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友军的帮忙
    他们似乎没有理我的意思。

    其中一个年轻人看着唐韵,道:“大小姐,你爸爸就在对面的咖啡厅里等了你一个晚上了,你真的不愿意见他一面吗?明天,他就要飞回北京了。”

    “大……大小姐?”我讶然。

    唐韵目光如水的看着我,说:“欸……让你看笑话了……”

    “你的家事……我似乎应该回避。”

    我心里有点数了,说:“那我就先走了。”

    “嗯。”

    “等等!”黑衣青年道:“小伙子,你也别走,唐先生想见见你。”

    “你们两个……是保镖?”我笑问。

    “嗯,算是吧。”

    “走吧,我陪你们走一趟。”

    其实,我心底深处更多的设想是唐韵的安全,这两个人应该都是退伍复员兵吧,气质有些凌厉,万一不是唐韵的爸爸的保镖,那就不*全了。

    ……

    来到校外,咖啡厅本来这个点已经应该关门了,但却没有,灯光依旧璀璨,偌大的大厅里只有一个顾客,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很精神,当目光触及唐韵的时候,顿时原本凌厉的光芒柔和了下来。

    “韵儿,你终于来了。”他站起身,问:“要喝点什么吗?”

    唐韵说:“一杯饮料。”

    “好。”

    真正的老板,从来不自己点单,他一摆手,立刻有保镖去点了,也直到这时,他才看到我,问:“丁牧宸,你要喝点什么?”

    原来,已经查清我的底细了?

    我心里微微一凉,说:“来杯奶茶吧。”

    “好,点上,坐吧。”

    我和唐韵并肩坐在他的面前。

    终于,他看向我,自我介绍道:“丁牧宸,我叫唐生泰,韵儿的爸爸,不是我想查你的资料,而是跟韵儿接近的每一个人,我都会保持着一定的关注,请你理解。”

    我笑了笑:“唐先生是从什么途径查到的我?”

    “外卖讯息。”

    “哦,又是外卖……”

    其实,如果唐生泰是用公安系统查到我的资料,那我也可以反查到底是谁透露了我的信息,不过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毕竟是唐韵的父亲,没有必要闹僵,万一将来我运气好的话……这位说不定还是岳父大人呢!

    一想到这里,脸上就有了美滋滋笑容。

    唐韵讶然的看着我,压低声音,咬着银牙道:“靠,你这家伙笑得那么YD,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我急忙擦了擦嘴角,看看有没有口水,同时也恢复了端正的神态。

    “丁牧宸。”

    唐生泰又道:“最近韵儿跟你的来往比较密切,韵儿的私人生活我不会干预,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说着,他的目光凌厉了起来,道:“否则,我们两下都会不好看。”

    我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倒是唐韵秀眉轻蹙,道:“爸,我不管你的事情,你也别管我的事情,丁牧宸是我的朋友,你不要用这种威胁与高高在上的语气跟他说话,否则我觉得咱们就没有谈话的必要了。”

    唐生泰的目光再次柔和了下来,立刻妥协:“好,不威胁……其实我也不是威胁,只是告诫一下晚辈,你说对吧,丁牧宸?”

    我悻悻:“知道知道,心照不宣了。”

    基本上,对唐生泰我已经有了大体的了解了,作风比较强硬、霸道,但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唐韵,只要唐韵一句话,唐生泰基本上就会变得毫无原则与坚持了。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我手机百度了一下。

    唐生泰,泰丰影业集团董事长,不得了不得了,唐韵的妈妈王茹我也百度过,唐氏餐饮集团的总裁,身价几十个亿,而唐韵的爸爸更加了不得了,泰丰影业集团的老大,身价或许已经有千亿了。

    唐韵瞥了一眼我的手机,撅撅小嘴,低声道:“过分了哦!”

    我尴尬一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唐韵能年纪轻轻开跑车了,以她真正的身价,恐怕那款跑车都有点配不上她了,或许沈丘白说得对,她跟我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太相匹配。

    聊了一会,无非是关于唐韵的生活、学习之类的事情,唐生泰最让我记忆犹新的一句话就是“韵儿,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集团正在筹拍一部国际级的电影,你可以去饰演女主角,先试试,没有男主角,女主一路通杀,要不要?”

