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58章 断臂
    人都死了,这南宫阙还要斩首,真是丧心病狂。

    只是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炎龙皇到底擒拿到紫麟王没有, 谁还管一具尸体。

    没人再关心南宫阙要如何。

    他现在浑身焦黑,走路都在颤抖,实在太惨了。

    卢鼎星太痛苦了,姜自在却不能容忍这南宫阙乱来,当这南宫阙走向卢辕的时候,姜自在拦截在他面前。

    “你滚开,否则连你都斩了。”南宫阙脸上的肉都是黑的, 牙都翻出来了,看起来十分恶心。

    姜自在抽出了龙幽剑,眼神阴冷:“死者已矣,你还要乱来!”

    南宫阙哑然失笑,道:“罪犯,该被斩首就是要斩首,他的脑袋还要挂在这皇武门上呢,你以为自杀就能清洗罪孽了?”

    说着,他咬着牙齿,大步走了上来。

    “给我滚!”他还真是一刀朝着姜自在劈来。

    这边的冲突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看到这南宫阙竟然以大欺小,对小辈动手,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姜自在这时候有这勇气挡在这南宫阙面前,确实令人赞赏。

    当南宫阙这个级别的强者对自己动手,他并没任何惧怕,心中的愤怒早已经吞没一切!

    南宫阙出刀,他出剑,迎面而上,一个小辈,竟然和南宫阙这种老江湖正面交锋!

    当!

    噗嗤!

    众人惊呆了。

    一次交锋,一条手臂飞了出去!

    一把大刀,插在了地上。

    南宫阙跪在地上,握着断臂痛苦惨叫,血流成河!

    他真的没想到,姜自在竟然能把自己的手给砍了!

    姜自在也没想到,他重创到如此程度!

    他用上了所有的真气和他对抗,结果没想到这时候的南宫阙是纸糊的老虎。

    现在断臂飞得老远,数十万人看着南宫阙痛苦惨叫,但似乎没什么人同情他。

    虽然说卢辕是罪无可恕,可是今日他和南宫阙所有的表现,没有人会站在南宫阙这边。

    更别说,他是被一个小辈把手臂给砍断了!

    当他跪地惨叫时候,有一个身影把他撞在了地上,一拳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刹那之间,南宫阙头破血流。

    砰砰砰!

    那脑袋砸在地上的声音,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熊猫!”

    姜自在连忙拉开了他,现在南宫阙本来就十分脆弱,再打几拳就得当场身亡了,在这样的场合要是杀了他,那会十分麻烦。

    “我要杀了他!”卢鼎星挣扎着,他力量巨大,姜自在得把龙幽剑插在地上,才能拉住他。

    “下次吧,还不是时候。”

    南宫阙必死!只是,现在真不是时候。

    纠缠了很久,卢鼎星才停了下来,他转身冲过去,将石堆里的卢辕抱出来,他竟然没有再流泪了,抱着自己的父亲,就像是愤怒的野兽,双眼猩红,扫视着周围每一个人,这里很多,都是他的仇人!

    “爹,我们回家。”

    也许,从此以后他不一样了。

    卢辕已经走了,身为儿子,他不能让他在他乡沉睡。

    “站住,卢鼎星,放下罪犯。”在那皇武门上,太子龙赟无视南宫阙的重创,呵斥这两位少年。

    卢鼎星头也不回,根本没有搭理他。

    “我说,放下罪犯!”龙赟怒喝,声震全场。

    “人已经去了,太子就别纠缠了,死者为大,让卢鼎星尽孝吧。”星曜神侍道。

    太子道:“神侍大人,十万冤魂,必须要祭奠,卢辕的尸体,要展示给万民, 以儆效尤。”

    神侍道:“此举根本没有意义。皇朝民众,都为良民,又不是西域蛮夷,何须展示尸首来警示他人,此举有损我皇朝风范,不要也罢!太子可是认为,我等皇朝上国,需要以各方蛮夷,一概而论吗!”

    关于卢辕的事情,她并没有办法,如今只能尽全力帮助卢鼎星一点了。这,她还是能做到的。

    让星曜神侍如此一说,太子也没办法了,他未来想继任的话,得罪祭神殿可不是民智的举动,毕竟祭神殿拥有万民之心。

    “那请问星曜神侍,你们祭神殿弟子,砍掉我天鹏氏族南宫阙一条手臂的事情怎么算?”有一个老者站出来问,他刚把南宫阙救起来。

    “堂堂镇西大将军,挡不住我祭徒一剑,还要算账,不丢人吗?”神侍淡淡道。

    众人哄笑,今日南宫阙可算是又丢尽了脸面了,而且还是因为姜自在。

    不过,他要不是在重创之下,还要持刀砍头,也不至于沦为独臂之人。

    自作孽,不可活。

    南宫阙和卢辕的尸首,那都是小事了,人们关心的是,炎龙皇到底有没有擒拿住紫麟王?毕竟,皇朝的高手,基本上都已经出动了。

    姜自在还没离开那广场,忽然之间,就有一个龙袍男子,从天而降,落在皇武门中央。

    那是一个拥有金色眼眸的中年,温文儒雅,长相俊秀,颇有诗情画意之感,只是眼眸深处,却有磅礴的霸道之气,可惊动风云,掌控天地。

    他便是炎龙皇!

    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姜自在就笑了,他知道,他父亲肯定已经甩掉他了。

    果然,炎龙皇出现之后叹息了一声,道:“朕无能,让这祸国殃民的罪人逃出生天,实在无脸面对江山、百姓。”

    之前的追击者,六府的府主们,还有三大龙王都接连归来,其中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那是当朝丞相,相柳国,是护国府相柳正的父亲。

    那是上一代的人物了,他来到这里,道:“陛下切莫自责,主要是因为这贼人实在狡猾,逃命本事太强,我们联手竟然都擒拿不住,若我们能再强一些,辅助陛下,定让人这乱臣伏诛。”

    人们明白了,看来这紫麟王逃命的本事,就跟姜自在之前表现似的,炎龙皇他们这次没有成功,也情有可原。

    九五之尊来到这里,人们都已经不敢说话。

    现在紫麟王跑了,炎龙皇重新归来,会如何收拾这残局?

    “父皇,儿臣要处理卢辕尸首,不过神侍与我意见不同。罪人,岂能安葬?”太子龙赟连忙禀报。

    那炎龙皇的目光落在了姜自在和卢鼎星的身上,在人们紧张的时刻,他温和一笑,道:“卢辕一生,为我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值得尊敬,只是一时出错,无法弥补,朕为十万冤魂,不得不斩他,但如今死者已矣,念在他贡献巨大,朕便命卢辕之子,将其带回故乡,准许厚葬。”

    人们哗然,这炎龙皇真是明君,太子殿下的境界,一下就差远了。

    一个斩首罪犯准许厚葬,多么罕见,只有仁义道德的帝皇,才有如此魄力,肯定了卢辕一生的贡献。

    “多谢陛下,请陛下原谅卢鼎星怀抱父亲尸首,无法行礼。”姜自在半低头说话。

    他不想看此人,一方面是压力,另外一方面是他的仇恨,他不想把仇恨表现得这么明显,他知道炎龙皇已经表现得如此仁义了,如果自己不有点表示的话,那就是愚蠢,那他一家,更加会失去民心!

    他有如此表现, 也让人看到此子的魄力。

    “平身。” 炎龙皇温和一笑,他凝望着姜自在,道:“你方才打败我女儿,朕可看清楚了。姜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