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归属权之争
    “贪婪的人类啊,你们必将为自己的自负而付出代价!”

    树人海深处,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一株至少30米高的参天树人一步步走来,浑身布满了血红色的树皮,斑驳无比,双臂则是虬曲的老枝,看起来十分有力而粗壮,树冠部位,一双血红眸子死死的盯着城墙上的龙域甲士们。

    BOSS来了,而且是一个天阶BOSS!

    ……

    当老树越来越近时,属性终于出现在了眼前,果然相当逆天,论气血、防御,已经属于坚如磐石的那个境界了——

    【树人长老·朽木】(天阶BOSS)

    等级:112

    攻击:10200-14250

    防御:12000

    气血:15000000

    技能:【枯木缠绕】【荒芜之力】【林海冲击】【毁灭陨岩】

    介绍:朽木,树人族的一位长老,它虽然是一株经年的红木,但却性格十分暴躁,也正是在他的力排众议之下,树人族才会从北境深处的林海中走出,向南迁徙万里,最终来到了人族的领地,朽木长老性格残暴,发誓要灭掉龙域,为树人族寻找到一片新的生存之地

    ……

    一个长老级的BOSS来了!

    城墙上一群龙域甲士纷纷射箭,箭矢噼噼啪啪的却都被BOSS横起的树臂给挡住了,那条苍劲的树干看起来简直比岩石还要坚硬,而就在下一刻,树人长老一声怒吼,双臂齐齐扬起,像是掀起了一道林海般的掀起一层气浪冲击向城墙。

    “都去死吧!”

    林海冲击!

    一重重林木的形象冲击了过来,我急忙开启斗气护体,龙炎盾铿一声砸在了前方的城砖上,整个人缩成一团,尽量规避伤害,一瞬间龙炎盾承受着一次次的冲击,一阵阵剧痛席卷全身,而血条也刷刷直掉起来,这BOSS的AOE伤害太恐怖——

    “9088!”

    “9524!”

    “9377!”

    “9293!”

    “9465!”

    一共五波冲击,按理说已经足以秒杀我了,但中间被我插秒神圣复苏自我治疗了一次,堪堪的挽回一条小命,龙炎盾被冲击得顺着石砖向后滑动,五次冲击之后,我的后背也撞击在了城墙内侧的墙壁,眼前一片飞木冲击的场面,急忙抬手灌下一个飞蓬神水,这才有了一点点安全感。

    再看周围,惨不忍睹的一片光景,至少上百名龙域甲士在这次冲击下惨死,许多人被尖木刺穿了身躯,血流不止,肢体不断的痉挛,却只能等待死亡。

    血流满地,城墙上到处都是被林海冲击打出的深坑,龙域的损失相当惨烈。

    远处,一道人影飞梭而过,抬手一支箭矢射出,紧接着换成长剑,对着BOSS就是一次远程的崩岩斩,同时带着一只杀伤力惊人、嗡嗡叫的杀人蜂,不是沈丘白还能是谁?

    我皱了皱眉,看沈丘白的气势,是想要取得这个BOSS的所有权?

    就在这时,BOSS的血条下出现了一行小小的字眼——

    归属者:白衣公子

    ……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讶然,马上召出精灵女官,问:“灵儿,这个BOSS归属是怎么回事?”

    精灵女官一双长腿踏空,认真无比的说道:“主人,这是最新版本的一处内容更新,每一个BOSS的所有权分配已经改革,不再是第一个对BOSS造成伤害的玩家的所有,而是对BOSS造成伤害最多的一方所有,归属者将获得BOSS的经验值,但战利品一样需要亲自争夺的哦~~~”

    “原来如此。”

    我深吸一口气,再来一个神圣复苏加满血之后就带着天元火刃上了,这么一个天阶BOSS肯定是要争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沈丘白配合龙域的力量拿走BOSS经验吧!

    飞扑上前,远距离的一次霜龙摆尾直接击飞这头巨大的BOSS,紧接着对着它的树根就是一连串的破障连击攻势,再一剑诸刃震飞,随后飞骑冲锋击晕,双线操作天元火刃在BOSS脚下撒火焰雨,然后拔腿就跑,拉开距离。

    反倒是沈丘白很尴尬,被我一套排山倒海体系完全打乱了节奏,特别是诸刃一剑震飞BOSS的瞬间,他就摸不到了,而我们之间的输出有天差地别的距离,一套排山倒海之后,BOSS名字下的归属权就变成“归属者:今夕何夕”了。

    “丁牧宸,你什么意思!?”

    沈丘白提剑怒吼一声:“抢BOSS?”

    “BOSS的脑门上写着你的名字了?”我一边后退,一边笑问。

    沈丘白大怒,一边指挥杀人蜂对着BOSS打连击来争取输出,一边咬牙切齿道:“行啊,你有本事你就杀好了,我倒看看你怎么杀掉一个112级的天阶BOSS!”

