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章 炎龙圣旨
    咚!

    咚咚!!

    祭神日前一天,大姜王城的上空,忽然响起了沉重的鼓声。

    每一次震动,都使得地面颤抖,喧闹的城池,一时间竟然变得死寂。

    人们知道,这是大姜王府麒麟王族的‘召集令’,召集五脉麒麟王族,于‘大姜王府’汇聚。

    至于出了什么事情,暂时无人得知。

    鼓声响彻的时候,姜自在和卢鼎星、若小玥三人,已经回到了大姜王府。

    每一次沉重的鼓声,都如同重拳,击打在姜自在的胸膛上,让其呼吸困难。

    紫麒麟台。

    这里是大姜王府的重要场合,往日都是举办盛会,宣告大事的地方。

    这里广阔无边,四周竖起五杆高高的旗帜。

    其中,中间的旗帜上,绣有一头紫色麒麟图腾,那麒麟身上有九道天雷环绕,傲视苍天,神威浩瀚。

    虽然只是图腾图案,但其气势足以让人肃穆,敬畏。

    此乃五脉麒麟王族‘紫麒麟族’的信仰图腾!

    另外四杆旗帜,分别是火麒麟、墨麒麟、黄麒麟、金麒麟。

    麒麟五族,雷霆为尊!

    那当今紫麟王姜云霆,图腾已经进化到‘九劫天麒麟图腾’的层次,已然是炎龙皇朝的最顶峰。

    九劫天麒麟图腾,位列炎龙皇朝‘八大超级图腾’之一,可比肩‘ 炎皇圣龙图腾’。

    实际上,炎龙皇朝当今,也有只有两位,拥有‘八大超级图腾’,其他六大,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那就是,当今皇帝‘炎龙皇’,和麒麟王族紫麟王。

    紫麟王年轻时候,助阵‘炎龙皇’夺得帝位,而后南征北战,扩展疆土,功高盖世。为人正直大气,纪律严密,备受好评。

    如今天下太平,姜云霆坐镇皇朝之南‘荒天关’,抵御南方‘源兽’,守护南国安宁。

    于百姓来说,紫麟王乃一代能臣,忠臣,为天下百姓,尽心尽力。

    他的光环,民间都有传奇著作记载,如此传奇,万人爱戴的存在,又怎么会出事?

    姜自在至今茫然。

    紫麒麟台上,众多麒麟王族重要人物拥簇中,站着一位宫装美妇。

    她衣着华贵,身姿丰盈窈窕,相貌雍容端庄,看似优柔,实则面容之中,亦藏着威严,令人心生敬畏。

    只是此时,连她都面色苍白如纸,红唇微颤,眼眶之中,也多着些红润。

    她便是姜自在的娘亲,若华王妃。

    紫麟王坐镇荒天关的时日,大姜郡域的大小事宜,都是由她掌管。

    当然,她也是姜自在最敬重的女人,平日里姜自在最大的乐趣,就是逗这事务繁忙的娘亲发笑。

    只是此时, 一切都不同了。

    在若华王妃的旁边,麒麟王族的强者,尊贵者都到了。

    五脉麒麟,一共分为五府,紫麟府为尊。

    金麟府、火麟府、黄麟符和墨麟府的府主,长老们,都分列在若华王妃的左右。

    这些高高在上的顶级强者们,这时候都是神色肃穆。

    似乎是得到了风声,肃穆的神色之下,到底是什么心情,那就不知道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专注在紫麒麟台上。

    如今那个位置,正有一头‘源兽’飞鸟,叼着一份比其身体要大十倍的金色卷轴。

    那就是,来自‘炎龙皇’的圣旨。

    源兽,是这世界上一种奇怪而强大的野兽,乃天地所生,与万民共夺这天地。

    这没有羽毛,却长着金色龙鳞的飞鸟,就是‘炎龙皇族’驯服的源兽‘翼龙’,专门传讯所用。

    圣旨降临!

