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五百零二章 侯哥你好
    “蛆虫们,你们还在等什么?”

    凯米尔猛然抬头看向空中的一群炼狱魔龙,神色说不出的狰狞,厉吼道:“给我上,宰掉明月池,我们便可以一马平川的踏入南方大地,再也没有绊脚石了!”

    废墟之中,破风之雷屹立,赦免者抬起长剑,对着远方的明月池轻轻一指,顿时,数十头炼狱魔龙,外加无数炼狱领主冲向了明月池,宛若一支强者组成的军队要把明月池小小的身躯碾为齑粉一般。

    ……

    “真不要脸!”

    林澈忿忿道:“两大BOSS打龙语者没有优势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小弟上来消耗,这些炼狱君王这么没人格的吗?”

    “他们能有什么人格……”我剑眉紧锁,心底开始隐隐担忧明月池的安危了。

    苏希然一边给我加血,一边问道:“丁队,你也是龙域的人,那些龙骑士为什么不出击呢?如果仅仅是一个龙语者,恐怕挡不住炼狱的一支由鬼阶BOSS组成的军队吧?”

    “确实挡不住。”

    我有些纠结,皱眉道:“但有凯米尔、赦免者在的话,龙骑士上了等于是在送死,我想明月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现在,需要夏族的军队驰援了。”

    下一刻,我话音未落,远方的巨鹿城、白鹿城军队已经杀入城池之中了,另一边,通天塔、安南都护府、西域都护府的军队也齐齐发动冲击,收复皇城的最后一战,终于开始了!

    我们玩家能做的不多,尽量打输出,把银魔树给灭了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了。

    但银魔树的血条太长了,上百万玩家足足打了几个小时,如今依旧还有20%+,不愧为传说中的八阶生命,不是一般的肉。

    ……

    “哧!”

    空中,一道寒光掠过,明月池双手握剑,身形一掠而过,剑光拖曳出至少十米长度,顿时就将一头炼狱魔龙给斩首了,鲜血狂喷,龙尸扑腾着双翼,再也无法在空中停留了,就这么扑腾着坠落了下去,但身后一股灼热龙息滚滚袭来!

    转身,抬手,明月池的动作行云流水,凝聚出护身龙气的那一刻,她仿佛置身于一道金色琉璃神龙身躯之中一般,龙息尽数被迸溅、化解,身形骤然向前冲出,一条修长而绝美的雪腿飞扬而起,“蓬”一声就把那头炼狱魔龙踢得颅骨迸裂而亡。

    这一刹那,美不胜收,画面都仿佛定格了一般。

    我一边观战,一边深吸了口气,这位美女师姐,实在是尤物啊,就是太强了……世上根本没有男人有资格降服她。

    一群炼狱领主杀到,长剑迸射出一道道剑柱在空中交织,配合着龙炎与炼狱魔龙的撕咬,一时间明月池的所在位置仿佛已经化为炼狱一般,但她浑身裹挟着圣洁龙气,左手裹着一道炽盛次元力,右手握着斩龙剑,脚踏虚空,身后白色披帛缭绕,居然游刃有余,战斗画面美得不像话了。

    而凯米尔、赦免者则展开了一场对夏族军队的屠杀,以生命换时间,这是夏族高层犯下大错之后的自我救赎。

    可惜,不是用他们自己的命来救赎,而是这些士兵。

    天上地下,整个星骐城杀成了一团,完全陷入了一场混乱战争之中了。

    作为战争的一部分,我始终带着北辰的一支精锐守在城墙上,不断全力输出银魔树的枝条,我们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至于去输出赦免者、凯米尔,那就别开玩笑了。

    不过,不远处其实有人在试!

    霸盟的数百人沿着破损的墙壁悄然接近了凯米尔,火焰鼠手握绝尘法杖,猛然低喝一声:“控制、输出,连住,配合NPC中的BOSS秒掉她,我们要当第一个灭掉君王的玩家,永远把我们的ID留在《天行》的编年史上!”

    “嗯?”

    凯米尔身后遭到了一连串技能的攻击,但控制技能全部MISS,她美目一寒,道:“一群丑陋狂徒,你们想做什么!?”

    说着,她檀口微张,“唰”一声吹出了一口风暴,炼狱规则爆发,这口气息还真是不得了,直接打出一连串七八万的伤害数字,把大部分偷袭的人都秒了,唯独火焰鼠跑得快,灵语盾被打破的瞬间跳跃了出去,提着绝尘法杖逃之夭夭,一边愤怒转身,破口大骂:“凯米尔,你竟然这样杀我兄弟,老子火焰鼠这辈子都跟你不共戴天!”

