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天行 > 第六百零九章 又谈崩了
    木精灵战骑成片的归降,洛轻衣传令下去,不得虐待俘虏,将手无寸铁的木精灵用绳索绑缚住,然后一一相连,由夏族士兵看守,此外,收拢木精灵的战马,与其说是战马,不如说是战兽,因为跟马的体型差不多,但却拥有利齿,可以搏杀,许多夏族士兵就是被这种战兽给活活咬死的。

    ……

    “丛林战马……”

    洛轻衣一双美目顾盼生辉,道:“木精灵最精锐的坐骑,耐力持久,据说能连续奔跑一天一夜之久也不会疲倦,特别适合丛林战斗,嗯……太好了,一共有接近三万匹丛林战马被我们收纳,嘻嘻,这都是你捉回宁奇的功劳!”

    “别说了!”

    一旁,囚车里的宁奇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这是我宁奇此生的奇耻大辱!”

    我咧咧嘴,说:“郡主,有多少俘虏?”

    “一万三千多人,其余的都已经战死了。”

    “哦……”

    我点点头:“全部送回鹭城,还是回星骐城?”

    “鹭城。”

    她美目如水:“战争还没有结束,鹭城拥有夏族最强大的驻兵,只有把俘虏带到那里才是安全的。”

    “嗯,回鹭城了。”

    ……

    黄昏,抵达鹭城。

    重新监禁精灵王子宁奇,然后设立了战俘营,一万多名木精灵骑兵都被看管了起来。

    城主府,议事厅内,众将林立。

    “洛帅与轻衣郡主立下了旷世奇功,这一战,足以扭转夏族与木精灵之战中的颓势了!”林星楚一脸欣喜。

    洛宁抱拳:“都是星楚公运筹帷幄的功劳,我父女不过是去执行计略罢了。”

    “不管怎么说,这大功一件,我一定会如实禀告女皇陛下的。”

    林星楚深吸一口气:“派出使节,前往城东去见木精灵元帅洛德,约他明天清晨一见。”

    “是!”

    一旁,不远处的天穆公希然皱眉道:“星楚公,如今一万三千多名木精灵战骑成了我们的符箓,但消耗甚大,鹭城本就是一座小城,所有的物资补给都要穿过齐云山脉运送过来,甚至是士兵们肩托手提从南方运送过来的,养活数十万大军已经是不易,如今还要养活这些战俘吗?”

    “对。”

    殿帅千柏道:“木精灵与生俱来的战力十分可怕,就算是成了战俘,一旦这一万多名战俘暴动起来,我等如何抵挡?依本帅只见,不如今夜一把火烧了战俘营,一了百了!”

    “不行!”

    我急忙道:“之前劝说他们归降的时候,我已经答应了不杀战俘,现在出尔反尔算什么?”

    洛轻衣颔首:“星楚公明鉴,轻衣也一同答应不能杀战俘了,况且这些战俘是我们手里的一张牌,只要他们还活着,就能制约木精灵一族,我们决不能杀了他们。”

    “不杀?”

    天穆公希阳皱眉道:“军中超过半数的军粮都是从岭南运来的,我夏族的子民忍饥挨饿省出来的军粮却要去养这些曾经提着刀剑杀戮我夏族子民的凶徒,这算什么道理?星楚公,你若是这样裁决,恐怕是难以让人心悦诚服吧?”

    林星楚目光柔和:“希阳大人稍安勿躁,这些木精灵战俘也只是暂时监管罢了,并不是要一直养着他们,请你明鉴。”

    “哼,老夫如何明鉴?”希阳忿忿。

    显然,帝国两大公,星楚公、天穆公本来就是夏王朝的两大支柱,两个人从来也都是政见不合的,如今虽然一起来到了前线,但希阳给林星楚制造一些“麻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不过,林星楚运筹帷幄,是一代名将,所以她是大战时期的唯一统帅,而希阳则是帝国政务上的第一人,一文一武,各有所长,谁也奈何不了谁。

    “丁牧宸。”

    林星楚看向我,笑道:“你放宽心,这批战俘我会妥善安排,绝不会辜负你。”

    “嗯,多谢星楚公。”

    我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城主大厅,这里NPC之间的明争暗斗与争吵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我更关注的是城墙边的战斗。

    当我走出城主府的时候,龙骑士夏川从天而降,道:“大人,怎么样了?”

    “你们镇守战俘营,不得让任何人伤害战俘,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

    鹭城,东城墙上。

    我策马踏上城墙,来到唐韵、苏希然身边,笑道:“老夫王者归来了~~~”

    唐韵轻笑:“成了?”

    “嗯,成了!”

    我点点头:“火凰谷一战,木精灵五万精锐骑兵全部覆灭,被俘虏了一万多人,现在都关押在鹭城的战俘营里了。”

    艾小叶一愣,沉声道:“老大,那你为什么不提剑进战俘营大开杀戒,把他们全部杀光,你现在至少军衔能升一整段,加上本次活动的第一名奖励!”

    我大惊:“靠,我怎么没有想到,你这个小机灵鬼!”

