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58章 牡丹花开
    “姜熵,你这当爹的,速度也太慢了,等你儿子死了才出来,不称职啊!”

    姜熵看着那满地粉末,欲哭无泪,当其怒火冲天时刻,他还真没想到,那姜自在敢在他眼前,说这样的话。

    他再恶心,丧子之后,心里也是剧痛。

    如今一双眼眸,盯上了姜自在,来自顶级强者的恐怖杀念,如同无数的刀刃,刺进了姜自在的皮肤。

    “姜熵, 千万别乱来。”

    那紫麟府的长辈们,现在也都哆嗦着呢,不过,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了。

    “别动小王爷!”

    有人先喊了一声,顿时十万人的声音,铺天盖地。

    “闭嘴!”

    没想到,那姜熵骤然咆哮一声,恐怖的声浪,将周围很多百姓直接震退。

    那声音,更是盖住了这十万人的声音。

    以姜熵的气势、气场,百姓们的喧哗,已经不灵了。

    身为麒麟五脉的一脉之主,他当然有对抗十万人的气势!

    “姜自在,你敢杀我儿,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姜熵今日,都要送你上路!”

    姜熵那血红双眼,锁定了姜自在。

    紫麟府这边,没人敢阻拦他,更没有人,能阻拦他!

    姜尚文他们这群老家伙,这时候纯粹都是废物,也就嘴上能威胁几句。

    南宫阙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

    他,肯定也不会阻止的,反正要当场报仇的,又不是他。

    至于姜君燮,又不是他天鹏族的人,他更犯不着生气,毕竟连南宫风尘失踪,他也没什么所谓。

    那姜熵以滔天气势,镇压而来,当他伸出手掌,要擒拿姜自在的时候,人们慌张的认为,姜自在已经死定了。

    “纳命来!”

    姜熵,沉声怒吼。

    只见他,如一道闪电,扑向姜自在。

    “谁敢动我儿子!”

    此刻,忽然传来一声娇喝,固然温雅,可也带着一股霸道气势,尤其是姜自在危难的时候。

    砰!

    一朵盛开的巨大牡丹花,插在了姜熵和姜自在之间,挡住了姜熵的去路。

    那牡丹花只是虚影,却有可怕的磅礴之力,骤然炸开。

    但是这爆炸,对周围的伤害却不相同,对姜熵那边,产生恐怖的震荡,将姜熵震飞三十丈!

    但是姜自在这边,则十分轻柔,将他轻轻松松,送到了姜妘甯他们身边。

    在大姜王城,这娇艳的牡丹花,只会让人想起一个人,那便是若华王妃。

    当姜熵仗着顶级实力,作威作福的时候,一个身穿宫装的美妇,从天而降,落到了姜自在他们的眼前。

    此时的她,无数牡丹花影缠绕,好像是那花仙子,娇艳欲滴。

    可这又不是看起来柔弱的花朵,而是庄重,坚韧,霸气无双的牡丹。

    “王妃!”

    人们见了她,心情激动,连忙自发的跪下,十分恭敬。

    她的出现,和姜熵对比起来,万民们的态度,实在差了太多。

    谁在大姜王城更有人气,更得到尊敬,那是一目了然!

    姜熵,忽略了民众的力量,源自于,他们根本就看不起,他们眼中的‘凡虫’。

    没错,若华王妃,从凶煞狱之中出来了。

    自然不可能,是南宫阙他们放她出来的。

    她的出现,让很多人心情震撼,人们似乎知道, 小一辈的交锋已经结束,如今怕是,到了姜熵、若华这一辈的交锋了。

    当然,最可怕的,应该还是那手持圣龙皇剑的皇族使者吧!

    镇西大将军,南宫阙!

    许久没有看到她了,姜自在还有些想念。

    旁边,姜妘甯紧紧的挽着他的手臂,可想而知刚才的战斗,她到底有多么的紧张。

    “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妘甯问,她真的以为,太阳火符之下,弟弟已经死定了。

    姜自在摇摇头,他也不清楚,他只是知道,图腾的那朵花瓣,似乎爆发了,可是,那并非是他能掌控的力量。

    在那之后,他还是对那花瓣,一点了解都没有。

    现在,他斩杀姜君燮已经成了历史,深深的刻在人们的心中,只是现在的斗争和焦点,已经转移到若华的身上。

    姜自在,当然知道她会出现了。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

    是九仙,偷偷过去,让她出现在这里的。

    当若华出现,护住姜自在,下一个瞬间,那姜熵、南宫阙、姜锍、姜塬和姜淩,同时往上,镇压而来。

    姜熵手里捧着儿子的‘粉末’,双眼染血,冲着若华怒道:“王妃,你儿子杀了我儿子,我和他不共戴天,血债血偿,你要拦着,休怪我不客气!”

    若华面色冷淡,哑然失笑,道:“你还有脸说呢,趁我不在,强迫我女儿嫁给你儿子,如此下作手段,是火麟府府主能做的吗?你,简直在给我们麒麟王族的祖先,丢脸了。”

    “什么?真的是他们长辈强迫的!”

    人们喧哗了起来,他们还以为,这是姜君燮自己装的一厢情愿,骗到了姜妘甯呢,没想到,果然是上面有长辈压迫么?

    人们看姜熵的目光,更加不同了。

    卑鄙无耻这个形象,逐渐从姜君燮,转移到姜熵的身上。

    “你别血口喷人!当初我上门提亲,是你紫麟府的人和姜妘甯自己亲口答应的,很多人可以作证,你可以问姜尚文,这件事情上,我本也以为是他们两情相悦,也是为了你!”

    这是设计好的套路了,姜君燮已经死了,他也只能顺势把脏水泼到儿子身上。

    要不然,再往后牵扯,就麻烦了。

    娶亲这个点子,是南宫阙和姜君燮一起想的,他们没想到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若华再度冷笑,道:“我倒是未曾见过,有父亲见儿子死了,竟然把责任推卸到儿子身上。真是恶心。姜熵,你根本无权说什么血债血偿,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姜君燮本就战败,还要用出太阳火符偷袭,技不如人就算了, 还要偷袭,确实死有余辜。”

    “死有余辜!”

    若华的力量,在此刻绝对爆发了出来,人们的眼睛很雪亮,不是姜熵他们辩解,大家就看不清楚事实的。

    姜君燮到底有多垃圾,谁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姜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姜熵,同样万夫所指!

    就在这时候,那南宫阙冷哼一声,手持圣龙皇剑,指向若华!

    “若华王妃,身为皇朝罪犯,在尚未查清是否清白之前,竟然私自越狱,按照皇朝法规,可当场处斩,我奉圣命,你敢反抗,波及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