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9章 兄弟决裂
    前日,火麟府府主姜熵,在府邸里举行盛会,郑重宣布,收苏千羽为义子。

    往后,如亲儿子一样对待。

    苏千羽在大姜王城的名头,比卢鼎星要响亮多了。

    低下的出身,超绝的天赋,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人由衷敬佩。

    据说那苏千羽,十分高兴,三叩九拜之后,当即自行宣布,从此改姓。

    其中细节,姜自在听起来, 竟然如此刺耳。

    “ 你太好心了,交友不计付出,不是每个人,都会以德报恩的。”若华叹了口气。

    本来,在姜自在计划当中,麒麟会有这两兄弟,给紫麟府争光不是问题。

    现在,苏千羽不但突破,还倒戈竞争对手 ,他们紫麟府一下就陷入绝境。

    这消息对他来说无法理解,难以置信。

    以至于从母亲那里回来,姜自在仍然失魂落魄。

    “从六岁到现在,我把所有东西,都给他分一半,为何他会做出如此决定?”

    他觉得不可能,如果是姜熵他们逼迫,以他的身份地位,确实难以反抗。

    这时候,卢鼎星正好急匆匆到来。

    “头儿,猴儿的事,你听说了吗?”卢鼎星问。

    “听说了,但是,我不信。”

    “就算所有人都说他是自愿的,我也不信。这几日他都在‘火麟府’,刚才有人看到他在演武场,我们找他问个清楚。”

    卢鼎星双目赤红,他从远处奔跑而来,气喘吁吁。

    是不是真的,一问就知道了。

    如果他有苦衷,姜自在当然能帮忙。

    但是,连若华都觉得他是自愿的,苏千羽,真的不会让他们失望吗?

    姜自在心里有些打鼓。

    他们两人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演武场。

    远远就看到苏千羽和其他几人, 正在演武场中试炼,他似乎是在指导他人。

    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当听到苏千羽的笑声,姜自在心里一沉,也许他最不愿意相信的事,竟然是事实。

    兴许是听到了脚步声,身穿着雪白剑袍的苏千羽抬起头,正好和姜自在对视了一眼。

    他后退了一步,眼睛闪烁了一下,嘴上挂着的笑容,逐渐收拾了起来,变得冷淡。

    其他几个欢笑的人这时候也停止了试炼,站在苏千羽的旁边。

    其中有一个貌美少女,身穿墨绿色的短裙,明眸皓齿,玉肤如雪,青春靓丽,身段儿玲珑有致,修长圆润的长腿在光晕下格外动人。

    年纪虽然不大,却也是个美人了。

    她是‘姜泠清’,墨麟府府主的女儿,比姜自在小些,年方十四,也是九岁就得到了‘雨墨麒麟图腾’,修炼至今,到了武命境第四重。

    她竟挽着苏千羽的胳膊,略微抬起下巴,骄傲而甜蜜的看着姜自在、卢鼎星两人。

    除了姜泠清之外,还有金麟府的‘姜君铎’,还有那九岁小儿姜君鑫。

    姜自在到来之前,正是苏千羽在指引姜君鑫修炼呢。

    众人对视,沉默许久。

    这样的画面,姜自在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卢鼎星,不好意思了,我和淩清,两情相悦。加上淩清娘亲说,你爹时日也不多,所以你们之前那婚约,她就撕毁了。”

    没想到苏千羽开口,第一句说的竟然是这话。

    没错,卢鼎星和姜泠清之间,确实有婚约。

    但是,卢鼎星并不喜欢她,所以这些时日也在考虑怎么推了这婚事呢。

    万万没想到,会是苏千羽。

    卢鼎星愕然,他难以置信,声音都在颤抖,道:“猴儿,你没开玩笑吧,我不喜欢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早说喜欢,我也会主动找墨麟府,为你说好话的。”

    “另外,你说我爹,时日不多?”这句话,从自己的结拜兄弟嘴里说出来,真是太讽刺了。

    光是这一句话,姜自在就知道结果了。

    再难以置信,都必须得认!

    他眼睛炽烈,盯着苏千羽,问:“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他自问,真心为了这兄弟,掏心掏肺。

    为什么,他要这时候,捅自己一刀!

    苏千羽没说话,姜君铎先嗤笑一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你紫麟府危如累卵,和你非亲非故,何必再跟着你这废物?如千羽这样的天才人物,本就应该有更好的造化。”

    “你闭嘴!我们说话,你滚一边去!”卢鼎星气得发抖。

    姜君铎嬉笑,正要回应,苏千羽拦住了他,道:“君铎兄,还是我自己和这两人,来一个了结吧。”

    他目光如剑,跨前一步,兴许是到达了武命境第六重,进步巨大,气势也陡然锋利了起来。

    一双眼眸,锋利如剑气,刺向姜自在。

    他声音锋利,道:“你父亲,遗臭万年,你兄长,择日问斩,你紫麟府支柱都已经倒了,而你自己,却是个废物,手无缚鸡之力,我再跟着你,没有前程。”

    姜自在胸腔之中,火焰熊熊燃烧,如同埋进了一座火山,要爆炸开来。

    “那么姜熵能给你什么!”

    苏千羽笑了,道:“那就多了,比如说,‘姜’这个姓氏。 比如说,真正尊贵的身份地位。这些,你父亲都不可能给我。他可没正眼瞧过我,如果当初,他也愿意收我为义子,给我身份,紫麟府,又怎会如今日一样,危在旦夕呢?”

    “一个姓氏,一个虚名,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这一点, 姜自在认,他父亲确实不怎么关注苏千羽。

    但是,他自己的朋友,为何要父亲关注?

