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5章 诬蔑
    整个‘起源神坛’ ,场面十分古怪。

    人们仍然保持着之前,带有‘讥讽’意味的笑容,可此刻的变化,让他们的笑容僵硬,接下来只能尴尬的收起来。

    起源神柱的光芒,闪耀,透亮,不管揉几次眼睛,颜色都不会改变。

    “两个月的时间,从零开始,达到这种程度?这可是姜君鉴的速度!”

    人们惊叹,呆呆的看着姜自在。

    看到这样的光芒,姜自在心中热血汹涌。

    “父亲,我可算是,有希望了!”

    他以武命境第三重的境界,展现出如此的光芒,说明‘黑龙真气’, 比寻常图腾武师的真气,要强盛很多。

    能在武命境第三重,展现出这样的真气威力,只有从小得到‘天级本命图腾’的姜君鉴能达到。

    他猜测,记载中为‘玄级’的黑龙图腾,和他不同,他的本命图腾,至少是‘地级’,甚至是天级。

    当然,这是初始,以后,还会有很大的进化机会。

    身体之内,雄浑的力道告诉他,他的人生,已经不同。

    元始圣龙经、太虚宇宙炼魂术, 黑龙图腾,这一切,给了他巨大信心。

    曾经那个无法无天的姜自在,回来了。

    他的心里,有着熊熊烈火。

    “起源神柱!”

    他望着这两次给了他新希望的神圣之物。

    从此,更加敬重。

    当然,这样的光芒,让人们有着不同的反应。

    “起源神柱怎么回事,坏了?”

    在死寂之中,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原来是那姜君铎。

    他显然不信。

    “放肆!”姜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大庭广众之下,对起源神柱不敬,那是要被惩戒的。

    没人敢认为,起源神柱会出现什么问题,也就是说,众人所看到的,那就是真实的。

    旁边,苏千羽眯着眼睛,姜泠清也皱着眉头,这样成为人们焦点的姜自在,让他们稍微有些不适应。

    “小玥,我没看错吧?”

    卢鼎星瞪大双眼,想狂喜又害怕自己看错了。

    若小玥跟拨浪鼓似的摇头,也是瞪大了眼睛,样子十分可爱。

    “祭神日过去没几天,他怎么可能修到如此程度,难道是若华王妃有什么手段?”

    归根结底,不管是谁,都不愿意相信,他是靠正常的修炼方式。

    “难道,在姜君鉴之后,他们家里,还要出一位绝顶天才?”墨麟府姜淩咋舌。

    姜锍摇摇头,道:“未必,也有可能是狗急跳墙,用了什么极端的办法,揠苗助长。这样的方式,一点好处都没有。”

    “原来如此。”

    姜淩松了口气,以怜悯的眼神看着姜自在,道:“这小子可真是可怜啊,虽然得到图腾,但是经过这样揠苗助长,未来极限,估计都捅破不了玄脉境,那就跟‘凡虫’,也没什么两样。”

    “境界不稳的修炼速度,都是垃圾修炼速度。”姜熵冷淡一笑,再看若华,眼中有些鄙夷。

    他觉得,这女人已经不足够,和自己斗了。

    之前,高估她了。

    虽然,在场不少人,让姜自在这时候的表现震撼到,但是至少他们三人心里有数。这一定是若华用了不计后果的手段。

    “为了紫麟府的一票,把儿子都毁了。这女人真是狠辣。”姜淩觉得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至于那些赞叹姜自在的声音,她知道,过一会儿,人们就知道会有多么可笑了。

    种种议论,集中在姜自在的身上。

    姜自在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母亲脸上是那自豪的笑容,她的目光和所有人都不同。她如此信任自己,这让姜自在明白,接下来,他不顾一切,尽情去战斗就行了!

    她,会成为自己最为坚强的后盾。

    姜塬皱着的眉头,其实还是没有展开,不过,这下他宣布第一部分结束,就没人再阻拦他了。

    接下来,则是在热闹的议论之中,由姜塬接过长老会的名单,开始宣布三十二人。

    首先宣布第四档次的八个人,然后是第三档次,接下来是第二档次。

    姜泠清相当不爽,因为她竟然是第二档次的最后一个。

    这说明,如果不是暂时还没宣布到名字的姜自在最后捣乱,她就会是第一档次。

    处在第二档次,那么她的小组里,就会有一个第一档次的对手,想在这样的小组里出来,对她来说,难度陡然增加了。

    “真该死!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混了这些真气!”姜泠清气得咬牙切齿。

    苏千羽看在眼里,目光也冷了不少。

    “纸糊的老虎,不值得。”

