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33章 血浓于水
    马车行进很慢,显然是故意拖延了时间。

    炎龙墟很大,差不多到了三更时分,马车才停了下来,姜自在知道,太厄狱已经到了。

    这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监狱,和大姜王城的凶煞狱,可不是一个级别。

    姜自在走下车,前边的马车也已经停下,十几位王公贵族子弟汇聚上来,那西王世子好奇的看看姜自在的马车,问:“怎么春风、玉露姐妹没下来?”

    “她们有点累了,在车上睡着了。”姜自在微笑道。

    几人流露出恍然神色,暗道药效还是发作了,只是姜自在之前一直在忍着,直到没人的地方才发泄了兽性。

    “好本事啊,能让两个美人都疲惫入眠。”西王世子竖起大拇指,啧啧笑道。

    “不聊这事,世子还是赶紧押送犯人吧,我也好跟着参观一下这太厄狱。”

    “没问题,走吧。”

    马车都留在后面,他们押送着犯人单独前进,离去的时候,西王世子对幕僚‘陈穹’使了个眼色,估计是让他将姜自在马车里的‘影像符’取出来。

    姜自在都看到了,里面有几张影像符,想全方位记录呢。可惜,这都是他玩剩下的了。

    太厄狱是一个黑暗之中的堡垒,那门口的立柱和大门,都是血红色的,就像是巨兽的血盆大口和锋利的牙齿,将姜自在他们吞了进去。

    太厄狱有很多强悍的狱卒,个个都是凶狠的角色,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这里,但那西王世子正好在这里当值,和他们都是老熟人了,见他押送犯人进来,狱卒们笑谈几句,便让他们进去了。

    西王世子同行的,一看都是炎龙墟的天之骄子们,狱卒们自然不敢询问身份,而且诸如东王世子、北王世子等,他们都认识。

    三位世子等人走在前面,他们相视了一眼,流露出了计划得逞的默契笑容。接下来把任务完成,把姜自在送走就行了。

    然后,拿着那‘劲爆’的影像符,好戏就要上演了。

    至于利用自己的特权,让他见一下姜君鉴,不过是小事。

    西王世子先是将犯人押送到位,然后道:“我这就带你去见姜君鉴,但是呢,越快越好,最好不要超过三十息,时间长了,让别人发现,我可是要担责的。”

    “可否也见一下卢叔叔?”姜自在问。

    西王世子哑然道:“后天就是六府盛会,卢辕已经押送到皇武门了。”

    姜自在和卢鼎星相视一眼,卢鼎星比较遗憾,但毕竟没有办法。

    他们一行人往那太厄狱的深处而去,据说姜君鉴在最深处的地方。

    太厄狱的犯人都是单独的监牢,完全封闭,实力越强,禁锢和折磨就会越多,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太厄狱都有制住的办法。

    “你兄长待遇不错,享受的是‘厄难间’。白天倒是没什么,夜晚三更时分,会有寒气,剑气入体,有些凄惨啊。”北王世子忍不住道。

    “其实嘛,我觉得姜君鉴若是不在了,对自在兄弟来说是好事,毕竟有他话,自在兄弟怎么可能染指未来紫麟王的位置?”西王世子拍拍姜自在的肩膀,道:“对吧?”

    这句话,已经让姜自在眼含杀机了。

    他们分明知道,姜自在兄弟两人关系如何,否则姜自在根本不会来到这里。

    他们都是要参加六府盛会的,到时候,在皇武门见分晓吧。

    “往里面走就是了,尽快,我给你三十息的时间,时间到了赶紧走,让别人发现我很麻烦的。”西王世子叮嘱。

    姜自在二话不说,化作一道黑影,就冲进了这阴暗且腐臭、潮湿的甬道深处。

    在这甬道的尽头,有一扇铁门,那铁门不知道是以什么材质铸就,姜自在知道,就算以龙幽剑劈斩,也根本破坏不了。

    他站在铁门之前,双眼往那厄难间看去,此时心情,如同嘴里含着一块黄莲。

    在那阴暗的牢狱里,四周墙壁挂着许多锁链,正中央的位置,锁着一个高大的男子,那人身上满是血痕,头发蓬乱,垂落下来,衣衫上满是鞭痕。

    “哥!”

