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摘星阁
    “漱月鸣筝进来了?”

    “哇,我们北辰又多了一位超强灵术师了,还是个大美女呢!”

    公会频道里,众人还在议论纷纷。

    我咳了咳,说道:“好了,一起欢迎一下漱月美女。”

    “欢迎欢迎!”

    欢迎的字眼开始刷屏,而漱月鸣筝则落落大方的一笑,说:“夕掌门独步巨鹿城,希然副盟主诚心邀请,所以我离开英雄殿,加入了北辰,请大家以后多多照顾哦~~~”

    王劲海:“一定一定。”

    林澈有点无语。

    ……

    苏希然一袭灵袍飘飘,笑问:“丁队,你今天晚上有安排吗?”

    “有,去刷水晶之魂,明天开始帮林澈刷S1符箓师套装。”

    “嗯,好的,那我和漱月美女去跟大家一起练级了。”

    “去吧去吧。”

    转身进城,修理了一下装备,适量的补充了一点回血散之后就出城了,白鹿城外清风习习,野外说不出的宁静,远处有玩家在杀怪,也有聊天的声音,而就在我穿过一片竹林之后,前方赫然有一群高阶玩家在采集矿石,嶙峋的山丘上零星遍布着一些珍贵的金石。

    这群玩家不是别人,正是英雄殿的人,盟主烟光残照也在其中,一旁还有美女弓箭手澈未然,他的另一个妹妹。

    “哟,那不是夕掌门吗?”一名高阶骑士笑道。

    烟光残照马上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道:“夕掌门你过来一下,我们好好说道说道。”

    “哈哈~~~”

    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尴尬的走上前,抬手把炎龙剑归鞘,说:“烟光盟主,咱们也不是很熟的那种朋友,有啥好说的。”

    “哼哼!”

    烟光残照一脸悻悻:“你有一个苏希然这样的副盟主,还真是左右手啊,居然把我那傻妹妹都挖到北辰去了,真是……气死我也!”

    我笑道:“女孩子嘛,玩游戏就图个开心,在你这个老哥身边肯定有不少约束,你要自我反省一下是不是平时对她管束太多了,甚至连她跟行会里的男玩家聊天也盯着。”

    澈未然一挺酥峰,手握战弓,看着烟光残照说:“老哥,我觉得也是,昨天我跟行会里的人聊到网恋的事情你就私聊我不许说话了,月姐肯定也是这样才离家出走的,我不管,你以后要巴结好我,不然我也离家出走,去投奔夕掌门的北辰。”

    “好啊好啊~~~”

    我直接给澈未然发去了一个好友请求,说:“澈未然美女,你什么时候想来北辰就什么时候来,北辰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

    “过分了啊……”

    烟光残照一头黑线,道:“连我的这个妹妹也想挖走,夕掌门,你怎么不干脆连我一起挖走算了。”

    我笑道:“那不能够,你有最强王者的实力,北辰现在可挖不动你。”

    “别再挖我的人了。”

    烟光残照一拱手,悻悻道:“我们英雄殿的主力也就那么多了,你再挖就真的没人了,你看你们北辰,已经有你和山有扶苏两个王者级玩家了,还有一大堆宗师级玩家,你们缺人才吗?”

    “还是有点缺的,不过不会再挖英雄殿的人了。”

    我翻身上马,摆摆手:“练级去了,烟光盟主再见。”

    “嗯!夕掌门再见!”

    ……

    继续往前,直奔水晶岛方向。

    大地图上,一片金光灿灿出现在前方,是高级矿石!

    进入白鹿城之后,有些矿石是固定时间和固定地点刷新的,但也有一部分矿石是随机刷新的,犹如抽奖一样。

    而就在我踏入这片矿石区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空中一团雪云降临,紧接着暴风雪笼罩大地,噼噼啪啪的砸落着,那是灵术师90级的三转技能——暴风雪,也是一个中期的大型AOE技能,让许多灵术师彻底翻身了。

    前方有战斗,多半是为了争夺矿石的。

    我皱了皱眉,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绕行,一拽缰绳,上古寒铁马冲上了一旁的环形山,沿着环形山继续前行,而就在我一瞥之间,发现了山谷里争夺晶矿的双方居然有一方我是认识的,是不服就干的人,其中,火焰鼠一身高阶法师装,挥舞法杖释放着暴风雪。

    暴风雪下,一地药水,至少挂掉了三四个人,除了药水之外还有爆出一些矿石,而就在火焰鼠的身后,跟着至少三十名不服就干的玩家,一个个的脸庞上满是盛气凌人。

    与不服就干对峙的则是一个小团队,为首一人是个剑眉星目的中年人,血条只剩下27%了,身上还冻结着一道道冰霜痕迹,破显得狼狈——

    【义字当先】(天空剑士)