    他拍拍姜泠清的香肩,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摸了一下姜泠清的翘臀,惹得美人脸色酡红。

    “坏蛋。”姜泠清细声细气的埋怨一句。

    这时候,宣布最后八个第一档次, 起源神柱很公平,大家都能看出来。

    若小玥、姜君铎、卢鼎星、苏千羽和姜自在等八个人,都在第一档次,算是前八的种子选手。

    对姜自在来说,这是好事,说明至少前面两轮淘汰战,他都不会遇到另外七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分出的八个小组,每个小组,都只会有一个第一档次。

    人们还在疑惑姜自在为何有这样的修炼速度,竟然破天荒成为第一档次的种子选手,姜塬已经开始宣布分组了。

    这分组也是长老会划分的,每一组,各自档次一人,至于如何分,那就可能*纵了,这,是可以操纵的部分。

    比如说,给卢鼎星,安排一个第二档次中比较强的,来消耗他。

    要是没有同府回避,估计都想让紫麟府内耗了吧。

    一共八个小组。

    苏千羽,是第一组。

    卢鼎星,是第二组。

    姜君铎是第三组。

    姜自在分在第七组,若小玥是第八组。

    第七组的名单,姜自在关注了一下。

    他是这一组的第一档次。

    第二档次,果然不出所料,是那姜泠清。

    果然,长老会的分组*纵了,八个第一档次之中,姜泠清唯一有希望击败的只有‘纸糊的老虎’,揠苗助长的姜自在。

    看到这第七组的名单,姜自在摇头笑了笑。

    “真当我,是软柿子啊。”

    那些异样的目光,他当然明白了,全都让他这些真气,都是没什么用处的 。

    宣布名单之后,真正的战斗开始。

    每个小组内,第一档次,对战第四档次,第二档次,对战第三档次。最后,两个胜者决出唯一一个八强!

    万众期待,起源神坛上的第一场战斗,由第一组的第一档次,也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苏千羽,对战三十二强中,最弱的一位。

    那少年一看分组,刚上台,还没等苏千羽出手,他就认输了。

    这不出苏千羽所料,他抱着长剑,颇有‘剑客’的风采。

    接下来,这这个小组的第二档次,对战第三档次,往往,这样的组合碰撞,战斗会有悬念一些。

    不过,这时候苏千羽,竟然不离开起源神坛,那下一场战斗可就没法开始了。

    “苏千羽,先回你的位置。莫要影响麒麟会进行。”姜塬道。

    苏千羽道:“姜塬府主,我想和某人,说几句话。”

    姜塬一怔,还没回应,苏千羽忽然提起那收在剑鞘中的长剑,以剑鞘指向了紫麟府的位置。

    人们以为他大逆不道,要指着若华,大吃一惊,接下来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指的是‘姜自在’。

    姜自在于这高台之上,和此人眼神碰撞。

    “有屁快放。”姜自在懒得和他无聊纠缠。

    苏千羽冷声一笑,道:“没想到今天,你竟然能参加麒麟会,姜自在,如果你碰到我,我定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报仇雪恨!”

    姜自在不明白他说什么。

    他早就对他失望了,面对此人,他只有一个想法,哪怕他今日风华绝代,总有一天,他也要打败他。

    真正要报仇的是他,刺穿卢鼎星神阙穴那笔帐,他可都还记着。

    苏千羽忽然大笑,目露癫狂之色,大声道:“今日,我要在此公布真相!诸位可能认为,我苏千羽,是得这姜自在的恩惠,才有今日,我离开紫麟府,加入火麟府,那是背叛兄弟,可你们都不知道真正的真相!”

    “真相是,这姜自在,无非是见我天赋超然,而他是个废物,所以千方百计笼络我,就是为了让我将来为他卖命。我受人恩惠,整日听他差遣,祸害他人,这就算了,毕竟受人恩惠。”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禽兽竟然对舍妹产生色心,趁我不在,将舍妹‘侮辱’致死。我那妹妹,一世可怜,竟然毁在他手里,他还以为我不知情!”

    “试问诸位,我终于有机会脱离他的魔掌,弃暗投明,为何,我不这样做?”

