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再见临界
    下午,吃饱喝足,上线。

    “唰!”

    人物出现在白鹿城中,修理装备、补充回血散和聚气散,准备好一切之后,身后有人打招呼:“HI,夕哥下午好!”

    是山有扶苏,他一身极品皮甲,腰间挂着一双匕首,嘴角带着慵懒笑容。

    “扶苏,下午好。”

    我转过身,笑道:“最近级别升得挺快的呀!”

    “还好了。”

    他咳了咳:“对不起啊夕哥,我们上午夺精灵宝箱的时候又输了,好气……”

    “没关系,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嗯。”

    他点了点头,分析道:“其实你不在的时候,我们的胜率都太低了,至于为什么低,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

    “哦,什么原因?”

    “首先,争夺精灵宝箱的地图不大,对突防的要求很强,反观我们北辰,能够攻破对手外围防线的近战系太少了,刺客,我和老残他们确实可以杀掉对方的重甲系、突破防线,但我们拿到精灵宝箱之后根本拿不住,马上就会被集火杀掉。”

    “有点道理。”我点点头。

    他继续道:“而骑士,我们北辰的顶尖骑士确实多,小唯、小暖、无悔、煌溪、辰逸这些人都是高手,但他们强在生存能力和综合能力,在攻击输出上不行,一群人围住对手一个人砍也秒不掉,这就很尴尬了,所以,我总结出了最终的原因……我们北辰缺乏一个真正能杀死持有宝箱者,却又自己有能力拿得住宝箱的人。”

    我深吸一口气:“所以,北辰需要一个剑士,对不对?”

    “是的。”

    山有扶苏重重点头:“剑士为什么强,能破甲,能连击,骑脸瞬间输出几乎无敌,就算是刺客也比不上,相对而言,林途只要参战,几乎精灵宝箱就是他的囊中物了,而夕哥你也算是一个变数,但你是龙域的人,不能天天守着精灵山谷,我懂,不过我们确实需要一个顶尖的……哦不,就算是一线的剑士就可以了,帮着我们夺精灵宝箱!”

    我沉声道:“现在基本上一线的剑士都被各家瓜分掉了,唯一一个单着的就是剑墨隐者了,但他已经明确拒绝我们北辰的邀请,我和希然出面都没用,这个人不喜欢约束,跟你以前是一个样子,但他又跟你不一样,跟我们有些抵触。”

    “慢慢想办法吧。”

    “嗯,我也会尽量多来参加精灵宝箱争夺的。”

    “好,我们大家也会努力的~~~”

    ……

    山有扶苏扬长而去,而我则看了一眼,检查好自己的装备,随后下意识的打开了竞技场,看看国服的排名,目光一扫,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排列在最强王者第24位的一个玩家的名字,一个曾经的同伴——

    【临界】(星月剑士)

    等级:138

    公会:古剑魂梦

    职位:精英

    军衔:一阶扬威将

    竞技场级位:最强王者

    ……

    看到她的公会时,我禁不住心底隐隐一疼,曾经,我们南风公会的首席剑士,如今已经成长为国服最强剑士之一了,但她却不愿回首,也不愿意再跟我和林澈接触,似乎想要把过去的一切都遗忘掉,终究,临界还是在怪我,怪我没有保护好夏依然。

    她在天风城,我在白鹿城,遥遥相望,但却如同隔了千万山海。

    一屁股坐在药店一旁的城墙下,有些颓然,一想到临界,一想到南风,心头忍不住的就涌起了一种无力感,无法解释,无法释怀。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算了,必须面对!

    猛然站起身,紧握拳头,打开好友列表,搜索玩家“临界”,请求加为好友。

    当我加了之后,对方却久久没有回复。

    我心头顿时有些乱,抬手取下头盔,夹在腋下,再次坐在城墙下的地面上,双手挠头,心里充满了忐忑与愧疚感。

    终于,十分钟后,“滴”的一声,系统提示:玩家【临界】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

    “丁牧宸?”她发来了一条消息。

    “是我,嗨,临界……”我回复。

    “找我有事吗?”她问。

    “有事。”

    我心头满是忐忑,道:“你……你怎么加入古剑了?”

    “不行么?”

    她打开通讯器,声音有些冰冷,道:“南风公会已经不复存在了,既然家没了,不管流浪到什么地方,也都是流浪而已。”

    我仿佛胸口堵了块大石一样,说:“临界,我们聊聊吧!”

    “来天风城吧,我在东城门桥上等你,三分钟不到我就走了。”

    “好。”

    ……

    立刻翻身上马,最快速度冲到了传送阵,选择传送天风城东广场,“唰”一道光芒之后,策马疾驰往东门桥上,远远的,一个精致无比的身影伫立在桥上,一身泛着灵动气韵的女性铠甲,斗篷猎猎,绝美的脸孔写着平静,遥遥的看着我。

    “嗡~~~”

    空气中掠过涟漪,我收回了寒铁马,迈步走到她面前,忐忑道:“我们……就在这里聊吗?”

