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七十章 一分钟的时光
    进了大厅,我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幕惊讶住了,这个大厅布置得如同酒吧一样,一张张桌子周围有男男女女的学生在闲聊,桌上摆着啤酒、鸡尾酒等等,环形的桌边都是学生,还有不少人是坐在远处的座位里的,中心的台上放着一张钢琴,还有一名女生正在台上唱歌。

    大约有几百号人的样子,其中女生居多,并且女生们要么穿着晚礼服,要么就穿着十分随意的衣服,男生则大部分都穿着休闲秋装,打着领结或者领带,比较正式,跟女同学们畅想着年轻的时光。

    “靠……”

    我讶然,有些无语。

    “怎么啦?”唐韵在旁笑问。

    “这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哦,你想象中的是什么样子?”

    “在我们那个年代的晚会……”我沉浸在回忆中,说:“不就是把课桌摆成圆形,中间留出一个空地,桌子摆上水果、瓜子、花生,然后准备节目的同学一个个的上去施展才艺,最后无聊得一毛的收场、留下一群苦逼值日生扫地的吗?你们这个……有点不同凡响。”

    她眯着一双美眸,笑道:“果然是个老干部,我们确实有代沟啦!而且这是大学的晚会,又不是联欢会。”

    说着,她出人意料的挽着我的手腕,说:“走吧,带你去见见几个熟人,省得你一会觉得无聊,就闹着要回去了。”

    “哦……”

    在一张黑色的桌子周围,一群唐门的玩家正在聊天,王雨、李萍、唐颂三个人我是认识的,都是文正学院的学生,三个人见我来了,也马上笑着迎接,唐颂道:“今天必须不醉不归了,我擦……这气味不太对,夕掌门你喝了酒才过来的?”

    “嗯,晚饭是我们天选组的迎新会餐。”

    “难怪了。”王雨笑道:“天选组的新成员好像是叫小糯米的美女法师,好漂亮的,我见过她在论坛上的截图,身材好棒,跟唐韵差不多!”

    一旁,唐韵无语,问道:“夕哥哥,想喝点什么?”

    “红酒就好了。”

    “行,我去拿点,你先坐着。”

    “好。”

    没过多久,唐韵拎回来三瓶红酒,都已经开了,然后坐在我身边,斟了两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双美眸格外迷人,笑吟吟道:“谢谢你能来,干一杯?”

    “嗯。”

    我点点头:“谢谢你邀请我。”

    然后,一饮而尽,结果唐韵出神的看着我,莞尔一笑,然而自己也喝了。

    ……

    几杯酒下肚,只觉得脑袋有点昏沉沉了,今天着实喝了不少,而就在这时,远处有一群学生鼓噪了起来:“校花,来一首!校花,来一首!”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唐韵,她是播音系女神,也是公认的校花,那些男生一起哄,顿时唐韵就不得不去唱一首歌了。

    “没办法了。”王雨笑道:“唐韵,去吧,我们会为你加油的!”

    唐韵微微一笑,转身问我:“想听什么歌,我都会。”

    “额……”

    我想了想,说:“一生所爱,会吗?”

    “会啊,等着。”

    她俏生生的站起身,在聚光灯下走向了中心的舞台,然后从乐器中拿起了一把吉它,撩了下长发,落落大方的坐在了高脚椅上,长裙下一双雪腿镀上一层迷人的光辉,然后对着落地话筒,开始弹吉他,自己配乐自己唱,熟悉的旋律响起——

    从前现在过去的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始终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 漂泊在白云外

    ……

    唐韵的声音轻柔婉转,配上一生所爱的旋律,听得我仿佛石化了一般,只觉得双臂上的鸡皮疙瘩一点点的都起来了,看着台上的她,她也看着我,整个人就像是遭到了雷击一样,那种感觉简直无以复加,仿佛这一生注定的,终于在这一刻来了,再不会有别人。

    一曲毕,当唐韵放下吉它的的那一刻,现场一片沉默,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几乎就要掀翻这个小小的晚会大厅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唐韵是一个才女,但今天才知道,她身上有着这么多的优点。

    她俏生生的走了过来,在我耳边笑道:“你没有鼓掌,自罚一杯。”

    我不禁一笑,倒上一杯酒,一口喝了。

    就在这时,一行男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居然有点眼熟,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个男子则更加眼熟了,赫然就是沈丘白。

    “唐韵同学,才艺无双啊!”

    那男生笑道:“能不能……赏脸喝一杯?”