    ……

    晚上十二点整,战斗依旧在继续。

    远方的空中,明月池的脚下已经有一大堆炼狱魔龙、吞山兽等BOSS的尸体了,她的双臂、雪腿上满是伤痕,在她又跟赦免者、凯米尔打了一场硬仗之后,伤势越来越重了,但凯米尔、赦免者也一样都被杀到了25%的血条了,不敢再轻举妄动。

    月光洗礼下,明月池的气血缓缓恢复着,伤势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愈,特别是肩上被洞穿的伤口,此时已经开始止血、结痂了,可以说,只要是在月光下战斗,在同等实力的条件下,拥有天生皓月体的她几乎是无敌的!

    “轰~~~”

    在我们的连续攻击下,一截截银魔树枝条纷纷从本体上断裂开来,它的气血已经不足10%了,战争也接近了尾声。

    “我们……打不到了。”

    看着断裂之后坠落在城中的巨大银魔树枝条,山有扶苏道:“必须接近了,但接近就必须进城,会相当危险,夕哥,怎么办?”

    “我们没得选。”

    我提起秋水落月枪,策动战马,道:“所有战斗力一万五以上的人跟我进城,杀出一条血路,继续接近银魔树,打掉它最后的一截血条,不能拖着了,否则白鹿城、巨鹿城的精锐军队就要全部被消耗光了。”

    “嗯,走!”

    一拽缰绳,顿时寒铁马化为一道寒光从城上冲了下去,身后,山有扶苏、天无悔、小唯、小暖等人纷纷跟着我冲了下来,直奔前方,杀出一条血路来到皇宫附近的银魔树树干处,只见层层叠叠,宛若一座山岳一样,每一道树皮都有数百米厚度。

    徐佳澄、漱月鸣筝、魂谣挥动法杖,龙陨术阵阵,打在树皮上,好像不是很疼。

    “树皮就像是盔甲,打了没用。”

    我直接发动坐骑印记,纵身跳上了一截树皮,说:“我们爬上去,打树干上比较脆嫩的地方,那样造成的输出也高!”

    “嗯!”

    一行人纷纷上树,而就在不远处,看到一群雪银杉公会的玩家,领头的是一个佩戴天行名人堂徽记的人,紫衣侯,传说中林逸欣麾下的第一号猛将,如今的雪银杉盟主!

    “是北辰的人!?”

    紫衣侯一手攀附着树皮,一手提剑看着我,不禁微微一笑:“夕掌门你好啊,我们在黄金联赛赛场上见过的。”

    “侯哥你好!”

    “靠,这个称呼……加油啊,最快速度打掉这棵银魔树!”

    “嗯!”

    ……

    结果,越往上约陡峭,徐佳澄、苏希然、漱月鸣筝、林澈等人爬到一半就上不去了,只能原地输出,而我则依旧往前走,利用骑士的力量优势以及龙神毒刺,“啪啪啪”的往上爬,直接攀到了距离树冠处不到十米的位置,那女妖神色狰狞的看着我:“小家伙,你想做什么?”

    “灭了银魔树,还能做什么……”

    说着,抬起秋水落月枪,对着碗口粗细的树干上方就是一顿突刺,甚至来了一套破障七连击,顿时噼噼啪啪的伤害数字很是感人,几乎每个伤害数字都超过5W了,就这个输出,已经超过五百个中端玩家的齐射输出了。

    “你竟然想杀我?”

    女妖神色狰狞:“我要宰了你!”

    我继续输出,她虽然张牙舞爪,但我已经看透了,她是银魔树的本体,也是最脆弱的一部分,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而真正拥有攻击力的树杈、枝条部分已经都被玩家斩断了,现在的银魔树除了传送力量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一边劈得木屑乱飞,一边看了看远方空中,明月池的气血只剩下15%了,不行,绝对不能让美女师姐挂掉,加速攻击!

    一抬手,雷神风暴等强力技能一一爆发!

    往下一看,看到了许多熟脸,古剑的人也上来了,李承风、鬼谷子抱着同一个部分的枝干,挥剑猛砍,一边砍一边还很开心的笑道:“砍啊砍,我们都是伐木工……”

    不远处的林途默默无语,头顶上满是黑线。

    而紫衣侯则双腿夹着树干,挥动双剑乱劈一气,干活十分卖力,山有扶苏距离我略远,固定住身躯之后,双匕首“笃笃笃”宛如啄木鸟,气得银魔树的本体都快要扭曲了,感觉在这一刻,我们这些玩家都变成了蛀虫一般。

    ……

    “嗨,领导,今天没上班吗?”我问。

    “你晚上还上班啊!”

    李承风瞧了我一眼,说:“你小子真是可以……这次魔树天灾的版本积分第一名估计又是你没跑了。”

    鬼谷子声音阴沉,道:“承风,我们一起上,把丁牧宸干掉,说不定他就不是第一了。”

    李承风玩味的一笑:“那第一就变成提拉米苏了,我听说这小子跟提拉米苏的关系不明不白,他们两个谁当第一有什么区别吗?小鬼,不是我说你,眼界要开、格局要大,我说过你多少次了,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把古剑交到你手里呢?年轻人,要多历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