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四百三十章 他们要抱头痛哭了吗?
    绕过通天塔,穿过长长的雪谷,再往前就是一片开阔的雪原了,丛林被大雪,这个寒冬依旧在降雪,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能复苏这片大地,而且据说就算是春暖花开了,北域的化开季节也很短,秋天就开始降雪了,所以才叫做北方雪域。

    一只只巨口鬼卒、腐尸等地级怪物出现在前方的地图上。

    林澈一抬手,道:“所有小队,分散开来,一起向北推进,主队自由活动。”

    我咧嘴一笑:“我喜欢自由活动这四个字,走吧,我们去更深处练级,外围没有什么油水,地阶怪物的功勋值太少了。”

    徐佳澄甜甜一笑:“老大经验老道,你带队。”

    “嗯,注意安全哦,这里虽然是复仇女神的地盘,但也可能会刷新深渊刺客,别被秒了。”

    “知道啦,我们现在都两万血了,秒不了的。”

    “哦……”

    我看了眼苏希然:“希然现在多少血?”

    “两万二。”苏希然轻笑道:“放心吧,我有不少加血装,就算是吃深渊刺客一套技能也死不了的。”

    “那就好。”

    策马走在前方,手握八荒剑,充当团队的大脑部分,带着大家绕过几处魔巢,甚至沿途还看到一些唐门、绯月骑士团公会玩家的身影,白鹿城已经有不少玩家开始向炼狱领地渗透了,北辰不是唯一的一支,不过像这样直接往腹地闯的,就只有我们北辰的主队了。

    ……

    不久之后,大片的炼狱骑士出现在了前方。

    “天……天阶怪物?”漱月鸣筝睁大美眸,透着兴奋。

    “对,就是这里了。”

    我一提长剑,说:“所有的骑战系跟我一起过去引怪,用AOE技能打住仇恨,然后带着怪群回来,大家一起输出,以最快的速度刷怪。”

    “OK!”

    几个骑战系马上冲出去,引了足足四五百个炼狱骑士回来,黑压压的一片,而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地上已经铺满了火焰雨,三大灵术师一起出战,这效率还真不是盖的,随后暴风雪、多重箭等技能交织,再加上我的雷神风暴,队伍里的功勋值、经验值都均摊,一时间大家都眉开眼笑起来了。

    这种刷怪速度虽然比不了我一个人,但却绝对比其它人之前的刷怪速度要快多了,而且危险不大,以大家的实力不至于会灭团。

    连续打了几群炼狱骑士之后,推进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已然接近腹地了,甚至距离我上次遭遇复仇女神凯米尔的坐标都已经不算太远了。

    “好快啊!”

    魂谣MM美滋滋的笑道:“一直以这个速度练级的话,估计我今天就能升到三级军衔执戟尉啦!”

    我说:“北域练级的玩家少,人少怪多,练级速度快很正常,不过危险也多,一旦出现BOSS的话,可能就十分要命了,大家小心点。”

    “嗯。”

    清言点点头,说:“老大,你在这里遇见过什么大BOSS吗?”

    “凯米尔算不算?”

    “算……”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靠,但愿我们别遇到凯米尔,不然肯定灭团。”

    “也没关系。”

    我皱了皱眉,说:“凯米尔对我的仇恨值很高,真要遇见她的话,我带着凯米尔朝北跑,你们立刻往南跑,找机会脱离战斗回城,记住了啊,别逞能,我一个人掉级好过于大家一起掉级。”

    “知道啦!”

    ……

    一个小时后,横扫一张小地图,把所有的炼狱骑士全部扫荡了一遍,再往前,积雪更厚了,空中还飘起了鹅毛大雪。

    苏希然裹紧了灵袍,似乎有些冷,打了个喷嚏之后,浑身直抖,雪花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居然挂住了,让人联想到那一类玉质天成的美女,我在马上俯身帮她拍了拍肩膀上的积雪,说:“希然,如果太冷的话,抖一抖,就暖和了。”

    她轻笑一声,道:“不用啦,不过这游戏确实真实到让人难以忍受,这种冰冷的感觉是怎么模拟出来的呀?”

    “直接刺激你的大脑,传达信息返回给皮肤,让皮肤错觉置身于真正的大雪天里,所以就很冷了,放心吧,没有真的下雪。”我安慰道。

    “咳咳……”

    一旁的林澈咳了咳,道:“宸哥不要把话说满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苏州可能会下雪,而且是大雪,要有心理准备。”

    “不会吧,苏州都多少年没有下雪了……”我咧咧嘴:“不管了,反正游戏里的冰冷感觉其实是可以无视的,希然,受不了的话你就把触感等等调低一点,我的感知、痛觉系统是调整到10%,你可以调整到5%试试,就没那么冷了。”

    “不要啦……”

    苏希然眨了眨大眼睛,说:“听觉、痛觉等感应系统还是挺重要的,不能关。”

    “是的,有时候遇敌是需要靠听觉的。”

    “是啊!”

    就在这时,林澈侧着耳朵听了听,说:“好像远处有人干架啊,大概三里外。”

    张伟大惊:“你吹牛的吧,三里外有人打架你都能听见?现在风雪那么大,你狗耳朵吗?”

    林澈撇撇嘴:“不信算了,不过真的有人在干架,我都能听到诸刃技能劈在盾牌上的声音了。”

    我仔细一听,说:“好像真有,走,过去看看!”

