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不久后,开始上菜,叫不出名字的美味佳肴摆满一桌,我有点心虚,凑在苏希然耳边低声道:“希然,这一桌没有什么保护动物吧?”

    “没有。”

    她扑哧一笑:“没有野猪肉的,放心吃吧,说是野味,其实许多都是养的野味,跟家禽什么的味道差不多的。”

    “明白了。”

    林澈倒酒,很快的每个人都有红酒了。

    苏希然道:“丁队,说话了。”

    “嗯。”

    我点点头,举起了酒杯,说:“本来没有北辰,但我们聚在一起,就有了北辰,是扶苏为我们天选组两肋插刀,是小唯、小暖你们几个在我被系统通缉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也是我们大家一起守住了希然的隐藏职业,这一切,都是缘分,来,第一杯我们干了,为了北辰!”

    “为了北辰!”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激动,随后一饮而尽,红酒里苦涩却又略带甘甜的滋味流入喉咙,千般滋味只有自己明白。

    “吃菜吃菜~~~”

    大家这才开始开动,都饿坏了,马上与美食战斗。

    ……

    “希然,不吃蛇肉吗?”我问。

    “不吃,我怕~~~”她说。

    “那你还点!”

    “点给你们吃的呀,林澈和王劲海喜欢吃。”

    “谢谢希然姐!”

    “不客气!”

    正吃着,林澈举起酒杯,对着长安月下凉笑道:“凉凉美女是吧?我是林澈,天选组的符箓师,ID秋水寒,白鹿城第一符箓师,目前单身,品正貌端,无任何不良嗜好,你……是单身吗?”

    “不是的话,这杯酒还能喝么?”长安月下凉笑问。

    “能。”

    “我是单身。”长安月下凉微微一笑,说:“不过林澈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王劲海、张伟哈哈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林澈一饮而尽,吃了口菜,然后又给自己倒上酒,对竹清梦影道:“竹清梦影美女对吧,我是林澈,天选组的符箓师……”

    “等等。”

    竹清梦影打断他的话,俏脸一红,说:“林澈小哥哥,我不是不给你面子,但我有男朋友了,他不但品正貌端,而且孔武有力,有各种不良嗜好……”

    林澈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我们喝了这杯酒,祝他健康长寿。”

    “哈哈哈哈哈~~~~”

    王劲海、张伟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仿佛看到林澈吃瘪比自己中**彩还要高兴。

    苏希然掩嘴轻笑,说:“哼,我们丁队如果像是林澈这样主动,恐怕早就不会这样的单着了……”

    山有扶苏讶然:“不会吧,夕哥你不是跟唐门的提拉米苏美女很熟吗?两个人还一起在直播间里露过面呢,你们还没……进展到那一步?”

    “没呢……还是单身。”

    我抬起手掌:“目前还是友情越位,恋人未满,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总感觉……唐韵是活在云里的人,而我则是在泥泞中摸爬滚打的那一类人。”

    山有扶苏深有感触,道:“我们都一样,都是在泥泞里摸爬滚打的人。”

    “嗯,为了单身!”

    两个人杯子一碰,又是一饮而尽。

    徐佳澄秀眉轻蹙:“老大,你们不能这样喝啊,不然真的就喝醉了,一会我和希然姐姐可扛不动你们这一大群人。”

    “放心吧,我们的酒量……心里有数!”林澈道。

    “有个B数。”

    张伟悻悻道:“上次喝多了是谁搂着路口歪脖子树死活不想上出租车还大叫爱我别走的?”

    “滚滚滚!过去的事情的事情就过去了,再无岁月可回首!”

    ……

    一直喝到了深夜十点多,窗外夜色朦胧,凉风一阵阵的吹进来,包厢里的红酒被干掉了十几瓶,大家都醉眼朦胧起来,苏希然、徐佳澄喝的比较少还好说,林澈、张伟等人已经闹腾了起来,相互揭短起来。

    山有扶苏倒在椅子里,一张脸都红了,连连说:“不喝了不喝了,谁再跟我敬酒,我就……我就吐给他看了。”

    “哈哈哈,不行啊扶苏!”

    林澈搂着他的肩膀,说:“对了扶苏,我一直都奇怪你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山有扶苏,这个扶苏……是秦始皇长子那个扶苏吗?”

    “当然不是……”

    山有扶苏瞥了他一眼,笑道:“这扶苏……是桑树的意思,而且,山有扶苏源自于诗经,跟夕哥的今夕何夕都是诗经里的词句,说起来我们还是一个家族的。”

    “那你干什么起这个名字?”张伟问道。

    山有扶苏眼圈一红,笑道:“想起了……就起了呗……”

    我说:“说说吧,肯定有什么渊源的,这里都是自己人。”

    “……”

    山有扶苏深吸一口气,然后直接抓起面子一扎壶的红酒,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艹艹艹……”

    林澈大惊:“扶苏,你疯啦?”

    “没……”

    山有扶苏醉了,脸上带着无奈,笑道:“如果我不喝下这些酒,我没勇气跟大家说起这个ID的来由。”

    我皱了皱眉:“扶苏,你说吧,这里都是自己人。”

    “嗯。”

    山有扶苏眼睛红红的,说:“其实,有两个号,两个人一起建号,男号叫山有扶苏,女号叫隰有荷华,意思就是,山上有桑树,水里有荷花,而且我和她玩的都是刺客号,从灵恸,到天纵,整整四年,我们每天一起偷BOSS,一起寻宝,一起伏击别人,一起被追杀,一起浪迹天涯。”

    说着,他苦笑一声:“她……她……”

    我心中一动:“她是哪里人?”

