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二百九十章 不是谁的影子
    返回巨鹿城,打开通讯器,给苏希然发了条微信消息:“让大海上线。”

    “啊?”

    苏希然回复:“他说自己龙体欠安,滚回房间睡觉去了。”

    “你就说我有装备给他,不要的话我就上架寄售了。”

    “哦,他说马上上线!”

    “妈的……”

    “哈哈哈哈~~~”

    ……

    不久之后,王劲海的身影出现在巨鹿城广场上,笑着走来,搓着手:“老大,有什么好招待啊?没有想到你的装备不仅仅给领队和澄澄,还想着兄弟们呢!”

    “有你们的装备时,当然会想着你们了。”

    我瞥了他一眼,说:“难道你觉得我给她们装备就是为了博红颜一笑吗?”

    “还有红颜一吻呢!”

    他hiahiahia的低声笑着。

    “还说!”

    我一瞪眼,然后把苍莽项链从包裹里取出来扔给了他。

    顿时王劲海眼睛都看直了:“我艹……这么极品的地器项链?比例双加30%+啊,还有9%的暴击,我靠,这项链丢到拍卖行里还了得啊,至少也是五十万起的超极品啊!老大,要不要我给你一个蓝颜之吻。”

    我一阵恶寒:“滚滚滚,下线睡觉了!”

    “好嘞!”

    下线,被大海邪魅的笑声弄得一身鸡皮疙瘩,急需要治愈一下,抬头一看,不远处徐佳澄坐在沙发上,正在玩手机,就问:“澄澄怎么还不去睡?”

    徐佳澄放下手机:“等老大一起睡呀!”

    “过来抱一下,然后去睡了。”

    “好!”

    下一秒,澄澄就带着少女幽香扑进怀里,这一刻我只觉得真的就像是有了一个妹妹一样,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说:“好了,回房间去睡了,希然呢?”

    “希然姐洗衣服呢!”

    “嗯……”

    我走了过去,洗衣机的响声不断,看到苏希然忙碌的身影,禁不住觉得有些歉意,便转身对林澈、张伟说道:“从今以后,大家的衣服自己洗,或者统一送去洗衣店洗,别让希然动手了,人家一个大小姐,伺候你们这群混蛋。”

    张伟笑道:“大宸子心疼领队了?”

    我悻悻道:“当然心疼,都跟你这家伙这么没心没肺的吗?”

    说着,走过去帮忙,大半夜的,苏希然香汗淋漓,正在晾衣服,冲着我莞尔一笑,说:“你呀,这一点真是让女孩子喜欢。”

    “啊?”

    我茫然:“公事公办嘛。”

    “难道不是因为心疼我?”她微微有些失望。

    我摸摸鼻子:“也心疼,也心疼。”

    她扑哧一笑:“好啦好啦,都快晾完了,你可就别帮倒忙了。”

    说着,她蹲下身,去拧干最后一件衬衫,顿时傲人的身材凸显无疑,酥峰挺拔,一片雪白的沟壑看得人脑袋发热,我差点就喷血了,急忙也蹲了下来,心跳加速。

    “怎么啦?”她讶然。

    我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看着她的美目,说:“你不知道自己多么有料吗,还问我怎么啦……”

    她低头看看自己胸前,顿时俏脸一红,凑近我的耳边,小声笑着说道:“丁队,我们都是读过书、明事理的人,要文明看球哦~~~”

    “靠~~~”

    我快要石化了,这么一个落落大方、雍容得体的书香世家的大小姐,这一旦开起车来真是不得了,能秒杀了秋名山车神了,我作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才平息心情,也压低声音说:“我记得欣赏过一部艺术作品,就是女主人洗衣服的时候,修洗衣机的工人来了……然后……”

    苏希然俏脸通红:“然后发生了许多愉快而不可描述的事情?”

    “然后修好了洗衣机,收了一百块钱就走了,路上还给老婆买了一捆青蒜,回家做了个贼好吃的青蒜炒蛋。”

    “靠~~~”

    苏希然湿漉漉的小手在我胸前拍了一下,美眸无比动人:“白瞎我这点盼头了,你居然及时刹住了车,让人始料未及呀……”

    我哈哈一笑,帮她把衣服晾好,说:“好了,大半夜了,早点睡吧,别太累了。”

    “嗯,一起睡?”

    “必须的。”

    于是,各自回房间,在时间上一起睡了。

    ……

    翌日骑乘,早早起来,晨练。

    十一月的天气,深秋季节,落叶满地,就连苏希然和徐佳澄出来跑步的时候都不穿短裙了,少了一道美景。

    早上,吃饭时,大家继续讨论游戏里的话题。

    “这些天,王朝霸业、不服就干的人有没有找过我们麻烦?”我一边吃着油条,一边问道。

    “没有。”

    林澈摇摇头,说:“战斗力拉开了,我们工作室战斗力最差的伟哥都已经8700战力了,而逼王强那边的人,超过8700战力的人都屈指可数,不服就干的战斗力就更不用提了,火焰鼠不是什么有钱人,伟哥的战斗力丢到不服就干去,能混个副盟主当。”

    “真的吗?”张伟充满了自豪。

    “真的,但你的操作……可能会被踢出公会。”林澈哈哈一笑。

    张伟比了比中指,继续吃饭。

    苏希然问道:“丁队,你今天还是跟唐大小姐去云中域练级吗?”

