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正常操作
    “啪!”

    林澈一扬手,一面血红色战旗落地,长河饮马直接应战,战旗开始飞扬。

    公共频道里,系统开始读秒。

    “3!”

    “2!”

    “1!”

    一旁,苏希然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甚至握着粉拳,似乎十分担心林澈会战败的样子,而我则双臂抱怀,胸有成竹,对于林澈的实力我一直很了解,他虽然上赛季只是国服无畏宗师,但他的状态、能力却一直处于一个上升期,反观长河饮马,虽然上赛季也是无畏宗师,但与林澈之间的差距却可能已经越来越大了。

    就在读秒结束的瞬间,林澈脚踏落叶飞退,一身俊逸的长袍随风飞扬。

    长河饮马马上策动坐骑向前狂奔,身形压低,手中长枪仿佛一根冰寒芒刺般的直指林澈,几乎在瞬间就爆发出了斗气护体技能,他在预判,一秒后距离进入40码,直接对林澈发起了冲锋。

    “嗤~~~”

    铁骑身影刺破空气,化为一道飞焰,直奔林澈而去,冲锋速度极快,但似乎林澈的身手更快,手中一张张符箓翻飞,猛然掐中一张就投掷了出去,速度快到肉眼都几乎无法捕捉的地步了,只听得“蓬”一声巨响,战马的铁蹄在草地上拖曳出了长长的痕迹,令人想象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铁骑冲锋,居然在中途被定身诀拦截了!

    所有人都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谁都知道冲锋的速度有多快,几乎在白驹过隙的瞬间就完成,甚至可能只有0.15秒左右,但林澈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抽取符箓,发动定身诀的一连套攻击动作,以至于长河饮马被眩晕之后,距离林澈依旧还有20码左右。

    “有意思!”

    长河饮马从眩晕中醒转过来,马上开了疾驰,继续朝着林澈的方向狂冲而去,在坐骑的优势下,移动速度远比林澈要快的多。

    但似乎林澈并不着急,一边向后跑,一边回眸看了看长河饮马,猛然间掌心里多出了一张冰霜缭绕的符箓,“啪”一声精准的打在了长河饮马的胸口,顿时连人带马都冻结上了一层冰霜,正是霜冻符,能大幅度降低对手的移速和攻速。

    一时间,长河饮马有些着急了,仗着斗气护体才敢这样强行冲锋,但斗气护体的时间只有12秒,冷却时间却长达120秒,一旦让林澈把12秒双抗时间拖过去了,长河饮马就机会渺茫了,而且所有人都能看得到,林澈并不用攻击型技能,只是以控制、减速来拖延罢了。

    布靴踩着落叶,林澈仿佛一阵风的掠过林地灌木丛,而长河饮马笔直向前冲,双眸之中迸射出一缕寒光,他在算时间,等待铁骑冲锋的10秒CD一过,就可以发动第二次攻击了。

    而林澈则直接开了七星步加速移动,目光笔直的看向前方,那里是一片丛密枫叶林,似乎是想通过枫叶林的障碍效果来拖死长河饮马。

    就在10秒冷却完成的前一秒,林澈猛然回身,抬手就是一阵深红色符箓。

    镇灵符,沉默2秒。

    “啪!”

    这一道符箓几乎是打在了长河饮马的脸上,也打在了他的心上,以至于冲锋可以用了,但却用不出来,任何技能都无济于事,而就在下一刻长河饮马猛然冲出,直接进攻的一瞬间,林澈却猛然折转方向,冲到了一棵枫树后,冲锋焦点瞬间消失,长河饮马的身形破开满地的枫叶,撞击在了一团空气上。

    同时,林澈回转身,抬手一张定身诀,然后补上一张霜冻符,随后向前跑动冲出了十几步,再次转身,终于开始攻击了,破法符、烈火符、爆裂符三次攻击齐飞!

    “2671!”

    “2210!”

    “2788!”

    长河饮马的装备确实好,林澈一轮攻击之下长河饮马却只掉了30%上下的气血,他的总气血应该已经在两万以上了,是一个力量、体力混合加点的骑士,抬手一道清风掠过,开始了复苏之风,仗着皮厚肉糙继续向前冲,追杀林澈。

    一剑寒州目光冰冷,远远的说道:“长河,别慌,你占据绝对优势,只要寻找到他一次破绽,就能一套技能秒掉他。”

    长河饮马没有说话,继续专注于追杀,等待下一次冲锋的机会。

    一剑寒州说得没错,这就是职业优势,虽然说符箓师可以通过“放风筝”一直把骑士放到死,但容错率却极低,只要让骑士冲锋突进近身了,那可能战斗就在一瞬间结束了,毕竟一个高等级骑士的诸刃、破击、重斩连招不是寻常符箓师抵挡得住的,就算是不死,还有一击崩岩斩补伤害,基本上被近身之后符箓师就没戏了。