    “云南大理。”

    “你们……见面了吗?”苏希然问。

    “没有。”

    山有扶苏摇头苦笑,道:“她说她还不够好,还没有准备好见我,所以……一直都没有跟我见面,我们每天一起聊天,一起混迹游戏,几款游戏里我一直都叫山有扶苏,她一直都叫隰有荷华,直到两年前,她终于决定来河南看我……”

    “然后呢?”我轻声问。

    “然后……”山有扶苏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说:“然后她再也没有上过线,我找了很久很久,注册了每一款火热的游戏,但都没有找到第二个隰有荷华,两年来,我不停的寻找,不停的寻找,但却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林澈咬了咬牙:“或许……或许……”

    “没事的。”

    山有扶苏失神的看着空空的酒杯,说:“许多人告诉我,她不愿意见我,她选择了消失,她放弃了我,网络上的事情怎么能当真呢……”

    “但是我,但是我……”

    他扶着额头,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桌布上,浑身颤抖,道:“我想一直找她,一直等她,除了她,再也没有谁能走进我心里,我相信她不会骗我,我相信她……”

    我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嗯,你一定会等到她的,相信她。”

    苏希然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欲言又止。

    “好了,都喝多了。”

    我站起身,道:“希然去买单,我送扶苏、小唯他们回酒店。”

    “嗯……”

    ……

    送他们回到酒店之后,酒店外,凉风瑟瑟。

    “网络上的事情,能当真吗?”我看着夜色,不禁茫然的问了一句。

    苏希然美目如水:“你觉得呢?”

    “许多人都说网恋是一场空,是一个笑话。”我咬了咬牙,说:“其实我也说不清,但我觉得两个人相互喜欢,就应该奋不顾身,没有任何顾忌,扶苏是一个不错的人,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一个人的时光能有多久啊,能经得住这样的苦等吗?”

    苏希然有点动容:“丁队……”

    “希然。”

    我扶着她的香肩:“你带大家回工作室,我要出去办点事。”

    “哦?什么事啊……”

    “嘘,别问。”

    “好吧。”

    我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车上,拨通了警队凌怡的号码。

    “丁牧宸,怎么啦?”电话那头传来她好听的声音。

    “凌怡,你在值班吗?”

    “嗯,今天刚好轮到我值班,怎么啦?”

    “我马上过来,帮我查询一些东西。”

    “哦……”

    ……

    不久后,抵达警局,在信息科里找到了凌怡,她坐在一堆电脑之间,后方的电脑满是各种监控的镜头,不是一般的忙碌。

    “要查什么呀?”她微微一笑,然后皱了皱眉:“你这家伙,喝了不少吧,一身酒气。”

    “嗯,查个人。”

    “啊?”

    凌怡抿了抿红唇:“资料可不是随便查的,我不能假公济私啊,按照规章,你必须跟我说清楚了,才能查询公民个人信息,而且还要备案”

    “好吧。”

    我把山有扶苏的事情说了一遍。

    凌怡顿时愣了:“你想让我怎么查这个人?仅仅只有一个ID,我无处下手啊。”

    “简单。”

    我坐在了她身边,说:“用公安系统切入月恒系统,他们有直接提供服务的端口,你在天纵这款游戏里,直接查询‘隰有荷华’,会有登录的个人隐藏实名信息。”

    “嗯!”

    她噼噼啪啪的输入了一通代码之后,一个窗口跳了出来,是隰有荷华的天纵个人资料,上面有照片,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女孩,然后则是名字,叫做林悦,云南大理人。

    “两年前……两年前……”

    我皱着眉头,说:“她两年前消失,查一查云南两年前的一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检索林悦这个名字的关键字。”

    “嗯……”

    凌怡秀眉轻蹙,一边打字,一边说:“丁队,网恋的事情怎么能当真呢?或许只是女孩子想玩玩而已,忽然腻了,就选择了消失了呢?”

    “即便如此,我也必须知道真相,扶苏是我的兄弟,我不想他一辈子这样自责、难过。”

    “好吧。”

    当凌怡敲下回车键的一瞬间,一条公安系统内部的公告跳了出来,是两年前九月份的消息,雨季,山体滑坡导致泥石流,一辆大客被掩埋的消息,有32名乘客遇难,而其中的遇难名单上,就有一个名字叫林悦。

    ……

    看到林悦这个名字的一刻,我猛然后退一步,失神的撞在了墙壁上,呆呆的靠在那里。

    突然间,鼻子一酸,泪水不由自主的滚滚而出,啪嗒啪嗒的打湿了衣衫,心里有种没来由的憋屈和不快,握着拳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扶苏他……为什么会这样……”

    一边说着,眼泪却不由自主的一颗颗往下掉着。

    她去世了,去世在走向扶苏的路上,她爱他,这份爱不会因为生命的逝去而消亡,而是成了永恒。

    ……

    “丁队……”

    凌怡转过身,眼睛微红,默默的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