    我咧咧嘴:“我堂堂钢铁之躯,怎么会怕你。”

    “哼~~~”

    就在这时,篮球场上几个身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生手里运着篮球,遥遥的笑着喊道:“唐韵,你怎么也在这片校区啊?”

    这……七号球场的校草?

    一旁,一群男生纷纷发出笑声,开始起哄:“是播音系女神啊,大帅,约她,别怂啊!不过……唐韵旁边的男生是谁啊?”

    我咳了咳,有些尴尬。

    唐韵飞快的擦了擦沾上冰激凌的手,然后轻轻的挽着我的手腕,作出一副亲昵的样子,顿时娇躯也微微靠了过来。

    “MD,又拿我当挡箭牌!”我低声道。

    她吃吃笑:“江湖救急咯,这个校草迷之自信,可烦人了……”

    “这样啊……”

    我顺手轻轻搂住她的纤腰,顿时入手处一片柔滑的触感,顿时整个人都快要没出息的石化了。

    结果,唐韵也石化了,俏脸通红,却没有推开我,只是脸蛋红红的看着我,说:“这就……这就有点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