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03章 书生和战士
    今日,姜自在是为了超越极限而战!

    不然,以他的团队, 其实拿下胜利,应该并不难。

    尤其是万千的瞳术在战斗之中的作用,能让沈青雨根本无从施展。

    他和沈青雨,最后对视了一眼。

    就好像是宿命之中的天才相遇,免不了光明正大的对决。

    嗡!

    两人几乎同时动手。

    一个手持灵木笔,一个操纵火源枪。

    听说,沈青雨将大量的时间,都浸淫在符箓上,很少和人战斗。

    姜自在看出来了,他不够狠。

    风龙魔影!

    黑龙真气呼啸,战场卷起狂风,这虽然是辰级的战诀,但是在姜自在的发挥之中,已经有超越辰级的威力。

    呼呼呼!

    沈青雨身上衣衫猎猎,长袍之内,已经灌入了大量的狂风。

    这使得他动手都不是格外方便。

    但,这并不能吓住他,他有玄脉境第二重的地级真气,在真气上,是压制姜自在的。

    春秋笔法!

    这是他擅长的下品辰级战诀,他以此笔法,在修炼时候,同时绘制符箓,早已炉火纯青。

    穿透!

    这是他这玄灵笔图腾的图腾特性,显化出来,附着在灵木笔上,任何一笔,都能释放出穿透的罡气,如同一道剑气,飙射而出。

    “哪里逃。”

    他脚下飞舞,欺压上来,手上灵木笔非常快,那春秋笔法和图腾的穿透特性结合在一起,不像是个符师,倒是像一个剑客,身边剑气纵横!

    沈青雨动作优雅,但杀伤力却十足,文人之笔如剑,至少看起来,那是相当好看。

    姜自在直接就承受到了他所渴望的压力。

    他沉着冷静,虽然且战且退,而且在真气爆发上,确实不如对方,不过他的火源枪更长,偶尔如同毒蛇一样穿透出来,直接将那沈青雨逼退。

    “你确实还可以。”

    沈青雨一段春秋笔法,没有打败姜自在,便直接称赞,不过接下来,他的笔法更加凶猛,那穿透的剑气更加锋利,已经成功的在姜自在的身上留下来伤痕。

    “嗖!”

    一道罡气,在脸上划过去,留下了一道伤痕。

    姜自在,闻到了血的味道。

    他感觉自己骨子里的兽性,都要被这血腥味激发出来了。

    当然,也可能不是骨子里的,而是黑龙图腾里的,他开始陷入到暴躁之中,曾经和源兽死战的时候,偶尔也会这样。

    “杀!”

    他拿出一把加速符,全部往身上贴,加速符一般不这样用,大家都会珍惜,但是姜自在没什么所谓。

    当他的速度提升起来,手上的长枪,枪尖所点,到处都是黑色的火焰流星,疯狂疾驰而下,朝着那沈青雨的脑袋笼罩而去。

    他这可是竭尽全力了,那火流星枪道在他的运用之下,威力简直超过极限。

    在原本的基础上,黑色的变化所带来的,乃是更强悍的杀伤力。

    对方那灵木笔释放出来的罡气,被姜自在的枪尖所点,都会直接爆炸。

    姜自在的反击,凶猛而残暴,他的战斗风格,和优雅的沈青雨不同,他们两个,就像是舞剑的书生,和战场里的杀手。

    砰砰砰!

    在姜自在的压制之下,沈青雨皱着眉头,他已经节节败退!

    “他怎么如此强盛!”沈青雨心里大惊,他都没法去看姜自在的眼神,因为那也是一种压制。

    尤其是那本命图腾的位置,更是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压制在他的胸口。

    他只能承认,在正面战斗上,他甚至不如姜自在!

    “不只是你有符箓,我也有!”

    在被姜自在逼退之后,沈青雨冷淡一笑,手中立马多出了一张火红色的符箓。

    这有一种,让姜自在曾经面对太阳火符的感觉。

    不过,这符箓比起太阳火符,还要差一些。

    火球符在姜自在眼前爆发,一个脑袋大的火球,朝着姜自在滚来。

    又是死亡般的危机!

    虽然比那太阳火符弱得多,可当时姜自在,也不是靠自己的实力震碎太阳火符的。那是死亡的危机感,是图腾之中,那黑色花瓣的诡异爆发。

    可这一次,那黑色花瓣并没有爆发, 火球符瞬间来到胸口。

    砰!

