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六百零八章 火凰谷之役
    火凰谷。

    山明水秀,一片火红枫叶林染红了整片山脉,谷中一条长河流过,河水清澈,甚至能看到河床的模样,通天塔、巨鹿城的精锐兵力大部分都已经埋伏在了火凰谷中,我和洛轻衣并肩而立于山林中,身后数千龙域铁骑以及龙骑编队保持缄默,静静等待战机的到来。

    鹭城方向,木精灵依旧在攻城,唐韵、苏希然她们在守鹭城,而我则转移了战场,带着龙域军队转战火凰谷了,也相信这里会成为整个战役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

    “他们会来吗?”我问。

    “会!”

    洛轻衣一双明眸看着谷口的方向,道:“哨骑已经回报,有木精灵轻骑悄悄窥伺鹭城西门,而这个火凰谷则有三个出入口,两个被我们所掌握,另一个通向木精灵军队所掌握的东北方,解送精灵王子的囚车一到,相信木精灵军团也就到了。”

    “嗯。”

    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没有继续说话。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沉重的钢铁囚车来了,木精灵王子宁奇则浑身被捆满了镂刻铭纹的铁索之中,动惮不得,一双眸子透着淡淡怒意,囚车进入山谷了!

    “准备迎战!”

    洛轻衣皱了皱眉。

    囚车在山谷小道之中缓缓行进,看样子至少需要半小时才能通过,给了木精灵军团足够的营救时间,而就在远方,沉重的蹄声隐隐约约的传来,五分钟后,密密麻麻的木精灵战骑军团来了!

    洛轻衣双眸一亮,笑道:“星楚公没有猜错,为了营救宁奇,木精灵把最精锐的骑兵全部派来了,太好了,先别打,等他们全部进入山谷之后,封锁谷口再打,这一仗,我们要聚歼这些木精灵最强大的骑兵精锐,给他们沉重一击!”

    山谷周围,近十万通天塔、巨鹿城的军队偃旗息鼓,寂静无声,而远处木精灵战骑军团已经发动了冲锋,丛林战马在树林中飞驰如电,极速冲向了囚禁木精灵王子的囚车。

    “可以了!”

    洛轻衣猛然一声令下:“击鼓,开战!”

    “咚咚咚——”

    战鼓声冲天而起,夏族的战旗纷纷在山谷周围的密林中竖起,紧接着炮击声密集响起,数百门重炮一起喷吐火舌,一道道蘑菇云在谷地里绽放开来,而措不及防的木精灵战骑军团一时间慌乱不堪,缺少灵伞战车的防御下,他们只能依靠凡胎**来抵挡重炮火力。

    但,木精灵的肉身强度虽然强过于夏族的人类,但却依旧承受不住炮火,一道道爆炸冲击波在山谷中爆发,将木精灵连人带马撕成粉碎,而近处的丛林里则出现一群提盾士兵,后方弓箭如雨,“噼噼啪啪”的将木精灵骑兵射落马下,战斗几乎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冲出去!”

    一名木精灵骑兵将领提着长剑,大声怒吼:“救出王子殿下,冲出去,勇士们,冲杀吧!为了木精灵之神的荣耀!”

    大批木精灵战骑冲向了囚车,而我心领神会,策马就俯冲下山,同时剑锋一扬,低声喝道:“龙骑士,保护囚车,赶杀木精灵!”

    “吼吼吼~~~”

    一声声巨龙怒吼,五十名龙骑士几乎瞬间全部上天,然后俯冲下去,巨龙发威,一口口龙息喷吐出在毫无阻隔的木精灵战骑队列之中,面对着巨龙的吐息,这群木精灵毫无办法,他们的长剑根本就够不着巨龙,更别提伤到龙骑士了。

    ……

    囚车之中,木精灵王子宁奇看着血腥的战场,泪水滚滚而出,仰天长叹一声:“天杀的人类……这笔血海深仇,我木精灵一族永不忘却……”

    我急冲上前,挑斩锋芒暴涨,直接抢人头,把一名半血木精灵战骑斩杀,紧接着继续往前冲,寒铁马撞击在木精灵的身躯之上,把他们往后逼回去,一边大声道:“驱赶他们,把他们送进炮击区域,立刻,全力驱赶!”

    上面龙骑编队,下方龙域铁骑,两股力量一起赶杀下,慌张不堪的木精灵战骑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挡力,转眼就被龙息烧杀一大片,龙骑士的剑气纵横肆虐而过,更是杀伤了不少木精灵,当然,真正杀伤的主力当属重炮,重炮营几乎全力开火,把数万枚炮弹在半个小时内就全部挥霍光了!

    “步盾营、弩箭营,推进!”

