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欺君之罪
    转眼,打了一上午的竞技场,再次把排名打到了第3名,国服前三,够了,一整个上午,赢了12局,输了2局,一局输给了烟光残照,一局输给了离歌,其实也很正常,顶尖玩家之间打竞技场,各有胜负,而且竞技场里大部分的龙域技能我都是删除的,占比战斗力太多,不太实用,想要在竞技场里决胜,就只能靠小技能和战术操作,没有捷径。

    ……

    午后,闲适无比。

    “滴!”

    上线后,第一条消息来了,来自于一个陌生玩家“剑墨隐者”,好像是竞技场王者前十的一名剑士,最近阶段《天行》的一匹黑马:“你好今夕何夕,请问拍卖行的那本强化连击是你卖的吗?”

    “是,怎么了?”我问。

    “我在东门桥上,方便过来见个面吗?这本强化连击我想要,当面聊一下价格,怎么样?”

    “可以。”

    我一边走向东门桥,一边瞥了眼强化连击的竞拍价格,已经涨到了127W之多了,果然,这本书虽然只是S级,但却是剑士玩家的至宝,一旦学会强化连击,是可以靠现阶段的攻击输出来碾压一切的,而且这玩意在竞技场里也相当好用,占用战斗力少,但非常实用,性价比不是一般高。

    走向东门桥,远远的,一名身穿一套深蓝色铠甲的剑士玩家双臂抱怀,懒洋洋的靠在东门桥上,身后披风飞扬在白色栏杆上方,说不出的威武,等级也非常高,这个人的战斗力已经晋入白鹿城前十了,堪称白鹿城最顶尖的几个剑士之一,不可小觑。

    “你好,剑墨隐者,我来了。”

    我迈步走上前,身后斗篷猎猎,论帅气,不输给对方。

    “叫我剑墨就好了。”

    他微微一笑,道:“开门见山吧,那本强化连击我很想要,你开个价格,能接受的话就直接取下来线下交易好了,别让拍卖行赚手续费了。”

    “行。”

    我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我说价格不太好,把价格交给市场才最公平,看看买家愿意出多少吧,剑墨,拿出诚意的时候到了,你出价,你觉得这本强化连击值多少你就出多少,合适就交易,不合适就算了。”

    “通透。”

    剑墨隐者笑道:“这样吧,现在的拍卖价已经到130W了,给你翻个大翻,我出300W买下这本强化连击,你觉得怎么样?”

    一本S级技能书,就算是性价比高,但300W,有点过分了啊!

    我原本以为能卖到200W就谢天谢地了,却没有想到剑墨隐者这么过分,一口气加到了300W,从侧面也能反应出,这个人绝对是一个真正的大佬,出价一点都不含糊,不像是逼王强、沈丘白这群人,出价脸上会有肉疼的表情。

    “可以,等等我,我去取。”

    “OK!”

    返回拍卖行,取下拍卖中的技能书,再回到东门桥上,交易给了剑墨隐者,瞬间300W到手,直接打入银行账户之中了,而这时我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的名字下面只有等级、竞技场段位等,连公会都没有,还是一个散人,之前听希然说过,拉过这个人,但失败了。

    试试!

    “剑墨。”

    我叫住了正要遁去的他,说:“你暂时还没有公会,要不要考虑一下北辰?我们北辰……很强的,女性玩家一个个肤白貌美、温柔善良,男性玩家一个个浓眉大眼,义薄云天,考虑一下?”

    “靠……”

    他禁不住笑了出来:“虽然描述得相当美好,但是我不喜欢加入公会,也不喜欢被人管着,散人玩家多好,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以夕掌门就别招揽我了,我这种人,进入公会也不会参加集体活动的,连国战都不打,名额留给想要加入北辰的人吧。”

    “行吧,想来的时候直接跟我说就行,北辰的大门随时对你打开,加个好友没有问题吧?”

    “当然。”

    他欣然道:“国服登顶的骑士,北辰骑神丁牧宸,你的好友位那么精贵,我当然乐意了,哈哈~~~”

    加了好友之后,剑墨隐者召出一匹神骏战马,扬长而去。

    真是一个洒脱不羁的浪子,不过这样的人玩游戏一定会非常开心,自得其乐,就如他自己说的一样,没有束缚,难能可贵!

    ……

    招揽失败,也没有什么好难受的,掏出龙晶石,返回龙域,找美女师姐接任务升级去了!

    “唰!”

    传送至龙城大厅前方,眼前一亮,我却被吓了一跳,以往龙城大厅外十步一哨,都是龙城甲士担任的哨岗,但今天则不一样,除了龙城甲士之外,还有一群身穿黄金甲胄,仪表不凡的卫士,这些卫士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好像是帝都星骐城的黄金铁卫!

    不对啊,皇帝的卫士怎么会来到龙域呢?

    我皱了皱眉,恐怕龙域出了什么事情了,于是对一旁的一名龙域甲士问道:“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夏族的军队来了?”

