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条冻僵的蛇
    “唰~~~”

    学习成功,技能栏又多出了一道金灿灿的技能图案,心头美滋滋,终于有了一种超级满足的感觉了,而一旁,明月池笑吟吟的看着我:“这下不缠着师姐了吧?”

    “不了不了……”

    我哈哈一笑:“师姐对我最好了。”

    “哼~~”

    她转过身:“走了,龙域宝库不能停留太久。”

    “好。”

    ……

    来到门外。

    先试试新技能的机制是什么样子的,锁定远处的一块青岩,发动技能——剑气闪杀,顿时不由自主的左手对着前方猛然一张,五指间剑意流淌,“蓬”一声巨响,就在我距离我30码外的爆发出一道青色圆球,圆球内满是一缕缕燥烈的剑气,直接轰在了那块青岩上!

    “蓬!”

    青岩瞬间化为齑粉,这可能的石头,就像是被瞬间万剑穿心一样,死得十分惨烈,而我也皱了皱眉,心头微微颤抖,可以确认了,这是一个远程攻击技能,而且攻击伤害相当恐怖,是可以远距离秒人的,这么一来我就多了一种PK手段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明月池,带丁牧宸来长老祭坛。”

    “是。”

    明月池恭敬的冲着远方一颔首,然后对我说:“走了,长老祭坛召唤我们!”

    “哦,会是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长老祭坛,只见如今的长老祭坛已经不仅仅有霜龙长老了,还有另外的银龙、金龙等六位长老,一个长老祭坛,由七大龙族长老坐镇,颇有龙族顶层会议的气派了,七大长老盘踞在长老祭坛的七个方向,龙气升腾,这里的圣洁之气不是一般的盛旺。

    “月池参见诸位长老。”

    明月池走上前,抱剑行礼,道:“唤我们来有什么事?”

    金龙眯着一双眼睛,龙须动摇,宛若金铸,道:“明月池,你又带丁牧宸进入龙域宝库翻阅古老典籍了?”

    “是。”

    明月池点头道:“丁牧宸已经获得师父的一部分传承,是名副其实的龙语者,所以,他一样有资格进入师父留下的宝库之中修炼龙域武学。”

    火龙长老道:“丁牧宸虽然获得了龙语者的部分传承,但……冰兰大人真的说过收他为弟子了吗?”

    “这……师父倒是没有明言。”

    “既然如此,他就不是真正的龙语者。”火龙扬起头颅,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明月池,道:“既然不是真正的龙语者,就没有资格修炼冰兰传下的武学,月池大人,你身为龙语者,应该知道这些武学都是一代代龙语者从龙族身上领悟、修炼得来的,属于龙域,也同样属于龙族,长老祭坛有权力决定谁能学,谁不能学。”

    雷龙长老眯着眼,道:“龙域宝库内的绝学,确实应当适当的控制外传啊,月池。”

    “我知道。”

    明月池不卑不亢的看着一群长老,道:“但我已经认定了丁牧宸就是我的师弟,他已经获得了师父的认可与传承,他应该变强,火龙长老、金龙长老,你们二位是否对他有些误会?”

    “没有。”

    金龙须髯动摇,淡淡道:“只是,丁牧宸终究来自于夏族,他曾效力于洛轻衣、洛宁麾下,更是白鹿城的一个名字在册的战将,确实不适合肆意翻阅龙域宝库中的绝学。”

    我皱了皱眉:“金龙长老,我只是看了一两本罢了,怎么就变成肆意翻阅了?”

    “你看了多少,只有你自己知道。”火龙长老道。

    明月池微微一笑,站在我身前,说:“诸位长老,师弟在龙域宝库中的每一秒,月池都陪在身边,难不成你们怀疑他,也要怀疑月池?”

    金龙淡然,道:“月池,本座知道你们师姐弟之间的感情不错,但感情不错也不意味着你就能一味的偏袒着他。”

    “你!”

    明月池咬着银牙,目光中透着淡淡怒意:“金龙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月池听不懂了。”

    “叩问你自己的内心,月池,你真不懂吗?”火龙长老问。

    就在这时,霜龙长老缓缓的睁开眼睛,停止了打盹,道:“火龙、金龙、雷龙,你们三头老龙今天是要做什么,是在训斥龙语者吗?她是龙域之主,而你们只是长老祭坛的一员,你们有什么资格训斥她?”

    “祖龙大人……”

    金龙、火龙都露出了匍匐的姿态。

    雷龙长老则说道:“只是商议罢了,没人要询问月池大人。”

    火龙眯着眼:“祖龙大人,您也看到了,丁牧宸如此的弱小,却已经成为龙域五大龙骑将之一,他又有什么资格呢?月池大人虽然是龙域之主,但我们这些老家伙在她做错事的时候不应该指出来吗?否则,设立长老祭坛的意义何在?”