    当那圣旨自行打开,燃烧起金色烈焰的时候,一股如同来自上苍般的威压,镇压在每个人的脑袋上。

    每个人,头顶像是顶着一个巨大的岩石,不得不跪地接受圣旨。

    姜自在收起了往日的笑容,内心颤抖,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炎龙皇族’的帝皇之威。

    “麒麟王族,接旨!”

    在万众瞩目之中,金色火焰卷轴迅速拉开,平摊开来。

    金色的烈焰在这卷轴表面烧了起来,映衬得每个人的脸色都阴晴不定。

    忽然,一个金色的身影,在那卷轴当中出现,盖世皇威,让万众都只能低下头,甚至匍匐在地上。

    这虽然不是炎龙皇亲临,但也足够可怕了。

    姜自在咬着牙齿,握紧了双拳,他有点不甘心,但是抵抗不了。

    要宣布了!

    所有人窒息等待。

    果然!

    那炎龙皇,厚重,深沉,威严的声音,超越之前的鼓声,震颤整个大姜王城。

    其道:“昨夜,荒天关发生剧变。”

    一句话,将姜自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想咳嗽一下来缓解,但发现竟然咳不出来。

    “朕的兄弟,紫麟王姜云霆,让朕大失所望!”

    轰!

    这是,轩然大波,连外面的民众,这时候都没法呼吸了。

    “他,竟然背叛皇朝、子民,私通‘夏冥国’,打开‘荒天关’,引得数万凶煞源兽,冲入我皇朝腹地,一夜之间,十万百姓死伤,漫山遍野,生灵涂炭!”

    轰轰!

    这就像是雷霆,在大姜王城的上空,发出爆炸般的声音。

    姜自在的脑子,已经完全空白了。

    数万凶煞的源兽,冲入皇朝腹地,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一场放肆的屠杀。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荒天关,是皇朝第一关,若不是战略位置重要,怎会让紫麟王亲自坐镇?

    “此事,证据确凿,姜云霆所为,‘麒麟军团’数万战士,都亲眼所见。”

    “至今,麒麟军团的将士,仍然在边境与源兽厮杀,死伤惨重!”

    “而姜云霆,打开荒天关之后,已经叛逃在外!”

    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姜自在当然第一个不信。

    他的父亲,是他从小敬仰,崇拜的榜样,是他的信仰,他的正直和豪迈,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他比谁都了解自己的父亲。

    他不可能会叛国,更不可能,亲自让十万人死伤。

    但是,炎龙皇说的是,亲眼所见的,那都是姜云霆自家的麒麟军团的战士。

    而且,荒天关传承已久,关卡复杂,也只有姜云霆才能打开吧……

    再者,如果不是他干的,他为什么要叛逃?

    姜自在跪不下去了,他坐倒在地上,想要说话,为父亲鸣不平,可是此刻连舌头都在颤抖。

    十万人死伤,姜云霆所有的功劳加起来,都功不抵过。

    他的脑子,无比混乱。

    一边,是证据确凿,一边,是难以置信。

    夏冥国在炎龙皇朝西边,两国有诸多争端,荒天关虽然在南,但是只要一破,等于让炎龙皇朝内忧外患。

    而且,炎龙皇还有铁证。

    此时卷轴上,火焰升腾,无数的焰火汇聚在一起,烟雾变化,竟然形成了一个画面。

    画面里巍峨的城墙,就是荒天关。

    一个紫色的身影,轰飞了阻挡的将领,亲自出手,从内部震碎的荒天关的大门。

    亲眼所见,那真的是,姜云霆。

    姜自在噗的一声,竟然吐出一口鲜血,此时已经气急攻心。

    可是,他还是摇头,他不信。

    他的父亲,不是这样的,他是盖世英雄。

    卷轴之上,炎龙皇冷哼一声,继续道:“麒麟王族辅助我炎龙万年,功德厚重,荒天关之事,与诸位没有关系,自此,五脉麒麟,定要肃清内鬼,刚正自身,以功德谢天下。”

    “至于姜云霆,已犯死罪,朕必亲自捉拿。”

    “有报行踪者,大赏。”

    “另……”

    炎龙皇就跟在看着这里似的,低下头,看了姜自在一家一眼。

    “南王世子姜君鉴,忠烈上将军‘卢辕’,疑似同犯,已押送‘炎龙墟’待证据确凿,择日问斩!”

