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5章 黑龙图腾
    此刻,万众瞩目。

    眼前起源神柱,满是古老的浮雕和纹路,如擎天巨柱,高耸入云!

    放眼望去,无数的目光聚集在少年单薄的身体上。

    许多少年们,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他们的影子吧,目光之中,竟然带着怜悯。

    当然,也有嫉妒自己身份的,当自己连最基本的本命图腾都得不到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则满是嘲弄。

    回头看,母亲依然是温柔的笑容,给自己强大的支撑。

    还有卢鼎星,若小玥,他们不顾人们异样的目光,给自己鼓舞。

    “如果今日有转机,往后,定要为他们而活。”

    父母,兄弟姐妹。

    就算是卢鼎星、苏千羽,他也当做是亲兄弟。

    苏千羽今日没来,算稍微有些遗憾。

    也许,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第七次失败吧。

    姜自在抛开一切杂念,再次盯着眼前这起源神柱,改变他命运的神物。

    “上苍,古神,是真,是假?”

    那些都是传闻。

    据说,心诚就能得到本命图腾。

    可是,姜君鑫心诚吗?不,他漫不经心。

    而平凡的少年们,甚至在祭神日开始之前,不吃不喝,在起源神柱下跪拜磕头七天,结果却是含泪而归。

    上苍,如何能言公平。

    “姜自在,快点,莫要浪费时间,太阳快要下山了。”主持者见他发呆,连忙督促。

    众人也都等不及了。

    甚至能听到那姜君铎、姜君鑫嘿嘿大笑。

    “小王爷,上啊, 别害怕啊,又不是第一次了。”

    这话,引起一阵哄笑。

    放在昨日,就算姜自在今日失败,他们都不敢吭声。

    那些异样的目光,刺耳的笑声,将姜自在拉扯进一个黑暗的漩涡之中。

    忽然!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姜云霆。

    想起了黑龙、黑色花瓣,还有那天崩地裂!

    冥冥之中,内心竟然有一种苍凉、愤怒。

    他忘却一切,伸手,碰触在那起源神柱上!

    轰!

    当他的手掌,接触到那冰凉的起源神柱时候,对他来说,一时间天旋地转。

    “嗯?”众人瞪大眼睛。

    很多人脸上的嘲弄,忽然僵硬。

    那是因为,千百年来,都未曾出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那看起来是岩石材质的起源神柱,竟然从上而下,以迅猛的速度,变成漆黑色。

    不是光芒照射,而是岩石本身,变成漆黑如墨!

    仿佛有黑色的巨兽,骤然之间将这起源神柱吞了。

    一时间,黑色的阴影,盖住了起源神坛。

    甚至此刻的姜自在,浑身血肉,也都变成了漆黑色 。

    姜自在看不到这起源神柱的变化,他此刻所看到的,乃是他一生更加难以忘记的场面。

    骤然之间,他竟然置身在无尽的星空之中。

    周围,存在着一个个,被光圈包围着的球体。

    每一个球体都无比的巨大,但是他却惊骇发现,自己能看到这球体表面,像是有着海洋,陆地。

    甚至,还看到了源兽、凡人。

    好像有无尽的世界,堆砌在其周围。

    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响起震天龙吟,他骇然回头,看到一头巨大的‘雪白色’神龙,如同玉石锻造,正在这星空之间冲撞!

    所到之处,海洋、陆地、凡人、源兽,尽数化作灰烬!

    那头白龙,双眼血红,极其凶煞,如若灭世天神。

    眼看着,所有的陆地海洋,都要毁于一旦!

    姜自在惊心动魄时刻,忽然再起变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白龙的头顶上空,竟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漆黑色花瓣。

    那花瓣,堪比陆地那么大。

    姜自在自然记得,这花瓣的模样,铁定就是他在梦中,看到那黑龙含血衔着的花瓣!

    当这黑色花瓣出现,一时间竟然撒下漆黑色的光华,眨眼就将白龙笼罩起来。

    此时,那白龙发出阵阵悲鸣,在光华范围之内,撞得头破血流。

    然后,那些黑色的光华,钻入到白龙体内,竟然将那白龙,染成了漆黑如墨,成了一条漆黑神龙!

