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三百五十章 绝境逢生
    “水上漂……水上漂……”

    我心里飞快的念叨着,希望上古寒铁马踏水而去、渺然凌波。

    但“扑通”一声,不只是我,连明月池也跟我一起掉进了水中,瞬间浑身湿透,而寒铁马还是扑腾着双蹄,就差没有大喊救命了,一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感情你是一头北方马,不会游泳是吗?

    急忙化为坐骑印记,我自己游!

    一手将明月池无力的娇躯环抱在怀里,一手拨弄水花,沿着水道向前游动,而身后则是一群暗黑骑士愤怒的吼声,乱箭如雨射落,噼噼啪啪的射穿水面,有的也造成了数千伤害,但这都不算是什么,继续往前游。

    “滚开,一群废物!”

    龙语激荡,炼狱魔牙古拉斯来了,臃肿的身躯踏平水道,张口就是一道暗黑魔焰吞噬而来,烧得周围的水瞬间就开始沸腾了,同时一群暗黑骑士,甚至还有一个炼狱领主都一起在暗黑魔焰中化为灰烬了,好可怕的龙息啊!

    不过转念一想,连明月池都被暗黑魔焰烧成了重伤,那些炼狱领主被秒杀也就不奇怪了。

    被滚烫的水包围着,我继续往前游,忍受着沸腾鱼的感觉,左手扣着的盾牌死死护着明月池的身躯,自己的血条唰唰往下掉,一百米长的水道却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才游到了尽头,而后方,炼狱魔牙的身躯太大,开始“拆家”了,头颅乱撞,将窄狭的水道石壁撞碎,硬生生的挤了进来,眼中满是怒火。

    “龙语者,你已经是本座的一顿美餐了,还想去哪儿?”

    它愤怒咆哮,宛若野兽。

    而当我冲出水面的瞬间,明月池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双美眸看着我:“我……我需要月光才能恢复力量……”

    “知道了!”

    ……

    “月池大人,借你的衣裙用一下。”我说。

    “啊?”

    她檀口微张,不明所以。

    我也不多说了,抬手“哧”一声就撕开了明月池的雪色披帛,绕着自己的腰部两圈,直接系了一个死结,把明月池紧紧的绑在怀里,同时猛然转身,龙炎盾扣在了地上,抱着明月池一起下沉身躯,躲在龙炎盾的后方。

    “哗~~~~”

    暗黑魔焰宛若火山爆发一样的轰在了龙炎盾上,滚烫的温度仿佛要把人给蒸发了一般,一个大大的伤害数字从头顶上飞起。

    “37891!”

    幸好我如今的气血突破4W了,否则直接就被秒杀!

    整个人几乎魂飞魄散,被暗黑魔焰喷得撞击在身后的岩壁上,龙炎盾的耐久瞬间就被烧掉了70%多,盾牌表面正在开始熔化,这攻击也太恐怖了,再来一口,龙炎盾就报废了。

    “准备受死吧!”

    炼狱魔牙古拉斯一声咆哮,扬起了头颅,脖颈的囊被暗黑魔焰烤得通红并且开始肿胀起来,下一口龙息马上就要到了。

    “完了……”明月池咬着银牙道。

    我直接一抬手,破坏者消失,取而代之是辅助物品,龙神毒刺,“蓬”一声毒刺从拳套上射出,带着一条金色丝线钉入了大约百米上方的岩壁上,紧接着出现了拖拽、移动两个选项,我直接确认移动,顿时龙神毒刺开始收线,带着我和明月池“嗤”一声上去了,而下方,又一道暗黑魔焰激荡开来,热腾腾的滚动烈焰顺着洞窟往上涌至。

    神圣复苏、磕血瓶!

    “+11000!”

    “+18733!”

    气血回复到一半以上,立刻盾牌往下一摆,缩起身躯,抱着明月池几乎两个人都悬空平躺在盾牌上,随即一道烈焰冲了上去,将垂直岩洞的四周烧得一片通红,还好这不是正面伤害,龙炎盾虽然也烧红了,但我和明月池没有吃到太多伤害。

    “你们想去哪儿?”

    轰然一声,一颗狰狞的龙头撞入只有直径几米的岩洞之中,面朝上方的一只眼睛骤然张开,炼狱魔牙看着我们,狞笑道:“你们真以为走得出本座的魔龙宝殿吗?”

    “铿!”

    我不说话,直接把破坏者深深的刺入了一旁的岩壁中,紧接着收回龙神毒刺,再次瞄准上方百米外,“蓬”一声发射,钉入了更远的地方,然后对怀里的明月池说道:“月池大人,抱紧我……别掉下去了,不然我也无能为力了……”

    她身体虚弱,美眸光芒柔和,轻轻点头:“嗯……”

    随后,张开双臂搂着我的脖颈,整个人都挂在我身上了,只是我侧脸一看就能看到她烧焦的手臂,顿时有点心疼,为了杀掉野人王一劳永逸,她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

    ……

    接连往上多次使用龙神毒刺,已经距离山顶入口不足数百米了,瀑布般的水往下浇透了身躯,而下方则能看到火光缭绕,炼狱魔牙古拉斯的肉身太强了,不愧是魔龙,毁天灭地一样的撑开了山洞,硬生生的将臃肿身躯挤进来,正不断的往上突进。

    “不妙……”

    明月池忽地抬头看着上方。

    果然,“唰”的一道黑暗龙息从上方喷吐下来,紧接着就看到一名炼狱领主的身影出现在洞口,声音冰冷的说道:“守住出口,绝对不能让明月池和那个人族骑士离开这里。”

    “是,大人!”