    “否则呢?”

    她目光幽幽,道:“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带你回家。”

    我犹豫了一会,目光坚定的吐出了四个字。

    “回家?”

    临界一双美目看着我,秀眉轻蹙道:“南风公会已死,家都没了,已经付之一炬了,我还能回哪儿了?丁牧宸,你现在已经叫今夕何夕了,不叫北辰牧星了,你创建的公会叫北辰,不叫南风,你让我回哪个家呢?”

    说着,她慵懒的看了我一眼,道:“你应该看清楚现在的你自己是谁了,堂堂的今夕何夕,登顶国服的最强王者,你不需要对谁低声下气,更不需要带我回家了,在我眼里,早就没有家了。”

    “是吗?”

    我咬着牙,指了指胸前北辰的徽记,那一朵精致的流云,正是南风公会的徽章,目光笔直的看着她,道:“临界,你自己看清楚了,这是什么?你觉得北辰真的只是北辰吗?我告诉你,北辰是南风的火种,我们没有谁忘记南风,更没有谁忘记依然姐,你怪我也好,恨我也罢,但北辰就是南风,我从不否认这一点。”

    临界一双美眸透着淡淡的迷茫,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在北辰,我在古剑,这样很不错。”

    “很不错?”

    我皱了皱眉:“你忘了当初依然姐说的话了吗?她说过,想带着我们,把南风推到国服前十公会去,如今呢,我带着北辰的大家做到了,但我们有许多强敌,强到足以能碾压我们,你这个南风公会的第一剑士就想留在古剑,作壁上观吗?”

    “你住口!”

    临界生气了,一道强烈斗气从脚下爆发,吹得斗篷飞扬,她一张漂亮脸蛋有些狰狞,像是一头好斗的母狮子,冲着我大吼道:“依然姐去世之后,你做了什么?你为南风公会做了什么?你跟苏希然去了银狐,加入了银狐,你什么时候想过南风公会?想过我们?!”

    “对不起。”

    我目光平静的看着她,道:“是,依然姐去世之后,南风公会一下子就散了,而我去了银狐俱乐部,但你临界只要眼睛还没瞎,你自己现在去下载天纵客户端,进入天纵看看,我丁牧宸那个北辰牧星的账号是不是还在南风公会里!”

    临界咬着红唇,一双美眸通红,泪水在眼眶里盘旋:“你……你是个混蛋,明明你可以做到,为什么不保护好她,为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我缓缓的靠在了石桥的栏杆上,心头百味杂陈。

    ……

    就在这时,一缕人马从城内疾驰而来,每个人都佩戴着古剑的徽章,其中最前方的赫然就是鬼谷子,而后面则跟着古剑的顶尖剑士“乱月”、骑士“幽云十八骑”以及月光石、无关风月等人,都是一些成名已久的王者级高手,甚至连杜十三也在其中。

    “临界!”

    鬼谷子翻身下马,行色匆匆的样子,显然正在练级的时候就回城赶回来了。

    我转过身,迎着古剑众人。

    “今夕何夕,你什么意思?”鬼谷子一脸敌意,骑着战马,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道:“堂堂的北辰掌门人,居然跑到天风城来挖我们古剑的人,你做得有些过了吧?”

    杜十三则看向临界,道:“临界,你这种时候跟今夕何夕见面,不合适吧?”

    “我……”

    临界咬着红唇,说不出话来来。

    我皱了皱眉,迎面看着众人,道:“鬼谷子,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临界现在是古剑的人是不假,但她又没跟你们签卖身契,你们这样敏捷做什么?”

    “哼,强词夺理!”

    鬼谷子剑眉一扬,道:“今夕何夕,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划下道来,临界现在是我们古剑的人,你想动她,先动古剑,有什么直接冲着我来,别偷偷摸摸的干这些勾当!”

    乱月缓缓拔出利剑,嘴角轻扬,笑道:“都听说夕掌门一度登顶国服,一手落叶飘秀得烛影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今天看来有机会领教切磋一下咯?”

    杜十三冷冷道:“大家都冷静一点,别冲动,古剑和北辰暂时还不是敌对,而且这件事因临界而起,我们终究还是要听听她的想法,小鬼,你把你这条三米长的铁枪收起来先!”

    “哼!”

    鬼谷子手中光辉散去,收了武器。

    我自始至终保持着剑刃在鞘,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们,如果真打起来,我不怕谁,别说是鬼谷子,就算是陆尘亲自来了,一战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