    变成漆黑之后,黑龙完全变化,他忽然盘绕在一起,不动如山,那黑色的花瓣落在了他眼前,让其衔在嘴里。

    这个画面,阴森、恐怖。

    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骤然,他如遭雷击,因为他感觉那黑龙看到了他,甚至,嘴角流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个画面,如同刻在心上,无法抹除。

    他无比疑惑,却又在这时候,眼前一切崩碎,再瞬间聚合,化作一根耸入云端的起源神柱!

    这时候,起源神柱上的黑色,恰好消失。

    姜自在只觉得,眉心一片刺痛,好像钻入了一条猛兽,在撕咬自己的脑壳。

    他脑中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时候,他发现人们也睁大嘴巴看着他。

    “刚才的画面,他们看到了吗?”

    这样的浩大画面,超越梦境,让他都忘记了本命图腾的事情了。

    可是,他发现人们,都在看着他的眉心。

    这让他反应了过来,内心陷入狂喜之中。

    “难道,我成功了?”

    他双手颤抖,从怀里拿出一面铜镜,对准了自己的脸。

    他看到了!

    在他眉心位置,一头黑色神龙,盘绕成大半个圆,在圆心位置,乃是一片黑色花瓣。

    他还没看清楚,这印记就隐藏了下去。

    但是姜自在清楚发现,自己蜕变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神庭穴’的开启,感受到了‘武道真气种子’,哪怕格外的微弱,都足以说明,他成功了。

    有这种子,以后他就能踏上图腾武师之路!

    是图腾的威力,让他开启了神庭穴,种下了真气种子。

    难以冷静。

    “如果那些画面是真的,那就更加说明,我这图腾不简单。不过,会是什么等级?玄级?”

    这是他此刻的直觉。

    黑龙,环绕黑色花瓣。

    他暂时不能再将那图腾印记显化出来,那需要足够的真气。

    “昨晚的梦,和这图腾有关系么……可是,父亲怎么可能和图腾有关系?”

    这完全是不同的存在,父亲,又不是古神!

    这么多的谜团,此刻爆炸般的出现,让姜自在无比混乱,他都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好好去消化。

    忽然,自己被一人拥抱在了怀中,那是熟悉的怀抱,温暖而伟大。

    她已经不能和小时候那样,将自己抱起来了,可是那纤瘦的双臂,仍然让姜自在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疼爱。

    “娘……”

    稍微抬头,竟看到她热泪盈眶。

    “我,成功了吗?”直到此刻,他还在怀疑。

    只要成功,就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因为族规,在‘明面’的断绝母子关系了。

    分明就是母子,为何要断绝关系!就是‘明面’上,那也不行。

    “嗯。”

    她一个点头,对姜自在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中间有那么多的变化,姜自在绝对相信,自己的本命图腾,一定暗藏玄机,一定不弱!

    终于,他也可以为前程,付出努力了。

    他望着起源神柱,此刻无比虔诚,父亲说过,不管是谁,只要是在你落魄的时候,给予你一丝的帮助,都需要铭记于心。

    更何况是,这种能够让他翻身的馈赠!

    “哥哥!”若小玥也来了,拉住了姜自在的手臂,虽然笑着,可是眼眶还是通红的。

    “兄弟!”卢鼎星手足无措,他可不敢抱上来,只能在旁边给自己竖起大拇指了。

    这些都是亲人啊。

    只有他们,和自己一样渴望本命图腾。

    他看了一眼那高台,四脉府主的脸色,至少其中有三位,都没那么好看。

    姜锍尤其阴暗,他低声对姜熵道:“熵哥,看来我们的计划,还得延迟一些时日了。”

    姜熵点点头,道:“这种情况,倒是没有预料。”

    原本,今天只要姜自在失败,直接被逐出麒麟王族,过些时候只要姜君鉴问斩,紫麟府就相当于无后了。

    而姜自在,哪怕只需要一个垃圾图腾,稍微保住身份,他们就棘手一些。

    至少,没法今天做出一些举动了。

    姜锍冷笑了一声,道:“虽然有一点奇怪变化,但是看得出来,连‘觉醒’这个步骤都没有,怕是不入流的图腾。”

    姜熵点头,道:“十五岁了,凡在这时候觉醒,没几个好的。”

    所谓‘觉醒’这个步骤,指的是图腾入体之后,会震动一次,变化出一个巨大虚影来。

    比如之前咆哮的焰虎图腾,还有睥睨的金鬃麒麟。这样,人们就能清楚分辨出,到底是什么图腾。

    没有‘觉醒’这个步骤的,基本上属于‘不入流’。

    故而,那宣告者犹豫半天,还是宣布道:“姜自在,没有觉醒,图腾好像是一条‘黑蛇’,不入流。”

    就算是有些不入流的图腾,其实都能‘觉醒’。不觉醒的图腾,实在太少了。

    “黑蛇?”