    火球符爆炸,姜自在被震飞出去,狠狠得砸在树上,再落在地上,眼看着没法爬起来了。

    “胜负已分。”

    沈青雨得意一笑,正要收起灵木笔。

    他身后的四位,总算是笑出了声音。

    “和青雨比符箓,真是小巫见大巫。”

    “可笑,胆子也太肥了,还盲目自大,这些人,都是如此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吗?”白衣少女捂嘴轻笑。

    沈青雨知道,他的祭师和萧猷山,肯定看到自己光明正大,以符箓打败了姜自在了,那一天的一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姜自在,祭神旗。”沈青雨道。

    “谁说,我战败了。”少年将火源枪插在地上,爬了起来。

    只见他胸口炸得一团漆黑,衣服都被烧掉了,上面全是黑色的血迹。

    也只有一个 龙形玉佩,还是纯白无暇,挂在那里。

    整个胸口,也就只有玉佩之下那块皮肤才是好的。

    那是神霄公主送的曌玉。

    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伤势就意味着剧痛,完全无法坚持,但是此刻的姜自在,却爬了起来,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可他的眼神, 格外的锋利。

    “还有火球符吗?一并上吧。”

    他提着火源枪,如同太古凶兽,低垂着脑袋,眼神盯着沈青雨,一步一步走去。

    胸口的焦黑,更是增加了他的凶煞之气。

    “你已经战败了!”沈青雨退后了几步。

    “这也算战败呢?”姜自在冷笑一声,火源枪顿时杀了上去。

    确实,现在浑身都要散架似的。

    胸口,火辣辣的痛!

    可是,这就是他要在的极限啊。

    “姜自在!”

    沈青雨只能再次以灵木笔对抗!

    他还有一张火球符,可是他才不愿意,再浪费在姜自在的身上,他是要来对付其他人的。

    姜自在,本来也没有成为他的对手的资格!

    可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那火源枪的摧枯拉朽一样,刹那之间,漫天都是黑色的流星。

    春秋笔法,根本抵抗不来。

    那姜自在,以绝对入侵的,霸道的打法,坚韧的杀伤力,在击败他之前,首先击败了他的内心。

    噗嗤!

    一个不慎,火源枪穿腿而过,沈青雨惨叫了一声,被压得倒在地上。

    下一个瞬间,姜自在抽出火源枪,那枪尖抵在他的脖子上,居高临下看着他,道:“这,才算是战败了。”

    他的生死,已经被姜自在掌控了。

    姜自在说话的时候,他胸口的灼烧伤害,仍然触目惊心。

    可是,他枪尖的锋芒,又是如此的可怕,让此时痛彻心扉的沈青雨,根本没法再拿出太阳火符了。

    他眼神缠着的看着姜自在,腿上的剧痛让他浑身颤抖。

    “认输了吗?”姜自在问。

    “我……”沈青雨欲哭无泪,他有点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战败。

    难道,是因为他真的平时把太多的时间,花在了符箓上了吗!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他没办法狡辩。

    “还看着干什么,赶紧给他包扎!”

    姜自在,将他的祭神旗包裹挑了起来,拿到手中,这才对那四个人说。

    这四个人,已经不敢再动手了。

    在他们心中,不可能战败的天才,被着一个杀神一样人物完全压制。

    那好像不是实力的压制,而是意志力的压制。

    姜自在转身离开,那背影,仍然让人难以忘记他眼睛的凶光。

    沈青雨咬着牙,回忆这场战斗,他记得的只有阴影。

    “老大。”

    “哥。”

    卢鼎星他们连忙上来,把姜自在扶住。

    “别扶我,没事,赶紧离开这里,省得让人捡漏了。”

    现在身上有二十五祭神旗,要是让人捡漏,那吃亏就大了。

    走没几步,刚走出沈青雨他们的视野,姜自在哆嗦了一下,他觉得浑身有些乏力。

    “还是扶着吧……”

    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说了。

    他有点郁闷,他想通过这场战斗,去感受那种超越极限的感觉。

    结果,是痛得有些超越极限了,胸口的肉都背烧糊了。

    可是,没任何结果啊,突破呢?

    关键是,真气还算磅礴,身体却有点软绵绵的,他不知道自己是陷入怎样一个瓶颈了。

    走起路来,跟喝酒了似的,都有点飘了。

    忽然,天旋地转,他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