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55章 大义灭亲
    现在,数十万人的目光落在了太子龙赟的身上。

    星曜神侍想看卷宗,似乎也是要给天下苍生,一个合理的交代。

    祭神殿在民间本身就有巨大的声望, 星曜神侍更是古神的使者。

    卢辕所说,根本没有审讯,到底是真是假,让法名寺把卷宗送上来,让星曜神侍查阅就可以了。

    但,龙赟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卷宗这东西!他只是听说,法名寺负责审讯。

    是他自己扯出法名寺的,现在就难以收场了。

    那数十万的民众,虽然没有说话,但分明也是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毕竟在座大多数的图腾武师,在各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在龙赟头疼的时候,身边雍亲王微笑道:“没事,让法名寺拿卷宗吧,我看过,没有任何问题。”

    “嗯?”龙赟松了一口气,他看卢辕说得这么笃定,还以为没有那东西呢。

    既然雍亲王看过,他就放心了,连忙笑着道:“神侍大人,心系众生安危,值得尊敬,晚辈这就让法名寺把卷宗送来。”

    说完,他已经吩咐安排下去了。

    这倒是让神侍、姜自在他们皱眉了,姜自在道:“卢叔叔说了,根本没有审讯,直接定罪,哪里来的卷宗?”

    神侍正是这样,才找到了卷宗这个切入点,来为姜自在争取,本来逼得太子黔驴技穷,接下来可以进一步施压。

    “那就看看,他们拿的卷宗,是否有说服力了。”星曜神侍淡淡道。她也和姜自在差不多,认为皇族根本就没有审讯,因为炎龙皇霸权习惯了。

    想斩,就斩。

    接下来,众人耐心的等候,卢辕因此也多活了一段时间。

    旁边那南宫阙喝了几口酒,脸色涨红,提着那圣龙皇刀在卢辕身边转,不怀好意的笑着。

    “等你脑袋滚到我脚下的时候,有点想在上面撒泡尿怎么办?”南宫阙邪笑。

    卢辕哑然失笑,道:“就你那‘小鸟’也好意思亮出来,不怕天下人耻笑呢。一会让你看看老子的,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男人!”

    “很好,胆子很肥。”南宫阙冷哼一声。

    说话之间,法名寺效率很快,卷宗已经送到了太子的手上。

    “瞧,你的罪证到了。”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天天在太厄狱舒服睡大觉,审讯了个屁。”卢辕不太担心。

    他其实知道,是因为姜自在的卓越表现,祭神殿才为他出头,能争取到现在,他心里已经十分宽慰了。

    曾经一度很绝望,可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跟着这样的姜自在,他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那皇武门之上,太子龙赟手里拿着卷宗,对神侍道:“此乃私密之物,神侍大人,劳驾。”

    没想到真的还有卷宗,星曜神侍流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她正要前往,犹豫了一下,看向身后两人。

    姜自在和卢鼎星两人,忽然被一阵狂风缠绕,跟着星曜神侍一起,竟然飞驰起来,不久之后就落到太子那边去了。

    “他们也可以看,年轻人不要太盲目,荒天关的事情,真相早就已经水落石出,还是不要太盲目的相信自己的父亲为好。”太子微微笑着。

    他并不阻止姜自在和卢鼎星查阅。

    神侍没有搭理他,接过了那卷宗卷轴,打开之后,里面文字记载着审讯的细节,卢辕说的每句话都记录其中,从文字上看,他确实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公布和夏冥国沟通的细节,接头人物,接头地点,对方给予的好处等,同时也表明了自己一时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悔恨之心。

    但这些都是可以编造的,故而卷轴还别着一张影像符,是记录审讯过程的真实记录,那才是证据所在。

    光是从文字上看,卢辕今日斩首,完全没有问题。

    “神侍请来此处观看影像符。”

    太子龙赟指了指一件城楼之内,星曜神侍带着姜自在和卢鼎星进去。

    “头儿,不可能!”卢鼎星看了文字,脚步已经不稳了。

    姜自在更是满头雾水,他笃定卢辕不可能撒谎,更笃定荒天关的事情,一定另有内情,可是这卷宗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文字记载,如果真有影像符佐证,那就是铁证了! 他担心的是,太子这么放心让他们看审讯的影像符,说明他们是有信心的!

    这就危险了!

    进了城墙上的城楼,单独的房间内,只有雍亲王、太子两人跟随,星曜神侍开启了影像符,投影出来,里面是一间牢房,一个身穿囚衣,头发蓬乱的男子,坐在地上痛哭流涕,那是卢辕。

    可以把他的样子看得十分清楚,绝对是他,在他面前,站着一个龙袍男子,还有一众法名寺的审讯官。

    “陛下,我后悔了,这些都是我罪有应得!”

    “我不该和姜云霆一道,不该听信他的谗言,不该收夏冥国的好处!”

    “你把细节,从头到尾说一遍吧。”龙袍男子道。

    于是,影像符记录之中,卢辕开始招供,把卷轴里记载的所有文字,全部都说出口,一个都没有拉下!

    姜自在、卢鼎星两人,简直惊呆了!他们根本难以相信,卢辕真的招供了,而且他看起来十分清醒,也十分悔恨,说到后面,甚至痛哭流涕!

    “不可能!我爹不可能是这样!”卢鼎星低吼了一声,眼睛通红,双拳握紧。

    姜自在也是这样的想法,这个影像符里记载的东西,出乎他的预料。

    很快,神侍就把这一切看完了,她回头看了看两个少年愤怒、难以置信的脸色摇摇头,道:“姜自在,证据确凿,我没办法了。抱歉。”

    身为神侍,连抱歉都说出口了,可见她有多么无能为力,在证据如此充实的情况下,如果她还干涉,那在民众面前,就是胡闹了。

    祭神殿那么大的基业,不能把名声毁于一旦。

    这一点,姜自在能够理解。

    可是,他想不通啊,卢辕分明说,根本就没有审讯!为什么这影像符记录的如此清楚!

    “不可能!”卢鼎星拉住了他的手臂。

    姜自在胸中火焰翻滚,可是全部堵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太子龙赟笑道:“我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是父亲,说的话也不能全信,我理解你们崇拜父亲的心情,可是你们想想,荒天关十万冤魂的性命,是他们亲手造成的,你们现在该做的,是为皇朝效力,大义灭亲。”

    神侍摇摇头,对姜自在道:“走吧。”

    也许,她也已经断定,荒天关事件的真相,就是如此了……

    那么,卢辕的死,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