    等级:90

    所属小队:摘星阁

    ……

    我不禁微微一怔,是摘星阁的人,这个摘星阁跟我们北辰同样都是从巨鹿城走出来的团队,只是北辰已经建立公会了,但摘星阁依旧在飘着,战网上,摘星阁的排名并不高,甚至只能算是二流公会,不过有几个核心玩家,实力还不错,所以也有一席之地。

    但此刻,他们招惹了不服就干,下场不会太好,火焰鼠是白鹿城前十灵术师,战斗力超高,仅凭他就足够让摘星阁的玩家吃一壶了。

    “放下所有九阶晶矿,然后滚!”

    火焰鼠手握法杖,目光透着冰冷与无情,嘴角勾起,淡淡一笑道:“你们摘星阁什么时候配和我们不服就干抢资源了?义字当先,识趣的话就照我说的做,不然你的这群朋友一个也走不掉,全部都要掉1级,运气不好的还要爆出一两件装备。”

    义字当先眉头紧锁,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道:“这么大一片晶矿,你们采集得完吗?再说了,是我们摘星阁先来的,你们未免太蛮横了。”

    火焰鼠眉头一扬:“你那么大年纪的人了,丛林法则不懂吗?这片晶矿不管我们不服就干能不能吃下,反正,没你们摘星阁什么事,就凭你们……嘿嘿,恐怕连行会令牌都买不起,这辈子都很难建公会了,喂,那几个人,不如你们来我们不服就干吧,给你们精英当当。”

    义字当先身后,一个叫“北巷长歌悠”的剑士剑眉紧锁,冷笑一声:“火焰鼠,你不过是个仗势欺人的狗东西罢了,就凭你也想挖我们,你为什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张狗脸,你也配?”

    另一个叫星殇的法师也说道:“了不起全部挂在这里,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大,我们不必跟他们赔笑脸,杀呗,杀一个赚一个!”

    “杀?”

    火焰鼠身后的游刃有余策马上前,一身金澄澄的装备,笑道:“你们要等级没等级,要装备没装备,怎么杀?这样吧,鼠哥你们都别动手,我来,你们摘星阁的几个人一起上,怎么样?”

    “你……”

    义字当先咬牙切齿:“游刃有余,我知道你战斗力高,但也别欺人太甚了。”

    “今天老子就是欺负你们摘星阁,怎么了?”

    游刃有余嘴角扬起,“铿”一声拔出一把圆月弯刀,刀刃上浮现着寒光,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老大让你们摘星阁走的时候你们就该走了,那几个被挂掉的白痴居然还敢动手,这不是自己找死吗?来来来,老子陪你们练练。”

    摘星阁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论战斗力,游刃有余破万了,属于现阶段的高端玩家,传说中的万战!

    但摘星阁的几个人就不好说了,义字当先的装备略好一点,但最多8500战斗力,其余的几个人,也就8000上下的样子,而且游刃有余等级98级,超过他们至少8级,也就是说大部分的控制技能绝对是被MISS的,等级、装备碾压下,游刃有余要一个单挑四个,绝不是托大,而是胸有成竹。

    ……

    原本打算一笑而过的我,却站住了,看着义字当先、北巷长歌悠、星殇以及那个云游仙医果汁等人气得浑身发抖,禁不住心头涌起一阵憋屈感,当年我初入《天纵》的时候,太菜,对游戏里的规则、技巧也不是很理解,那时候我们南风公会也一样弱小,像眼前这样被人欺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如今看到摘星阁的遭遇,居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抬手,从包裹里拽出了梨花落雨枪,凌空直接投掷了出去。

    “唰——”

    下一刻,伴随着火星迸溅,梨花落雨枪“铿”一声落在了摘星阁和不服就干的两群人的中间,而我则一拽缰绳,驾驭上古寒铁马从山坡上俯冲而下,抬手拔出炎龙剑,来到双方中间,淡淡道:“火焰鼠,欺负级低的人有什么意思?来来来,我等级比较高,我自己送上门,你们尽管欺负好了。”

    “今夕何夕!”

    当我冲出来的一瞬间,不服就干的都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大家经常干架,看来我已经对他们的成员形成心理阴影了。

    “夕掌门……”

    义字当先一脸惊讶,神情苦涩的看着我,北巷长歌悠、星殇两个人也看向我,握着兵刃的手掌微微颤抖:“今夕何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