    连续慷慨激昂的几句话,说完之后,他双眼通红,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时日,确实有人说他苏千羽,背叛兄弟,狼子野心,他在大姜王城,名声也不好。

    如今,‘真相’终于大白,他苏千羽,完全洗白了。

    他是忍辱负重,是为了报仇雪恨,这样一来,他投身火麟府,对付紫麟府,那当然就清楚了。

    “如果,你在这里遇到我,我定为舍妹报仇,送你下黄泉地狱!”

    最后,苏千羽赤红双眼收尾。

    一时间,再次鸦雀无声,人们看着苏千羽的眼神,无比怜悯,充满同情,再看那‘纨绔子弟’姜自在,自然是充满厌恶。

    “仗势欺人,真是麒麟王族之耻辱。这样的人,上天怎会在最后时刻,赐他图腾,让他保留身份!”

    “连结拜兄弟的妹妹都不放过,没想到小王爷,竟然是这样的人。”

    “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他在大姜王城,横行霸道习惯了。上次就有一个金麟府的少年,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让他脱了裤子,在闹市上晾了半天,回家都闹着要自杀了。”

    “这也怪不得,紫麟王竟然会叛国了。这家教,呵呵……”

    无数的流言蜚语,一时间如妖魔鬼怪一样升腾起来,充斥着整个起源神坛,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姜自在真没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上次他忽然说起苏千环的事情,姜自在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竟然是要借妹妹的死,来‘洗白’自己,抹黑姜自在。

    这计谋,可真是巧妙,看来他为了前程,把一切都算计好了。

    “我这算是活该?亲手把这‘白眼狼’培养到这种程度,让它把自己往死里咬?”

    想起这些年,自己在他身上奉献的情义,那真是可笑到让人哆嗦。

    “闭嘴吧你!你妹妹明明是病死的!诊断的大夫都还在呢,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头儿也为你妹妹奔走四方,只是千环病入膏肓,实在没办法。你竟然如此无耻,编造这样的故事!”卢鼎星真是被气疯了。

    这么多年了,他怎么没发现,苏千羽会是这样的人。

    苏千羽义愤填膺,道:“你说我是编造?谁擅长编造?还诊断的大夫?你紫麟府权势巨大,我只是无名小卒,我敢和你们斗吗?你们要找大夫,找出一百个难吗 ?再说了,你卢鼎星有今天境界,还不是靠爹,可惜这叛国之人,能活多久就不一定了。”

    “够了,别说了!”姜熵忽然出现在他旁边,拉住了他,直接拖回他们阵营之中去。

    “各位,真是对不起,没有管教好他,让他胡言乱语了。”姜熵对众人拱手。

    他及时出来,才是玄妙,否则苏千羽就不好收场了,两人这样配合,才算是真正的完美。

    现在,那些厌恶的目光, 明显更多了。

    关于苏千环的死,若华当时都想过办法,当然清楚其中细节。

    她本想为儿子澄清一下,岂料姜自在竟然对她道:“娘亲,无需辩解,如此局势之下,辩解无用。至于真正的真相如何,时间会给出答案。”

    若华惊喜的看着他,道:“你现在说话,怎和你爹这么像了,他也老是跟我说,什么都不用操心,时间会给出答案。”

    更让他觉得难能可贵的是,被结拜兄弟这样背叛,还反咬一口,他竟然还能定住内心,不作辩解,这是什么心态?

    姜自在不可能不愤怒,这让他的兄弟之情,彻底断绝干净了。

    苏千羽也许不知道,这些话说出口,那么在姜自在心里,就彻底是仇人的关系了。

    反目成仇。

    “往后发生什么,怪不得我。”

    他望着那在姜熵背后,冷笑看着自己的苏千羽,目光又坚定了不少。

    哪怕人们再鄙夷姜自在,甚至鄙夷他们全家,麒麟会还在继续。

    当年,紫麟王功德无量,若华王妃治理大姜郡域有方,长子姜君鉴绝世天才,女儿姜妘甯倾国倾城。

    就算不算天天在大姜王城‘行侠仗义’的姜自在,一家人,那也羡煞旁人了。

    现在,紫麟王叛国,姜君鉴入狱,连姜自在,也要开始背负骂名了。

    落井下石的人,真是不少,怕是连那姜塬,时刻都在纠结,自己要站在哪一边吧。

    如果他放弃,那都不会麒麟会,他们都掌握五脉大会了。

    接下来,卢鼎星也战胜了自己的对手。

    第七组,终于轮到姜自在上场了。

    要说长老会的人,不听姜熵的话,姜自在完全不信。

    不然,他连第一个对手,第四档次的家伙,怎么就会是这个‘ 老熟人’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