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五龙争霸
    雪豹轻轻嘶吼,雪夜之中,什么都看不见。

    身旁,风语被绑缚在一匹战马身上,一旁由十几个银阶圣殿骑士、金阶圣殿骑士簇拥着,众人不远不近的走着,似乎并不十分担心。

    风语伏在马背上,浑身是血,长发凌乱,与血块缔结冰冻在了一起,她气息微弱,美目缓缓的一瞥,看到了我头顶上的ID,禁不住淡淡一笑:“异世界降临的人……你们也来了。”

    “是的,来了。”

    我低下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但是,好像来得太晚了……”

    她目光有些出神,道:“能来的,就不算晚。”

    “喂!”

    霜寒在前方低吼道:“臭小子,别跟她嘀嘀咕咕的,我知道这小娘们姿色上乘,而且还是强大的龙骑将,但你还是别打她的心思了,天下的女人多的是,唯独她不太好下手,等到你功成名就时,本导师为你介绍白鹿城里最正最大的姑娘!”

    我又缄默了。

    风语则秀眉轻蹙,不再说话,依旧轻轻的伏在马背上。

    ……

    中午,吃个饭,然后上线。

    通天塔九层,戒备越发的森严,甚至在入口处都安排了上千名通天塔府军镇守,强弓硬弩密密麻麻,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了。

    就在临北的一个牢笼之中,风语被绑在笼子里,双手缠绕着金丝,已经勒入血肉之中,鲜血泊泊流淌,她静静的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当我走近时,一名银阶圣殿骑士立刻压低声音道:“丁牧宸,你想做什么?”

    我讶然:“怎么,戒备我做什么?”

    “执事大人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囚犯,何况是这种级别的囚犯。”

    “放心,我不进笼子。”

    “那……好吧,随你的便,你也是圣殿骑士的一员,在猎捕她的时候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不过我还是奉劝你离她远点,她虽然美貌,但却是一名龙骑将,擒拿她的一战中足足杀了我们二十多个圣殿骑士,这样的女人,碰不得。”

    “知道了。”

    我就站在牢笼外,一站就是现实时间的两个小时多,直到再次入夜,看守的圣殿骑士都倦了,一个个抱着长枪坐倒在远处,靠着墙壁打着盹,似乎在他们看来,我已经变成最尽忠职守的圣殿骑士,有我一个人看守犯人就够了。

    ……

    “好了,他们睡了。”

    这时,风语缓缓抬起头,声若游丝的传入我的耳中,道:“来自异世界的人,你叫什么?”

    “丁牧宸。”

    “哦……”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道:“可惜,你已经加入了圣殿,成了圣殿骑士的一员,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深吸一口气,坐在地上,面对着她,说:“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雪域龙族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传说中的五龙争霸,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语颔首一笑,道:“五龙争霸么……”

    她顿了顿,继续道:“一万年前,五大祖龙掌控着整个龙域,它们分别为圣白龙、银龙、金龙、霜龙、火龙这五大祖龙,将炼狱势力从北方剿灭,将君王们驱逐回炼狱之后,天下承平,五大祖龙却发生了分歧,有的认为应当迁移至龙族的祖地,有的认为应该继续镇守北方雪域,有的则认为要攻入炼狱,血洗深渊,最终发生了一场龙族之间的内战,那……就是传说中的五龙争霸。”

    “最终结果呢?”我皱眉问。

    “结果?”

    风语自嘲的一笑,说:“人类龙骑士也被卷入这场战乱之中,损失惨重,最后的结果就是最强大的圣白龙伤重消失了,银龙、金龙、火龙三大祖龙伤重而亡,银龙则活了下来,龙域的力量一蹶不振,龙语者冰兰大失所望,最终选择了破碎虚空,化为天神,离开了凡界。”

    “那么……人类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圣殿骑士居然会猎杀龙骑士?”我剑眉紧锁,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

    “权力。”

    风语声音很轻,道:“当初龙语者还在凡界时,她的实力足以镇压一切,以至于将龙域的实力推向了巅峰,使得整个人族以龙域马首是瞻,但在五龙争霸之后,龙域一蹶不振,从当初的鼎盛三千龙骑,沦落到今天的只有数十位龙骑,所以,在这个过程里,人族的势力反而在一起增强。”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幽幽道:“人类中的强者建立了圣殿,培养传说中的圣将,以及圣殿骑士,当实力天平发生转移之后,第六代夏族人皇便下令,与龙域断绝往来,并且再也不供应任何物资给苦寒的龙域,双方的关系瞬间冰封,之后,开始了征战与内乱,龙骑士的传说在天行大陆上渐渐的消失,夏族的族人只记得圣将与圣殿骑士,再也不知道龙骑士也在守护着这片大陆。”

    我讶然:“但是我见过……见过几十名龙骑士拯救雪岭北方一座村庄,亲眼所见。”

    风语抿了抿红唇,一双美目看着我,有些出神,道:“年轻的圣殿骑士,你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吗?”

