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3章 凶煞狱
    凶煞狱。

    这是大姜王城,用来关押万恶不赦的罪犯的地方。

    今日,竟然要用来关押这大姜王城的女主人。

    南宫阙的到来,所带来的风暴,确实超出了姜自在的想象。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炎龙皇的意思,还是纯粹为了报复姜云霆?

    这家伙,当初确实让姜云霆打击得很惨,肯定怀恨在心,如今面对孤儿寡母,要不报复,那才不符合常理。

    “我父亲没出事,他连大姜郡域都不敢来,如今却要来关押我娘亲进‘凶煞狱’!”

    姜自在气血翻涌,胸腔里,怒火熊熊燃烧着,随时都要爆炸。

    那是他的逆鳞。

    在他对面,那南宫阙丝毫没看姜自在一眼,继续宣布:“其余人等,即刻返回府邸,所有和紫麟王有亲近关系者,一一接受审查。”

    “至于若华王妃,请吧。”

    他如今收起猥亵之意,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但是,圣龙皇剑之下,除了若华敢顶撞几句,其余人等,莫敢不从。

    现在,所有的压力都在若华王妃身上。

    是要失去理智,只图一时的畅快,和皇权对抗,只会换来更惨的后果,还是为了家族和未来,选择隐忍?

    她现在肩负很多。

    在此时,她脸色仍然不变,她忽然回头,看着一双子女,脸上仍然露出了微笑,她道:“小宝,甯儿,你们放心,他打不败我,凶煞狱更是困不住我,就当我换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不用担心我,知道吗?”

    就如姜自在预料的那样,她为了大局,选择隐忍。

    其实,那南宫阙提出贴身监察,就是为了逼若华反抗,然后名正言顺拿出圣龙皇剑,此人阴险,展露无遗。

    凶煞狱,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了。

    “但是,若是他们胆敢对你们如何,我定会杀出来。”

    凶煞狱,也是她的地盘,她有信心来去自如。

    只是,暂时被限制人身自由。

    这是若华无奈的安排,对方设立好了陷阱让她跳进去了。

    姜自在也不是冲动之辈,他知道,对方的靠山是炎龙皇,那么很多事情,不是他所能改变的。

    他点了点头,道:“娘亲放心,我在,定让一家人,都周全。”

    如今家族遭逢劫难,他身负重责。

    “小宝是聪明人,定不会让别人欺负的。”

    若华眼神里的满是信任和爱护。

    今天,姜自在的表现,已经让她足够放心了。

    “另外,相信你们父亲,他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姜自在和姜妘甯都重重的点头。

    毕竟,那紫麟王可没有死呢。

    那南宫阙,只给了一点时间,马上就开始催促了,其余人等,都让他呵斥回府,接下来,他的军队直接驻扎在大姜王府四周,明显是要将紫麟府的人,完全软禁,想要外出都困难。

    姜自在好不容易,将五脉大会的票权保住,可如今若华都被送进了凶煞狱,紫麟府全部被软禁,哪里还有五脉大会可言?

    现在的大姜王城,都是南宫阙说了算。

    若华被送走后,姜自在等人,也被迫回到了大姜王府。

    王府外,南宫阙的军队‘金鹏军’,将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根本没办法出去。

    若华不在,紫麟府上下,便没有管事的人了。

    书房内,姜自在、姜妘甯、卢鼎星和若小玥四人,都在这里。

    姜自在刚让人将苏千羽的尸首安葬了,可惜他没法到场。

    典雅的书房内,烛火摇曳,就像是四个年轻人如今摇摆的心。

    姜自在和姐姐面对面坐着。

    他凝望着烛火照耀之下她的侧脸,许久没见,她还是这样,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姐,不用担心娘亲。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不能让她担忧。如今是多事之秋,我们尽量少惹事,大局的事情,我们左右不了,便尽量不要挑起事端就好了。”

    他想得很透彻。

    麒麟会,是他可以改变的。

    但是,诸如南宫阙,紫麟王这一级别的事情,是整个皇朝的事情,他们插手,只会添乱。

    “你说,爹爹如今在什么地方呢……”姜妘甯望着窗外,神色茫然。

    姜自在想起了那个梦境,最后,他的父亲走进了天空中的裂缝。

    “他一定在想办法。” 姜自在笃定道。

    姜妘甯看了看他,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她道:“我,我听说,大哥在太厄狱里,过得很艰难……”

    “呃!”姜自在豁然站了起来。

    即将处斩,肯定不好受。

    想起童年,

    兄弟姐妹们的点滴,那样的美好,很可能不再有了。

    “姐姐。 ”若小玥满脸慌张,她还小,是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人。

    “从前风光无限,人人敬重,如今变了,人人落井下石,无一人敢帮助我们。这世道,真是现实。”姜妘甯无奈摇头。

    “是啊……”

    姜自在点了点头,他忽然起身,往外走去。

    “自在,你去哪里?”

    “修炼。”

    虽然起步很晚,可是,唯有强大,才能改变这一切。

    ………………

    凶煞狱。

    此处,恶臭熏天,诸多万恶不赦的罪犯,终生被关押在这里。

    他们愤怒,咆哮,麻木,为罪行忏悔者,并没有几个。

    在一间黑暗深处的牢房内,一个宫装美妇亭亭玉立,和整体环境,格格不入。

    牢房外,南宫阙倚靠在墙壁上,手上挂着酒壶,脸已经喝得通红。

    他斜着眼,看着那若华王妃,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是这么骄傲。”

    若华面对墙壁,闭目养神。

    南宫阙嗤笑一声,摇头道:“想不通,想不通啊,姜云霆这家伙,到底是哪根筋出了毛病,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真是白白便宜我了。”

    若华冷淡一笑,道:“如何便宜你?你除了狐假虎威,还能做什么?”

    南宫阙喝了一大口,笑道 :“你要还是这么不客气,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笑话,从一开始,你也没客气过。”

    “罢了,既然你也没讨好我,让我对美人留点情谊的机会都没有,那我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若华道 :“你还是滚吧。”

    南宫阙受到多次冷脸,气到冷笑,道:“你呢,我确实没法奈何你,可是你那三个宝贝子女就不一样了,都是惊人的好苗子啊,可惜都太脆弱了。”

    若华盯着他,眼睛里已经多了杀机。

    “你想如何?”

    南宫阙摆摆手,道:“姜君鉴呢,自然有陛下处理,这两个嘛,我想玩玩他们。”

    若华咬咬牙,气势陡然暴涨,有那么一瞬间,她可能现在就想杀了他。

    不过,她忍住了,道:“你最好别忘记,他还没死呢,也许君鉴,他很难救,但是对付一个你,他也就是一眨眼的事。

    “千万,别为了拍马屁,葬送性命。”

    “呵呵,我好怕啊。”

    南宫阙将酒壶扔在了地上,扭头就走了。

    转过脸,他诡异一笑,动了动口型,却没说出声音。

    若华不知道,他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是 :“我,就等着他出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