    “嗯。”

    我点点头:“今天再练个半天,采集到的景天就差不多能把我的炼药术冲到10级了,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成第一个炼制10级药的玩家,而且云中午能封印到雷电神牛,每天几十万进账,何乐而不为呢?”

    “嗯嗯,不过我听说,10级草药在次级主城不刷新的,只有进入了一级主城,才能刷新,但白鹿城地图目前还不开放,要等到第一个冲到100级的玩家出现了才会开放白鹿城和天风城这两个一级主城。”

    “也快了,唐韵都92级了,按照她的练级效率,估计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冲到100级。”

    “到时候,要主城争霸了啊~~~”

    苏希然有些向往,笑道:“我们天选组,会在未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悻悻道:“当不当霸主我不敢说,但至少谁也欺负不了我们!”

    “没错。”

    林澈嘿嘿一笑:“谁敢欺负我们天选组,就让谁难受。”

    “最近又有几个公会建立了。”苏希然道。

    “都有谁?”我问。

    “古剑、银狐、战天盟、烛龙,四大公会都已经相继建立,开始蓬勃发展了,特别是银狐,简直就像是一匹黑马一样直接杀入天行国服十大公会排名了,注册人数八万多,基本上已经奠定未来战盟争霸的格局了。”

    “八万多……”

    我咬了咬牙,脑海中浮现出林途得意的笑容。

    吃完,擦擦手,取出手机滑出了《天行》的官方网站,然后查看了一下公会预热召集排行榜,果然,通天塔一战的版本之后,各大公会的排名已经重新洗牌了,以成员玩家的响应召集人数来排行的一个列表就在眼前——

    1、古剑魂梦,盟主:在水一方,召集人数:15W

    2、烛龙,盟主:烛影乱,召集人数:12.4W

    3、战天盟,盟主:战天,召集人数:10.5W

    4、银狐,盟主:乱世宏图,召集人数:8W

    5、绯月骑士团,盟主:绯月,召集人数:7.8W

    6、猎月王朝,盟主:魏晋南北朝,召集人数:7.2W

    7、雪银杉,盟主:紫衣侯,召集人数:7W

    8、池白神域,盟主:白衣公子,召集人数:6.8W

    9、唐门,盟主:提拉米苏,召集人数:6.5W

    10、英雄殿,盟主:烟光残照,召集人数:6W

    ……

    古剑依旧势头很强,以十五万成员响应之众稳居榜首,其次则是与其分庭抗礼的烛龙,只是陆尘不在,失去了小天王的指挥和驾驭,仅凭李承风、鬼谷子、北冥雪等人能不能压烛影乱一头,还难说,烛影乱号称仅次于“天王”的玩家,有一个响亮的头衔“次天王”,不但是玩家的调侃,也证明了他实力的不可小觑。

    整个榜单上,新旧公会各占一半,银狐、绯月骑士团、池白神域、唐门、英雄殿都是新兴公会,必将掀起一场波澜,未来的行会争霸格局大约会非常精彩吧,新公会中,银狐以林途马首是瞻,拉拢了几个韩国外援玩家,引得粉丝热捧,位列第四倒也不算是太奇怪,池白神域位列第八,没办法,架不住沈丘白家底殷实,而唐门位列第九,主要还是因为唐韵这个“提拉米苏女神”的名头太响了,再加上天行第一美女主播的光环,之所以排名第九还是因为她太爱单刷,太懒了,否则进前五都有可能。

    榜末,英雄殿,大舅子烟光残照带着妹妹漱月鸣筝、澈未然,大有打出一片天下的气势,将来的行会争霸也必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了。

    放下手机,我陷入了沉思。

    徐佳澄眨了眨大眼睛,问:“我们天选组的召集人数有多少?”

    “0!”

    苏希然笑道:“咱们根本就没有申请公会预热,就连公会名字都没有起呢,不用着急,丁队和林澈心里的那个坎要先过了才行。”

    我颔首,一声叹息,说:“小澈,我们什么时候挑个日子,去拜祭一下依然姐吧。”

    林澈眼圈一红:“嗯,好。”

    苏希然撅起小嘴,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站起身说:“上线练级了。”

    “嗯!”

    ……

    上线,出现在巨鹿城中。

    我直接拉起一旁刚刚上线的苏希然的手,直接带她进了大圣堂,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两个。

    “希然,看得出来,你有点不开心。”

    “是的。”

    她并不回避,一双美眸看着我,说:“丁队,我知道你心里过不去,夏依然和南风公会始终都是心里的一个结,你一直都心怀愧疚,但是……你也要为我和澄澄考虑一下,我们都是从远方投奔你的人,你心里住着的是夏依然,那我们呢,你把我摆在哪里?她叫夏依然,我叫苏希然,都有一个然字,可是……我不想当她的影子,你明白吗?”

    我心口一疼,带着歉意,扶着她的香肩,说:“等我和小澈去祭拜了依然姐之后再说这件事,你不要怀疑自己,你不是任何人的影子,在我心里的份量很重。”

    “有多重?”她问。

    “相当重,你住在我心里,看到你难过失望,会压得我心疼。”我认真的说道。

    “真的?”她美眸如水的看着我。

    “真的。”

    “那我不难过了。”她莞尔一笑,说:“好啦,练级去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