    当这两个词,传开之后,顿时很多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甚至忍不住,笑了两声。

    “我说,起源神柱怎么忽然变黑了一瞬间,原来可能是因为,出现了实在‘不入流’的图腾?”

    “黑蛇图腾?但是,紫麟王可是八大超级图腾之一的‘九劫天麒麟图腾’啊。据说若华王妃的图腾,也超越了天级,乃是‘帝皇牡丹图腾’,是罕见的‘植物系’图腾。”

    “快闭嘴,别乱说吧。”

    有人连忙制止了说话的人。

    因为有些话,不能乱说。

    一般来说,图腾拥有‘继承’关系。譬如说,麒麟王族的图腾武师,基本上都能继承麒麟图腾。

    要么是继承父母双方,要么是继承其中一方。

    要是都没有继承,而且相去甚远,只可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就是‘图腾异变’,这比较罕见。而且大多数变化不大,比如说,父母有一方是‘猿图腾’,子女觉醒的‘猴图腾’。

    第二种情况,那就是父亲一方,带了某种颜色的帽子。

    而实际上,第二种情况比第一种多。

    但是,那可是紫麟王,谁敢乱说!

    万万没想到,还真有人敢乱说的。

    在一片寂静之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这就奇怪了,和父母不搭啊,怎么也不可能‘异变’出黑蛇来啊,难道有不可描述的故事了,嘿嘿……”

    此话一出,顿时死寂!

    竟然有人,侮辱若华王妃,虽然没说清楚,但那意思,分明就是说姜自在可能不是紫麟王的儿子。

    众人锁定了说话者!

    那人站在麒麟王府‘金麟府’的阵营之中,乃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他本是笑嘻嘻的说,以为大家都会借势大笑呢,说完之后,方发现自己有些过火了。

    姜自在目光如火炬,这句话,触了他的逆鳞。

    此人,是金麟府府主‘姜锍’的妹夫,名为‘王甫’。入赘金麟府,其儿子正是姜君鑫,姜君鑫,这时候也站在他旁边呢。

    姜自在知道, 有些话对母亲来说,伤害确实足够大,尤其是这一句。

    他绝对有杀这王甫的心思,只是现在没这个实力允许。

    不过,有人做了!

    一股磅礴的力量,将姜自在推到边上去,赫然之间,他看到若华面无表情,出现在那王甫眼前。

    轰!

    在那若华眉心的位置,印出本命图腾,那是一朵艳红色的牡丹花,骤然盛开,一时间天地变色。

    此刻,若华仿佛已经化作了这花朵,她伸出手掌,骤然一推,轰然之间,那王甫的胸口多了一个巨大的牡丹花印记,那是鲜血染成的。

    “呃……”王甫瞪大眼睛,倒地。

    竟然死了!

    其实姜自在,很少看到母亲发怒,这还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

    斩杀王甫,吓得姜君鑫哆嗦晕倒!

    若华这才回过身,对着所有人,一字一顿道:“我夫君,虽然可能犯下罪孽,我儿子,虽然入狱!但是,不是谁,都能侮辱我!欺辱我儿子!王甫口无遮拦,死有余辜!”

    再扫视一眼,继续道:“我自知,如今我紫麟府落难,小人便要落井下石,我不在乎有人以猥亵之心,胡言乱语,但最好别让我听到,否则这就是下场!”

    王甫当中说这样的话,真的很严重。

    伤到她的尊严,还有子女的尊严。

    其实,姜自在这长相,分明就是和紫麟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比姜君鉴,还要像父亲。

    但是,那些猥琐的流言蜚语,谁又能挡住?

    目睹着一切,姜自在深吸一口气。

    他觉得,真的不能再让这个,生命之中最敬爱的人,哪怕有一点的伤心难过了……

    “那么这一切,就从这‘黑蛇图腾’开始吧!”

    其实姜自在知道,这根本不是黑蛇图腾。

    而是,黑龙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