    “坚信不移。”

    我沉声道:“深渊骑士攻击村庄的时候,我曾经回来请援过,但洛帅和圣殿都拒绝了,唯有你们龙域出兵了。”

    风语淡然一笑,说:“那又如何呢,人族已经容不得龙族的存在了,一代代夏皇每一个都是一手遮天的枭雄,他们只能容忍世上存在一个王,几千年来,被圣殿骑士、圣将们猎杀的龙骑士不计其数,多亏了冰兰大人飞升之前设下的一道阵法,否则恐怕我们连最后的生存权力都被剥夺了。”

    我皱眉,压低声音道:“你是说……雪域天池里的那一口深渊,对不对?”

    “你……你看到了?”她讶然。

    “嗯。”

    我点点头,说:“我确实看到了,还看到封印在冰晶中的那个人……”

    “你……你也见到她了?”风语更加惊诧了。

    “嗯。”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她幽幽道。

    “什么命运?”我一头雾水。

    她虚弱的笑了笑,说:“丁牧宸,你愿意帮我吗?如果,帮我的话,会让你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你会帮我吗?”

    我沉吟一声:“嗯。”

    她深深的看着我:“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圣殿骑士,心底一定充满了纠结与犹豫,要作出这个选择对你而言非常困难。”

    我笑了笑,扬眉笑道:“风语,你太小瞧我了,当我决定一件事的时候就不会再犹豫,一个人来,一个人走,洒脱得很。”

    她也笑了,但牵动了伤口,发出一声轻吟。

    我继续道:“我会帮你脱困,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逃脱,这里守备森严,必须从升降梯才能下去,你有什么办法?”

    “不必从升降梯走。”

    风语看了看北方的巨大窗口,道:“你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前往密室,将我的坐骑冰风霜龙的释放出来,它自然就能挣脱一切,第二件事是回到这里,把我从枷锁中解救出来,到那时,我们纵身一跃,冰风霜龙自然会在外面接引我们,通天塔四周都有劲弩,我们唯一逃生的路就是天空,从高空中离开。”

    我望了一眼远处,说:“关押冰风霜龙的密室我倒是知道在哪儿,不过……我如果帮它松绑,怎么才能确认它不会咬我,如果我过去,它一口把我吃了怎么办?”

    风语不禁讶然,道:“那……只有一个办法了,我会给你留下一道属于我的印记,这样它就不会攻击你了。”

    “什么印记?”

    “你把脸凑过来。”

    “哦?”

    我坐得更近一些之后,风语忽地凑近,沾着血迹的唇在我脸上轻轻一吻,留下了一道血迹斑斑的吻痕,笑道:“这样,就可以了。”

    “这也可以……”

    我老脸一红,说:“现在我去释放冰风霜龙,你做好准备。”

    “嗯,此事九死一生,你要小心啊!”

    ……

    站起身来,悄然前往关押冰风霜龙的囚室,隔着铁门上的网格一看,只见它奄奄一息的匍匐在里面,巨大的身形有些扭曲,双足、双翼以及头颅都被铭纹闪烁的锁链牢牢的锁住了,一动不能动,就在我靠近时,看守囚室的铜阶圣殿骑士笑道:“兄弟,你瞅啥?”

    我咧嘴一笑:“巨龙啊,谁不想看看!”

    他压低声音道:“别看啦,执事大人会生气的!”

    我低声说:“我在巨鹿城有一个故交是做盾牌生意的,只要一片龙鳞,就能作出一枚真正的巨龙之盾来,无价之宝啊,我想进去弄一点鳞片应该没问题吧?”

    “这……”他犹豫住了。

    我心神领会,马上从包裹里分出一个钱袋,足足几万个金币,说:“兄弟,这是酬劳,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

    他嘿嘿一笑:“自己人,自己人嘛,那么客气做什么?”

    说着,很不客气的收下了钱袋,道:“你进去之后别弄出太大的声音来,不然我可担待不起。”

    “了解了解。”

    推门而入,我缓缓的走向了冰风霜龙,它猛然睁开眼睛,一双湛蓝色的无情眼眸盯着我,仿佛要吃人一样。

    我顿时如坠冰窟一般,但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前,轻轻伸手触碰它的鼻梁,低声道:“我是风语大人派来的,你看我的脸上,有她的唇印,这是凭证。”

    “呼~~呼~~呼~~~~”

    冰风霜龙喷出一缕缕冻死人的呼吸,一双冰冷眸子直勾勾的看着,最终忽地嘴巴张开一道缝隙,舌头“刷”一下贴着我的脸就舔了一下,顿时一脸的滑腻黏液,冰冰凉,整个人都懵逼了。

    还真亲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