    他敬爱的兄长,还有卢鼎星的父亲,那个豪爽的汉子,沦为罪犯。

    仍记得,年幼时候,顽皮犯错,姜君鉴都帮他顶了下来。

    他每次都代替自己,被揍得屁股红肿,依然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这是他这当兄长的管教不力,应该受罚。

    而现在,他要择日问斩。

    “至于大姜王城,是否有同犯,朕也有派人调查!”

    “钦此!”

    最后两个字说完,确实结束了。

    姜自在的一切,也都被打乱了。

    父亲叛国,犯下滔天罪孽,不知行踪。

    长兄沦为罪犯,择日问斩。

    一日之间,家族剧变。

    抬头看,圣旨已经消失了,那紫麒麟图腾旗帜还在飞扬,可是天空却铅云密布,不见天日。

    他胸膛里就跟插着几把刀似的,鲜血哗啦啦往下流。

    还是一种怎么拔,都拔不出的刀。

    这圣旨的内容,可能会记住一辈子。

    现在,脑子还是一片空白,他豁然站起来,扫视一圈,发现和他一样,大多数人都是脸色茫然。

    “娘……”

    当看到正中央那女子时候,他不由得心里一痛。

    因为他知道,她心里一定比自己还要悲哀痛苦,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儿子。

    此时,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如同是一朵凋零的花,灰白的眼睛,和姜自在无力的对视在一起。

    可见她内心的痛苦。

    看到她这样,姜自在心里更痛,他忽然在这刹那,如此痛恨自己,竟然不能为她分担痛苦。

    这时候,大姜王府,群龙无首。

    另外四脉麒麟的府主们,脸色也是阴晴不定,甚至有人表现出愤懑之色。

    就是不知道,是针对紫麟王,还是这圣旨本身了。

    四脉麒麟的竞争,自古存在,紫麒麟族也是因姜云霆,在这数十年才成为第一府的。

    现在,姜云霆毁了。

    就在这时候,若华王妃站了起来,道:“都别走了,立即召开‘五脉大会’,所有府主、长老参会。其余人等解散!”

    圣旨一出,天下皆知,这事情瞒不住,更加没法堵住别人的嘴巴。

    姜自在只是更心疼她,在这样的时候,还要强装镇定,稳定王族,如果她崩溃,闹腾,后果不堪设想。

    这世道,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

    她再强硬,姜自在都能看到她说话时候,心里止不住的颤抖。

    “娘……”姜自在走上前去。

    “先回府里,不要乱走,等娘亲回来。”若华王妃温柔一笑,道:“孩儿,你放心便是,一定是有误会,娘亲会解决的。放心。”

    她还在考虑自己的感受,可是姜自在不是小儿了,他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是已经不可逆转了。

    紫麟王不在,重要的事宜都由五脉大会共同处理,她要紧急处理这情况,毕竟,现在是靠她撑起这个家,撑起紫麟府。

    接下来,紫麒麟台散了,有直接离开的,也有参加五脉大会去了。

    留下卢鼎星、若小玥。

    别看卢鼎星这么大块头,这时候眼睛已经哭红了。

    若小玥这小姑娘,蹲在地上抽泣,如同是一朵被大雨打湿的花朵。

    “头儿,这不可能!大王不是这样的人!君鉴哥和我老爹也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们!我要去荒天关,去寻找真相,为他们洗刷冤屈!”卢鼎星咬牙道。

    “站住,回府。”姜自在深深咽下一口气。

    他是家里的三个男人之一,父亲和兄长,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他知道,自己更加不能乱来。

    无形之间,好像所有的重担,竟然落到他的肩膀上了。

    可是,在一个时辰事前,他还是无所事事,打算着去听个小曲。

    “头儿!你这是害怕吗?”卢鼎星着急了。

    “你解决不了事情,先冷静再说。”

    “你可有怀疑大王?”