    霜龙再次低下头,匍匐在自己的翅翼上,喷着寒冷的鼻息,道:“是丁牧宸促成了龙语者的苏醒,也是他力挽狂澜让龙域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存活下来,如果没有他,长老祭坛也根本不会存在,仅凭这些,还不够资格当一个小小的龙骑将?”

    “这……”

    火龙欲言又止。

    这时,明月池娥眉轻蹙,提着斩龙剑,冲着一群龙族长老行礼,道:“他是月池的师弟,也是月池最信任的人,谁敢排挤他、欺负他,就是与月池为敌,今天月池只说那么多,各位长老,月池告辞了。”

    说着,她冲我一颔首,带着我离开了长老祭坛。

    ……

    “哼!”

    她挥动斩龙剑,劈得路边的小草到处都是,一张俏脸罩着寒霜,道:“这群老家伙,看来已经打算弱化你的力量了!”

    我皱了皱眉:“师姐,金龙、火龙为什么要针对我?”

    “这还不简单。”

    她幽幽道:“它们想扶植自己的龙骑将罢了,所以想把你从我的身边支开,然后恐怕就轮到风语和清灵了。”

    “这样做……对它们有什么好处?”我大惑不解。

    “当年,它们就一心想着分家,当自己的龙域之主,如今东龙列岛已经不复存在,天下只有一个龙域了,它们也只能屈居于长老祭坛,所以想施加力量,获得更多的权力罢了。”

    “不会是想当龙王吧?”

    “如果有机会,你以为它们会不愿意吗?”

    “那我们怎么办?”

    “简单。”她倒握着斩龙剑的剑柄,美目如水,深深的看向我,道:“好好修炼,我们师姐弟的实力超过它们的那一天,它们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呢?”

    “嗯……”

    我摸摸鼻子:“师姐你超过它们容易,但我就很难了。”

    她扑哧一笑:“那也要继续努力。”

    “嗯。”

    就在这时,“滴”的一条消息,来自于苏希然:“丁队,不早了,该吃点东西休息了。”

    “好,马上。”

    ……

    告别明月池,返回白鹿城。

    下线,取下头盔,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都觉得疲惫不堪。

    站起身,来到苏希然身边,说:“这几天好累啊,觉得筋骨都快生锈了一样。”

    她眨了眨大眼睛:“那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

    林澈拿着一只馒头,说:“我也有中腰酸背痛的感觉,要不……咱们吃完夜宵,去按摩一下怎么样?”

    “按摩?”徐佳澄怔了怔。

    “对,正规的那种,按按脚揉揉肩什么的。”他说。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没什么问题,一起去?”

    王劲海、张伟立刻赞同:“好啊好啊,用工作室资金消费……”

    苏希然有些无语:“好吧,去也不是不行,我和澄澄一起跟去?”

    “可以。”

    “那快点吃,准备出发了,时间不等人啊!”

    “嗯!”

    ……

    大半夜,一行人兴奋无比的出门了,林澈开车,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不久后,出现在一家颇为正轨的店里。

    人太多了,分了两个房间,苏希然、徐佳澄要跟我一起,于是林澈带着另外两只在隔壁房间,不久之后几个大妈进来了,其中一个看看我,又看看两个大美女,禁不住笑道:“小伙子好有福气啊,这么晚了还带着这么两个大美女按脚,让我猜猜,哪个是你女朋友?”

    “行,你猜。”我说。

    “中间这个对不对?”她冲苏希然撅撅嘴,经验老道的说道:“你们坐在一起,肯定是了。”

    “全错。”苏希然笑道。

    “那就是另一个?”

    “也不是。”

    大妈一脸茫然,摇摇头:“搞不懂你们年轻人。”

    我则笑道:“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没有想到你们这家店还有那么多技师,还挺正规的。”

    大妈意味深长的冲我一笑:“你要是想要不正规的,我们也有。”

    我忍不住一阵恶寒。

    苏希然、徐佳澄则抿着红唇,对我露出了审视的表情。

    ……

    一小时后,浑身舒爽,返回工作室。

    就在我即将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一楼大厅的一个玻璃被砸坏了,顿时有些警觉,说:“有人来过了。”

    开门,打开灯的那一刻,地上有条弯弯曲曲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条蛇,不过已经完全冻僵了,不知道死没死。

    “什么啊?”苏希然、徐佳澄凑近。

    “别看了。”

    我一手一个把她们拎上楼,道:“小澈,把那东西扔出去,找块胶布先把楼下的玻璃糊起来,然后上来,跟我一起查查监控。”

    “嗯。”

    林澈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