    就在这时,树人长老从飞骑冲锋中苏醒,抬手一道枯木缠绕把杀人蜂被缠绕住,然后巨臂横扫,两下就拍死了。

    杀人蜂的攻击固然很强,但整体综合属性太差,沈丘白该换幻兽了。

    “胆敢阻挡本长老者,死!”

    树人长老怒吼连连,踏步上前,左臂轻轻一挥,顿时灰色云雾缭绕,笼罩着一整片区域里的玩家和NPC,荒芜之力,降低周围目标25%的攻击力,于是凭着树人长老的防御力就更加难打得动了,好在,天元火刃一路撒火焰雨,依旧保持着超高的输出。

    就在一轮CD结束之后,我再次发动霜龙摆尾,就在城墙边又把树人长老给揍了一遍,但就在飞骑冲锋的那一刻,MISS了,树人长老超过我5级,MISS的几率也提升了不少,居然把几乎100%命中率的冲锋眩晕效果MISS了,这大约就是BOSS特权吧。

    “嗡~~~”

    空气被撕开,两条小山般的巨大手臂左右开弓打在我的龙炎盾上,“蓬蓬”两声,气血掉了3W多,整个人痛得撕心裂肺,仿佛身躯都被撕碎了一样,直接倒撞在城墙上,痛不可当。

    “死!”

    树人长老一脚腾空,狠狠的踩了下来。

    我骇然,几乎就要开无敌特技了,但这一脚却没有落下,只见空中拍打翅膀的声音十分猛烈,一道白色身影腾空,是圣白龙,它正拍打翅膀,双爪抓住了树人长老的一条手臂,硬生生的来了一个旱地拔葱,想把树人长老给提起来。

    但一株三十米高的大树,就算是圣白龙也拔不动啊!

    相反,树人长老怒吼一声,转移注意力,手臂猛然发动,想把圣白龙从天上拽下来,顿时圣白龙吼声不绝,而就在相持之际,一道曼妙身姿落下,明月池提着斩龙剑一剑斩落,人剑合一,宛若一道白色匹练坠落,“蓬”一声,斩龙剑在树人长老的树臂上留下一道血痕,但却没有斩断,太硬实了。

    风语也提着长剑骑龙而起,美眸圆睁:“龙骑士,合力杀死这头树人!”

    一群龙骑纷纷腾空。

    但树人长老实力太强,双臂挥舞,树臂的手掌在空中抓出一道道碧绿色的裂痕,似乎是一种空间力量的掌握,“蓬”一声就把一名绿龙骑士连人带龙震飞出去,轰然坠入城内,似乎已经受伤了,紧接着树臂一挥,又把明月池连人带剑震得连连后退。

    一双凌厉的眼睛里射出无尽的杀意,树人长老怒吼:“无论是龙族,还是龙语者,都该死,你们不配拥有这片天地!”

    明月池立于风中,娥眉轻蹙,但不以为意,只是静静的看着风语等龙骑士的逐杀,这一场战斗在龙域的掌握之中,树人长老再强,却只能微微的创伤龙域的力量,想要连根拔起,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提剑横移,继续找机会输出BOSS,天元火刃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战斗力,火焰雨持续灼烧,再加上一次次的炎爆攻击,火焰伤害有加成,输出比我还要高上一截,于是BOSS的名字下始终归属者都是我,任凭沈丘白怎么努力也抢不回去了。

    “妈的!”

    沈丘白一套连击技能近身打完之后,马上拨马后退,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战马笔直冲出来,“蓬”一声把我撞得连退数步。

    “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要在这里动手吗?”

    沈丘白一言不发,只是冷笑一声,继续带着杀人蜂游弋在树人长老周围。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树人长老的气血在一点点的减少,龙骑士被伤了七八个,但代价则是树人长老的血条只剩下不到3%了,岌岌可危,而在我的努力之下,BOSS的归属权依旧还是我,明月池、风语都没有继续出手,于是,我的输出居然比那些龙骑士还略高一点,依旧占据着BOSS的归属权。

    沈丘白的输出不知道被甩到多少条街之后了,脸色十分难看。

    BOSS气血越来越少。

    “2%!”

    “1%!”

    就在1%之后,沈丘白直接提剑策马来到BOSS身后游弋,不远不近,似乎是想抢战利品的样子,而我输出最高,吸引的仇恨也最高,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人类,休想逃之夭夭!”

    树人长老一声低呼,直接抬手一道枯木缠绕,顿时一条条柔韧的枯枝缠绕在我身边,动弹不得,同时树人长老的一巴掌也拍了下来,一掌打得我头晕眼花,气血掉到了15%左右了,也就在这一刻,BOSS身后一人闪身而出,冲锋!

    沈丘白,终于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