    归根结底,是他看错了他。

    苏千羽哑然失笑,道:“你是紫麟王之子,你当然不知道这些有多重要了。不信你出去听听,谁提到我,说的不是当年那个出身低贱的乞丐?”

    “说实话, 我跟着了你这么多年,你还真以为我感激你呢。”

    “其实,我痛恨你,为何一个废物,就能高高在上,就能无忧无虑?而我付出一切,远超于你, 却只能任你差遣?”

    “命运真不公平啊,为何你打小,就能衣食无忧,而我,就得拼命努力,否则就会饿死?”

    他面带笑容,看着姜自在,继续道:“从六岁那年,我来到这紫麟府,我就开始恨你,恨你,受尽宠爱,恨你,给我施舍,恨你,拿你丢弃的东西,来笼络我!若不是我表现出了足够的天赋,早让你丢到九霄云外了吧?”

    果然,人与人是不同的。

    姜自在把所有自己没法使用的修炼资源给了他。

    对他来说,竟然是笼络。

    “听说你得到了本命图腾,不过,是不入级的黑蛇?”苏千羽无奈摇摇头。

    “命运其实还是公平的啊,你出身再高,最终还是当了一辈子的废物,而我出身再低,却能扶摇直上。”

    “从今日开始,我和你断绝所有关系,往后,你便只能仰望我,取得辉煌的成就。”

    他揽住了旁边的姜泠清,抱在怀里,低下脑袋,却吊起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姜自在,道:“到时候,若是你死了 ,我就把你子女接回我的府邸,天天看我们子女,受尽宠爱,而他一人,孤苦伶仃。”

    然后,他看向卢鼎星,笑了:“至于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粪便的畜生,还是早死早超生了吧!”

    原来,他一直都如此的鄙视姜自在,鄙视卢鼎星。

    这么多年来,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一个废物,一个蠢货。

    隐忍这么多年,终于发泄了,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姜君铎几人,也一起笑了。

    这笑声,更显得姜自在这么多年,对他的掏心掏肺,有多么的讽刺。

    卢鼎星已经气糊涂了。

    他确实嘴笨,竟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想动手,但姜自在拉住了他。

    姜自在想了很多。

    他知道,也许这么多年来,自己确实吊儿郎当,粗心大意,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

    但是,这不是苏千羽,如此报复的理由。

    他抬起头,和苏千羽对视。

    “当年,救你一命,后来,把你当兄弟,把我所有都分给你,全都是因为我一片好心,父亲教我,人这一生,情义比天地都大。”

    “但是,如果你觉得我对你的好,反而是一种负担,是你嫉妒我的源头,那么我确实错了,和你说对不起。”

    “只不过……”

    他咬住牙齿,目光如炬,和他那锋利如剑的目光,针锋相对。

    “既然你做出了选择,那从此以后,便各走各的路,他日若是战场上相见,既然不做兄弟了,那彼此都不需客气。”

    “如果,要分出生死,我会亲手送你下地狱!”

    姜自在没表现得多愤怒,至少和眼睛血红的卢鼎星没法比。

    可是,下地狱三个字,是他一个个字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花了巨大的勇气。

    苏千羽深深呼吸,还是保持微笑,轻描淡写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倒是姜君铎大笑道:“真是痴人说梦,等千羽进了祭神殿,你这‘提前养老’的垃圾,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

    没想到,连祭神殿的资格都预定了。

    确实,他突破之后,麒麟会怕是无人能敌了。

    姜泠清也捂着嘴,咯咯直笑。

    “而且,我父亲的仇,我迟早要报!”连姜君鑫这黄口小儿,这时候也来狐假虎威。

    他瞪着姜自在看,笑嘻嘻道:“敢问‘罪人之子’,觉醒图腾之后,真气种子熄灭没有?我过些时候,都能踏入武命境第二重了,我可比你小六岁呢,自卑吗?”

    小小年纪,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啪!”

    他太靠近姜自在了,姜自在陡然挥手,一巴掌抽在其脸上。

    内心愤怒之下的力气,不可预期,连‘黑龙真气’都爆发出来不少。

    姜君鑫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半边脸红肿起来,人已经晕眩过去,估计脑壳都碎了。

    直到这时候,姜君铎他们才停止大笑,连忙将姜君鑫抱起来。

    “姜自在,你完蛋了!”姜君铎怒不可遏。

    “看好了,这里是大姜王城,我就算弄死他,谁能奈我何!”姜自在冷淡一笑。

    姜君铎咬牙切齿,但是姜自在说的却是没错。

    他的身份地位,还在。

    “等麒麟会一过,五脉大会由我们掌控,随时都能让你在监牢里呆一辈子!”姜君铎抱起姜君鑫,他们要赶紧回去。

    其实他们还有些费解,姜君鑫刚稳定了‘金鬃麒麟图腾’,达到了武命境第一重境界,怎么会被直接重创,而且还是一巴掌?

    只能认为,这是姜自在偷袭了。

    苏千羽也跟着走了,临走之前,他回头看了姜自在一眼。

    忽然,眼睛里闪过一道凶光。

    “姜自在,我妹的债,总有一天,也要在你身上讨回来!”

    说完,他们就走远了。

    苏千羽有个妹妹,叫做苏千环,是姜自在当时一起带回来的。

    但是,去年这个时候,苏千环病死了,当时姜自在求了所有人,想了所有办法都没用。

    她已经病入膏肓了。

    那个女孩,还说以后,要嫁给他的。

    因为他们,都没有本命图腾。

    她死后,姜自在关在房间里好些天。

    可是,为什么,连这件事,都要算在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