    有炼狱领主镇守,麻烦了。

    我皱了皱眉,只觉得脊背发麻,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于是对怀里的明月池问道:“你有没有类似于龙晶石的物品,可以直接从这里破界返回龙域的?”

    “有。”

    明月池俏脸苍白,目光幽幽的说道:“只是我虽有龙晶石,但却无法破界,龙晶石的破界力量承载不了我自身掌握的次元力量,走不掉的。”

    “……”

    我望了一眼四周,忽地发现墙壁上有一个洞,很小,也不知道行不行,说:“那个洞……或许是我们的逃生地。”

    “那是……穿山甲凿穿的洞口,试试吧。”

    “嗯!”

    我直接一剑刺出,“蓬”一声,破坏者不愧是破坏者,直接把半米宽的洞变成了一米宽,随后抱着明月池纵身一跃落在其中,然后继续再用破坏者向上凿穿、扩大这个穿山甲的洞窟,身后的远处传来巨龙的咆哮声,炼狱魔牙依旧没有放弃,正在毁天灭地的猎杀着我们。

    就这样,一路斜斜的往上,沿着穿山甲的洞窟钻行了大约十分钟后,“吱吱”一声,一只穿山甲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明月池一双美眸顾盼生辉,忍不住的扑哧一笑。

    我也笑了笑,继续凿洞。

    终于,几分钟后已经来到了靠近山体边缘的部分,穿山甲的洞穴有些曲折,但却有一缕淡淡的月光投射了进来。

    “别凿穿……”

    明月池忽地拉住我的手臂,幽幽道:“一缕月光就已经足以让月池恢复力量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月池吧。”

    “哦?”

    她靠在我胸前,轻轻的伸出受创、焦黑的左手,接引那珍贵无比的一缕月光,顿时月华仿佛受到了召唤一样,化为一层银色光芒镀在了她的手掌上,下一刻奇迹发生了,焦黑的死皮不断剥落,露出了下方晶莹柔嫩的皮肤来,并且月光如水的流动在她的娇躯之上,转眼间就把被烧焦的小半个身躯尽数恢复原状,而我则看呆了。

    明月池被暗黑魔焰烧焦的皮肤被晶莹透亮的肌肤所取代,但被烧焦的衣裙、铠甲却不会因此而修复,顿时象牙般洁白的**横陈眼前,每一寸肌肤都透着莹润之色,精致的锁骨、凸起的酥峰,一一横陈眼前,特别是两人紧紧绑在一起,起伏的峰峦就这么压在我的胸口,虽然隔着铠甲,却依旧让我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沉重了少许。

    “你……”

    明月池也看着我,俏脸微微一红,说:“不要这样盯着月池观看,可好……”

    我老脸一红:“对不起,月池大人。”

    她目光幽幽,道:“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生死磨难,你还一口一个月池大人么?”

    我心头一动,讶然看着她,然后说:“月池。”

    她不禁莞尔,沁人心脾的笑容仿佛能化开一池冬水般,柔声道:“嗯,这次多亏你,否则月池恐怕这次就已经葬送了自己……”

    “古拉斯有一句话说得没错,你太年轻了。”我说。

    “嗯?”

    她娥眉轻蹙,一双美眸看着我,露出几分龙域之主的威严。

    我急忙低下头:“好吧,它胡说八道的……”

    明月池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低头依偎在我怀里,说:“你说得对,月池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以后再也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了。”

    说着,她解开了绑着我们的披帛,俏脸红润的看着我:“你先转过脸去。”

    “哦……”

    我转过身,顿时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可以转过来了。”

    当我再次转身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衣裙、铠甲,秀发如瀑,恢复了龙语者的威严,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找机会,逃回龙域。”我皱了皱眉,说:“炼狱魔牙和野人王联手,我们已经没有机会杀任何一个了,凿开洞窟,我知道一条从山上下去的路。”

    “不必了。”

    她扬起玉掌,对着前方轻轻张开五指,“蓬”一声斗气爆发,直接打穿了前方的山体,紧接着挽着我的手臂,“唰”一声耳边带风,就这么带着我一起飞出了半月山,笔直的冲向了东南的龙域方向,与此同时,手掌轻轻结印,在我们周围形成了一道淡蓝色薄幕。

    “这是什么?”我问。

    “封印力量。”

    她浅浅一笑:“封禁破界力量,让古拉斯的挪移术无计可施,月池说过,再也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