    “我怀疑你个屁!那是我爹!我没你了解?”

    姜自在虽然不是图腾武师,可他也混久了,气势也有,这一声叫骂,总算让卢鼎星冷静了下来。

    “小玥,我们先回去,别哭了。”

    姜自在扶起这小姑娘,眼神沉重,他知道,可能从今天开始,不能再掉眼泪了。

    这一生,从此刻,发生了剧变。

    “哥哥,哇……”若小玥还是忍不住,哭湿了他的衣襟。

    回到府中,总算停息一些。

    他们三人等待着若华王妃的归来,也许他们五脉大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吧。

    “头儿,你觉得其他四府会帮助我们?他们被压制这么长时间,恨不得我们早倒了,好让他们自己上位吧?”卢鼎星红着眼眶道。

    姜自在一边轻抚着若小玥的脑袋,一边看着水池里的金鱼,淡淡道:“没错。现在炎龙皇的意思,暂时不追究我们大姜王府,出事的只是我们父亲和兄长,他们的机会来了。”

    那四脉麒麟府,都不是省油的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从他们的眼神里是看不到痛苦的。

    现在别说是为父亲洗刷冤屈了,紫麟府还能不能保住地位,那都不一定。

    偏偏这时候,姜自在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他只有挣扎,郁闷。

    这时候,他真渴望自己能和父亲、兄长一样,成为那种能够改变逆境的人。

    可是,上天不眷顾啊!

    没有本命图腾,锻炼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挑夫,最多肌肉结实一点。

    卢鼎星担忧道:“按照皇朝规定,我是说如果,如果君鉴哥和大王没法洗刷冤屈,最后也是由你来继承王位,但是,必须要等你到达‘圣体境’才行。可是,明天最后一次祭拜起源神柱,如果没得到本命图腾,就根本成不了圣体境,到时候……”

    圣体境,是修行的第三个大境界,姜君鉴这绝世奇才,现在就是以二十岁的年纪,到了这样的境界。

    南王世子,本来就是王位的继承人。

    姜自在握住双拳,他咬牙道:“是的,明日我若是得不到本命图腾,会被剥夺紫麟王之子的身份。如果我大哥不能洗刷冤屈,那我紫麟府等于无后,其他四脉麒麟,就能名正言顺上位了。”

    一切都变了。

    一个时辰前,他根本就不忧虑明天的祭神日。

    因为就算没什么好结果,那又如何?有父亲和兄长在,他没任何忧虑。

    可现在,如果还是失败,他再失去身份,那整个家庭就更加糟糕了。

    虽然有护国府的姐姐还在,可是族规中,王族族长的位置,不能由女人继承。

    “父亲叛逃,至少现在没性命之忧,真正生死一线的是我哥哥!而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四脉麒麟,还要压制我紫麟府,落井下石……”

    姜自在一辈子都没这么忧愁过。

    现在在外面撑着的是他娘亲,可是,他又怎么愿意,让自己娘亲和一群小人斗!

    “如果,我也能独当一面……”他真的恨。

    “为什么上天,就不愿意也给我一个机会!”

    “随便一个本命图腾也好啊,以前我不需要,可是现在,我需要!”

    姜自在望着苍天,眼神炽热。

    …………

    新书刚开,需要呵护,请多评论,送鲜花,加入书架。

    想联系作者,探讨剧情,请关注微信号【风青阳】,今天会发布微信群的二维码。

    微信群每日有红包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