    我终于看清了,这男生似乎就是池白神域的第一符箓师,那个叫圣道的符箓师,他脸庞的特征十分明显,鞋拔子脸。

    “刘胜。”

    唐韵微微一笑:“我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就不用喝了吧,再说了,你是池白神域的人,我是唐门的人,喝不着。”

    “韵儿,你何必这样拒人千里之外呢?”

    沈丘白走上前,一身SaoSao的白色西装,手里捏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的红酒在晃荡,笑道:“我们池白神域和唐门之间本来就不是敌对,只是绯月骑士团从中作梗,才让我们渐渐的走上对立面去,不如……我们杯酒释前嫌,就用这一杯酒把之前的误会都抹了,怎么样?”

    “我只听说过杯酒释兵权,没听过杯酒释前嫌。”

    唐韵浅笑道:“再说了,今天我请了天选组的夕掌门,难道你想让我当着他的面跟你们池白神域和好吗?沈丘白,我对你毫无感觉,该说的话都说了,你不用纠缠了。”

    沈丘白的脸色很难看,眼神阴鸷的看着我:“今夕何夕,又是你!”

    我点头沉声道:“没错,又是我!”

    “妈的!”

    沈丘白直接将手里的酒杯摔在了地上,身后的几名年轻学生纷纷摩拳擦掌的样子。

    “怎么着?”

    唐颂站起身,撸起了袖子,冷冷道:“沈丘白,你还想在我学校里闹事不成?”

    我也笑了:“沈丘白,你发脾气给谁看?这杯子钱,你得赔啊!”

    “你厉害!”

    沈丘白拂袖而去。

    刘胜则皱着眉头,对不远处的学生会干部说:“杯子钱……我赔,一会我来扫地好了……”

    学生会干部叉着腰,从口型判断应该是在骂“NMB”、“SQBTZSMDTB”、“YQJQZLDKCZZZSM”之类的话。

    ……

    “又让你受惊啦~~~”唐韵在旁轻笑,然后跟我碰碰杯。

    我吁了口气,说:“没关系,司空见惯了,不过这个沈丘白确实纠缠不休,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啊,不怕君子,最怕的是小人,恰好这个沈丘白是君子剑。”

    “放心啦。”

    她轻笑一声:“我的安全没有问题的。”

    “哦?”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品着红酒的时候目光移动,在整个晚会大厅里看了看,结果很快的就注意到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不时的投来目光,而且还有些掩饰的样子,看他们的年纪不像是学生,并且脸上有学生所没有的肃杀之气。

    皱了皱眉,这两个人,来路不太明朗。

    “你注意到了?”唐韵道。

    “注意到了。”

    我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说:“沈丘白居然派人盯着你?他还真的是目无王法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把那两个人处理掉。”

    “欸……等等!”

    唐韵急忙拉着我的手,一双美眸带着焦虑:“不必的,那些不是沈丘白的人。”

    “哦?那是什么人?”

    “别提了。”她目光幽幽:“一些自以为很关心我的人。”

    “……”

    ……

    接近十点的时候,喝得头重脚轻,晚会的水果和小吃都快被扫光了,渐渐的开始落幕,于是我和唐韵决定先走了。

    出了门,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顿时心情大好。

    两个人走在校园里的小道上,秋风吹着枫叶在地上滚动,唐韵一双雪腿踏着落叶,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跟我并肩而行。

    “哎哟,夜色真好啊!”我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宁静。

    “好么?”

    她抬头看看天空:“连月亮都没有。”

    我哈哈一笑:“韵姐,我有个略微过分的要求,可以提吗?”

    “你说。”她浅笑道。

    “我能牵着你的手走这条路吗?一分钟就好。”

    她讶然,檀口微张:“好像……确实有点过分了。”

    我老脸一红:“不行就算了。”

    “嗯。”

    她颔首不语。

    我微微有些失望,不由自主的步伐快了点,想摆脱这种尴尬,结果忽地手掌微微一暖,唐韵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柔声笑道:“就一分钟哦。”

    “哦,好的。”我心跳加速了。

    路灯的昏暗光辉下,唐韵俏丽的脸蛋也是一片酡红,轻声问道:“为什么要提这种要求。”

    “感受一下校园里恋爱的感觉。”

    我抿了抿嘴,道:“不过我已经过了这个年龄,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梨涡浅笑:“你现在不是正在感受吗?”

    “啊,我……”

    一下子,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这一刻感受到自己的情商受到了严重挑战,完全不够用了。

    ……

    一分钟十分短暂,当我和唐韵心领神会的松开手的时候,心里不免涌起了淡淡的失落感,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跟上来了。

    我当即转身,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

    ……

    下周四上架,今晚12点更7章,也请大家提前充好KB支持天行的上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