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活该没有女朋友
    “啊……”

    猛然从梦中惊醒,整个人都坐了起来,窗帘缝隙间一缕温暖阳光泻落在被褥上,我低了下头,竟有两地泪水从眼眶里直接滑落在了被子上,整个人的情绪几乎还留在梦里,不禁握了握拳,呼吸有些沉重,心头说不出的酸楚。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那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梦想结束的地方。

    每每想起夏依然,心头都满是愧疚与自责,如果我和林澈能有任何一个在那一夜能守在夏依然的家门前,她也就不会自杀了,心头,仿佛还回荡着临界责骂我的声音,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失望与忿怒,以至于几年后依旧不愿意原谅我,也不跟我和林澈说一句话。

    这样的我,还配建立一个新的公会吗?

    南风公会,始终是心头的一个死结,这个结不打开,我就永远不会创建公会,也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公会,这也是我和林澈在银狐效力一年,但却从来没有加入银狐公会的原因。

    ……

    “咚咚~~~”

    门外传来了徐佳澄的声音:“老大,希然姐让我问你,要不要出来吃早餐?”

    “要。”

    我颔首:“我马上起床。”

    “好,我们等你一起吃哦~”

    “嗯!”

    外面传来徐佳澄“哒哒哒”的脚步声,我也不禁微微一笑,或许正是因为希然和澄澄的出现,才能让我走出那段阴霾吧……

    洗漱完毕,穿上一套帅气的衣服走出房间门。

    大厅里,所有人都在等我,几个男生已经吃上了,苏希然微微一笑,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过来吃饭了。”

    “嗯。”

    一起吃了饭,时间才是上午八点半,服务器还有三个小时才开放,估计要等到我们吃完中饭才能进入游戏了,于是坐在一起聊聊天。

    “唐门公会也建立了。”苏希然道:“昨天晚上的事情。”

    “咦?”我有些诧异:“我记得昨天晚上唐韵跟我一起下线的,怎么又建立公会了。”

    林澈笑道:“多半是忘了,然后又着急忙活的上线建公会拿了奖励。”

    “原来如此。”

    苏希然蛮有深意的冲我一笑,说:“丁队,按照我们的进度,再打出行会令牌是迟早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心里还有点乱,不急。”我说。

    林澈一样颔首,笑道:“咱们天选组不是一个工作室吗,怎么老想着建公会的事情,希然姐你这个赵政委老是想着干李团长的活,这不好。”

    苏希然扑哧一笑:“我又没有私心,也只是希望咱们能发展壮大而已,随着巨鹿城的一个个公会都建立了,他们的实力会越来越强,顶尖一线的玩家都在被不断的瓜分、拉拢,如果我们不早点的话,等我们建公会的时候,只剩下一群二线玩家了。”

    徐佳澄点头:“希然姐说得有点道理。”

    “没关系,该是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散人玩家有很多的,不用急。”我安慰道。

    “好吧。”

    “好无聊。”张伟道:“大海,我们去看会小电影吧,我昨天睡觉前下载了不少。”

    “好啊好啊,我喜欢桃谷绘里香的作品!”

    苏希然一脸黑线:“那麻烦你们滚回房间看,然后关掉声音。”

    “咳咳,不看了不看了。”

    王劲海一见风向不对,急忙改口,一脸的义愤填膺道:“其实那些小电影我每次看完都觉得特别愤慨,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折腾的,有时候还一群人折腾一个女人,多扭曲的文化才会出现这种作品,自从加入天选组,每天睡前抱着手机看《斩龙》、《剑王传说》之类的乐虎国际国际之后,就觉得再看到桃谷绘里香那张脸都索然无味了。”

    “是吗?”苏希然眯着美眸。

    “是是是,天地为鉴。”

    这时,徐佳澄顺着沙发爬到我身边,手里捧着平板电脑,笑道:“老大老大,既然那么无聊就来陪我下五子棋吧,你会五子棋吗?”

    “当然。”

    我胸有成竹的吹嘘:“想当年,我可是号称丁集镇五子棋之霸的。”

    张伟讶然:“那丁集镇五子棋之妈是谁?”

    我一瞪眼,他顿时面色苍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儿。

    徐佳澄已经打开电脑,调出了一个两人玩的五子棋模式,几乎整个人都依偎在我怀里,笑着说:“开始了开始了~~~”

    林澈扶额:“完了,澄澄沦陷了,宸哥收了当二房吧。”

    我老脸一红,没有搭理他,问道:“澄澄,既然要玩也行,不过干玩多没意思啊,好歹有点彩头吧,不如……一局一个脑瓜蹦,怎么样!?”

    “脑……脑瓜蹦?”徐佳澄睁大美眸,一脸茫然。

    “咳咳……”苏希然道:“台湾同胞不知道什么是脑瓜蹦。”

    我便顺手给了一旁凑热闹的张伟的脑门一个脑瓜蹦,“啪”一声响,徐佳澄眨了眨眼睛:“好的,我懂了,可是……”

    “怎么啦?”