    他压低声音:“启禀大人,夏皇在指挥大厅与月池大人议事呢!”

    “啊?”

    我讶然,马上踏入龙城大厅,直奔指挥大厅而去,就在指挥大厅前方,也有黄金铁卫、白鹿铁骑和龙骑士三方镇守,清灵牵着一头巨龙,就站在门外,一双美眸盯着夏族的卫士,带着一丝不太和善的眼神,仿佛随时都会攻击一样。

    “清灵。”

    “主人。”

    她冲我一笑:“你来啦。”

    “嗯。”

    我正要进入指挥大厅,却有一名黄金铁卫伸手拦住,道:“陛下和星楚公正在与龙语者大人议事,你是什么人,怎敢擅自进入!?”

    一旁,清灵秀眉一扬,道:“他是月池大人最信任的龙骑士,龙域的镇守者,怎么了,不能进去?”

    “这……”

    黄金铁卫支支吾吾,最终抬手握住门把手,道:“请进吧,这位大人。”

    我踏步走了进去,今天的指挥大厅里果然有不少人,夏族来了十几个要员,夏皇一身黄金甲、身披龙袍坐在明月池对面的椅子里,而明月池则慵懒的躺在自己的椅子里,一手翻看着卷轴,似乎根本就没把夏皇放在眼里。

    “丁牧宸,你来啦?”

    见我进门,她马上站起身,笑道:“来,到我身边来。”

    “是,月池大人!”

    我径直而至,站在她身边,与风语一左一右护卫着,稍微的壮了一下龙域的声威。

    ……

    夏皇陆晖目光淡然,道:“月池大人,龙域虽然是圣地,但毕竟毗邻北域的凶险境地,复仇女神凯米尔、炼狱魔牙古拉斯也随时可能会带着炼狱军团攻入龙域,一旦龙域失守,朕是说一旦,那么这枚世界树的种子必然会遗落,而帝都则不同,星骐城地处中州的中心,周围有白鹿城、巨鹿城、天风城、陇西城拱卫,稳如山岳,世界树如果能在星骐城种下,必定能让我夏族长盛不衰,你说呢?”

    “陛下,你多虑了。”

    明月池坐直身躯,挺起雪白的酥峰,正色道:“一来,龙域不会沦陷,今天的我,有信心抵挡得住凯米尔和古拉斯的联手进攻,就算是加上野人王,龙域也一样能守得住,二来,我已经说了许多次,这枚种子虽然包涵世界法则,但未必就是世界树的种子,相反,我从其中洞悉到了一部分黑暗、混乱的力量,逆龙神留下的种子,必定有深意。”

    “深意?”

    一名身穿血红色战甲的NPC开口说话了,是四大殿帅之一、镇守安南都护府的陆旭,他剑眉一扬,说道:“陛下万金之躯从帝都来到了龙域,又开了金口,龙语者大人又何必这样执意的想把种子留在龙域呢?一句深意就让陛下收回成命,这恐怕不妥吧?”

    另一个老臣也开口道:“月池大人,陛下金口一开,若是违逆,便是欺君之罪了。”

    “别吓我。”

    明月池站起身来,一张粉雕玉琢的绝美脸蛋上带着无所畏惧之色,笑道:“先皇不顾民意征讨龙域的时候,我还用斩龙剑砍过他,要说欺君之罪的话,我早就欺君了,也不在意多这一次。”

    “明月池!”

    陆晖皱眉,道:“朕乃是夏族帝皇,你怎敢这样无礼?”

    一旁,林星楚、洛宁一起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明月池挺着胸前的峰峦,一双美眸看了看陆晖,轻描淡写的笑道:“夏皇,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力保你登上皇位了?如今在我面前摆皇帝的谱,你觉得我吃你这套吗?”

    一个老者文臣皱眉道:“明月池,你如此不恭,从陛下踏入龙域开始,你居然从未跪拜过,这已经是大逆不道之罪了!”

    “跪拜?”

    明月池秀眉一扬,淡然道:“月池是龙语者传人,不跪凡王!”

    “你可以不跪……”

    夏皇陆晖似乎失去了耐心,站起身来,一拍前方的沙盘边缘,震得灰尘飞扬,道:“但世界树种子事关夏帝国的国运,朕今日到了这里,就必须带走它!”

    风语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我则忍不住了,对着外面说道:“清灵,传令龙域所有龙骑士进入大厅,龙域铁骑全部上马,准备冲锋,封锁龙城,不准任何一人进出,我倒看看谁敢在龙域硬来!”

    “是,主人!”

    清灵应了一声,外面便传来“铿铿铿”的拔剑声,双方剑拔弩张起来,但论战力的话,与龙骑士、巨龙相比,夏族的那些精锐铁卫根本就不够看的。

    “丁牧宸,你!”

    洛宁大惊,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话,道:“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林星楚则嘴角轻扬,一双美眸看着我,投来了一抹“干得好”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