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释怀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已经走掉的李承风:“你小子,怎么跟鬼谷子、斗志他们干上了?”

    “你知道的。”

    我打开通讯器,道:“我和临界都是南风公会的人,而我创建的北辰用的也是南风公会的老底子,所以我来天风城,就是为了说服临界跟我回北辰。”

    李承风悻悻道:“难怪鬼谷子会动怒,你这分明是在挖古剑的墙脚啊!”

    “不算是吧,临界本来就只是在古剑暂留罢了,而且我没有强迫她什么,她自己愿意走才走,这种事情别人不加干预是最好的。”

    我皱了皱眉,问:“领导,好歹你也是古剑的副盟主,怎么好像一点威望都没有?”

    “威望?”

    李承风哈哈一笑:“我有个毛线威望,你也知道的,现在古剑的大部分主力玩家其实都是陆尘带出来的,鬼谷子、杜十三、北冥雪、亚麻带,他们可都是当初血色佣兵的人,而我不过是半道来到古剑的和尚,论威望,陆尘第一,何艺第二,我勉强算第三,鬼谷子、北冥雪这群人只听陆尘和何艺的话,有时候我根本镇不住这群元老级主力的。”

    “看来你也过得挺苦的。”

    “那是,我这个副盟主不好当啊!”李承风沉吟一声,接着说道:“特别是现在这个阶段,陆尘旧病复发,根本没法上线,当初古剑的四大主力,日月星尘,许阳、慕容明月、连昕都留在天纵里继续主持古剑天纵分部的大局了,陆尘没法建号,所以古剑公会在入驻《天行》的那一刻就已经少了四大主力,虽然戴着王者公会的光环,但我们真的还是王者公会吗?”

    “这个……”我有些尴尬。

    李承风自嘲一笑:“每个王朝都有鼎盛与衰落,陆尘在时,古剑确实达到了鼎盛时期,但陆尘不在时,古剑就进入了一个衰弱期,而我们这些陆尘的兄弟,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让这个衰败来得更晚一些,直至陆尘恢复为止。”

    “尽力就好,不必勉强。”我说。

    李承风微微笑道:“其实,对古剑威胁最大的,就是白鹿城的几个主力公会,银狐、北辰、绯月骑士团、英雄殿等,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你们这些新秀是必定会取代我们这些老人的,不过这个取代的过程,必定会腥风血雨。”

    我点点头:“你稍微约束一下鬼谷子、斗志昂扬这群人就是了,我是北辰的盟主,只要我在,北辰就不会跟你们古剑开战,我们没必要做敌人。”

    “我和EVE盟主也是这么想的,总之,你也约束一下你的手下,今天的这个情形如果让北辰的山有扶苏、秋水寒、天无悔、小糯米这群人遇见,恐怕就要直接开战了。”

    “嗯,我会的,回白鹿城了,领导再见。”

    “再见。”

    ……

    返回北域,练级到傍晚,下线吃饭。

    晚饭出去吃,在附近的田园餐馆,一个幽静的包厢里。

    “咳咳……”

    我咳了咳,道:“有件事我要说一下。”

    “什么事?”大家一起看我。

    “明天,临界来苏州,去祭拜依然姐,所以小澈,你跟我陪她一起去一趟。”

    “啊?临界要来了?”

    林澈讶然,然后皱了皱眉,说:“听说今天上午你在天风城跟古剑的几个主力动手了,应该就是为了临界的事情吧?”

    “是的,临界是我们南风公会的人,我不想再让她在外面飘着了。”

    一旁,苏希然美目如水:“丁队,需要我们几个一起陪同?”

    “不用。”

    我摇摇头:“去看依然姐的话,我和林澈跟着就行了,之后我们会把临界带回工作室,跟大家见见面,认识一下,有可能的话……就争取让她回北辰。”

    “太好了……”

    王劲海握拳笑道:“这么一来,我们北辰就有顶尖剑士了,配合一群骑士,夺取精灵宝箱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我笑了笑:“其实并不全为了精灵宝箱,临界早就应该回来了,有些事情,始终是要当面说清楚的,今天不过是一个契机罢了。”

    徐佳澄眨了眨大眼睛:“老大,临界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个漂亮大姐姐……”

    我咧咧嘴,笑道:“当初,她和我一样都是菜鸟的时候,我们都在南风公会跟依然姐一起玩,所以了……临界对依然姐的感情不下于我跟林澈,依然姐去世之后,她一直不能释怀,也不愿意再见我和林澈,一直拖到了今天……”