    唐韵断然拒绝了,她觉得还是游戏好玩。

    有这么一个老爸,唐韵又是演艺专业的,似乎未来的一切都已经铺好路了,而转念一想我自己,简直前途一片灰暗。

    于是,在落寞中回程,这个打击有点太大了。

    ……

    回到工作室,林澈、大海、张伟正在打牌斗地主,看到这群穷苦大众兄弟顿时亲切备至,当即坐下来跟大家一起玩八十分。

    不一会,苏希然、徐佳澄也洗完澡出来了,俏生生的坐在一旁当军师。

    玩到十二点,再吃个夜宵,各自回房间睡了。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

    苏希然、徐佳澄都换上了运动T恤,要跟我们一起跑步,顿时波澜壮阔,一眼望去,D杯和C杯十分晃眼,让人有种十分幸福的感觉,不过她们跑她们的,我和林澈今天开始了单独训练,半小时内五公里,外加200个俯卧撑、仰卧起坐和50个引体向上,练完之后两个人一身大汗,衣服都完全湿透了,大汗淋漓的回到工作室,跟大家会合。

    “我靠,你们两个玩命呢?”张伟讶然。

    我和林澈相视一笑,自然不能告诉他们这是恢复性训练,如果不能保持相当强度的锻炼,反应力、力量恐怕无法抗衡一些实力较强的打手,而我们将来要面对的人是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谁都不清楚,但心里都明白,做好最好的准备,比什么都强。

    冲个澡,吃完早餐,上线。

    ……

    “刷——”

    出现在巨鹿城中,时间是早上九点半,距离缧河之战的版本更新还有两个半小时,不过显然已经不能等了,一批批的玩家正从城内出发,前往缧河要塞去了,就跟买水果手机连夜排队的人一样,谁都知道要早点去缧河要塞抢个合适的位置,否则很容易就落于人后了。

    修理装备,补充足量的药水之后,来到东门桥上稍微等了一会,天选组的众人纷纷来了,全部拉入队伍里,随后召唤战马,挺进北方领域。

    沿途,玩家无数,大部分都是5-10人的小队形式组成,也有一些大型公会,成百上千人,浩浩荡荡的赶过去,沿途的怪物被一一血洗,从来没有那么惨淡过。

    半小时后,抵达缧河要塞,此时要塞已经人山人海一片,虽然四个城门都已经开启,但玩家如同海洋一样涌入,不得了了。

    “怎么办?”

    苏希然皱了皱眉:“挤进去恐怕都成肉饼了。”

    “没关系。”

    我摇摇头,说:“我来开道,希然、澄澄跟紧我,我们直接挤出一条路去,怎么也要上城墙,这样一个拿经验值的机会太难得了,不能错过。”

    “嗯。”

    策动幽灵战马,我一个人在前方开道,直接通过绝对力量的碾压将一群玩家推向了两边,而苏希然、徐佳澄等人跟得很紧,就这么艰难的踏入了缧河要塞,发现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NPC军队都快要裹足不前,城墙上更是密密麻麻的玩家,许多人都是下线之前就来到这里,然后服务器开放的第一时间就占好位置了,十分机智。

    “上城墙,继续跟着我冲上去。”我说。

    “老大,加油冲!”徐佳澄甜甜笑道。

    一行人顺着满是人的石阶往上走,就这么被我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条路,直至来到城墙上的时候,这里的人密密麻麻一片,根本没有插脚的地方。

    我选择的北方城墙,也将会是承受北方炼狱军团最直接攻势的地方,这里最火热,人也最多,密密麻麻一片,一眼望去全是人头,临近城墙边缘的立足之地十分难找,但就在这时,我也注意到了,前面最接近城墙的一段大约五十米区域,都被同一个势力占据了——绯月骑士团。

    行,既然是友军,那就有的商量了。

    我马上在人群中找人,终于发现了熟悉的身影,大喊一声:“绯月会长。”

    “欸,夕掌门,我在这里呢!”她遥遥呼应,声音几乎被人群淹没。

    我坐在战马上,扬起紫电青霜剑:“绯月会长,能挪几个位置给我们吗?我们想到城墙边输出。”

    “过来吧。”

    绯月法杖轻轻一扬,说:“剑雨,开辟一条道,让天选组的人进来。”

    剑雨MM欣然点头:“OK。”

    不久之后,人群散开一条路,我们艰难的挤了进去,终于靠近城墙边,但人潮涌动,直接就把张伟给挤得掉下去。

    “靠~~~”

    我眼疾手快,抬手一把抓住了张伟的肩甲,奋力把他提了上来:“伟哥你那么想不开做什么?”

    张伟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城墙的雉堞下都不敢站起来了:“人太多了,这也太TMD凶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