    “可是澄澄怎么能弹老大……”她抿着红唇说。

    林澈咧嘴笑:“可以这样,宸哥要是输了,惩罚就是澄澄你可以亲他一下,澄澄你要是输了,宸哥给你一个脑瓜蹦,怎么样?”

    澄澄檀口微张:“可……可以吗?”

    “可以,我会轻点的。”我说。

    “嗯嗯,开始开始!”

    ……

    第一局,五星连珠,徐佳澄先赢了。

    “Mua~~”

    她跪坐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就在脸上印上了一个糖果色YSL口红印,顿时,苏希然笑出了声,我脸都苍白了:“一会玩完我要先去洗个脸。”

    “别啊,多好,这样看起来好像有女朋友的样子。”张伟建议。

    “也对。”我接受了建议。

    第二局,我赢了。

    “啪~~~”

    一个脑瓜蹦之后,徐佳澄吓得漂亮小脸蛋苍白,直往我的怀里躲,都快要忘了是谁弹的了。

    连续十几局之后,我的脸上印上了五六个口红印,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该有的地方都有了,徐佳澄有强迫症,还不喜欢亲重复的地方,而她也得到了惩罚,额头的部位微微泛红,快要被我的脑瓜蹦弹得肿起来了。

    “欸……”苏希然忽然一声长叹。

    我翘着二郎腿:“咦?希然好像很有一些感慨的样子啊,怎么突然长吁短叹啊,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嘛,大家一起商量。”

    苏希然扶额:“澄澄的脑门都被你弹红了,丁队啊丁队,我可算是明白你这家伙为什么人长得帅却一直都没有女朋友了,你这样的人,就活该没有女朋友!”

    张伟哈哈大笑。

    我露出了一个emmmm的表情,说:“都是澄澄的皮肤太嫩了,一弹一个印子,我也很绝望啊,你说是吧澄澄,我是不是每一次用力都很轻?”

    “嗯!”

    徐佳澄用力的点头,然后小声对苏希然说:“希然姐,如果我被老大弹出脑震荡了,记得跟律师说我是自愿的,不起诉老大。”

    我:“……”

    苏希然扑哧一笑:“澄澄,来天选组快一个月了,对丁队有什么感想?是不是……依旧保持着一颗灼热的膜拜偶像的心?”

    “没有啦~~”

    徐佳澄浅笑道:“自从老大第一次对着我扣鼻屎之后他的形象就已经崩塌得一塌糊涂了,不过,我依旧喜欢老大,事实上,是更喜欢了。”

    “澄澄没救了。”苏希然无语,抿了抿红唇,笑道:“反正今天服务器重启晚,不如我们就聊点深度的,大家怎么看待爱情?”

    “这个……”我沉吟一声,没有说话。

    徐佳澄第一个捧场,说:“我觉得,心动的那一刻就有爱情了,不管是不是单方面的,但只要心动了,爱情就属于心动的那一个人了。”

    说完,她就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我。

    我摸摸鼻子:“你还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有时候对一个人心动了,但只是跟自己谈了一场恋爱,与人无关的。”

    “哇,有点深度的样子。”林澈道:“我觉得爱情就是看对眼,很简单。”

    “王劲海呢,你觉得呢?”苏希然问。

    “我可以说,但领队你不能说我低俗。”

    “说吧。”苏希然欣然道。

    王劲海意味深长的一笑:“我觉得从自己的观点出发,爱情就是喜欢上一个女人,记住,喜欢和上之间停顿要长一点。”

    “果然低俗呢……”苏希然有些无语:“张伟,你觉得呢?”

    张伟深吸一口气:“终于轮到我了,我觉得爱情是人这一辈子最珍贵的东西,有的人为了自私而活着,有的人为了爱别人而活着,如果没有爱情,人活着才是真的索然无味。”

    我惊了:“伟哥,没有想到你会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

    “当然。”

    他彷如得道高僧一样,慈眉善目起来,让我完全想不起小时候跟我们一起拎着课桌腿到处跟人打架的那个莽汉了。

    苏希然抿了抿红唇,一双美眸看向我:“丁队,你觉得爱情应该一对一吗?”

    “嗯。”

    我颔首:“不过感情这种东西,任何人都有资格谈,但任何人又都没资格谈,你爱上了一个人之后,或许也会再爱上另一个人,人的欲望有罪,但爱没有罪,所以我的观点是……一切以爱为借口的放纵都是自私的,而一切以用来约束爱情的道德都是虚伪的。”

    “说得好!”

    林澈深表赞同:“如果有一天宸哥妻妾成群了,我也能理解他,甚至赞同他。”

    “啪!”

    我跟他来了个击掌:“好兄弟!”

    苏希然再次扶额:“以后我们天选组不要聊这些略有深度的话题了,还是聊点肤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