    林澈道:“当初,临界的游戏水准根本排不上号,结果到了今天,她居然已经杀入王者组了,这份实力,绝对是能够跻身于国服最强的十大剑士之一的。”

    “已经是了。”

    我舒展了一下手臂,道:“当初依然姐走了之后,整个南风公会一下子就沉寂了下去,大部分人都散了,能走到今天的,也就只有我们三个了。”

    林澈目光有些复杂,涩然说道:“当初,我们三个也是依然姐最器重的三个,她当初还说过,如果将来南风公会跻身国服前十的话,就给我们三个南风三王的称号,结果,这个称号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不提了,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说。”

    “嗯!”

    吃完饭,返回工作室,继续练级到深夜,然后和唐韵刷暗黑深渊的收入也一点点的来了,甚至唐韵转了57W给我,都是打暗黑深渊的道具出售之后的平分,想一想,暗黑深渊的油水确实不得了,足以让人发家致富了。

    ……

    次日,上午。

    我和林澈换上一身黑色西装,捧着一束白花,静静的立于工作室一旁的马路边,不久之后,按照约定时间,一辆白色帕纳梅拉在路边缓缓停下,车窗落下,临界再一次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她目光审视的看看我,又看看林澈,道:“上车吧。”

    “好……”

    上车后,林澈坐在后排,我则为了表示礼貌,坐在了副驾驶,手里捧着鲜花,道:“要不要我开导航给你指路?”

    临界瞥了我一眼,淡淡道:“不用,那条路我记得,一辈子也不会忘。”

    “临界……”

    “走吧。”

    ……

    驱车上山,进入公墓区,临界也捧着一束准备好的鲜花,一身OL黑色女式裙装,以前听说过,她是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如今看来所言非虚,否则也不会这样的气质,当然,也就开不起帕纳梅拉这种价位的车了。

    沿着山路前行,不久之后,来到了夏依然的墓前。

    当看到墓碑上镶嵌的照片时,临界眼圈一红,泪水滚滚往下掉,轻轻的将鲜花放下,道:“依然,我又来了,这次……我带着这两个混蛋小子一起来了……”

    我和林澈一起上前,放下花,保持着缄默。

    “丁牧宸,你不该说点什么吗?”

    临界回身看着我,一双美眸透着浓浓的压迫感,道:“当初我怎么跟你们说的,第一次那些流氓去依然家闹事的时候我有没有说过,让你们好好保护她的安全,现在呢?为什么会让她被逼到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地步,为什么?”

    说着,她泪水直掉。

    “对不起……”

    我双拳紧握,牙都快要咬碎了,道:“依然姐的离世,是我的责任……”

    “一句你的责任就算了吗?”

    临界咬着银牙,抬手重重的在我胸前给了一拳,秀发有些凌乱,一双美目透着怒火:“你是一个警察,你不应该保护好依然姐这么好的人吗?你算哪门子警察,你配吗?”

    “临界!”

    林澈猛然低喝一声,咬牙道:“你不要这样对待宸哥,他尽力了!”

    “尽力了?”

    临界伸手一指夏依然的墓碑,泪水滚滚落下,哭着说道:“这就是你们尽力的结果吗?我本来还想跟依然她……她……”

    她哽咽了,没有说下去。

    林澈气得浑身发抖,马上掏出手机,道:“我给你证明……我这就给你证明宸哥尽力之后的结果,你等着……”

    几秒钟后,他打开手机里的一张图片,直接递到临界面前,大声道:“看,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说他丁牧宸不配当警察,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他到底配不配!”

    那图片,是一张判决书。

    临界仔细的看着,咬着银牙,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我:“为……为什么会这样?”

    林澈冷冷道:“为了让依然姐的双亲不再被追债的人迫害,宸哥动手了,把那人打成了重伤,为此,被刑事拘留三个月,并且自行解除公职,临界,你以为我们没有努力过吗?你以为我们就这么不在乎依然姐的安危吗?”

    “小澈,够了……”

    我凝视着墓碑上夏依然的照片,道:“她肯定不想看到我们现在这样,不想看到我们这样争吵下去。”

    临界,呆呆的站在原地,咬着红唇。

    ……

    过了半晌,她终于开口道:“丁牧宸,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想乞求你的原谅,你恨我,我心里反而好受点,因为……在依然姐去世之后,我也一直恨自己……”我转身看着她。

    “傻瓜。”

    她转过身去,擦拭了一下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