    “哈哈哈哈~~~”

    玫瑰兮奈特笑得花枝乱颤,道:“老大,你别听艾小叶胡说八道,他单细胞生物,只知道杀杀杀、吃吃吃的。”

    “嗯,这里情况怎么样?”我问。

    苏希然道:“木精灵攻打过两次了,不过都被击退了,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城墙上的重炮火力快要支撑不住了,一旦炮弹用完,十分钟内差不多就要城破人亡了。”

    “差不多该用完了。”

    我皱了皱眉:“光是火凰谷,就至少倾泻了接近十万发炮弹。”

    “三小时十万炮……”

    苏希然撅着小嘴计算,忽地俏脸一红。

    我忍禁不住,转身看向城外,说:“明天早上天一亮就要跟木精灵谈判了,不知道这次结果又会是什么样子了。”

    ……

    就这么干等着,一直等到了次日清晨。

    云霭消散之后,林星楚、希阳、洛宁、洛轻衣等夏族高层纷纷立于城墙上,而远方,木精灵的一支人马也过来了,主帅洛德一身银甲,提着长剑,带着十几名木精灵战骑走来,目光冷冽,脸色相当的难看,火凰谷的战斗结果,应该已经知道了。

    “林星楚元帅!”

    洛德目光中透着忿怒,道:“你们好狠啊!”

    林星楚挺起酥峰,曼妙的身姿透着傲然姿态,淡淡道:“你们木精灵军队占据夏族东部郡城时下令屠城,一屠就是数万人口,跟你们比起来,夏族恐怕只能算是相当仁慈了,至少我们还留着战俘的性命,而你们,毫无人性可言。”

    洛德冷笑一声:“夏族占着东方林海,占着我们木精灵的故乡却不愿意离去,本帅不得不下令屠城罢了。”

    “够了!”

    林星楚一双秀眸中透着无尽的忿怒,道:“说正事吧,如今宁奇殿下,以及一万多名木精灵战骑都在我们夏族军队的手中了,洛德元帅不妨冷静下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不必考虑了。”

    洛德目光冰冷:“请元帅立刻释放殿下与所有的战俘,本帅自然会率领木精灵大军离开鹭城,归还东部三座郡城,率军进入东方林海,从此与夏族秋毫无犯。”

    “不行!”

    林星楚咬着银牙,道:“你们不仅要退出三郡,也要退出东方林海,退回到东凌关之外,将东凌关东还给夏族守军才行。”

    “交出东凌关?”

    洛德冷笑:“林星楚,你是在痴人说梦吗?一旦交出东凌关,我木精灵一族的腹地将会直接暴露在夏族兵锋之下,岂不是什么时候想来攻打,就什么时候挥军东进了?”

    “你们是战败方,自然要接纳条件。”

    “战败方?哈哈哈哈哈~~~”

    洛德狂笑起来,俊逸的脸庞变得有些扭曲,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谈判了,继续再战吧,我洛德奉精灵王陛下的旨意征讨东方林海,有权决定任何事情,也做好了接受任何代价的准备,区区的鹭城,本帅会让它化为齑粉的!”

    说着,洛德一拽缰绳,带着众人离去。

    ……

    “蓬!”

    林星楚愤怒一掌击落在雉堞城砖上,将那一块砖头震成粉碎,道:“如果不是答应了丁牧宸,我一定下令将木精灵战俘的一万多颗头颅挂在城墙上!”

    “挂在城墙上有多没意思。”

    烈空水咧嘴一笑:“打包用投石车具投射到木精灵的战阵之中岂不是更加完美?”

    “……”

    林星楚回眸看了他一眼。

    烈空水一怔:“属下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

    ……

    “又谈崩了!”

    我也一拳砸在雉堞上,结果只激荡出一缕龙气,砖头连一道裂纹都没有,道:“说来说去还是要干干干,木精灵真是不到黄泉不死心啊!”

    唐韵一双美眸看着远方的云霭与森林,道:“夕哥哥,我觉得木精灵的这个元帅那么孤注一掷,一定是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不然不至于会干干干的……”

    “有道理……韵儿你真聪明!”

    我转身就走。

    “喂喂,去哪儿?”

    “我去见见那个比我还帅的精灵王子去!”

    ……

    囚室。

    精灵王子宁奇被绑得严严实实,一旁则有十几个战将守护,此外还有两名龙骑士与巨龙守在一旁,他是这场战争的关键人物,所以守备森严。

    “大人!”

    一群NPC战将纷纷行礼。

    “嗯。”

    我踏入了囚室,道:“我跟宁奇殿下聊聊,你们出去,守在外面。”

    “是!”

    众人都退下了,我转身关上门,然后坐在宁奇正对面的石凳上,把北斗七星剑斜斜的放在一旁,道:“殿下,有兴趣聊聊天吗?”

    “没有。”

    他瞥了我一眼:“你不过是一个肮脏而卑劣的刽子手罢了。”

    “没错。”

    我也看向他:“但就是这个肮脏而卑劣的刽子手救了你和你的一万多族人一条命,如果没有我劝说,下午的时候你们就已经被斩首了。”

    “……”

    宁奇咬了咬牙,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龙骑将丁牧宸,你想跟本殿下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