    但林澈心思慎密,想近身谈何容易。

    就在长河饮马第二次冲锋的瞬间,林澈再次闪电般抽出一张定身诀将其眩晕,同时三张符箓在手猛然拍入地底,顿时四周符箓光辉暴涨而起,一具死亡气息缭绕的亡者出现,攻击一般、皮厚肉糙,可以一直粘着对手打,再配合林澈的黄金鼠金色落岩来砸,就算是长河饮马的血防再硬也扛不住多久。

    六星杀人蜂嗡嗡追杀,但却禁不住林澈的身,半途之中就被黄金鼠的落叶之缚给捆住了。

    “咕咚~~~”

    长河饮马灌下第二个血瓶的瞬间,林澈也连续几张符箓打出去,一边依旧不忘记走位,始终把自己的距离控制在安全区域,而就在下一个药水CD的五秒到来之前,长河饮马的血条给黄金鼠、亡者捶得还剩下40%了,大约一万血左右。

    就在这一刻,林澈相当决绝的出击了。

    道火灵符+烈火符+破法符三连击之后,抬手灌下一个回蓝药,就在长河饮马脸色铁青之时,镇灵符+破法符+爆裂符三连击瞬间完成,一瞬间长河饮马处于沉默状态,用不了复苏之风回血,而且喝血CD也还差一两秒,可以说是陷入绝境了。

    来了。

    60级符箓师得意技,“刷”一道七彩光芒从林澈掌心里绽放而起,下一刻连续六张杀伤力十足的符箓打在了长河饮马的胸口——乾坤连环符!

    六张符箓仿佛利刃般的射穿了盾牌、铠甲,半秒钟后,长河饮马一声惨哼,从战马上摔落而亡,紧接着原地复活,系统宣布:玩家秋水寒获胜!

    林澈,赢了!

    2:2,天选组的玩家再次扳回一城,可以说,这一战从头到尾都始终在林澈的节奏掌控之中,定身诀、霜冻符、镇灵符,让擅长突进冲杀的长河饮马吃尽了苦头,他的每一个攻击节点几乎都被林澈扰乱了,反倒是林澈的反攻打得行云流水,让长河饮马只能饮恨败北了。

    “厉害啊!”

    张伟哈哈一笑,拍了拍林澈的肩膀,道:“与世无争副盟主都被你给摆平了。”

    林澈羞赧的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好吹的,毕竟只是正常操作。”

    我也笑了:“还可以。”

    一席话,听得与世无争的几个管理层玩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个个都快要站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夺路而逃,放眼巨鹿城,虽然大家都看过了巨鹿城志,但真正看重的其实还是行会排行榜,与世无争可是名副其实的前十公会,平常根本没把我们天选组这种小型工作室放在眼里,现在却被打脸了,可见会有多么难堪。

    一剑寒州是王者实力,长河饮马是宗师实力,两个人比沈丘白、池影要强上不少,但赢的人却是后者,反倒是较强的一剑寒州、长河饮马都输了,两大公会的联盟,与世无争自然脸上挂不住了。

    “没关系,胜败乃是兵家常事。”

    沈丘白安慰一剑寒州,道:“何况现在也只是2:2平了,最后一战结果还未定呢,而且,我还留了一张王牌,这次倒看看他们谁能打赢这至关重要的一场决斗了。”

    说着,沈丘白目光一扫远处,道:“北风之神,最后一场,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北风之神双手提着匕首,嘴角扬起:“放心吧。”

    说着,北风之神缓缓踏步上前,一双眸子透着桀骜不逊与目空一切,道:“池白神域第一次刺客,北风之神,请哪位赐教?”

    一瞬间,绯月骑士团的人都眉头紧锁起来,绯月沉默不语,没有出战过的雷炎、剑雨也没有说话,北风之神号称国服最年轻的天才刺客,甚至连我都没有把握在他的刺杀下全身而退,别的人就更不必提了,法师、符箓师上,只是送死罢了,骑士的话,坐骑上回旋力差,与灵活的刺客相比吃亏太多,上去也只是找死罢了。

    绯月骑士团的人一片沉寂。

    身旁,唐韵握着法杖,上前一步道:“我来。”

    我飞快抓住她的手给拽了回来,说:“你回来。”

    她呜了一声,一脸委屈:“干嘛不让我上?”

    “北风之神的对手不是你。”

    我冲着远方的丛林,大声道:“扶苏,证明一下吧,巨鹿城第一刺客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