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决战一剑寒州
    一剑寒州是池白神域请来的打手,国服排名十分靠前,事实上巨鹿城能压住一剑寒州一头的人屈指可数,而这也是他的自信所在。

    “刷~~刷~~~”

    淡蓝色的真气护体光辉缭绕在铠甲周围,一剑寒州目光冰冷,读秒的时候已经双手紧握剑刃,并且快步移动而来,居然想在读秒前就近身,让我无法使用骑战冲锋,毕竟骑战冲锋占了便宜,能眩晕1.5秒,而剑士的眩晕在二转之后也只能持续0.8秒而已,并且还不是必中技能,终究不是得意技。

    一剑寒州一进,我也策马向前冲了过去,抬手手臂,紫电青霜剑缭绕冰霜与电芒,就在读秒结束的瞬间一剑寒州的名字变成了红色,而我则居高临下的一剑刺了下去,普攻一剑,接下来能不能接技能就看一剑寒州怎么应付了。

    让我微微有些意外的是,一剑寒州猛然身躯一沉,双膝跪地向前滑移而去,避开这一剑的同时返身就是一道法阵张开,召出幻兽了,赫然是一只高等级熔浆蟹,钳子“啪”一声电光火石间就即将灼热禁锢成功了。

    这时候躲是躲不开的,我马上左手轻轻一张,黄金火刃呼啸而出,一道湛蓝色光辉在脚下绽放,直接就把自己挪移到了20码之外了,同时坐骑猛烈踏地,爆发出斗气护体的光辉,但头顶上一片眩晕图案,依旧是还是被熔浆蟹的灼热禁锢给命中了,持续3秒钟。

    “嗤~~~”

    一剑寒州目光决绝,身躯破风而来,瞬间就发动了冲锋接近,剑刃之上金色六芒星迸溅,连击技能与怒焰斩一起坠落,但效果不佳,只打掉了4000+气血罢了,毕竟我提前开启了斗气护体,这就让一剑寒州的攻击效果无法最大化了,但饶是如此,在我双倍防御的情况下还能这样破防,一剑寒州的攻击力可见一斑了。

    一击普攻之后,一剑寒州脚下滑动,身形直接切到我的侧后方,频繁以普攻攻击来削减我的气血,而我则驾驭黄金火刃在脚下洒下火焰雨,同时一个灵藤之缚落下,但技能前奏略长,一剑寒州眼疾手快的一次侧移就给MISS掉了。

    “刷!”

    眼前忽地一片光明,恢复全部视觉!

    背后微微作痛,气血已经只剩下50%了,而一剑寒州的攻击如跗骨之蛆一样,无法完全化解,只得开启疾驰,猛然策马向前飞奔,凭借速度优势拉开了距离,但一剑寒州见状也立刻开启了剑士的疾行技能,飞奔而来。

    “哗~~~”

    我猛然拉住缰绳回转身,一个大角度的回旋,激荡起一道道落叶,形成了一个灿烂的气浪弧线,紫电青霜剑掠空而下,直奔一剑寒州的脖颈,这一刻,他的眸子十分明亮,长剑也突破空气,“当”一声火星迸溅,与紫电青霜剑撞击在一起,打出了传说中的“招架”效果,谁也没能压制得住对手,毕竟都是全力加点的玩家。

    骤然两剑分离开来,我和一剑寒州始终保持着正面相对向着前方冲了出去,仿佛在原地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太极图案一般,周围落叶飞舞,熔浆蟹与黄金火刃纠缠在一起,不分胜负,而我则在冲势竭尽之际猛然提速,在一剑寒州身形还没停稳的时候就刺出了一剑。

    “铿~~”

    两剑相交,撞击出耀眼的火星,一剑寒州飞速后退,长剑一摆轰出了崩岩斩,一道落岩剑意铺天盖地落下,无法躲避,似乎,一剑寒州并不想跟我颤抖,或许是畏惧破障连击的威力,而不想速战速决。

    也好,持久战,骑士才是王道。

    一抬手,复苏之风飘起,开始飞速回血。

    “想得美!”

    一剑寒州速度暴增,就在斗气护体消失的一瞬间猛然提速到了极限,长剑一掠而过撞击在我的紫晶冰魄盾上,同时脚下踏着落叶巧妙的避开了身后余光的视野,一剑先锋斩之后已经离开我足足有五码远,身形仿佛受到无形弹力的鼓动一般,“嗤”一声再次踏着一道避开视野的曲线杀来。

    这是……S战术走位的矢量演化?

