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65章 两不相欠
    再次醒来的时候,姜自在睡在了南陵城客栈的床上,天已经差不多亮了。

    “头儿,昨晚已经连夜传了信鸽,选了最快的‘风鸟’,半天时间应该就能到炎龙皇和大姜王城,比你的‘噩耗’还快。”

    卢鼎星站在床边,守着他有一段时间了。

    “小宝醒了吗?”姜妘甯和若小玥连忙上前来。

    姜自在摇摇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血液失去太多,不是一天能恢复的。

    “你知道是谁动手吗?”姜妘甯问。

    姜自在道:“神霄公主身边的一个人,叫做秦溱。这次刺杀,是她授意的吧。”

    “她为什么要杀你?”

    “六府盛会,我知道她有多痛恨我。”

    “可是终究会泄露出去的,她就不怕让人摒弃吗?”姜妘甯心里愤怒,可又难以置信。

    其实姜自在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冲动,但是他哪里知道这女人的报复心会有多强,当初无冤无仇的时候,龙魂玉她都拿出来,更何况是现在。

    “等回了祭神殿,两笔账再一起算。”姜自在深吸一口气。

    现在还是先赶紧回去,让卢辕入土为安。

    姜自在看了一下时间,道:“天亮了,出发吧。绕路走。”

    众人洗刷了一下,整理好的行李。

    “我去喊灵璇公主。”姜妘甯道。

    “她的禁卫军都逃了,她怎么没逃?”姜自在问。

    “你别瞎说,她挺好的,昨晚你睡在她的马车里,是她在里面照顾你呢。”姜妘甯道。

    “哦。”姜自在没有多想,他挣扎着起来,坚持走到了门口,刚骑上黑麟马呢,没几步脑子还是晕乎乎的。

    “公主,我让弟弟上去,可否?”姜妘甯问。

    “可以。”灵璇公主似乎不喜欢露面,所以整日都待在角落里,她看来是不愿意从里面出来。

    “再买个马车。”姜自在小声道。

    姜妘甯瞪了他一眼,道:“人家都没嫌弃你,你还瞎说。”

    姜自在现在确实无法骑马,他只能掀开帘子进去,里面还挺大,灵璇公主在角落里端坐着,一动不动,姜自在上来之后实在难受,他就躺在毛毯上,队伍就出发了。

    说是队伍,其实也就几个人了。

    咔咔咔。

    马车行进,轮子滚在细碎的石子上,不断发出噪声。

    转眼半天了,这灵璇公主不动一下,不吱一声,跟死了似的。

    姜自在心里有些烦躁,他翻过身,看着这角落里,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的少女,他眯着眼睛,问:“你应该知道,是谁想杀我,对吧。”

    灵璇公主抿抿嘴,轻声道:“你自己心里有数了,又何必试探我呢。”

    “在你印象里,神霄公主会如此丧心病狂吗?”

    “姐姐其实挺好的,只是有点要强,她喜欢赢,不喜欢输。”

    “输了就要买凶杀人?”姜自在冷笑。

    灵璇公主摇摇头,没有回答,也许她自己都是混乱的吧。

    正好有这单独相处的机会,姜自在便问:“关于炎龙皇的赐婚,你怎么看?”

    她有些茫然道:“不知道呢,随便吧,反正我怎样都是可以的。”

    姜自在道:“其实我们本身也没什么交集,我也不认识你,这样的安排本来就仓促。”

    灵璇公主看了看他,她抿抿嘴,道:“我知道的,所以都听你的吧,我知道你为了救兄长,也有很多无奈之处,所以就算以后成亲了,我们各自走自己的路,两不相欠就好了,这是你想说的吧。”

    姜自在怔了怔,没想到她也是这么干脆,倒是省去了不少功夫。

    “不好意思,是我影响到你的生活了。”姜自在道。

    “没关系的,我生在皇族,终究是要嫁人的,遇到你运气也算好了,正好你也对我没兴趣。”她柔声道。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身上就是一种灰色的漩涡,感觉不到丝毫的快乐,这样的人可真是罕见。

    姜自在不说话,她就一声不吭,人能闷成这样也是奇怪了。

    又过了几个时辰,姜自在这话唠还是忍不住问:“你整天蒙着面纱做什么,让我看看。”

    他就纯粹是好奇,毕竟到现在,连她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呢。

    本以为她会拒绝的,不过,她好像是逆来顺受的人吧,姜自在说着,她就轻轻将面纱摘下来了。

    面纱之下,那是一个动人的少女,她的美貌不输给神霄,可又和神霄公主气质完全不同,看起来,她更灵动、柔美、甚至有些可爱,眼神也清澈而灵动,只是有些胆小,不敢和姜自在对视。

    只是在这清澈之外,她的神态之中,又有一种灰暗的东西,所以再往深处看,会觉得她是无神的,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好像时时刻刻,都对整个世界比较茫然。

    “长这么好看,天天藏着干什么呢?”姜自在问。

    “没有,我……”她不知道该什么说,她习惯了,如果不是不方便,她连眼睛都想藏起来。

    “聊聊嘛,放心,我不会看上你的,我有心上人了。”姜自在侧着头,躺着看着这少女,马车不断颠簸。

    “是姐姐吗?”她问。

    “她都要杀我了,我要喜欢她,那就是有病了。”姜自在道。

    她眨眨眼睛,没有继续问。

    “所以说,如果炎龙皇安排了成亲,你会老老实实配合对吧?”姜自在问。

    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她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名声?

    因为成亲之后,对整个皇朝来说,她就已经是姜自在的妻子了。而且,姜自在说他有心上人,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但是她也不在乎。

    为什么,她会这么奇怪?

    “我觉得,还是我对不起你了,真是抱歉。成亲之后,也许身份会是你的枷锁。”

    姜自在有点熟悉她了,他之前态度不是很好,现在才知道自己有点唐突了。

    没想到她还是说:“没关系的。”

    好像什么都是没关系的。

    她好像随波逐流习惯着,茫然的在这个世界上走着走着,如果出现了困难,她不走就是了。

    姜自在想了半天,只能说:“ 以后你放心好了,如果我有能力,我一定会向天下澄清我们的关系,不会影响你未来找到你喜欢的人的。”

    到时候澄清一下,说两人只是被炎龙皇强行赐婚,并没有相互喜欢,也没有爱情,只是保持着夫妻名分过自己的生活罢了。

    她忽然轻轻笑了笑,道:“你是好人呢,可是不用费心了,我不会有喜欢的人的。”

    “为什么?”姜自在哑然,哪有少女不怀春的。

    她只是微微笑着,没有回答,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沉默了有半个时辰吧,她忽然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想活到什么时候。”