    殿帅洛宁提着长剑,亲自征战,一剑剑砍杀着木精灵战骑,为战死的夏族士兵复仇,此时,两军交战再也没有任何的怜悯,只有你死我活。

    洛轻衣也下山了,修为更胜其父,剑锋一指,顿时奔泻出一道璀璨剑意,在人群中炸开,数十名木精灵战骑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斩杀,后方,一群巨鹿城的精锐铁骑跟着她一起往前冲,就连苏拉也提着法杖在人群中一起冲击,一缕缕法术爆发,让木精灵们始料未及。

    整个火凰谷,陷入了一场血战之中,而胜负早已经分明,一方是被埋伏、战意全无的木精灵,另一方则是连日来被压着打,早就憋着一口气的夏族军队,加上地利、火炮等因素,木精灵五万战骑的命运似乎早就已经决定了。

    ……

    激战了近两个小时之后,山谷里到处都是尸体,木精灵战骑越杀越顽强,反倒是人族的军队折损了不少。

    “郡主。”

    我提着血迹斑斑的长剑来到洛轻衣前方,说:“已经没有继续杀下去的必要了。”

    “你的意思……”

    洛轻衣讶然看着我:“莫非是想留俘虏?”

    “是的。”

    我点点头:“如果我们杀光他们,固然能给木精灵一次痛击,但换来的必然是他们更加疯狂的复仇,但如果我们俘虏了这些木精灵战骑,则等于手握一张王牌,让木精灵投鼠忌器,毕竟,木精灵王子他们有许多个,但这些精锐骑兵要训练出来则要花费很长时间。”

    “不杀是可以,但他们不会投降的。”洛轻衣目光幽幽,看着远方,剑锋一指,道:“下马归降者,免死!”

    “呸!”

    一群木精灵吐出了血沫子:“做梦!木精灵一族,宁死不降!”

    “喏,你也看到了。”洛轻衣无奈的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我想想办法……”

    “嗯。”

    策马来到囚车一旁,我看了一眼宁奇,他也冷眼看着我,目光中透着淡然,但我能感受到那一股令人心寒的杀机。

    “你来做什么?”宁奇问。

    我翻身下马,坐在一旁的青岩上,用野草擦拭剑锋上的血迹,道:“宁奇,你们为什么要来侵吞夏族的领地?仅仅是为了东方林海吗?”

    “没错。”

    他淡淡道:“东方林海在一万多年前原本就是木精灵一族的故乡,那里盛产宝贵的绿钻石,拥有木精灵最挚爱、大自然的甜美气息,你这种刽子手永远不会懂。”

    我微微一笑:“我也不想懂,一万年了,东方林海一直被划分为夏族的版图了,你觉得夏族还会让出来吗?”

    “那就战吧。”

    宁奇冷冷道:“你纵然在这里击败我们,也还会有至少三十万的木精灵勇士会以铺天盖地之势横扫一切,没有人能阻挠木精灵一族返回故乡的脚步,我发誓!”

    “你发誓?”

    我伸手一指远方正在苦苦支撑的木精灵战骑方阵,道:“这些木精灵就是为了救你一个人,所以陷落在火凰谷里,你一句话,自己死了不要紧,却要连累这些木精灵跟你一起死,宁奇,你是王子殿下,而他们是你的子民,你真的怜悯过他们?”

    “你……什么意思?”

    宁奇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充满戒备的看着我,声音微微颤抖:“莫……莫非你想……”

    “没错。”

    我点点头:“我希望你能开口,让这些木精灵愿意归降,不再以死抵抗,至少这样就能保住他们的一条命。”

    “你凭什么能保证他们不死?”宁奇淡然道:“木精灵一路征伐而来,死在我们箭下的人族士兵已经不计其数了,我知道你们夏族都是睚眦必报的小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是龙域的人。”

    我拍拍肩膀上的龙域徽章,道:“我是一名龙骑将,是龙语者月池大人身边的人,以我的身份,在夏族之中要是想保住一群木精灵不死,并不难。”

    “真的?”

    宁奇眼中涌现出希望,但下一刻就被冰冷所取代:“你若是出尔反尔,我宁奇便是化作厉鬼也绝不会放过你。”

    “一言为定!”

    “推我过去。”

    “嗯!”

    我目光一扫,几名龙域铁骑马上推着宁奇的囚车走向了战场。

    ……

    “王子殿下……是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来了!”

    一群誓死抵抗的木精灵一看到宁奇来了,马上露出敬畏的表情,甚至有的开始行礼。

    “放下兵刃,投降吧。”

    宁奇淡淡的看着他们,道:“你们都是木精灵最勇敢、最优秀的骑士,此战的失败全是本王子一个人的责任,与你们无关,放下兵刃,归降,夏族不会杀你们。”

    “殿下……”

    一群木精灵目瞪口呆。

    “下马,放下兵器,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宁奇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

    一时间,木精灵战骑们接二连三的,最终成片的下马,将兵刃放在了地上。

    洛轻衣则向我投来了一抹笑容:“有你的!”

    我沉声道:“我答应不杀他们,你也要答应我。”

    “嗯,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