    “嗯!”

    ……

    一行人在风雪中挺进,进入一片雪林,远远的望去,果然,空地上有人在PK,其中一人大声指挥,声音似曾相识——

    “火力集中,先秒掉剑士再说!别管云游仙医,她才奶多少血啊,无视她!”

    是火焰鼠的声音。

    “霸盟的人?”

    我急忙策马冲了过去,灌木林虽然早就凋谢,但枝干上却满是积雪,使得这片雪林相当的隐蔽,就在我靠近他们接近50码的时候,依旧没有人注意到北辰的玩家从丛林里接近,双方打得火热,仔细一看,确实,霸盟的一支队伍就在前方,火焰鼠带队,游刃有余、池影等主要人物都在,而对手,赫然是老熟人,义字当先,摘星阁的盟主,那个镇江的中年人玩家。

    霸盟一共有二十多人,而摘星阁却只有十几个人,而且战斗力有点悬殊,正在节节败退。

    北巷长歌悠,摘星阁首席剑士,113级,装备战斗力看起来也相当不俗,几乎一个人顶在前方,被火焰鼠的人控住,然后集火,只能依靠己方的两名云游仙医MM的治疗来续命,但看情况,根本就撑不了几秒钟的。

    “唰——”

    义字当先策马而去,猛扑在游刃有余的侧面,长剑绽放出十级连击技能,但游刃有余的速度极快,战马一扭身躯,就把连击给MISS了,反而是回身一刀就把义字当先劈得连人带马后退,冷笑一声:“老匹夫,就这种操作?我要是你,一个黄金水准的剑士,我都没脸当这个盟主,真的。”

    义字当先咬着牙,一言不发,依旧往前冲,想要解救给围住的北巷长歌悠,北巷长歌悠是一个钻石级的剑士,也是摘星阁最强的一个,必须救他,否则肯定灭团。

    “火焰鼠!”

    义字当先一边与一名霸盟的骑士搏杀,一边低喝道:“我大老远的跑到上海,请你和你的兄弟又是喝酒又是唱歌,好话说尽,你们怎么就是要跟我们摘星阁对着干?一个地阶BOSS你们也要硬抢,你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火焰鼠冷笑一声:“你请我喝酒,那是你自愿的,我有逼你吗?喝酒就是喝酒,跟游戏里有什么关系?告诉你,这片林子后面的魔甲虫虫巢是我们霸盟的,这里也是你们摘星阁该来的地方?今天我的兄弟看上你们几个的装备,自己脱下来,还是等我们爆出来,自己选呗。”

    义字当先气得浑身发抖,却无能为力,实力摆在那里了,摘星阁远远不是霸盟的对手。

    ……

    我皱了皱眉,火焰鼠等人的名字在我们眼前还是红色的,三小时的公会战还没结束呢,刚刚好可以把他们给收拾了,于是直接给摘星阁公会发去了结盟邀请,下一刻,义字当先一愣,通过了邀请,他们几个的名字也变成了友好色。

    “出击。”

    我简单明了的一句话,林澈等人当然知道该做什么,猛然间北辰核心的二十人尽数冲出了丛林,而我就在最前方,开着疾驰迅速冲向火焰鼠。

    “你们……”

    游刃有余等霸盟的玩家一下子吓傻了,根本没有想到北辰的玩家会出现。

    火焰鼠更是双眼充满恨意的看着我:“今夕何夕,什么意思?”

    “公会战还没打完呢,继续啊!”

    我微微一笑,速度越来越快,直接发动冲锋锁定火焰鼠。

    “啊!?”

    他急忙空间折跃,但视野不好跳跃得不够远,距离我依旧在30码内,于是纵身跃起,直接霜龙摆尾突进把火焰鼠击飞了。

    “不妙!”

    火焰鼠大惊,想要发动无敌特技,但在击飞状态下根本不能使用特技,也等不到落地了,被我凌空五剑给劈成了一具尸体。

    身后,林澈、小唯、小暖、澄澄等人狂风扫落叶一般的把游刃有余等一群霸盟的玩家尽数收拾掉,零损失!

    ……

    “夕掌门……”

    义字当先走上前,一脸感激,道:“真的是……非常惭愧。”

    我微微一笑:“你为了摘星阁,为了这群兄弟低三下四,有什么可惭愧的?也就是我现在是北辰的盟主,不然我都想加入摘星阁了。”

    苏希然嘴角一抽搐:“丁队,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不过,北巷长歌悠、星殇、果汁等几个摘星阁的玩家则大受感动,北巷长歌悠提着血淋淋的长剑走上前,低声道:“老大,你真的跑到上海低三下四的求火焰鼠这狗东西了?”

    “唉……”

    义字当先咬牙道:“让你们见笑了。”

    “有什么好见笑的?”

    果汁MM提着法杖,明眸似水,说道:“老大,谢谢你为公会做的一切,真的谢谢你了。”

    林澈扬眉,低声说:“他们不会抱头痛哭吧?”

    “有可能。”王劲海说。

    我马上瞪了他们一眼:“靠,你们真会破坏气氛……”

    ……

    苏希然美眸一扫地上火焰鼠等人的尸体,道:“丁队,来北域一趟花费时间很长,他们肯定会跑尸体复活的,要守他们的尸吗?”

    “守。”

    我点点头:“火焰鼠在霸盟组建之后那么膨胀,咱们给他泼泼冷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