    曾经印象里,他英俊潇洒,成熟稳重,肝胆道义。曾经的六府盛会第一,风光无限,乃是皇朝无数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今日,他沦落监狱,惨不忍睹。

    姜自在刚来的时候,正是厄难间的寒气发作之后,那男人手上、脚上和腰上,都缠绕着沉重的锁链,身上满是寒冰,伤口凝结寒冰,可知有多么难受!

    姜自在,心里烧起了滔天怒火,亲眼所见,那更是血海深仇!

    无法忘记,他曾经是怎样一个风华的青年,无法想象,他日日夜夜,竟然承受如此磨难。

    心如刀割,很痛。

    兴趣是在迷糊之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被锁链缠绕的男子抬起头,双眼穿过了蓬乱、沾满血迹的头发,看到了姜自在。

    “自在!”

    那男子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采,也许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哥,我得到本命图腾,来炎龙墟,进祭神殿了。”姜自在有些哽咽,他双手死死的握着那铁门,眼睛布满血丝。

    他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未来,不用他担心了。这是这么多年来,他最想让兄长知道的话。

    “好,很好。”

    男子怔了一下,微微笑了。

    “妘甯、小玥、母亲,可还好?”他第一个问的,是这个问题。

    “哥放心,她们都很好,没人能欺负他们。”

    听到肯定的回答,姜君鉴哪怕在如此磨难之下,仍然露出笑容。

    “自在,看来你不简单啊,能来到这里。你看起来,不一样了。”姜君鉴完全无视他身上那沉重的锁链,打量着弟弟,还是和以前一样潇洒。

    “如何不一样?”

    “像我了,哈哈。不过,比我多了一份骚气。”

    姜自在笑了,兄弟两人好像是在家里见面似的,完全没有去管这现实里,有这铁门和锁链。

    “哥,过两天,我要参加六府盛会了。卢叔叔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斩首。”姜自在虽然在笑,可是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尤其明显,就像是两个红灯笼。

    “六府盛会,真是怀念啊。”姜君鉴抬起头。

    “我们家的男人,只准许拿第一,有信心吗?”他眼神炽烈的看着姜自在。

    “没有第一,我就不是姜自在。”

    “哈哈……”

    他笑得豪爽,道:“以前担心你过不好这一生,如今看到这样的你,真是我此生最大的惊喜。自在,我想活下去!”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里全是渴望。

    “好。”

    姜自在笃定的点头,他答应了,那是血浓于水的感情,那从小的尊敬和守护。

    我想活下去!

    他这风华的一生,不想就这样结束了。

    “你不需要有压力,做好你能做的,其他的,相信父亲。”

    “明白了。”

    姜自在重重的点头。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他们的父亲,可还在呢,他们,还没输呢!

    “还有一句话。”姜君鉴大声道。

    “我听着。”

    “如果后天,卢叔叔死了,你记住,为我守好卢鼎星,我们家欠卢叔叔了,就算你死了,卢鼎星都不能死。”

    “哥,我知道了。”姜自在眼眶已经有些通红。这也许是姜君鉴给卢辕的承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下去,所以交代了姜自在。

    “姜自在,时间到了,赶紧走!”外面,那西王世子已经大喊大叫了。

    “走吧。”姜君鉴艰难的牵引着锁链,对姜自在摆摆手。

    姜自在深吸一口气,转身。

    “还有……”他声音停顿了一下。

    “帮我向东阳婧道歉,告诉她,如果我死了,千万要找到一个好人。”

    他声音颤抖着,咬着牙齿,和姜自在说了这句话。

    “你不会死。”

    姜自在抿嘴,笑了笑,重复道:“哥,你不会死的。”

    “姜自在!”

    外面又在呼喊了。

    姜自在毅然回头离开,身影消失在黑暗当中。

    在身后,姜君鉴怔怔的盯着这弟弟,然后忍不住,在这厄难间大笑,他许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自在,希望有那么一日,我们兄弟能坐在一起,探讨武道。”

    黑暗,再次将他吞没。

    “走吧,已经超时很多了。”西王世子脸色不是很好,他们加快速度离开这里。转眼就出了太厄狱。

    “自在兄弟,后天再见啊,到时候,给你看一下好玩的东西。”出来后,西王世子微笑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