    我禁不住微微一笑,心底有的不是害怕,倒有一种兴奋感,一瞬间就热血沸腾起来,转身横冲而去,紫电青霜剑与一剑寒州的利剑撞击的一瞬间,驾驭向着侧翼拉开了一道直线,横起长剑,直接一道追月斩轰在了一剑寒州的脑门上,爆发出4000+的伤害,而就在一剑寒州眼中掠过惊色的瞬间,我猛然折向冲出,身后拖曳出一道更长的直线,完美的拉开攻击距离,转身再次冲出,利用速度优势快速接近他身后的视野盲区,抬手就是一剑诸刃。

    势大力沉的一剑威力不凡,而且是从视野盲区发动的攻势,一剑寒州急忙举盾防御,“蓬”一声被震得连人带盾滚翻了出去,如我所料,他的防御只撑了0.3秒不到,没有给我发动破障连击打出防御崩溃的机会,但这一剑诸刃,照样让他十分难受。

    “咕咚~~”

    灌下一口血药之后,一剑寒州再次踏着曲线而来,想要打我坐骑状态下回旋力差的缺陷,事实上但凡骑上坐骑的玩家,转身速度都远远不如徒步玩家,这就是回旋力,也是骑士的巨大缺点之一,但利用一定的走位,也不是不能克服。

    就在一剑寒州飞掠而来之际,我踏着原先走过的路飞退,猛然提速,踏出另一道折线,与之前的轨迹相交却不相吻合,如果把我走过的路线都描绘下来,就会发现时一个个重叠相交的正方形,大小不同,但却每一次变换角度和距离,都能恰到好处的避开对手的攻击,并且捕捉对手走位的视野盲区。

    正方形战术,许多都会,但演化成矢量战术,能做到的人就屈指可数了。

    显然,一剑寒州还不能完全掌握正方形矢量战术,而这种战术却刚好就是S矢量战术的克星,通过速度优势拉开距离,让矢量战术体系直接崩溃,至少,在国服顶尖的骑士面前,顶尖剑士如林途、烛影乱等人是不会用S战术体系的,一剑寒州之所以会用,只是因为他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罢了。

    “嗤~~”

    又一次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猛然侧身向着身侧的空地刺出了紫电青霜剑,同时爆发出诸刃+破击的无间隙连续攻击。

    “啊?”

    一剑寒州瞠目结舌,没有想到我会在提前把攻击送到他即将的走位上,这预判的一剑竟然完美的横在他S走位的预定轨迹上,躲都躲不开,结果“噗嗤”两声,两道伤害数字飞起。

    “4721!”

    “7644!”

    破击技能出暴击了,一剑寒州的气血最多也就11000左右,闷哼一声倒地,就这么挂了,瞬间满血复生,而战旗也缓缓消失,一道文字在我们之间飞起,系统宣布:恭喜,玩家今夕何夕获胜!

    ……

    一剑寒州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提剑走了回去,浑身气得发抖。

    与世无争的一行玩家也都脸色很难看,长河饮马低声道:“老大……看出什么端倪没有,这今夕何夕到底是何许人?”

    一剑寒州转身,悻悻的看了我一眼,道:“不知道,也别问了。”

    ……

    当我走回阵营的时候,苏希然柔美的一笑:“我就知道,一剑寒州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也算是一个好对手。”我说。

    一旁,唐韵轻盈走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正方形战术体系的矢量演化?”

    “嗯。”

    我点头。

    “那么……”她压低声音,微微笑道:“传说中震惊中国区的……牧马冲锋流呢?”

    “不知道系统会不会出游弋状态,这个战术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了。”我皱了皱眉,笑道:“一代版本一代神,多少神级的战术体系都被直接当成BUG封杀了啊~~”

    她吃吃笑:“嗯,是的!”

    这时,绯月上前几步,笔挺修长的身段韵味十足,笑道:“君子剑,现在你们已经输了第一阵了,接下来第二场,你们打算派谁?”

    “我亲自来。”

    沈丘白目光阴沉,提着长剑踏步上前,剑锋一指,道:“绯月,别告诉我你们绯月骑士团要靠天选组打下这场比试,你们自己的人,不会都是废物吧?”

    “白衣公子,你少废话!”

    脾气较为火爆的果决策马而出,皱眉道:“你想打,老子陪你打就是了,绯月骑士团还怕你不成?”

    沈丘白眯着眼睛:“啧啧,绯月骑士团第一骑士出马了,有点意思~~~不过果决,恕我直言,你的实力在国服骑士职业里连前五都未必排得进,就凭你也居然成了绯月骑士团的第一骑士,啧啧,绯月,你手底下的人才也太少了吧?”

    绯月秀眉轻蹙,淡淡道:“果决,不要被他激怒了,发挥出你平常的水平,至少能跟这个君子剑五五开。”

    “明白。”

    果决抬手拔出长剑,直接就开始插旗挑战了。

    沈丘白则一脸自信,顺手应了挑战,一身紫光缭绕的装备在月色下显得十分绚烂,身后一袭披风随风猎猎,这个人的外貌与气质都相当不俗,也难怪会被誉为君子剑,甚至在巨鹿城已经有很大的一个女粉丝群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